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焦源濂牧師

(伯四、八、十五)

約伯受撒但第一次的攻擊,他的意念堅強是何等的完美;撒但因為未能打倒約伯,仍不甘心;所以牠要求第二次攻擊約伯。神對於義人約伯的純正,對於他屬靈生命的堅固,從開始就有十分把握;所以毫不猶豫地答應了撒但,一次、再次的要求;神何等尊重約伯!約伯的價值何等寶貴!

撒但兩次打擊約伯,手法完全不同;首次撒但選了最適當的時候下手,須要等待時機。第二次撒但從神拿到權柄,便立刻行動。雖手法不同,表明惡毒的心卻是相同;使約伯痛苦之中,加上難以忍受身體的痛楚。

平常人在苦難中,灰心失志,只要略加壓力即可完全崩潰。約伯受極大的痛苦,處身一無所有,心靈極度憂傷,充滿疑問之時;撒但乘機用苛疾加在約伯身上。撒但利用人禍、天災;動用自然界的現象,以達其目的來破壞人的信心;用疾病對付世上的人,特別是神的兒女。

約伯患了極其痛苦古怪的病,從腳掌到頭頂長毒瘡,體無完膚。(二7)本來他身體健康,人都喜歡親近他,現在容貌全非,「坐在爐灰中拿瓦片括身體,」(8)因為毒瘡不斷流膿水,極度痕癢。「肉體以蟲子和塵土為衣……皮膚破裂。」(七5)因病使他呼吸困難,(九18)日不能寐,夜發惡夢;(七4-14)以致口臭牙爛,形成皮包骨。(十九17-20)除了皮外疼痛,甚至痛入骨頭和神經;日夜不安寧,因此精神大受打擊。實在是一般人所難忍受!約伯第一次受苦是頃刻間,頓成一無所有的打擊;第二次是長期不治痛楚難當之症,健康喪失。真是貧病交加!

約伯未受苦之先,所受的恩、所蒙的福,對他都是一種考驗。因他有正確的人生觀,富足和平安未嘗奪去他純正的心;當他喪失一切,他的心也毫不動搖。他勝過了考驗,且成了他日後遭受苦難考驗的巨大力量;他受得起富足的考驗,才能抵擋貧窮的考驗。

基督徒在地上,時常會遇到考驗;撒但可能用各種方法來試探,使我們在平安豐富之時,失落純正的信心。不知不覺中了撒但詭計,如在電子瓦煲裏一樣;溫暖舒適,豈料歷時既久,熟爛溶化。內地出來的弟兄姊妹們!不要忘記你們從前在苦難中有美好的見證,不要以為現在到了自由舒適之地就可以放鬆了;應當小心謹慎,提防撒但,在你不知不覺中破壞你的見證。

約伯第二次被撒但攻擊,除身體受苦外,加上心靈的痛苦;聖經告訴我們,他因貧病,被迫住在城外。遠離人群,獨坐爐灰中,平時的威風盡失;他的怪病被視為大痲瘋患者,與親朋隔絕;下流之輩來戲弄他。約伯本是個有信心祈禱的人,素常為兒女為家庭禱告,蒙神垂聽;如今他的禱告似付諸東流。

有的人禱告無效便灰心,有的人雖不灰心,但卻抱著「無所謂」的態度;神垂聽也好,不垂聽也罷。

約伯是個篤信獨一真神的人,他信神是慈愛、公義、全能、真理的神,但現在發生在他身上的,卻是矛盾的事實。從他話中透露他心裏疑雲密佈、黑影重重,這是他心靈最大的痛苦。在此打擊之下,他的妻子對他說:「你仍然持守你的純正麼?」

我以為約伯之妻,是個愛主而有屬靈深度的姊妹,她是約伯的好妻子;當約伯受第一次打擊,財富和兒女全失,可以說她受的打擊過於約伯所受的。一般而論,為母者疼惜兒女勝過為父者;女人對財物關係之深,也過於男人;約伯受了雙重的打擊而站穩,他妻子亦依然站穩,這是一般姊妹望塵莫及的。他們十個兒女都循規蹈矩,雖然歸功於約伯天天為他們祈禱;但約伯妻子之教導有方也功不可沒,他們夫婦同心合意,按照屬靈原則教導培養兒女;這位姊妹真是位賢良配偶;所以約伯平時享有溫暖蒙恩的家庭,使約伯第一次受苦難時,得到極大的安慰和扶持。

彼得前書說姊妹是軟弱的器皿。當第二次苦難發生於約伯本身時,他的妻子卻軟弱了;因她愛丈夫勝過所有的財物,她覺得神不合理;她見丈夫患不治頑疾,難渡餘年;她因愛心過切,致顯出屬靈的軟弱,對約伯說:「你棄掉神,死了罷。」這是撒但的本意,牠第一次對神說,祢伸手剝奪約伯所有的,他就當面棄掉祢。第二次又說,祢伸手加在他身上,他就當面棄掉祢。撒但最大目的,要屬神的人棄掉神。撒但於約伯未能達到目的,而冀利用約伯妻子可達到目的。「純正」是神誇獎約伯屬靈的美德,是約伯尊貴之處,是他有生以來的見證;現在妻子要他變節不再持守純正,要他放棄他的見證,並且叫他「死了罷」!因她不忍見丈夫受苦。

親愛的弟兄姊妹!約伯夫妻實在恩愛!夫妻相愛本是好的;但是愛心若不建立在真理上,便成為撒但最厲害攻擊的工具。基督化家庭乃是夫婦共處,尊主為大,受主管理。

約伯在危險關頭反責備他的妻子,出言愚頑的婦人;由此使我們想起主耶穌責備彼得的事。當主對彼得說,祂將要上耶路撒冷,受人凌辱,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彼得說:「主啊!千萬不可如此。」主責備他說:「撒但退我後面去罷。」約伯正是這樣責備他的妻子,他對神的純正仍然不變。他說:「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麼。」這話雖不甚正確,神的手是施恩的手,非降禍的;不過他說話的精神是對的。他認為禍也是神降下的,他的觀念乃是一切的事都出於神,都有神的主權在其中;所以他對神的心,永遠謙卑順服。

我們在主裏,很多時候失敗,是因對神的尊敬不夠;常用環境來解釋神,很難以神來解釋環境。用環境來解釋神,就是不信,把神的榮耀、尊貴降低於地。以神來解釋環境,就是信心的表現;雖不瞭解環境,但深信神必有美意,信心提高至超越地步。

約伯有美好的信心,他不憑眼見,乃憑信心;因此他站立得住,信心毫不動搖。

約伯何其認識神,愛慕神。(羅八35-39)論及兩方面的愛,先是神對人的愛,後是人對神的愛。神對人的愛是超越一切的愛,是任何力量所不能隔絕的;「無論是死、是生、是天使、是掌權的;是有能的,是現在的事,是將來的事,是高處的,是低處的,是別的受造之物,都不能叫我們與神的愛隔絕,這愛是在我們的主基督耶穌裏的。」因這毫無攔阻的愛臨到人,所以我們可以誇勝地說:「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麼,是困苦麼,是逼迫麼,是飢餓麼,是赤身露體麼,是刀劍麼……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我們所以得勝,不是因為我們愛主,乃是靠著主的愛。凡此都可應用在約伯身上,他終於靠主得勝了,他的得勝使其真相大白。神容許撒但攻擊約伯,有祂的美意,有多方面之目的。

當約伯喪失一切時,他的三個朋友從遠方而來。約伯三個朋友都是地方領袖,有學問、有道德,可以說是約伯患難之交,良朋密友。他們認為約伯此次痛苦太大,個人難以相助,所以約同而來;他們憑真誠的愛心,目的為他分憂,與哀哭的人同哭。安慰他,不但對他深表同情,並且盼望他受傷的心靈得著鼓勵;他們一見約伯就放聲大哭,各人撕裂外袍,把塵土向天揚起來,落在自己的頭上。他們就同他七天七夜,坐在地上,一言不發。他們目的要解除他的痛苦,希望能把他痛苦的根源除掉;他們好像醫生,抱著治病救人的宗旨輪流會診;雖醫術欠高明,但熱誠精神可嘉。由第三章至卅一章都是他們長篇談話記錄。以利法說了三次話,比勒達也說了三次話,瑣法說了兩次話,約伯說了十次話。約伯長篇的談話,內容大都和他三個朋友不同;雖然討論的題目都是「約伯為何受苦」可是他們的方法和態度不同。約伯之所以言語多,是因切身的痛苦多。約伯自從第二次受苦,對他妻子責備一番之後,一直沒發言,現在和他三朋友長篇大論,可見他的心靈逐漸甦醒;他希望從痛苦中求解脫,希望神給予啟示得以解釋,約伯談話之中,開始向神說話。第七章1-6,約伯說到人生的悲慘,用各樣事物來衡量。由第七節開始至末了,他向神說話,藉著和三朋友談話,他向神談論,希望從中得到至清楚的最後答案。約伯十次的說話,和他三朋友共八次的說話,讀之甚難明白,好像前後脫節,各人的談話都主觀表達個人的學識和見解,各人有其不同的根據,詞句優美。

第三章可以說是約伯的哀歌,是受苦人心情的流露。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