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周主培牧師

近年來神自己開始了祂的工作,在許多城市中,我們看見許多青年弟兄姐妹們;或三五成羣,或數十為伍;一同思想神的話,一同禱告,一同傳福音。這些弟兄姐妹的心裏有個問題:什麼叫做教會?我們是否教會?當我在北美各地工作時,我常遇見這樣的問題。

甚麼是教會?是否一所大禮拜堂;裏面且有一切的設備,才算是教會;或是只有兩三人在一起奉主的名聚會,就是教會呢?

一、教會是有主在其中的地方,如果沒有耶穌,雖有高大的禮堂,有一切好的設備,也不是教會。教會的先決條件,就是有主耶穌。有一次,英國女王到各城巡視,每到一城,城內各處均鳴鐘致敬;只有一城,女王到達時,沒有鐘聲;她的大臣覺得很失體面,大不滿意,找負責人交涉。那人說:「報告大臣,所以不打鐘有十個理由,第一因沒有鐘……」大臣說:「夠了,其他理由不必再提了。」一個教會最重要的,就是有耶穌基督在那裏。老底嘉雖為教會,但主耶穌却站在門外叩門。多少名義上稱為教會的,實際上沒有主耶穌的地位,在他們中間沒有主耶穌的座位。教會中滿了一切的東西,但却不見主耶穌。

二、教會是讓主安息的地方(約一11):「祂到自己的地方來,而自己的人倒不接待祂。」這叫主何等的傷心。我們的教會是否讓主得到安息;得到享受呢?很多時候,我們只顧自己的需要,不顧主耶穌的需要。

三、教會是榮耀主的地方(西一18):「祂也是教會全體之首;祂是元始……使祂可以在凡事上居首位。」在伯大尼地方,不但是有主耶穌基督的地方,是讓主常得安息的地方,也是榮耀主的地方。伯大尼地方,有人擺設筵席是為主的緣故,有人侍候也是為主的緣故,有人倒香膏抹耶穌是為主的緣故;所以教會是應該讓主得榮耀的地方,祂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

四、教會是一班從死裏復活的人聚集之處(約十二─末句):「就是祂叫拉撒路從死裏復活之處。」教會非社交之團體,非一班言論一致的人集合之處;乃是一班重生得救的人聚在一起,是耶穌基督所在之處,耶穌在每一個重生得救的人之心靈裏。所有心裏有耶穌的人,大家聚在一起,這就是教會。

教會裏彰顯榮耀的基督。基督徒要穿兩件衣服:一是全副的軍裝,一是上好的袍子,在家裏穿着上好的袍子,叫父親得着榮耀。在戰場上,我們應當穿起全副的軍裝。可惜今天有許多教會,在神的家中穿了全副的軍裝,弟兄姐妹彼此爭吵;沒有彰顯榮耀的基督,沒有叫主的心得安慰,仍然處於死未復活的光景。巴不得主耶穌藉祂復活的大能 ,在我們心裏彰顯祂的榮耀。如果今晚有那位還未重生得救的,你不要擔心你的生命快到盡頭,你應擔心你的生命從未開始。若是你的生命尚未開始,你應當擔心。若是你的生命未曾由死裏復活,未曾得着神的生命;你的心靈應當覺得懼怕,我們已到最後的機會了。
今天下午,當我們正要離開住處時,有人來敲門說:「請你下樓時通知接電話者,今晚我不接電話。」他邊說邊哭。後來我去敲他的門,聽見他在裏面哭,他開門,對我說:「今晚我不接任何電話,也不見任何人,我預備走了。」我為他很焦急,恐怕有不測之事發生。我對他說:「你要依靠神,要禱告。」他說:「我想神也無法拯救我,不過,請你放心,我不會自殺的,明晨再談吧!」我的心實在為他非常難過。這不過是我今天所見到的一人,相信如此之人在香港多着呢!他們流淚嘆息,心裏有創傷。
弟兄姐妹!教會就是需要把那些重生得救的人,從裏死復活的人,招集在神面前;不只是在外表,其實所需要的,乃是真真正正從死裏復活的人。

另一方面,我們看見許多弟兄姐妹,分工合作,同心合意。
教會有個錯誤的方針,以為單向某方面傳福音就夠了。有的向知識份子,有的向愚蠢的人,有的向富人,有向窮人的。很奇妙!教會如同神的院子,有高大的樹木,有美麗的花朵,有許多青草,各式各樣的人都有。我們不要單向某方面的人傳福音,不要以為中國人,應向同胞傳福音;如果中國人住在印尼,我們應向印尼人傳福音。住在日本,應該向日本人傳福音。住在美國或加拿大,應向當地的人傳福音。中國人所到之地,都有唐人街,但天堂却沒有;如果你想在天堂找唐人街,你就必大失所望。

五、教會是包羅各式樣的人之團體(約十二1-11)這段聖經,給我們看見這個團體中有西門,有馬大,有拉撒路,有馬利亞,並且也有猶大。許多基督徒離開了自己的教會,他們到其他教會;因為覺得自己的教會,牧師,傳道人不好。有個基督徒請葛培理為他介紹一個最好的教會,因他覺得自己的教會不好。葛培理對他說:「世界上沒有完全的教會,萬一有,也因你加入而變成不完全。」不可從表面上看別人的教會好,許多大城市的基督徒,好像游擊隊,朝東暮西,這是很危險的。求主保守,讓我們所仰望的,非傳道人,非教會中的任何人,而是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

我們看見教會中有西門,他本是長大痳瘋的。他有大房子,有錢財,他用錢財事奉主,這件事是不錯的,教會需要有些弟兄姐妹,把錢財奉獻在神面前;但很多時候,我們在神的家中,沒有做個好的管家。在這教會中,我們看見西門的錢財,也看見馬大的手,她在那裏事奉耶穌。很多人以為耶穌責備馬大,其實不是。耶穌的話是帶着嘆息,憐憫,及體諒的聲音說:「馬大!馬大!你為許多的事情忙碌,思慮,煩擾,但不可缺少的只有一件。」耶穌並沒有見怪她。當耶穌和十二門徒進到她家裏,難道一個身負家務的主婦,不手忙腳亂嗎?在這培靈會,我們看見有許多人坐在台上,還有許多無名的基督徒,他們在會前會期會後做了很多事情。我們需要馬大──需要弟兄姐妹為主勞碌。在這裏還有個拉撒路,他始終是一言不發;但有許多人為他的緣故回去信了耶穌。有的人天生沒有口才,很少發言;但他在神的面前,將復活的大能彰顯出來。電器之中,有無線電,電燈,電爐。我們需要無線電發聲音,電燈發光,但有時也需要電爐;雖然它無聲發出,但在它的裏面,滿有生命的能力。在我們的教會,有位姊妹,她不大說話;我們每個人都喜歡她,有事總去找她,當看見她時,心裏就有力量。我再次為蔡蘇娟女士感謝神!我和她住得很近,常有人去看她。她在暗房中已經住了四十多年,她今已八十歲了。人每當去看她,心裏就充滿能力;她並沒有對幾千幾百的人講道,可是她有個從死裏復活的生命,這生命滿有能力。我們在教會──神的家中,需要從死裏復活的生命;當人碰到你時,就覺得你裏面有一樣東西,是他所沒有的;當人接觸你之時,如同接觸到神的能力。

我們看見馬利亞,她把香膏倒在耶穌頭上,抹在耶穌的腳上,叫主的心得着滿足。馬太和馬可福音告訴我們,主耶穌有個命令,叫傳福音者無論往何處,都要述說這個女人所作的事,作個紀念。

何謂福音?福音是主耶穌所作的事。何謂奉獻?奉獻是人為主所作的事;這兩件事應連在一起。我們不但想到主為我們作了什麼,也要想到我們為主作什麼。主為我們釘十字架,為我們流血,為我們離開天上的榮耀;然而我們為主作了什麼?主的心願,不是叫我們單接受祂,為我們所做的工作在我們身上;更叫我們透過我們的身體,能夠在我們身上榮耀祂。

馬利亞的奉獻 我相信主一定預告馬利亞,關於將被釘十字架,被埋葬,三日復活了的事。馬利亞必為此反覆思想,應為主作些什麼,叫主的心得着滿足。耶穌說:「馬利亞是為我安葬之日作的。」馬利亞所作的,正合時宜;雖然有人在耶穌死後用香膏膏祂,但是已經太遲了。我永不忘記在上海,那時從東北有很多人逃難來;聚會時有位弟兄作見證,他邊講邊流淚,述說主如何恩待他,拯救他,保守他。他說他流淚,一方面是感恩地流淚,一方面是悔改地流淚。他原在東北有個大工廠,手下有許多工作人員;第一,他沒有把福音傳給他們,第二,當有力量奉獻時他不奉獻。現在要奉獻却沒有錢財。他勸上海的弟兄姐妹,有機會為主工作時,應盡力去作;能夠奉獻時,要盡力奉獻。

今天在香港的弟兄姐妹,神給我們豐衣足食,正如末底改對以斯帖說:「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你可以服事主,可以奉獻,可以把自己交在主手中。否則,正如末底改對以斯帖說:「此時你若閉口不言,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至滅亡。」親愛的弟兄姐妹!神給我們有此機會,將祂自己的心願向我們啟示。最近幾年,我們看見許多教會,不論在北美,菲律賓,香港,有許多中國的弟兄姐妹奉獻錢財,為着國外的傳道。我心裏有個很大的負擔,覺得單奉獻錢財不夠,最要緊把你的心奉獻給主,莫以錢財代替我們的心。我們只注重國外傳道,然而在香港本地,我們的前後左右,有千萬人他們每天向着無神的地方前進。今晚我的心一直記念剛才和我講話的人,巴不得他能繼續存留世上,能聽見神自己的話;他對我說:「我不會自殺的,明天再談。」求神憐憫我們,開我們的眼睛,看見許多有需要的生命。耶穌說:「趁着白日,我們必須作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作工了。」

耶穌說馬利亞所作的是件美事,逾越節前六日,羔羊將被宰殺的時候,馬利亞作了件極有意義的事。她的奉獻是有心的奉獻,且是切切實實的奉獻。她用價值卅兩銀子的真哪噠的香膏,完全澆在耶穌的身上。哪噠香膏極其貴重,卅兩銀子在當時的世代,可用以買個奴僕。猶大就是用卅兩銀子把耶穌賣了。馬利亞用她所有的全部獻給主。很多時候,人要感嘆我們為耶穌所作的太過浪費。我讀中學時,有位級任待我非常好,常幫助我讀書,有時帶我出去散步。當我將要畢業時,老師問我畢業後擬作何事,我說要作傳道,他很驚奇地說:「為何要作傳道呢?」我就把我得救和奉獻的經過告訴他,他不斷搖頭嘆息;因為他認為是太可惜了。有的人以為到禮拜堂是給耶穌面子,覺得是一種浪費,為主工作也是浪費。他們沒有認識我們的主全然可愛,祂比世人更美,在祂口裏滿有恩惠;正如雅歌書說:「祢的名如同倒出來的香膏,眾童女就快跑跟隨祢。」人若對主有真正的認識,絕不至有浪費之感。當一個男子向一個女子求婚,把最好的鑽戒交在她手中,他認為全世界惟這女子是配。

我總是感到時間不夠,為主作的太少,每次為主去作總要好好地準備自己;因為我是代表我的君王,代表我的主,沒有一件東西對主是太好的。(請原諒我略題自己的事)我有五個孩子,三個已大學畢業了,其中一個已經結婚,兩個進神學。有一次我帶個兒子進城去,他問我能否順道到某處,我明白他的心,就帶他去。那家人對我們款待週到,他們問我的兒子畢業後擬作何工,我兒子對他們說要做傳道。因此事情遂有改變,現在那女子已經結婚了。他們認為做傳道是沒出息的。弟兄姐妹!多時我們認為奉獻給主是浪費的。記得戴德生說:「如果我有千條生命,我願意為中國人傳福音而擺上;如果有多少金鎊,我都願意為着在中國傳福音而花費。」

馬利亞的奉獻,是毫無保留的奉獻。她把香膏完全獻給主,而無留下一點為自己。據傳說,猶太女子,常預備香膏,為自己和新郎在結婚之日而用,可是馬利亞却是為主的安葬獻上香膏。神非看我們奉獻多少,乃是看我們留下多少。聖經上記載那窮寡婦奉獻了兩個小錢,得着主的稱讚;因為她把所有養生的全部都獻上了,絲毫不為自己留下。許多時候,我們實在為自己留下太多,獻給主只不過少而又少,沒有把所有的獻在主的面前。馬利亞非但用香膏抹耶穌的腳,用眼淚哭在主面前,用頭髮擦主的腳,她完完全全把自己放在主的面前。

馬利亞的奉獻,叫主的心得着滿足,因彼得三次不承認主,所以耶穌孤單地上各各他;不過,我相信耶穌在各各他山上,並不孤單;因為馬利亞倒在祂身上的香膏,不但當時房子裏滿了香氣,一直今天,我們仍聞到香味。我相信當時耶穌的身上,香膏芳芬滿溢。在各各他山上,耶穌聞到香膏之香陣陣飄來,叫主的心得着滿足。

弟兄姐妹!我們不但要遵行主的旨意,更要體恤主的心意,叫我們能滿足主的心。我們的奉獻,最要緊的是叫主的心滿足,雖然別人不了解,不同情,只要主的心滿足。當猶大冷言冷語批評馬利亞時,她默然置之;但耶穌說:「不要難為她。」有時你被冤枉批評;在教會中為主所受的勞苦,無人欣賞,無人稱讚,反而有人說閒話。你不必難過,也不必說話,有主說話就夠了,主明白就夠了,主的心得滿足就夠了。

有主在的地方就是教會。你我心裏都有主,互相配合起來,成為一個身體;要彼此同心合意,才是真正的教會。

教會是主得安息的地方,我們願意給主有安息的地方嗎?教會是主得榮耀之處,當主得着榮耀時,我們的心也滿足了。啟示錄告訴我們,當四活物敬拜的時候,主的心得着滿足;他們把冠冕擺在主的腳前,讓主得榮耀,坐寶座,戴冠冕,掌王權。
求主憐憫我們!下個雄心大志,讓主的心得着滿足。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