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鮑會園牧師

簡單地說,歌羅西書是講及下列幾件事:
(一)我們所信的主耶穌是怎樣的一位主。
(二)主所成就的救贖如何。
(三)如何才能真知道這位主,及真知道祂為我們所成就的救贖。

我們得知以上三點知識,就不論在任何異端中,都能站立得住。若要在主裏真正站立得住,就必須有美好生活的表現。保羅將真理講完了,有關生活上的勸告也說了;最後他要用他自己的生活來見證。勸勉歌羅西的弟兄姐妹們,應如何過生活。保羅生活的見證十分的寶貴:

「你們要恒切禱告,在此儆醒感恩;也要為我們禱告,求神給我們開傳道的門,能以講基督的奧秘。」

保羅勸歌羅西信徒恒切禱告,然後又說也要為我們禱告,求神給我開傳道的門。按保羅的處境,怎能開一個傳道的門呢?在人看來,前面的門都已關了,不但工作門關了;而且更被關在牢獄中。保羅再沒有任何機會,可為主工作了,而且,當時他並不知要坐牢獄多久?甚至能否被釋放也成問題。然而保羅却在此情況下,求神開傳道的門。試問還有可能的嗎?可是若從神的角度來看,傳道的門是永遠不能關閉的。如同使徒行傳中說,神的道不能被攔阻。只要有一個很順服神的器皿,神能使任何環境,打開傳道的門。保羅雖然在羅馬的監獄中,但却成了他為主工作的好機會。在腓立比一章中,保羅從幾方面為我們講述。

「那在主裏的弟兄,多半因我受的捆鎖,就篤信不疑,越發放膽傳神的道。」(腓一14)而且又說在御營全軍都有人信耶穌。在人看來,保羅在監牢中,再沒有任何辦法可為主工作;但他却藉在監牢的機會,把福音傳到御營軍裏。因他受的捆綁,使別的事奉主的人更加熱心和努力。另一方面,因他被囚在監裏,他知道歌羅西教會所遭遇的困難,而寫了這封極寶貴的歌羅西書。因着這卷書,使歷代的教會得無限的幫助。保羅在捆鎖中神仍為他打開傳道的門,使福音直接傳到御營軍裏。因他的忠心,使別人更加熱心,藉他亦使教會得幫助。我們要將這寶貴的真理,應用在我們的生活中。也許我們認為在生活中受限制,有缺欠及攔阻,正想為主工作;但覺得各方面的門都關着!我可用什麼方式事奉主呢?好像神在攔阻使我不能去作!我要為主去工作,但主却叫我缺欠,身體健康有攔阻,或恩賜上有了限制,或環境的缺欠,許多方面都成為我們的攔阻。在這些攔阻的面前,我們可能會灰心失望!向神發怨言,向人埋怨,並且有許多不滿的表現!但在這種困難的環境裏,我們也可以藉着這些困難,來尋求神所要為我們打開的路;藉着困難神可以向我們施格外的恩典。在歷史上可以看出神如何在困難中,使用他的僕人。藉着保羅在監中,神使一個背叛的亞尼西母,認識耶穌。又在監牢裏,曾使獄卒認識主。許多許多這樣的事實,在教會歷史上都記載了。有一姐妹工作的範圍受到攔阻,只能被限制在一地方工作;但就在這一個地方,做了極大的事工。她把整本的聖經,用注音符號寫出來,使許多不識字的人,因此能讀聖經。有一愛主的姐妹,她眼睛忽然失明,在人看來是何等大的遺憾和損失!但神藉着她的損失完成神特別的計劃,她把整本聖經翻作盲人所用的字;因此世上許多盲人,因她的工作而得到祝福。有一姐妹有五小孩,在意外中五個小孩都死去了,在人看來是何等大的損失和痛苦;但她却在痛苦中看見了傳福音的門,在緬甸為神作了奇妙的工作。她沒有因痛苦而向神發怨言,而是在痛苦中,問神有何機會可為神工作;因而開辦了孤兒院,完成了神的工作。在我們生活中,各有不同的困難,在困難中可以灰心失望。但另一方面,在困難中,也可以轉過來向神說:神啊!在這情況下祢要我為祢作何事?在人看為攔阻中,你為我開怎樣的傳道的門?保羅在監牢中,求神為他開傳道的門,神也因此而特別地使用祂。

(一)對外人應有愛心。(西四4-6)

「叫我按着所該說的話,將這奧秘發明出來。你們要愛惜光陰,用智慧與外人交往;你們的言語要常常帶着和氣,好像用鹽調和,就可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

保羅在前面曾對歌羅西信徒說:你們脫去舊人,過新人生活。應過着與世分離的生活,這是基督徒應有的生活。我們是聖徒,是與世人分別出來而分別為聖。但與世人的分別,只是在智方面及靈裏的生活目標上的分別;是生活動機的分別,而不是空間距離的分別。神不是要我們離開世界,到另一地方去過安舒的生活,我們經常要與世人接觸。現今看保羅如何教導我們與世人接觸應有的態度。

(1)要愛惜光陰──這字含有不要浪費光陰之意。但更重要的,是指我們應抓住我們所有的機會,不可放過任何機會為主工作。應愛惜這機會,神將我們放在不同的環境裏,都有各人所接觸的人。我所接觸不信主的人,可能其他的基督徒永遠未接觸過。我生活的環境,可能別的基督徒永沒機會去。那是說:在我們的生活環境中,我所有的特殊機會是別人所無。神既給我這特別的機會,就應抓緊和利用這機會去作見證。我們應該這樣地愛惜光陰,不可放過任何機會為主作見證,不可說以後或別人更有機會。

(2)言語應常帶和氣──言語常帶和氣,好像用鹽調和。這是極大和試探,我們愈熱情或看重於一件事上,心情也愈緊張,也愈急躁。特別我們有一真正火熱的心,愛人靈魂的心,看見別人未信主,走向滅亡的道路;我們的心會急迫。也許在這種情形之下,所說的話語沒帶着和氣。或是我們有真誠的愛心,向人講福音,認為所講的真理非常合理;但對方不肯接受!或用識誚的話相向我們,或找無理之問題和我們辯論;那時心裏忍受不了,於是話語中就失去了和氣。保羅說我們言語,要常帶着和氣,不要失去機會,把真正福音的溫柔美好處表達出來。

(3)知道如何回答各人──這裏極難翻譯,基本的意思,乃是說我們知道用什麼態度去待他。這態度的目的,是要藉此使他們接受福音。保羅在此有一好教訓:我們若要領人歸主,不是先把神最嚴勵及極重要的真理告訴他,而是先令他覺得神是位可信靠的神。為要使他信這位可靠的神,我們就應使他覺得我們是他可信任的朋友;然後才能與我們一同信這位可信的主耶穌。所以領人歸主,不是單是傳講福音而已。許多時候我們忽略了這些,平時與人沒有建立可信靠的關係,對人只是表示關心到靈魂,而未有關心到對方的整個人;所以未能真正地得着人心,這是保羅告訴我們的。

(二)對朋友及同工應有容忍的心。

A 對同工的愛心如同兄弟。

(1)提摩太──保羅寫給歌羅西的信中,提及幾個朋友。例如他起初去信歌羅西教會說:「作基督耶穌使徒的保羅,和兄弟提摩太寫信給你們。」提摩太是個青年,是保羅的學生,是保羅帶領他信主的;是他屬靈的兒子,帶領他工作並教導他。但當寫這信時,他沒有說:我的門徒,我的兒子,而是在主裏與提摩太站在同等的地位。

(2)阿尼西母──「我又打發一位親愛忠心的兄弟阿尼西母同去。」(西四9)阿尼西母是腓利門的奴隸,歌羅西人都會知道,也許腓利門也是歌羅西人。阿尼西母從主人的家中走了,以為可得自由,在羅馬的法律中,這是極大的罪。他不但是逃走,而且可能還偷了主人一些錢財,逃到羅馬去。但在主的恩典中,在羅馬被帶進監牢裏,在監中遇見了保羅;因而得保羅的引領信了主,而且真正的悔改了。在腓利門書中可見保羅求腓利門,從新接納阿尼西母。現在他打發阿尼西母回腓利門家去。既回腓利門家,當然也就回歌羅西教會,(因腓利門大概是歌羅西人)阿尼西母今已信主,當然也回到歌羅西教會去。在此情況之下,保羅大可以說有一個悔改了的奴隸,阿尼西母要見你們。但保羅却如此說:「我打發一位親愛忠心的兄弟。」現在他看阿尼西母是在主裏的親愛的兄弟。他見他悔改了,如何在主裏忠心,並順從主命樂意回到腓利門家中。

保羅不單是看到提摩太,在主裏所佔的地位及好處;同時也看見阿尼西母的好處。無論何人,保羅都看見他們特有的好處,這顯出對同工的愛心,待同工的態度。

B 對同工謙卑容忍饒恕及愛心。

「與我一同坐監的亞里達古問你們安,巴拿巴的表弟馬可也問你們安。」(說到這馬可,你們已經受了吩咐,他若到了你們那裏,你們就接待他。)(西四10)

在此提及巴拿巴及馬可,我們記得保羅與巴拿巴及馬可的關係,這在任何人身上都可說是極大的試探。保羅與巴拿巴是在第一次國外佈道時一同去的同工。在同工的工作上,有了些困難,就是巴拿巴的親戚馬可中途離開了他們;保羅對此事感到極失望。故在第二次出外佈道時,保羅與巴拿巴同去,但巴拿巴却要帶馬可一同行;保羅却不同意,因此保羅與巴拿巴分手了。這是不快樂的經驗,為了私人的感情,或個人的不同看法,結果發生了誤會。在誤會過了後,保羅自己再思想這問題,並見到馬可的改變。這改變是因為巴拿巴在此情況下沒有離棄他;且繼續用愛心帶領他,教導他;結果馬可成為神使用的僕人。保羅見及此,一定覺得當初自己堅持的意見是不對的。在律法上看這並不是錯,站在正義上也許不是錯,但站在愛心及人情上看,則當初的堅持是太嚴勵,知自己過去所做的不甚適當,故現在他的態度改變了。在改變以後,他在人的面前,也將此態度表明。他吩咐歌羅西人要接待馬可,因馬可是神的僕人,是親愛的弟兄。過去他所反對的人,現在他向人推薦,顯出他對錯誤有改正的心,有饒恕別人的心。在同工間彼此相處,這是何等重要的事!在有些情況下,站在真理上不能妥協;正義上不能改變,但有時在愛中會改變我們。在改變我們的觀點後,能在人前承認在某方面的觀點已改變;公開表達這意思,並非容易的事。

(三)因主的緣故勝過自己的情感

「我保羅親筆問你們安。」(西四18)

在前面保羅用幾種不同的方式,說及向他們問安的意思。現在又說親筆問你們安。保羅當時的處境,是在羅馬的監中,他從未與歌羅西信徒見過面;也未見歌羅西信徒,對他有什麼關心的跡象。甚至其他地方的基督徒,也沒表示關心他。保羅為了福音的緣故,為了主的緣故,落在這困難的境地裏;好像在這情況下,別人都將他忘記了。沒有人關心,在這境況中他的心,應變得何等的痛苦!甚至可用保羅在別卷書中的話說:在裏面可以生出一種苦毒的惡心。我在忠心為主工作,如今竟沒一人關心,既是如此,又何必關心你們!和關心別人呢?既然如此,那只好聽命了!不再理,也不再管,可以就此推搪下去。但保羅並不是如此,他沒在這不順利的環境下,或情感最容易發作之時,而任憑它發作。他仍然表示他與別的基督徒,在靈裏的關心,他沒有覺得自己可憐,或冤枉而忌恨而反抗。反而認為別人關心他,因此他也關心別人。「我保羅親筆問你們安。」這是何等難得的態度,而也是何等重要的態度。許多時候我們落在困難中,沒有人能幫助我們,或在特別情形下,沒法表示那種同情。這時,我們心靈裏合起了反抗,我如此忠心,努力,現在在此情況;無人同情,無人欣賞,無人稱讚,甚至別人離棄我。心裏的反抗及痛苦,這時可能憎恨任何的人。在同此情形下,為何不轉過來看主,也許沒有人明白,沒有人同情。別人不關懷也許別有原因,他不明白我們,也許有他的困難。因此我不向他們忌恨,我心裏沒有反抗;因我知主會明白我,在可能的範圍下,我仍對別人關心;仍然表示我在主裏與他的交通。

「你們要記念我的捆鎖。」現在我為主的緣故有困難,你們不要忘記我受捆鎖的原因,盼望藉此得激勵。我為福音受了捆鎖,歌羅西信徒也受了捆鎖,歌羅西信徒也受到激勵,亦更忠心的為福音而努力。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