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張慕皚博士

今天我們要藉著以斯帖和她所處的時代,並她所作的事情,來思想今日中國信徒所應具備的時代感。猶大人被擄之後七十年,神恩待他們,讓他們有機會回國,重建聖殿,並耶路撒冷的城牆;只是能夠回國重建家園的猶大人數目極少,大部份仍留在波斯的地方。以斯帖記便是記載這班留在波斯地的人和他們的遭遇。今天我們集中思想該書卷的第四章7至17節的這段經文。

首先我們看見以斯帖是處身於一個絕境的時代裏面。以斯帖是住在王宮裏的,她不知道外間所發生的事,也不曉得同胞正是面臨絕境;因為奸臣哈曼要將末底改並所有波斯地的猶大人滅絕。今天,教會以外的人,都像當時的猶大人一樣面臨絕境,只是我們躲在教會內,不知道外面的人的需要。

到底這個時代的人,對自己的看法是怎樣呢?是否像以斯帖時代的猶大人,感到自己毫無希望,要渴慕得著救恩呢?如果我們看人類近代的歷史,便知道人類一直到中世紀的時代,他們的生活、世界觀,都是以神為中心;但其後,人文主義抬頭,人開始以自己為中心,以自己來衡量宇宙萬物一切;後來又有科學主義,將人慢慢帶到無神的生活去。二十世紀又有一種叫做實存主義的思想,專門研究和關心人生的問題。他們要找出人生有甚麼意義,人為甚麼要生存等問題的答案,這思想對現代人的影響極大。

我們舉些例子來看看教會外的一班人,怎樣落在一個絕望的光景中。實存主義的鼻祖尼采,提倡人類要進化到超人的地步,但他對人生有極大的失望,覺得人生全無意義;就如一個人行鋼錢,行到中央時,被人推了一把,倒在地上而跌死,人生也是這樣充滿危險,了無意義。另一位實存主義作家瓊烏,形容人生就像處身在一個流行瘟疫的城市內,雖然為著蔓延的疫症焦急發愁,但是卻無法倖免,只有死路一條。又有一位作家形容人生像一堆垃圾,骯髒、無意義。小說家海明威在一本著作中說,人生根本無可救藥,死是解決一切不幸事情的最有效方法。另一位劇作家說,人生唯一的意義就是死,它在寒冷的冬夜中一張溫暖的毛氈一樣,所以讓我們來愛它,不要憎恨它。以上就是現代人對人生的看法和評價,他們發出絕望的呼聲,非常可憐。

昔日的猶大人也是一樣,面對絕種的困難,救助無門,王后以斯帖雖是猶大人,卻沉醉在王宮享樂的生活中,對外間同胞的痛苦毫不知情,有人到王宮將這消息告訴她,但她覺得自己沒有辦法,無能為力。今天,教會有聽見世人絕望的呼求嗎?我們在教會的溫室內,享受一切屬靈的福樂,卻忘記外面的人,沒有一點時代感。因為我們忘記神怎樣帶領我們。神的帶領有三方面:第一是藉聖經的話來告訴我們處身在一個怎樣的時代裏面。第二是用教會的歷史,藉前人的經驗來讓我們知道時代的需要。第三是藉聖靈在我們周圍的環境工作,給我們看見時代的需要,讓我們知道自己的使命。很多時候,我們忽略聖靈在我們四圍環境所做的工作,以致看不清神所交託我們的使命,就如以馬忤斯路上的門徒一樣,因著主的死而憂愁悲傷,眼睛模糊,看不見復活的主就在他們身邊。又如以利沙的門徒,只見敵軍重重包圍,而看不見神的火車火馬,正四面護衛他們。今日,我們屬靈的眼睛也太過模糊,看不見神的工作,以致我們過一個毫無意義,因循苟且的生活,在屬靈方面失去使命感。美國人很喜歡搭順風車,他們把想去的地方寫在一個牌子上,然後掛在身上,在公路旁等順路的人接載他們。但有一次,我發現有一個牌寫得非常特別, 他的目的地是「任何地方」(anywhere)。很多時候,我們的生活也像這個人所掛的牌一樣,沒有目的,隨波逐流,失去神給我們的時代使命感。

王后以斯帖就是這樣,自己可以在宮廷內享福便算,毫不顧同胞們的苦情,後來末底改便警惕以斯帖,告訴她今日她有皇后的身份,完全是神特別的恩賜,神既然給她這樣特殊的地位,就是為現今的機會。今日,神也是將我們放在特殊的地位上,為要叫我們能幫助在絕境裏的人,但很多時候,我們不單沒有以自己的身份為榮,反以作基督徒為羞恥;有人怕帶聖經到禮拜堂去,因為不想人知道他是基督徒。求主恩待我們,我們要珍惜我們基督徒的身份,聖經說我們是大祭司,是在人和神之間做溝通的工作,我們的職責是傳福音,勸人與神和好。特別在這末世的時代,神把傳福音的責任放在中國人身上;今日最多失喪的靈魂是中國人,而最能把福音傳給他們的,就是中國的信徒,是華人的教會,是我們這班人。在普世的華人教會中,香港教會的地位又顯得特殊,我們看見,香港有很多神學院,屬靈機構,有神很重用的僕人信徒;他們可以把教會做得好,把福音傳得完備。而且信徒中,很多又有特別的恩賜,青年的弟兄姊妹又多,其中不少更有奉獻的心志,願意獻身事 主,這是香港教會特殊的條件,我們有否為此感謝神?並更覺自己責任的重大?

其實,神在這時代已經藉著各方面預備人心,但問題卻在於我們,今日傳福音最大的攔阻不是這班不信的人,而是我們。就如尼尼微傳福音最大的攔阻,不是尼尼微城的人,而是神的僕人約拿;我們有太多的藉口推搪,不願到外邊去,只沉醉在教會屬靈的享受中,像以斯帖沉醉在王宮的享受一樣。研究教會增長的人說,今日教會增長緩慢的一個現象,就是信徒和未信主的人的接觸愈來愈少,於是慢慢聽不到外間的呼聲,不知道外間的需要,這是我們需要警惕的。

今天,神已經在中國教會中興起教會增長的異象,差傳的異象,但這只是個開始,還須我們積極去實行。很多人問,福音還未傳遍香港,我們就往外面傳嗎?初期教會給我們一個很好的榜樣,安提阿教會雖然是個新成立的教會,但他們沒有等福音傳遍安提阿,便立即差派保羅和巴拿巴出去,做宣教的工作。由此可見,差傳的工作是極需要的。另一方面,當我們做差傳工作的時候,最要緊的不是金錢,而是禱告和工人。禱告是最要緊的,禱告能帶來復興,能產生屬靈的能力。耶穌對門徒說:「要收的莊稼多,作工的人少,所以你們當求莊稼的主差派工人出去,收祂的莊稼。」禱告是第一重要的,只有禱告才能開始差傳的工作,其次是工人的差派。神要在這時代興起許多合祂使用的人,作傳福音的工作。過去這幾年內,神在北美的青年中間做很厲害的工作;很多從香港或台灣去的大學生,在那裏信主、蒙召、將自己奉獻給神,每年都有幾百青年人獻身,樂意事奉主的。我們應該珍惜他們的奉獻,好好帶領他們走上事奉的道路。香港教會也有青年獻身的好現象,我們應該對這些弟兄姊妹多加鼓勵、教導,讓他們能成為神合用的工人。

耶穌設過一個比喻,說一個被鬼附著的人,鬼雖然離開了他,但找不到歇腳之處,看見原來那人的地方打掃得非常乾淨,便去帶了七個比自己更惡的鬼來,進到那人裏面。今日神藉著種種災難,已經把人的心打掃乾淨,這些人心靈空虛,正等待神的福音,但如果我們沒有這樣的使命感,撒但便很容易乘虛而入,擄掠人的心靈了。不久以前,我看見一本美國雜誌中有一篇文章,論到現代人渴慕救恩;這雜誌不是屬靈刊物,但卻指出人心何等渴慕神的救恩,他舉了一個例子,說洛杉磯有一個人,自小有嚮往宗教的心,但可惜找了多年,仍找不到一個能滿足他心靈的宗教;後來他有一個醒悟,覺得不需要繼續尋找,因為他自己就是神,於是便創立一種宗教,勸人來報名。今日人類心靈苦悶空虛,只有耶穌基督的福音才能滿足人心的需要。

當以斯帖聽完末底改所講的一番警惕的話時,便有所醒覺了,她請猶大人為她禁食三日三夜,然後她違例去見王,倘若死就死吧。今日,我們聽見世人絕望的呼求時,我們能否對主說:「主阿,我在這裏,請差遣我。」我們不要像約拿那樣,被神用苦難管教之後才願順服;乃要像以賽亞一樣,對神的呼召有即時的回應。但願我們各人都在主面前,盡上傳福音的責任。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