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薛玉光先生

請先看兩處的經文:(耶二36)「你為何東跑西奔要更換你的路呢?你必因埃及蒙羞,像從前因亞述蒙羞一樣。」(耶六16)「耶和華如此說:你們當站在路上察看,訪問古道,那是善道,便行在其間;這樣,你們心裏必得安息。他們卻說,我們不行在其間。」

過去四天我們已講過教會合一的真理,就是關於我們對三位一體神正確的認識,對聖經全部的相信和遵守,這些話都告訴我們,應該在基督耶穌裏合而為一。既然我們認識了真理,便應當遵行。我們每次聽道時應該注意,我們聽道是有責任的,耶穌說,多給誰便向誰多要;今天教會有一些聽道專家,也有些遊行聽道家,所有好的道理都聽,但靈性卻沒有長進,因為他聽的道理多,愈聽便愈驕傲,而且還會批評別人講道。聽道是要行道的,我們明白真理,真理要求我們去遵行,不然明白道理也是無用的。既然聖經教導我們要在基督耶穌裏合一,我們便該去實行。但怎樣實行呢?從誰開始呢?這是一個問題。而且,要達到合一的地步,不是人的力量,乃要靠聖經的能力,聖經將合一的心放在我們裏面,又幫助我們克服一切攔阻合而為一的東西。所以從今天開始,我們要怎樣達到合而為一,和誰應該做這事。如果我們用自己的聰明,而達到合一,必然是做不到的。

過去多年來,教會都看到合一的需要,很多的文章和講道,都提到我們應該怎樣合而為一,更有些教會領袖,開始進行促進教會的合一。有的用基督教的名義,組織一個很大的會,是世界性的,來協進教會的合一。初開始時這會的信仰還不錯,但後來卻變了質,新派的人也加入了,直到今天,這個會並沒有實際協助教會達到合一,只是把一些基督教的教派拉在一起做會員而已。這不是神所要求的合而為一。另一個組織,是立一些基要信仰的信條,凡是贊成的,都在信條下簽名,加入為會員。但是,他們所注重的是信條,不是耶穌基督的生命,結果也達不到合一的目的。有時我們想藉一個屬靈領袖,能在眾教會中最有號召力的,組織一個會,促進教會的合一,但這些仍是人的方法,不是神的方法。這樣的合一,沒有穩固的基礎,不符合神的旨意。真正的合一,是應該先有真理的基礎,我們從神的話中明白甚麼是合一,有甚麼方法能達到合一,然後跟著去做,便可以成功。

當我們實行合而為一的時候,誰應該開始呢?我認為應該由神學開始,因為神學對教會的關係非常重大,神學院是栽培傳道人的,神學院怎樣,將來的教會也是怎樣。西國有句話說:「甚麼樣的傳道人,就帶出甚麼樣的教會。」我們也可以說,今天中國的神學院如何,未來的中國教會也是如何。所以從事神學教育的人, 有很重大的責任。神學是決定教會的;神學的信仰,影響到教會的信仰;神學生的生活,影響到將來教會的生活,神學教育的成功或失敗,也直接影響到將來教會聖工的成功或失敗。我深深的覺得,神學院應該作眾教會的榜樣,而這榜樣應該是好的榜樣。所以從事神學教育的人,責任非常大,要辦神學院。作神學的董事或信託委員,責任也非常重大,如果不好好的做,在神面前要負很大的責任。

神學教育有甚麼責任呢?神學院的職責是甚麼呢?我覺得這時代的神學院,就像神的先知一樣,在所處的時代中,代替神向當代的人說話。神學是領導教會、教導真理的。神學所教導的真理若有偏差,便會大大的影響教會。還有,辦神學是應該為神而辦,因為教會是神的,不是人的組織,所以應該單純是為神而辦、求神的榮耀,而不是為宗派或為著人。神學也應該是屬於神、高舉神的,要絕對順從真理,不然便失去它的意義,不能對神的國度有貢獻,甚至會對教會帶來害處。神學院最重要的是信仰,信仰應該放在第一,彼得後書第一章說先有信心,然後有德行、知識。信心就是人與神的關係,也就是信仰,這是最重要的。如果信仰不清楚而追求知識,那知識便有問題。今天特別是西方的神學院,比較著重知識的追求。因為西方的文明,是注重科學技術的,這是世上的東西。當教會效法世界時,世界的東西便跑進入教會,使教會信仰墮落、生活不聖潔。神學院的信仰偏差,便會效法世界,注重知識,甚至於改變信仰,不講信仰。所以信仰在神學中是最重要的。

隨信仰而來的,便是生活。先有信心,後有德行,德行就是生活。若單講信仰而無生活,這信仰便是空的、是死的。我們有稱為死的正統派,有些教會信仰沒有錯,但裏面卻死氣沉沉。神學院若單講信仰是不夠的,他的生活、行事為人,是否照著他的信仰呢?有了信仰和生活,然後才加上知識便很有用處。

今天中國人的神學院,一般都是跟著西方的神學院跑,因為最早的神學院是西差會所辦的,跟著才有憑信心辦的神學,而這種神學院是佔少數的。現今在神學教育中負主要責任的人,多半是在西方神學院受過訓練的;那些留美、留英的博士,站在神學院最高層的領導位置上。試問西方神學院的光景怎樣呢?就像耶利米書第二章所講的,他們是東奔西跑的信仰方向不一定。先是西方哲學影響了神學,有些所謂神學家,只不過是哲學家,他們把聖經中的一些意思斷章取義,滲入政治的思想。講出一套理論,更成為當代的前進神學,這是跟西方跑。但今天的西方人,因為心靈空虛,又厭煩了西方的哲學,便轉向東方。美國有很多人追求東方的哲學,接受東方的宗教信仰,印度教在美國非常吃香,這就是東奔西跑的做法。我不是說所有的神學都如此,而且一般的神學,能持守純正的,少而又少!

現今西方的神學,就像聖經的士師時代,以色列中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德國的神學家有一套,英國的神學家有一套,美國的神學家又有一套,非常混亂。前幾年菲律賓有位青年,在中國人的聖經學院中讀了兩年,對神學院不滿意,覺得他們的方法太古老,神學院內的生活訓練太束縛,所以便跑到美國去,兩年中轉換三間神學院,後來便不讀了,因為看見西方神學信仰太混亂。這是個事實,如果你經歷多幾間西方的神學便會看見這樣的情形。因為信仰上混亂,所以根本無法合而為一。今天的宗派主義,高舉宗派過於耶穌,也是從西方來的,是西教士傳入來的。西教士來中國傳福音,我們欽佩他們的犧牲,感激他們的愛心,但同時他們也帶來了一些錯誤,這並不是我一個人這麼說,很多西教士自己也承認,宗派主義的思想,是從西方來的。所以很多神學院,都有宗派主義的觀念,還有各種不同的神學思想所產生的工作,方法也常改變。中國領導神學教育的人,從西方訓練回來,把西方那一套的東西全搬回來,而沒有自己的東西,他們所教的一些新的東西,都是從外國來的。中國教會提倡的一些運動,都是從西方學來的,沒有一種運動,是中國傳道人自己看聖經,從聖經發現的。

神學院和神學教育的地位,就像先知與使徒一樣。舊約的先知,新約的使徒,都是像今天辦神學的人一樣。先知以利亞,以利沙都訓練過學生,先知撒母耳也辦過先知學校;耶穌在世上訓練過十二個使徒。保羅是外邦使徒,他訓了提摩太和提多,這是聖經中神學的樣式,是聖經為我們留下的模樣,都是注重信仰,和與信仰符合的生活,注意聖潔和敬畏神。因為這緣故,這些辦神學的人,能影響全國的屬靈空氣,保羅影響當時的教會,撒母耳領導當時的以色列復興;但今天的神學院,因為信仰變了質,所以便失去了該有的地位。神學院應該領導教會,指責世界的罪惡,但西方的神學院不能領導教會,而且破壞了教會。

另一方面,因為神學院沒有注重信仰,所以不能訓練出合神使用的工人。在整個屬靈的工作上,舊約時代是看先知,新約時代是看使徒。今天神的教會需要屬靈的領袖,好像先知和使徒的一樣。但今天很多神學院所訓練出來的人,不是先知,也不是使徒,而是文士。他們懂得一點聖經的知識,但沒有屬靈的經歷,沒有敬畏神的心;和神的關係不清楚,所以不能使教會走上合一的道路。

聖經告訴我們,要尋找古道,就是古老的一條道路。教會若要復興,便要走古老的路,不要走新派的路。科學的技術,愈新愈高明,但信仰則愈古老愈高明。 新派就是不信派,聖經中所講的新神就是假神。今天我們要達到合而為一,首先要注意神學的信仰,是基要的信仰,是根據聖經所講的基要信仰,而且把它放在最重要地位。其他如儀式、制度,或解釋預言的亮光等,都是次要的,不應該成為合一的攔阻。今天很多神學院說明是為宗派辦的,他們非常看重該宗派一些特別的儀式和講法;但也有一些沒有高舉他們的宗派特點,而他們所設立的神學院,是為眾教會辦的,這樣就能促進教會的合一。不過,另外有些不是由宗派辦的神學院,也可能太著重自己的特點,自以為最屬靈,所以不能與別人合作,其實他們在無形中已成為一個的宗派。

所謂在基督耶穌裏的合一,並不是指所有的事情都要相同,乃是指生命的相同。正如一個家庭有五個兄弟,他們都是同一對父母所生的,雖然他們的容貌、高矮、肥瘦各有不同,但他們是自然合一的,並不需要組織五兄弟合一的促進會,外面的不同並不影響兄弟間的合一。教會的合一也是這樣,是生命的合一,而神學信仰直接關係到屬靈生命。神學院需要信仰相同,才能合一。今天一個很可惜的現象,就是應該合一的不願合一,不應合一的卻合在一起。福音派的神學院,都是信基要真理的,但常常不能合作;可是另一方面,有些福音派的神學院竟和新派的神學院合作,接受福音派的信仰,但卻參加不信派的活動,這就是不應該合一的,卻合一起來。

今天,神學院應該注意基要的信仰,至於次要的東西,不要高舉。福音派的神學院應該合一,彼此密切合作,因為他們都是為神而辦,為訓練神的工人而辦神學。求主幫助我們,在實行合一之時,神學院首先走在前面,作教會的好榜樣。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