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薛玉光先生

請先看幾處經文:(帖前一9-10)「因為他們自己已經報明我們是怎樣進到你們那裏,你們是怎樣離棄偶像歸向神,要事奉那又真又活的神。等候他兒子 從天降臨,就是他從死裏復活的,那位救我們脫離將來忿怒的耶穌。」(林前四6-7)「弟兄們,我為你們的緣故,拿這些事轉比自己和亞波羅,叫你們效法我們不可過於聖經所記,免得你們自高自大,貴重這個,輕看那個。使你與人不同的是誰呢?你有甚麼不是領受的呢?若是領受的,為何自誇,彷彿不是領受的呢?」還有(林前十二12-20)。

今天我們要思想一個非常重要的題目,就是教會事奉的合一。我們每一位都是屬乎主的教會,雖然所屬教會的名稱不同,卻同是一個屬靈大教會,就是主的身體。教會就是神的家,是屬於我們的;而教會的工作,包括對內的栽培和牧養,對外的傳福音,我們應當有份。第一,神的要求就是要我們事奉祂。神救了我們,把我們仍放在世上,就是為要事奉祂。帖撒羅尼迦前書那裏講得很清楚,我們以前是拜偶像,屬於偶像的;但當我們離棄偶像,歸向真神之後,便要事奉那位又真又活的神;等候祂兒子從天降臨,救我們脫離那極大的忿怒。神為了要用我們,才救我們,所以基督徒要作一個有用的人,要作一個服事神的人。服事神並不是重擔,也不是責任,乃全然是恩典,是特殊權利,絕對不是被神勉強的,這個我們必須記住。不信神的人,即使有再好的才幹,也沒權利在神的教會中工作,這是神兒女的特權。

還有,不服事神的人,是很大的虧欠。(耶四十八10),「懶惰為耶和華行事的,必受咒詛,禁止刀劍不經血的,必受咒詛。」一個不為神工作的人,就是懶惰的人,神的百姓不應懶惰,因為神的百姓就是神的軍隊。以色列百姓出埃及的時候,聖經說;那一天,耶和華把他的軍隊從埃及帶出來。以色列每一個男丁都是軍隊裏的軍兵,教會也是神屬靈的軍隊。新約很多地方說我們要打屬靈的仗,要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這是對每一個基督徒說的,不單是對傳道人說。當兵的人在打仗時若不打仗,便要受軍法的審判,非常嚴重;同樣,一個不為神爭戰,懶惰不事奉的人,聖經說他必受咒詛。耶穌在比喻中提到的那個懶僕人,他領了錢之後,連想也不想,就把錢埋在地裏,結果他被主人丟在黑暗裏。可見事奉是每一個基督徒都必須的,我們有神所賜的恩賜,便應該用來事奉神,而且要把事奉看作是恩典,是特別的福氣。

第二,我們的事奉應該有合一的見證。教會合一才是正常的,若分裂則反常。我們若在事奉上不能合一,便不能榮耀神。今天很多神的工作,不但不能合一,而且彼此明爭暗鬥,這是非常羞辱神的。教會往往有過這樣的事,基督徒為了爭禮拜堂打架而被刊登在報紙上,成為大新聞的也有。社會上打架的人到處都有,而且打到頭破血流,但報紙不登出來;而教會只不過打一次架,報紙便把它列為大新聞,因為這實在是太反常、羞辱神的事。我們是神的兒女,我們在教會中事奉,應該合一,合一才能榮耀神、才有力量。如果我們相咬相吞,即使沒有敵人來攻打,也會自己消滅自己。所以合一是必須的。

第三,我們要思想怎樣來達到合一。有三樣事情要注意的。

(一)靈性和工作的問題,二者應該有平衡。但有些教會只講靈性的追求,要多讀經、禱告,要作屬靈的人,但不注意工作、不向外發展。他們還解釋說,這是重質不重量。耶路撒冷的教會,開始的時候,一次便有三千人加入教會,另一次則有五千人加入,很快便由一百多人變成一萬多人。這不是彼得的工作,乃是聖靈的工作。聖靈在教會中作栽培的工作,使人靈性長進,又使得救的人數增加。另有一些教會則拚命工作,用各樣新的方法來工作,開研討會,但卻忽略了與神的關係,忽略了往下扎根,這也是錯的。二者必須有很清楚的關係。當保羅在沉船遇險的時候,他沒有害怕,還安慰同船的人。他說:「我所屬、所事奉的神。」他把屬神放在第一,事奉神放在第二,二者都需要。教會若要合一,便要注意靈性的長進,和工作的發展;把與神的關係放在第一,然後根據神的心意去工作,便很自然達到合一。

(二)我們所擔任的工作,是神工作的一部份,而不是全部。我們要明白屬靈工作的整體性,才能達到合一。神把各樣不同的恩賜給不同的人,但這些人都屬於一個身體,就好像身體上的肢體,不是完全獨立的,乃是彼此需要,又彼此合作的。這樣合作不是一時的,而是從有生命就開始,便要合作,直到生命的結束。譬如說,一個人眼睛有毛病,需要戴眼鏡,這本來是眼的事;但是眼鏡卻偏偏不是掛在眼睛上;而是掛在耳朵上,和被托在鼻子上;這就是肢體彼此之間的關顧,是需要密切合作的。很多人為主工作,以為自己做的最重要,而別人的都不重要,這就成為不能合一的原因。如果我們知道自己所負擔的工作,不過是主工作的一部份,需要別人的支持、幫助、合作,便很容易達到合一。

有些不是教會單獨能做卻又是很重要的工作,像福音廣播、學生工作、文字工作、神學教育等,都需要眾教會的支持。有人有廣播的技術,有預備節目的恩賜,但卻缺乏錢,需要別人奉獻。他們不能單靠自己的才幹,更需要別人的禱告;其他的工作也是一樣,我們是彼此都有需要的。教會應當看這些是他們的工作,因為這是主的工作,而教會是主的教會,所以關係是很密切的。從事福音工作的人,也應該知道他們需要教會的支持,他們不能代替全教會,他們也不是教會,他們自己也應該有所屬的教會。他們的工作只是幫助教會的,他們需要教會的支持,而教會也應該積極的參與和支持。

(三)甚麼事情最會妨礙合一呢?當我們不高舉主,只高舉人的時候,合一便受破壞了。保羅責備哥林多教會分黨分派,破壞合一,把人高舉起來;有的擁護保羅,便成為保羅派,有的擁護亞波羅,便成了亞波羅派;一共分有四派,彼此不合作,常有爭吵,保羅和亞波羅對此有甚麼態度呢?保羅說他把這些事轉比他的亞波羅,意思就是說,他教訓信徒的話,他們自己先實行、先應用在他們身上。怎樣應用呢?保羅不要他們擁護,不要他們高舉人。教會今天的毛病也是在此,看見某人被神重用,便高舉他,以他為誇口,於是便破壞了合一。他們不明白某人之所以被神重用,是因為神用他,而不是他有甚麼了不起。宋博士被神重用,不是他本身的了不起,而是有千萬人為他禱告。葛培理被神重用,也不是他有甚麼特別,乃是全世界有數不盡的人為他禱告,這些禱告的人,和葛培理的工作是合而為一的。所以信徒和做教會工作的人,不要高舉任何一個人,而那些屬靈和特別有恩賜的人,也不要接受別人的高舉,不高舉人已經不容易,不接受人的高舉更不容易。耶穌變餅給五千人吃飽之後,許多人擁護他,甚至強迫他作王;但耶穌不接受,他們退到山上去。

一個真正屬靈的人,是不接受人擁護的,因為當人擁護他的時候,宗派便開始了,合一就會受到破壞。高山是怎樣形成的呢?是泥土裏重疊泥土而上的,到最高的時候,只有一點,所以愈高愈孤單。而且愈是高山的泥土,愈沒有用,不能種東西。但大河流的河底是非常低的,有很多水,大大小小的支流都匯到河裏,成為大江河,江河所到之處,澆灌土地,使樹木生長。我們不要像山一樣,愈爬愈高,沒有真正的用處;乃要像江河一樣,能容納許多的水;當有神豐盛的生命,能滋潤許多的人,而不是高高在上,受人擁護,得自己的榮耀。

我們為主工作,在教會事奉,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則,就是先有生命,然後有生活的表現,跟著才是工作。有屬靈的生命,有美好的生活見證,然後才工作,這工作必然是金銀寶石,而不是草木禾楷的。那些為主所蒙福的工作,能夠經過一百年,二百年,甚至是更長的時間,我們從其中也可以找到這原則。今天,很多人的工作剛好相反,他們先注意工作,但生活沒有見證,生命也大有問題,這樣的工作不能蒙主賜福。

英國有間神學院,以前是沒有的,是由三間的福音派神學院合併而成的。這三間神學院雖是福音派,但工作發展很困難,老師不足,學生又少,經費總是不夠。後來,其中一間學院的董事和另一間學院的董事商量,看是否可以合併。經過長時間的禱告,他們便決定合併,最後第三間也加入合併;三間神學院的名稱都沒有了,他們用一個新的名字代替。這新學院開始以後,非常蒙神賜福,教師多起來,除了三間原有的教師之外,還有新的教師加入,學生也多,經費也夠了。後來他們訓練出來的學生,遠超過三間神學院加起來的,他們的見證,也好過三間神學院的見證。這說明了甚麼是合一。為了主的榮耀,我們自己的工作應當隨時可以放下。香港的神學院很多,是否也可以合作,或者實行合併呢?神學應該領導教會,如果是神的意思,如果對神的工作更有幫助,應該願意如此合作。神學先有合一的榜樣,才能帶領教會合一。我們做合一運動,不能建立自己的巴別塔,我們只能順服真理,遵從真理。

今天中國的教會,人數少、力量弱,就是因為分門別類,不能合一,所以力量抵銷。我們要緊記,只有耶穌基督,才是惟一領袖。各宗派教會的不同,只是名稱的不同,但都是屬於基督的肢體,都有同一的生命,並且都服事那位復活的主,將來都要受主的審判。求主憐憫我們,在教會的事奉上能有合一的見證。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