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孫德生牧師

經文:徒十一19-30,十三1-4

如果神要賜福給人,也需要有人肯接受祂的福。要在行動上有所反應,這才是真正的福。你若承認已得了極大的屬靈福氣,那麼,我要問你:你將這福氣如何表達,才能把福氣輸送給別人?主耶穌說:「信我的人,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聖經告訴我們,耶穌這話是指賜下聖靈而言。聖靈賜福給我們,並要我們把福氣輸送給人。耶穌基督是到神那裏的唯一道路,除此沒有人能到神那裏去。作基督徒的,應將福音告訴世人,否則他們的「血」就在我們的手上。

聖經由始至終是一部傳福音的書。新約聖經所有的作者都是傳教師,每一封書信都是作者用傳福音的方法,寫給他所建立的教會。使徒行傳是傳福音歷史的記載,記載了一個時代卅年久傳福音的歷史。神賜下使徒行傳作為例證,表明神藉使徒們所成就的大事。

初期教會所作的,被人誤為教會使天下變為繚亂的局面;事實上,初期教會卻是把繚亂的世局扭轉進入完整的地步。

耶穌基督復活之後深切關懷的,是福音能夠傳遍普天下。馬太福音記載耶穌差遣門徒住普天下去,使萬民作祂的門徒。馬可福音載:要把福音帶給每一個人。路加福音載:這福音必須傳遍萬民。約翰福音耶穌說:「父怎樣差遣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使徒行傳一章八節是耶穌在世上最後囑咐的話:「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耶穌從死復活,傳福音是祂心裏最大的負擔,祂最後說:「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耶穌基督十分願意每個人聽到福音,祂應許要賜給門徒能力。說:「天下地上的權柄都賜給我了」「看哪!我要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使徒行傳十三章一節揭開了傳福音事工的第一頁,這節聖經首要的字句是「聖靈說,」耶穌基督把傳福音事工的責任交付聖靈呼召人作宣教士。在第一世紀有兩個深有影響力的教會,第一個當然是五旬節次日,在耶路撒冷所設立的教會;有段時期這教會經常得著復興。主將得救人數天天加給他們,但可惜復興也停頓在耶路撒冷;直到耶路撒冷受逼迫,信徒四散,他們才重新傳揚福音。

主耶穌說要向萬國萬民傳福音:「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四散的門徒……他們不向別人講道,只向猶太人講。」耶路撒冷教會只向猶太人傳福音,這教會沒有與主同心,主要撇開這樣的教會。親愛的弟兄妹姊!無論國家,民族,教會,家庭,個人都具有愛自己過於愛別人的特徵,這完全與神的心意相背;神愛世人,神的愛,是普遍的愛;我們當學基督的樣式,甚至愛最卑微的人,關心普世的人。

多年前我曾收到一位,從事於福音廣播工作的日本牧師,巴斯哈托利來信:「我國基督徒太自私,只顧自己;耶穌基督要我們往普天下傳福音給萬民聽,盼望孫牧師來此講道,激起弟兄姊妹往普天下傳福音的熱誠。」我很願意有此機會事奉,就到日本數天領會,赴會者除基督徒之外,約有四百位傳道人。當大會結束那晚,主席邀請青年們凡願意往普世傳福音的有所表示,(據說往外傳福音在日本從未有人提及)當時約有百位青年弟兄姊妹(多數是大學生)願意當海外宣教士,直至如今,他們還在海外工作。

當耶路撒冷教會得悉安提阿教會需要幫助時,就差遣巴拿巴去幫助他們。巴拿巴是個好人,一位勸慰者。他鼓勵安提阿教會,於是工作日日增長,超過他所能勝任。他思索誰可幫助他,禱告之中,聖靈指示邀請大數的掃羅。(即後來的保羅)他們足有一年之久同工,工作蓬勃增長,成為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教會。安提阿教會使全世界教會聯結起來,工作開展初期,它就以全世界作為焦點,非單向猶太人傳福音;在他們領袖之中,有從居比路來的,有從大數,以東,古利奈(非洲)來的,教會中完全沒有種族歧視,不分國籍,不問身份,真是合一的教會!達到主耶穌的命令。安提阿教會工作方面是多姿多采的;教會中有先知和教師,有同工的隊伍;神所賜各有不同的恩賜,在教會中一齊發揮,被主使用。一般人以為事奉是作在會友身上,但安提阿這班領袖,他們所認定的,是事奉主,為首要,然後才服事弟兄姊妹;他們認真工作大家一齊禁食,當時聖靈對他們說:「要為我分派巴拿巴和掃羅,去作我召他們所作的工。」我們中間有教會領袖嗎?你是否讓聖靈向你發聲?你對聖靈的聲音有動於中嗎?

安提阿教勇往直前為主作見證,「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十一26)他們的見證使人知道他們是屬於基督的。這教會不住增長,「主與他們同在,信而歸主的人就很多了。」(21節)「……教訓了許多人;」(26節)「他們既奉了差遣,就下安提阿去,聚集眾人,……」(十五30)據記載,初期教會在那城市有十萬基督徒,佔全城之半數。這是何等有效的見證!

安提阿教會在受託的事工上非常慷慨(十一28-30)當時有一位先知亞迦布的,指明天下將有饑荒;於是弟兄姊妹都很激動,收集獻金送去供給有需要的肢體,這是聖經首次題及,教會弟兄姊妹集捐項送給外地教會。安提阿的弟兄姊妹滿有神的愛心,他們各盡所能奉獻。

我們的主是位好的猶太人,祂遵守法律,按當時規定,要獻上十分之一。我們的主非但獻上十分之一,祂的一切都獻上給天父了。我們當學主的好榜樣,請問你有沒有把收入十分之一奉獻給主?如果你沒有在奉獻上忠心,你將失去蒙福的機會。信徒忠心的奉獻,不但教會和海外傳道的需要豐足,而本身生命豐滿是意想不到的。數年前我到馬尼拉,有一個教會發動海外傳福音工作;菲律濱本是傳福音的工場,他們一向沒想到向外傳福音,在此之兩年,他們積蓄基金作為海外傳道之用。兩年中差派了六個青年出去做宣教士,積蓄了二萬六千菲幣供給他們。過了一週,我到泰國去,說出這事,會後即有一對年青夫婦來和我握手,說他倆就是由菲律濱差派來的。在曼谷有間小小的華人教會,建立僅兩年;為海外傳奉獻了七萬三千美元,這教會在管家的職份上慷慨。

安提阿教會存著禱告的心來計劃同工們禁食禱告,奉聖靈差派到各地去傳福音。安提阿教會成為全世界傳福音的中心,香港的差傳工作根源,也是出於當時安提阿教會的禱告會。最令人鼓舞的,所謂第三世界的國家——亞洲,非洲,拉丁美洲;聖靈給予傳福音的負擔,從這些國家差派出去的傳教士共有三千四百人;在西方國家徵募宣教士日走下坡之際,其他地方徵募之舉卻漸抬頭。數年來韓國教會,以二千宣教士為目標將差遣出去;日本也正計劃要加派一千位,還有許多地方現在都有差傳的組織:香港也有這樣的工作,但不敷應用。

數年前,新加坡的大學生,請我主領退修會研經會。參加人數約五六十人,每晚領他們研經。到了最後一晚,他們要求以傳福音為主題。據他們說,從未有人勉勵他們向海外傳福音,一向都被認為他們所處的是福音的工場。他們很想知道在世界各地的工作,當晚我就將這幅傳福音的圖畫指示他們,會後有十五位青年來對我說,他們渴望當海外傳教師,應如何進行?我就給他們一些建議,之後一週內,他們又來找我;因他們想更多知道如何預備作個教士,我囑他們安排另一退修會,每日有十堂準宣教士的聚會。結束之日,他們都有一種新的感受,他們從未想到將作西方人的宣教士。

神不是叫我們個個都往海外傳道,但神要我們在自己的崗位上,為主作見證。無論年輕或年長的,都當將自己交在主手中,甘心樂意地事奉祂。我在二十歲時奉獻作海外傳教士,到了五十二歲才進入海外福音工場。七十歲那年主又領我轉入新畿內亞,在那裏度過兩年美好的時光。我不知道前面的路途如何,但我隨時作好準備候主差遣。數週前,我們在紐西蘭歡送兩位年約五十歲的;其中一位是某間相當大的中學校長,一位是市政局文員,他們蒙主呼召離開了世俗的工作,現在一位在印度,一位在尼泊爾傳福音。

作為基督徒都同樣有責任向人傳福音,耶穌說,你們要往普天下傳福音給萬民聽。這命令是向所有的信徒發出的,主並非要我們個個遠涉重洋,乃是期望我們肩負傳福音的使命,叫人認識主耶穌。

耶穌說:「我是道路,若不藉著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人若沒有聽過耶穌的名,不認識耶穌,怎能到父那裏去呢?耶穌說,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彼得說除了耶穌以外,沒有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我並非說未聽過福音者就必失喪,犯罪不信耶穌者才是失喪的人。但你我因聽到福音有了耶穌,祂將我們的生命從失敗死亡的邊緣扭轉過來。我們既得了這樣的經驗,因得救恩而喜樂,我們對那沒有指望的人是否關心呢?

我們的差會在菲律濱海島工作時,第一個歸信主的是個年高體弱的祖母,她一聽到福音即接受耶穌作救主。她非常愛主,當她受浸時,牧師問她,「你是否相信耶穌作你救主了」她回答說:「當然相信,如果你較早來傳福音,我早就信了。」很多人在沒有指望之中離世了,乃因基督徒不關心他們,沒有將救恩的福音告訴他們。你是否經常為海外傳道事工代禱?你所關心的是否只限於本國或本地的傳福音工作?

有一位偉大的皇室外科醫生,有一天他乘火車出外旅行,途中火車肇事,許多人受了傷;那醫生卻沒有受傷。他跳出火車,看見司機躺在那裏,他連忙進行急救,發現他傷勢嚴重,旁的人聽見醫生用低沉的語調說:「只要我有外科醫療器材,才能挽回他的生命。」我們的主從天上看見,世界三分之二的人口,沒有機會聽見得救的福音;我們的主救恩經已齊備,只期待器材為祂效忠。我的弟兄姊妹!你願意作主的器皿嗎?你願意毫無保留將生命交在主的手中嗎?或者你認為自己現在沒有任何好處可以獻給主;但是可將你整個生命誠心交託主,安靜等候,任主使用!同時,要在自己的崗位上為主作美好的見證。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