沒有錄音

保羅告訴我們,我們已脫離律法的捆綁,不再在法律之下,亦不受迷信之思想所限制。但雖然勝過了,却並非說可以放縱自己任意而生活,因為我們不在律法之下,但却在基督的律法底下。我們雖然脫離了律法之捆綁,却另有新的標準,基督的律就可作為我們的標準。保羅在這段經文說,基督徒應當追求的方向,基督徒的人生觀,往往會被人誤解。所以保羅要說明解釋,基督徒應有的生活方向。

(一)思念上面的事

「所以你們若真與基督一同復活,就當求在上面的事,那裏有基督坐在神的右邊。你們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三1-2)

「思念」意思是整個的思想及心情放在這事上,若我們追求屬靈的事,愛屬靈的事,愛我們的主,追求親近主,應該從那方面着手呢?人的感情是不能勉強或命令的,但却可以培養起來。我們可以控制思想及知識,使我們去思想及多知道所應知的事情。當多思想這件事時,自己就會有喜愛和渴望之心;如果我們培植我們的心意,培植我們對主的感情;那就應先從思想着手,你的思想要多讓主來充滿。充滿了主,自然對主的渴慕,就一天一天增長。若思想被其他的事或所充滿,就沒有機會思想主的事,屬靈的事,屬靈的心意就不能長進。我們不能命令我們情感,但有辦法控制思想;思想天上屬主的事,不要被屬世的事充滿。這並非說不願念地上的事,或不負責任,乃是叫我們的心,不要整天想着地上的事,要思念屬靈的,有價值的事。保羅說出幾個思念上面的原因。

(1)與主同死

「因為你們已經死了」(西三3)

「死了」是一次已經成了的動作,凡在主裏的人,一次已與主同死,不論你的經驗或感覺如何,這總是事實。我們應把與主同死看作一事實。死的生命怎能過活呢?基督徒與主同死了,已沒有非基督徒的生命,怎能過非基督徒的生活呢?已向世界死了,又怎能在世界活着呢?一個活在世界裏的基督徒,是指靈意活在世界裏。我們與主同死,又與主同復活。乃是已成事實的事。若沒有與主同復活,就尚未與主同死。若已與主同死,就不可能沒有與主同復活。主已從死裏復活,不會把你留在死裏。你已與主同經過死亡進入復活裏,又怎能將自己看作仍在死亡之前的階段呢。所以一個在完全罪裏生活的基督徒,實在是自相矛盾的名詞,這是不可能。若仍活在罪裏,完全思念屬地的事,那根本就沒有與主同死。今日屬主的人,已與主同死,我們就不能思念屬地的事。

(2)有新生命的原則

「你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神裏面。」(西三3)
  我們的生命,有完全不同的原則。若與(加二20)比較,就知保羅的意思。今日活着的不再是我,若今日我作基督徒,仍是讓自己活着,這根本就不是基督徒。如果是基督徒,就不能再讓自己活着,仍是要主在我裏面活着。如果每一件事,仍用自己的看法和標準去衡量,或以自己喜好為準;那麼基督又怎能活在你裏面呢?所以我們必須與主同死,讓基督活在我裏面,然後才會有新的生活原則。

(3)在主裏面有新盼望
  「祂顯現的時候,你們也要與祂一同顯現在榮耀裏。」(西三4)

我們只知道主要再來,但却未知道其餘另外的一個意義。這個意義就是我們都要改變,並要與祂永遠同在。要在那裏與祂同享受,在創世以前所有的榮耀。若基督再來與我無關,那就不是我們榮耀的盼望了。保羅說,我們與祂一同顯現,在榮耀與祂永遠同在。將有一天我們會在榮耀裏與祂同在。在今天我們應怎樣的生活,預備自己阿!我們是否與配主一同在榮耀裏,向世人顯現?如果我們的生活不配,那麼將來在榮耀裏時,是多麼難堪阿!我們真不配,沒有把自己預備好,那時恐怕不是榮耀,而是羞恥了。此外更有嚴重的後果,在國王婚筵的比喻稱:所請都不來,結果把街上的窮苦人都請來了。當坐席時,國王看見有一人沒穿禮服,他沒預備好,不配在此場合出現;只好丟在外面,哀哭切齒了!今天我們若不預備,那就不配在榮耀裏出現。因此保羅吩咐我們,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要思念上面的事。

(二)在地上生活應有的表現:

A 要治死我們在地上的肢體

「所以要治死你們在地上的肢體,就如淫亂,污穢,邪情,惡慾和貪婪。」(西三5)

「治死」,「肢體」,這名詞當然是屬靈的意義而言,並非單是肉體的治死而已。正如耶穌說手犯了罪就把他砍掉,一雙眼睛犯罪就把他挖掉。但是難道把這犯了罪的手砍掉了,那罪就可解決了嗎?若如此則砍手的人就永不再犯罪了。事實上你的罪並非在手上,而是在你的生命裏。所以我們應治死肢體,而不是單單砍掉就算,應在靈裏將他治死,正如在肉體上將肢體砍掉一般!不論如何痛苦或艱難,都要如此;因為這是你的攔阻,你的罪一定要對付把他除去才行。

同時這「治死」一字,乃是繼續不斷地進行式。人若死了,肢體還活着嗎?還要繼續不斷地治死?這是要很現實地來看我們的生命:信主的人,都已有聖潔的生命,但不論神學的立場如何,看法如何,我們都承認在我表面有罪的力量存在。我活在肉體中一天,仍有罪的力量在我裏面。我們仍不能完全脫離這力量,而過着百分之百的聖潔生活。我們若要過聖潔的生活,仍需要經常地掙扎,經常靠主的恩典;與壓制着我那罪的力量。這就是保羅說要治死他,把他當死人看待,憑信心相信這肢體已死了。如貪心,妒忌,無愛心,壞脾氣,說謊……,常會發動使我們犯罪,我們要隨時把他治死。昨天對付了,今天仍要對付,隨時地將他治死。每次的治死,肉體的力量就會一次比一次軟弱,屬靈的生命就會一天比一天更長進。

B 脫去舊人穿上新人。(西三9-10)

脫去舊人穿上新人是非常重要,聖經常用這方式表現我們的生活。把生活比作衣服,意思十分重要,如何脫去舊人?如何穿上新人?舊人又是什麼?就是淫亂,污穢,邪情,惡慾,貪婪──即拜偶像──,以及惱恨,忿怒,惡毒,譭謗,並口中污穢的言語,這一切都要脫去;正如脫去舊衣服一般,然後穿上新衣服。脫舊衣服,是自己積極地把它除去,並非讓衣服在身上自己破爛,照樣除去舊人亦如此。要對付自己的老我──舊人──不能慢慢地對付,而是要積極地把它除掉,立刻除去舊人的生活;無論是邪情惡慾,或是貪婪說謊,或口中污穢的言語,都一次過地除去。因若不脫去舊衣服,就不能穿上新衣服,脫去舊人可分兩方面。

(a)除去行為上的罪
  在(西三5)說及肉體的邪情私慾,今天許多人認為這些不是罪。世人的眼光以為這是自然的發展,或許有人說這是新潮,但新潮則與屬靈的事剛好相反。

(b)除去情感思想上的罪

在(西三8)說及精神上或心理上思想上所犯的罪:惱恨,忿怒,惡毒,毀謗並口中污的言語。我們口中是可說這種言語,污穢的故事,沒有根據的謠言;不造就人而只批評人的話語等,一概都要除去。

C 新人的生活

(a)愛控制一切(西三12-13)

我們應追求憐憫,恩慈,謙虛,溫柔,忍耐的心,彼此包容,彼此饒恕,這是對人應有之態度。但保羅又說:愛是聯絡全德的(西三14)這一切之外,還要存有愛,「愛」原來的意思乃是將一條帶子把腰束上。古時的人用帶子將那寬大的衣服束上,以便工作。也就是說「愛」好像一條帶子,能控制整件衣服。愛要作調劑的標準,無論是謙虛或忍耐其他,都以愛為出發點,以愛控制一切。

(b)主的平安在心中(西三15)
  因我們在主裏過新人的生活,並知道這是主所悅納的,心靈在主裏就有完全的安息。

(c)把基督的道豐豐富富的存在心裏(西三16)
  若心裏充滿了神的道,口裏所講的自然也就是神的道。心裏充滿什麼,口裏所發出來的也是什麼,這節經文與(西三2)互相呼應。「要思念上面的事」(西三12)。「用神的話充滿我們」(西三16)若我們被神的話所充滿,則會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教導,互相勸戒,心被恩感,歌頌神!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