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焦源濂牧師

(伯卅八-四十二)

約伯對於三個朋友勸勉的反應,可以反映出一個受苦的人,心靈的思想和狀態。這些話對於我們,無論是用在勉勵別人,或是瞭解自己方面,都有很大的幫助;可以作為我們受苦時候的借鏡,藉以得著力量勝過苦難。

約伯對神,內心有迫切的要求;他有時覺得神是一位難以應付的神。另一方面他覺得三個朋友越說越不對;因為他們沒有可能得到別人的瞭解。雖然他有時寄 望於神,但又感到神好像沒有給他機會。約伯切慕和神面對面講理。從九章1-4;二十三章3-10;九章32-十章2的話中,清楚表明他自信無辜之心,在痛 苦中始終沒動搖,他在神前敬虔的操練,為人的屬靈原則永不動搖。他雖多次埋怨神,甚至控告神;但他為人的方式仍不改變,從他的話中可見他堅強的信心,永不 動搖。十三章節15另一翻譯是:「神雖殺我,我雖無指望,我仍要信靠祂。」約伯話中也常題神創造的大功,和他三個朋友對於神的智慧,創造宇宙的大能,有同 樣的認識。在他所有的辯論,神暗中把屬靈真理賜給他;所以約伯言談之中,常說含有屬靈亮光帶有啟示的道理,連他自己都不瞭解。雖然約伯覺得痛苦使他近於死 亡,他仍是清潔,他希望有一日可表白他的清潔和無辜。(十六15-21)他說:「他要為他作見證。」我相信他一定是想到舊約,亞當的兒子義人亞伯,無辜被 他兄弟該隱殺害;雖無人為他伸冤;但聖經說,地為他哀號。約伯說:「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19)「中保」有譯為「記錄」這是當朋友誤 責約伯時,他內心的感受:是聖靈給他的安慰,也是事實。他的無辜,不但天地為他作證,他和朋友的談話在天上有記錄。他說:「惟願我的言語…..都記錄在書 上;用鐵筆鐫刻,用鉛灌在磐石上,直存到永遠。」(1九23)約伯的話真是超乎他所求所想的;神讓它全寫在聖經上。約伯又說:「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 了必站立在地上。」(25)這是何等的啟示!

「救贖主」在舊約是個隱藏而重要的啟示。救贖主與救贖者有血統之關係;是大有才能大有愛心,為受冤窮苦,無指望者的利益勞苦奔跑。按舊約律法,窮苦 人家變賣產業,其本族富有之最近親,有責任贖回;若有同族死了無後留下者的寡婦,應由其最近親屬娶之,為死者名下留後代。舊約路得記,清楚論及此事;其屬 靈意義,則將我們的救贖主,和罪人的關係表明。當我們墮落,犯罪,貧窮,變賣一切毫無所有時,主耶穌是我們救贖主;我們是人,祂要和我們建立血統關係,道 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稱我們為弟兄,不以為恥;憑祂的愛心和大能救贖我們。「救贖主」這啟示是最奇妙的;約伯看見了這奇妙的啟示。

約伯對死亡有個更加新的看法,他本以為死亡是個和平共處的地方,繼之他對死亡感到恐怖;現在他卻存著復活的盼望,肉身死了,靈魂永存,且與主同在。 這一點在舊約中,很少有這樣的看見;經歷大苦難的約伯,竟然看見了這奇妙的啟示。此外,神的聖靈暗中啟示約伯,義人受苦,非因罪,非因神不喜歡他;乃是神 對他的考驗和試煉。(二十三10)神知道他,而且使他經試煉之後更尊貴,更純全。

約伯和三朋友彼此長談,三個朋友越講心靈越空洞,終成無稽之談。至於約伯言談漸見新亮光,步進真理。三朋友堅持成見,停留於和人談論神的止境中。至於約伯,除了和人談論神之外,進而和神談話;他有渴慕求明白真理的心。真是「飢渴慕義的人有福了,他們必得飽足。」

當約伯以為神隱藏之時,事實上神未曾離棄他;神如慈母,暗中觀察剛學走路的小孩,急需時予一臂之助。大衛說:「因為我遭遇患難,祂必暗暗的保守我。」(詩二十七5)

在約伯和三朋友會談中,我們看見神對他的恩典,和同在。可惜約伯第三次說的話,因三個朋友對他嚴厲指責,定他的罪;所以極力為自己的無辜辯護,越辯越痛苦,靈越趨黑暗;雖聖靈給他亮光,但對他發不出大的力量和安慰,其痛苦無法接受人的安慰。

約怕在廿九至卅一章的說話,可說是最厲害,最癲狂。廿九章論及「從前的我」何等快樂幸福,最使他羨慕的,是與神親密的關係,(2)他認為屬靈的福才 是最大的福。他論及他早年時的豐富,受人尊敬,是困苦人的及時雨,需要者的亮光,無法無天者的救星,是無冠冕的君王。卅章論「現在的我」是可憐的,身心靈 都極其痛苦;物質損失,兒女死亡,身患惡疾;被譏笑,親朋遠離;最使他難當的痛苦,是感到神向他變心。卅一章論「美麗的我」他對鏡自我欣賞。許多釋經家著 重這三章的「我」字,廿九章共42次,卅章54次卅一章62次。越講越多「我」,屢講美的幸福人生,屢講身體心靈的痛苦;屢講受冤枉受委屈,都以「我」為 大前題。到了最後,他很不甘心,奈何為仁為義的「我」反而受苦!「我」要暴發忿怒,「我」要抗議,「我」要伸冤。約伯不懼怕所有的控告,他說:「惟願有一 位肯聽我,……,願全能者回答我。」他希望神出來,他希望他的辯駁成為他榮耀的明證,裝飾在肩上非常美麗。這時約伯認為人無法和他辯論,連神也藏起來了。 其實,神在等候。

約伯最大的痛苦,不是錢財物質的損失,其痛苦最大的根源,亦非神隱藏;而是他自我唉嘆。他是個純正且敬畏神的人,他的生活公義聖潔;但他並非公義聖 潔的化身,誰能比耶穌基督更公義聖潔?祂被罵不還口,受害不說威嚇的話;只將自己交託公義審判的主,祂曉得神了解一切。主耶穌超過萬人之上,凡事為我們留 下懿範。約伯雖然公義,哪能與主比擬,雖然有信心,哪像耶穌基督完全美好。耶穌基督是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主,我們必須仰望祂。

當約伯逞強之後,三個朋友非常害怕,大家不歡將散,忽然出現個青年以利戶。

青年學者以利戶(卅二-卅七)此人不鳴則已,一鳴驚人;他連續講了六章長篇的話。他是個屬靈的青年學者,說話條 條有理,大有聰明;話中談論天文地理,學問淵博;他的話有說服力,有亮光,顯有屬靈的啟示。他在三十二8:三十三4說,神使年長者有屬世的經驗,屬靈的智 慧;然而這一切的根源都出自神的靈。此點是他較其他三人更可幫助約伯的。這少年人言談穩健,為人謙卑。他的來龍去脈,聖經隻字不提。無論如何,所有約伯和 三個朋友的辯論過程,他身在其中;他聽見約伯三朋友亂定約伯的罪,也聽見約伯越說話越癲狂;他有意尋求真理的答案,他雖言語滿懷,心靈激動;(三十二 18-19)但他仍耐心靜聽,直到各年長者無言,他才開始發言。他也是個熱愛真理的人;感到能參加其中和各屬靈長者一同探討「義人受苦」的問題,真是千載 難逢的機會。他尊重長者,說:「年老的當先說話,壽高的當以智慧教訓人。」(7)可是後來聽完了他們的談話,他說:「尊貴的不都冇智慧,壽高的不都能明白 公平。因此我說,你們要聽我言,我也要陳說我的意見。」(9-10)青年人難免有天然未成熟的表現。

以利戶一方面反駁批判約伯的言談,一方面發表他對人生苦難的認識,對此真理之瞭解。他把約伯的話歸納,然後逐條回答。

第一,反駁約伯所說:「神攻擊無辜的人」。(三十二9-11)以利戶說:「你這話無理,因神比世人更大。你為何與祂爭論呢?因祂的事都不對人解說。神說一次,兩次,世人卻不理會。」

有人說:「如果神將祂要作的事預先告訴你,你的快樂將減少一半;痛苦將增加一倍。」比方說,神告訴你卅歲將結束你的性命;你一定終日為此恐懼憂鬱,悶悶不樂,未到時候便死了。如果神預告你卅歲將發財;你就坐待那日,作事失去信心學習;到時也不覺快樂了。

神比世人更大,因祂的愛心和智慧,所以祂的事不對人解說;但是,神有時對人說話,人置之不理;有時神也藉著異象和夢或疾病對人說話;但人心剛硬,不肯靜聽。

第二,約伯說神專權奪理,神的性格很難測度。卅四章以利戶解釋這個問題。

第三,約伯說神賞罰不明。以利戶在三十五9-11說:義人在受苦之中,尊貴超過其他萬物;空中地上的飛禽走獸,受痛苦的反應非哀求,則掙扎逃避;惟人痛苦時,可在夜間歌唱;因人是有靈性的動物。可惜人常把自己的地位降低。同時他也覺得人在痛苦中有神的大能,有神的作為。

以利戶把約伯的話歸納三點反駁,由卅六至卅八章,論及他本身對各樣事物真理的看法。論人類的苦難問題。(三十六1-23),(三十六24-三十七),論神的大作為。

以利戶對真理研究的心得,請看三十六8-10這裏說為何有時神使人受苦;因為有的人必須受苦,不受苦就易於放蕩。苦難如鎖鍊繩索捆綁,使人不自由, 也可使人坐下靜聽神的話。指出人的過犯,罪惡,內心的驕傲;人必須安靜等候神的亮光和聖靈的提醒,才能明白裏面的惡行。大衛在(詩篇一三九23-24)所 說的,不是單外面的問題:他求神鑑察他裏面的惡行。一個基督徒──所謂屬靈的人,裏面有問題;只要安靜下來,神就開他耳目,叫他明白心裏的光景。這是以利 戶深入的見解。約伯三個朋友,好像審判官地對待約伯;以利戶認為神是教師,苦難是他給人學習的功課;他以客觀心平氣和的態度勸慰約伯。

(三十六15-16)論及苦難的作用,有時苦難救我們脫離患難;好像注射預防針,小痛可免大痛;今生的小苦可免將來永世的大苦,這是神奇妙的作為。 接著,以利戶又說及神,在宇宙萬象之中的大智慧和大權能。當以利戶說了六章長篇的話之後;神開始說話。為何以利戶的話,能引出神的話語呢!

時間非常重要(三十八1)「那時耶和華從旋風中回答約伯。」「那時」,就是人的話都講完之時:人的盡頭,就是神的開頭。當人嘈吵之後,心靈安靜下來,才能聽見神的聲音;神的話使人清醒。至此,三個年長者謙卑下來,他們具有學者風度。

神說了兩次話,茲略述綱要:

(一)神創造萬有的奇妙作為,論及大地和山嶺。(三十八1-18)

(二)神創造穹蒼萬象的奇妙作為(三十八19-38)論光明及黑暗,人的由來;氣候變化的原則,天體的運行,大自然的定律。

(三)地上生物的奇妙(三十八39-三十九30)神說祂創造各樣活物,牠們家庭龐大;野獸的性情,活物動向各異。真是奇妙的世界!

(四)論神另一方面的權能(四十-四十一)這裏所說不同,這裏多次論及驕傲。四一章末節另一繙譯:「他是一切驕傲之子的王,一切狂傲之物的王子。」

綜合而言,論及道德的世界,是非,善惡,驕傲,謙卑;隱藏的,抽象的道德世界,一切由神管理。這裏論及看不見的物質世界,卅九章舉出河馬和鱷魚,河 馬不是現今我們所見的;那時的河馬,尾巴如香柏樹,可能指古時一種巨大恐怖的活物。鱷魚也非今日所能見的。驕傲之意和三十三17同出一字根,指一切驕傲之 子的王,是狂傲之物的王子──背後就是撒但。

神對約伯共提出一八四個問題:「你知道嗎?曉得嗎?對我有何意見?」神問約伯諸多問題,並非顯赫自己無所不能,而是藉此開約伯的眼目。讓他看見有形 的宇宙,天地萬物,都由神妥善管理,供給一切所需。讓他曉得驕傲的人,陷落自己的詭計中。神開約伯信心之眼,使他明白神創造管理宇宙,和萬物毫無錯誤,難 道對待約伯有錯嗎?

約伯開始明白過來,心有安息。經歷試煉必須保持永恒的信心,才能蒙神賜福;因為神的美意永不改變。約伯仆倒在神面前,恍然大悟;信心把他的靈眼打 開。約伯從苦境轉回。(四十二2-5)他現在明白神在他身上是無所不能的神。約伯素有堅強的信心,有屬靈的生活,無形中他是個完全人,因而自以為義。神所 愛者常自鳴得意。

聖經舊約的雅各,一向不人的管教,自從在母胎裏,就為難他的母親和哥哥,都是他對付人,人無法對付他;他用一碗紅豆湯從他哥哥換取了長子名份。真是一本萬利!唯獨神能對付他;他到晚年,在神面前何等溫柔;臨終扶著杖頭敬拜神。

當約伯明白神的對付時,他屬靈眼界大開,說:「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看見祢。」他進入屬靈實際中,看見奇妙的事實,到達至上無比的境界;如以弗所書一章所說:「遠超過一切所有的。」約伯此時完全謙卑下來,為他三個朋友禱告,他們的友誼比前更加鞏固。

神賜福約伯比從前倍增,特別他三個女兒也名列聖經之中;可能是當時最美麗最屬靈的女子。長女名耶米瑪,中譯美晨。次女基洗亞,意思是肉桂、桂花、桂香。三女基蓮哈樸,意思是一種畫眼的顏料,可稱為慧玉。

神的美意在約伯身上都顯明出來。

感謝神!藉此給我們屬靈的榜樣,作我們處此苦難世界的借鏡,叫我們在苦難中得以剛強。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