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愛鄰如己』的比喻

趙世光

經文:路加十章廿五至卅七節

這個律法師問耶穌一個問題,就是如何可以承受永生,耶穌回答他說:你照著律法而行,就必得永生。(廿八節)這是根據廿七節而答覆。其實他是問錯了。他以為作甚麼便可得永生。豈知永生不是工價,乃是恩賜,羅馬六章廿三節說:『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惟有上帝的恩賜,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乃是永生。』

因此,我們想得永生,有兩個法子:第一,是耶穌所謂:行全律法,可得永生。但世人是否能完全遵行上帝的律法呢?老實說:真能盡心,盡性,盡力,盡意,愛主你的上帝,又能愛鄰如己的,除主耶穌外,的確找不到一人。若能找到的話,則耶穌不必來世了。那人便可以為人的救主了。只是聖經說:『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上帝的榮耀』。縱或做好,也不過如破衣補了新布一般而已。

人心到底是怎麼樣的?『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這樣聖經的答案,故人心依上帝看來,是一個不好的東西,因此世人亦沒有一個完全可靠己守法能得救的,為此,上帝要差遣其獨生子來拯救我們,賜永生給我們。故想得永生,真是除信主耶穌外別無他法。蓋上帝不能把永生直接賜給我們,只能把永生放在耶穌裏賜給我們呢!

廿九節說:『那人要顯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我們未研究此問題時,請先默想此人得救否?照我的回答是:『不知道。』因誰也不能估定他後來有信耶穌否。惟有三件事可以知道的:

(一)廿五節說他『起來試探耶穌,』聖經謂:不可試探主你的上帝,故凡到耶穌那裏來的,都不可存著試探主之心,請問:我們來此聽道,是否想試探主,或誠實接受主道呢?吾知試探主的人,是得不著永生的。

(二)廿七節說『他回答說:你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你的上帝;又要愛鄰舍如同自己』。從此,則知其人很熟識律法,很明白聖經,然熟習聖經和律法,能得永生麼?不!不!

(三)廿九節說『那人要顯明自己有理,就對耶穌說:誰是我的鄰舍呢』?就知此人是驕傲成性的。聖經謂:『一帝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彼前五章五節上帝不能將永生的恩賜賜給那樣的人,除非他肯謙卑。

卅節說:『有一個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查地理,則知耶路撒冷是在山上,耶利哥是在平原,則知此人是由高的地位,墮落到低的地位去;耶路撒冷有聖殿在,是上帝賜福的地方,惟耶利哥是上帝所咒詛的,(參約書亞六章廿六節)則此人又由祝福的地位,墮落到咒詛的地位了。這個人是誰?就是你和我——亞當的後裔——的代表。蓋自亞當犯罪後,世界人類,便日漸退化,墮落,直到今日!今之進化論者,謂人類初由猿猴進化而有今日,此實與聖經所載,根本衝突。

此人墮落的結果如何?即落在強盜手中。此強盜在原文不是單數,是多數,乃指魔鬼和他的使者。彼得前書五章八節說:『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獅子就是吞人的野獸,魔鬼又何嘗不然?此人遇強盜,是此人之不好,與他人無涉。我們離開熱鬧的耶路撒冷,而跑到僻靜的曠野中途,遇著強盜,確是意中的事!況且我們不要上帝,則魔鬼來侵;反之,有上帝同在,則魔鬼退避三舍,這又是不易之定理!強盜向此人做三件事情:

(1)剝去他的衣裳 創世記三章七節說:『他們二人的眼睛就明亮了,纔知道自己是赤身露體;便拿無花果樹的葉子,為自己編作裙子。』他倆何以自己赤身露體亦不自知?因未有犯罪,上帝的榮光覆蓋他們,如衣裳穿在身上一般。其後因犯罪,而始覺己沒有衣裳。衣裳作何解釋?上帝造人,本照其形像造的,試問現在世人像上帝麼?不,耶穌謂:人的父是魔鬼,約翰八章四十四節不是上帝,可知魔鬼剝奪人類本來的形像,是如剝削其衣裳然。從此,人的行為,在上帝前宛若赤身露體的人,沒法掩飾其羞恥,惟有把耶穌所賜的義衣穿上,才可。(參以弗所四章廿四節)

2.把他打個半死 不是全死,也不是全活,而是半死半活,這樣的人,實在可憐。請問我們是不是一個半死半活的人呢?以弗所書二章一節說:『你們死在過犯罪惡之中,……』我們本不是個死人,因為有口能言,有耳能聽,有手能動,有足能行,……但是死在過犯罪惡之中,故謂是『半生半死』的人,是很對的。因我們的身魂是活,而靈是死啊!

假若此人而沒有人救他,其結果是全死,可無疑義。照樣,我們如沒有耶穌來拯救我們,則不但身體要死,到底靈魂亦同歸熄滅,永遠沉淪,在上帝面前沒有盼望!

3.就丟下他走了 這樣看來,魔鬼是一些兒沒有愛心的。今日魔鬼還用許多方法,唆聳人不信耶穌,他要令全世界人都下地獄裏去,與他作伴。他現在或雖不能令你全死,但終於置你於死地,然後甘心。哦!我們快從魔鬼手中掙脫,投靠在主耶穌的手中吧!因為在主手裏的人,是不會喪失的。參約翰十章廿八節。

卅一二節說:『偶然有一個祭司,從這條路下來,看見他就從那邊過去了。又有一個利未人,來到這地方,看見他,也照樣從那邊過去了』。祭司和利未人,能救他麼?不!祭司是誰?利未人是誰?不是猶太人所看為地位最高尚的宗教家麼?也可說是猶太的聖人,他們日夕講解上帝律法,詮釋聖經,他們偶遇有救人的機會,便掉頭不顧而走了。現在世界各國不少很有聲望的人,為世人所看重的,如一切宗教家,哲學家,聖人之類,但他們能拯救我們麼?更可惜的,雖名為教會中人,還有這種錯謬,以為一切宗教家都能救人,或以為耶穌與那些宗教家,沒有兩樣,——教人行善而已!關於這件,我不必多費唇舌,只問此兩人——祭司與利未人——能救此人否?若他倆能拯救此人,則一切宗教家,亦能救人;各位『除了耶穌以外,沒有別的救法!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四章十二節

此撒瑪利亞人是表誰?約翰四章九節說:『……原來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沒有來往。』為何他們沒有來往?有人謂:因撒瑪利亞人最早年間,與別國人——異邦人——聯合結婚,他們的子孫,是猶太人所輕視的,且目之為異邦人。照樣,耶穌亦為世人所輕看的,則此撒瑪利亞人代表耶穌自己,是很對的了。

此撒瑪利亞人如何對待那受傷者?他救了他,並醫治其傷處,可見只有耶穌才能拯救我們,醫治我們的傷。但他用何法醫治此受傷者?用兩件東西,即油和酒是也。油表甚麼?是表聖靈;酒表甚麼?是表寶血。人們的靈性,若為罪惡所中傷,除了聖靈的工作與寶血之外,沒有別的東西,能令其痊愈。

聖靈在人身上做甚麼工作?約翰十六章八節:『他——聖靈——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聖靈來首要的工作,是使人知罪而責己,聖經謂『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便是以上帝為說謊的』。但有罪人能盡自覺其罪麼?不,人多以為自己好。然人與人比較,或者,這人確比那人好些,可是,上帝要你敞開你的心,和他的完全比較,那時候,你便覺得自己的污穢欠缺,……聖靈便乘機進來光照你心,令你不由得要知罪,悔罪,認罪,進而求耶穌的寶血,洗罪,赦罪了?。如此,則你心之傷痕,得到醫治,故油與酒之意義在此,油與酒之功用亦在此。

但此人剛才痊愈,還須修養,故他用油與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之後,卅四節即接著說:『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裏去照應他。』甚麼店呢?自然不是商店,而是客店旅店了。許多旅行的人,多是住在旅店裏的。旅店表甚麼?彼得前書一章十七節說:『你們既稱那不偏待人,按各人行為審判人的主為父,就當存敬畏人的心,度你們在世寄居的日子。』不錯,我們在世,是寄居的,惜多人看世界如家鄉,是天堂,一生一世,忙碌打算,謀求世利,以為愈多愈好,此等人看世界不是如旅店,其實眼光是錯了。世界既如旅店,請問我們到旅店去是怎樣態度呢?難道要親自動手把旅店裝飾美觀麼?或者把許多財物貯藏在旅店麼?果如真是這樣做,人將看我們為瘋人了。故世界不是我們的家鄉;我們的家鄉是在天堂,耶穌現在是在天上為我們預備地方,不久要來接我們。我們現有的一切,當拿來放在天上,不可為己而活,只當為主而活,這才合主的旨意。

卅五節說:『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可見此人很細心料理此受傷者,除了用油與酒之外,還要用二錢銀子,交給店主。此店主可表上帝的僕人,上帝的僕人,所得的工值是二錢銀子,此二錢銀子又表甚麼?就是祈禱與傳道。一個主的僕人,當常用此二者以服事世之受傷者。蓋耶穌只把此二者交付我們,我們亦當只務此二者。惜多人並不如此,還有其三者四者。……某處有一傳道人,一面傳道,一面做生意,這是不可的,因我們既蒙主特召出來,則當專心於此二者,不可更有他求。不然,就是背乎主之恩召,失去了上好的福分,豈非可惜!

卅五節下半句很是寶貝,這話於店主與受傷者都有關係,除店主得回過額的費用外,吾深信他回來的時候必領此受傷者回到自己家中去。哦!耶穌將來必回來接我們回去,他現在未來,暫交我們在他僕人的手中,但早或遲必回來。基督徒有一個極大的盼望,此盼望不是得永生,因永生在我們信的時候已得著了,乃是主回來迎接我們。但另一方面,若此店主不忠心料理此受傷者,則撒瑪利亞人回來,必要斥責他的不忠心,又要稱他為又惡又懶的僕人,我們為主之僕,受其重托,若不忠心,不將受同一的報應麼?到幽暗切齒之地去,後悔就無及了。

末了,再回到此受傷者說一說:若是那撒瑪利亞人來救他的時候,他若拒絕,結果便是死亡!若是主耶穌要救你,你若拒絕,也必照樣沉淪!再者,那受傷的人,那時他自己不能作甚麼,照樣,你我有罪的人靠我們自己也不能作甚麼!無論以前是怎樣的好,都不能救我們。那受傷的人這時候所需用的,不是甚麼勸勉,或是教訓,唯一的需要是有人能救他!世人現今唯一的需要是救主耶穌來救我們!可惜世人不肯接待他!

親愛的閱者;你肯接待他嗎?他好像在你心門外叩門,你肯把心門打開接待他做你的救主麼?呀!時候不早了!現在就是了!快信耶穌罷!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