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薛玉光先生

今天的經文,是在(太二十八16-20),和(徒一6-11)。

教會唯一的使命,就是向世人傳福音。耶穌在升天之前,把這使命交給門徒,祂說:「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那就是說,祂是得勝的大君主,所以大使命就是大君王的命令。在這命令的後面,耶穌給了一個非常寶貴的應許,「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教會和其他團體的不同,就是教會有主的同在,所以教會不可能被消滅,被打倒。

教會是以傳福音開始的,聖靈降臨建立了教會後,立時就有傳福音的工作,有三千人信主,加入教會;而到使徒行傳最後一章,仍是傳福音,雖然保羅坐監牢,但沒有停止傳福音的工作。所以教會在世上,無論得時不得時,都是傳福音。教會在耶路撒冷剛開始的時候,困難比較少,所以他們傳福音較易,但後來逼迫困難來了,在使徒行傳的末了,困難很大;最重要的使徒,手上帶著鎖鍊,身體失去自由,但沒有停止傳福音。所以今天的教會,一定要傳福音,若不傳福音,便是放棄了主對教會所交託的使命。

今天西方有些神學家有這樣的謬論,說傳福音的時代已經過去,我們不須再傳福音了,因為各國都有自己的宗教,而且各宗教都是一樣;如果硬把福音傳給他們,就是干涉他們的自由。所以他們認為宣教士應該回家,宣教士的時代已經過去,這種說法是荒謬的,他們不是神的兒女,是假先知。有一個憑信心設立,專門向 非洲人工作的差會,今天便缺少二百五十位宣教士。包括醫生、工程師、聖經教師等等;他們找不到這許多人,他們盼望各國的教會能差派這樣的人才,肯進到非洲國家去。耶穌對門徒說,要到普天下去傳福音,直等到他來。今天耶穌還未來,所以我們仍要傳福音,而且要加緊傳福音,因為耶穌快來了。

另外我們要思想的,就是中國的教會對傳福音負了甚麼責任?我們和別的國家一樣,不過是基督身體內的一個肢體,我們要和其他的合在一起,負起傳福音的責任。有人認為傳福音的工作就好像接力賽跑一樣,猶太人跑了第一棒,跑完之後,便把棒交給歐洲教會,歐洲人跑一段;又把差傳的棒交給美洲的教會,到現在,輪到中國教會接棒了。我並不贊成這樣的講法,因為是不合聖經的,聖經說教會要傳福音,教會存在多久,傳福音就要多久,差傳工作是每個教會都要作的,棒子不 能放下,更不能交給別人來代替。我可以舉出事實來證明。很多人以為猶太人沒有傳福音了,但是今天的宣教團契中,仍有猶太人的福音會存在,而且在歐美等地發展。而在歐洲國家,如英國、德國,猶太人還有數千人在宣教的工場上繼續工作。至於美國人的猶太宣教士,則佔數量最多。今天全世界的宣教士,大約共有五萬多人,其中美國人佔三萬多。如果這宣教的棒,全落在中國人身上,中國人能接得起嗎?中國能派出五萬多名跨越文化的宣教士,去取代現有的宣教士嗎?感謝主,近二十年來,中國人在這方面已有醒悟,今天參與差傳工作的華人教會,大概已有一,二百間。

可是,如果我們用聖經來對照一下,便會發現中國的差傳,有一些缺點,是應該改正的。

第一,今天的差傳,多半是差錢,而不是差人。差傳應該是差人,聖經第一次的差傳,是安提阿教會把保羅和巴拿巴二人差出去,後來他們把福音從亞洲帶到 歐洲,果效非常好。可是那裏並沒有提到錢,但今天中國人的差傳卻是注重錢,注重差傳基金,卻沒有多人作宣教士,只是把那些錢用來支持已有工作的傳道人,這樣的差傳是有缺點的。內地會的創辦人戴德生牧師,他作工有一個原則,值得我們學習。他說:「神的工作,如果合神的旨意,用神的方法,神的供應是不成問題 的。」

第二,聖經所講的差傳,是先有教導,後有行動的。安提阿是建立在外邦的教會;建立教會以後接下去即有教導,由保羅和其他一些人作教導的工作,共有一年多的時間。後來他們靈命長進了,生活也有良好表現。(徒十一26)說:「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這是安提阿教會最美的見證,他們的生活和不 信的人完全不同,他們聖潔,謙卑,彼此相愛,使外邦人非常希奇,覺得他們就像基督,所以稱他們為基督徒。可見他們先有信仰的根基,生命長進,生活有表現,然後才有差傳的行動的。

中國教會為甚麼沒有宣教士呢?因為我們對信徒沒有教導,特別沒有關於為主受苦的教導。耶穌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已,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作為基督的門徒,是要受苦的。我們不是自己找苦來吃,乃是要預備受苦的心,這就是我們的兵器。有的教會很有錢,但卻從來無人肯獻身傳道,他們出錢很容易,而且出的很多;但是傳道就不同了,傳道是要受苦的。我們不敢作宣教士,是因為怕受苦,我們太缺少這方面的教導。

中國教會今天差傳的工場有多大呢?到目前為止,我們已經做了二十年的差傳,但大多數都是差錢,也有的是差人的。可惜是借別教會的人,大教會出錢,小 教會出人;是做那些富足教會的宣教士,而且他們多數在中國人中間工作。我們支持一個人在泰國,馬來西亞,沙巴等地工作,但他向誰工作呢?向中國人,廣東人,客家人,福建人工作,所以只是中國人向中國人工作。但(徒十一19-21)告訴我們:「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四散的門徒。直走到腓尼基,和居比路, 並安提阿,他們不向別人講道,只向猶太人講。但內中有居比路,和古利奈人,他們到了安提阿,也向希利尼人傳講主耶穌。主與他們同在,信而歸主的人就很多 了。」起初教會的差傳,就是那些因逼迫四散的猶太人,他們只在各處找猶太人傳福音,但後來有人也向希利尼人傳福音,聖經特別說:「主與他們同在,信而歸主的人就很多了。」當他們傳福音,跨越自己的民族、文化的時候,神便格外的賜福他們。因為耶穌的使命,是要他們向萬民傳福音,包括各國各族人。中國人作差傳,只注意自己同族的人,不注意外族的人,這是我們的弱點。如果我們只向本國的人傳福音,便等於把耶穌的命令打了折扣。

有些外國專家說,中國人若要傳福音,不必到別的地方去,就留在亞洲好了,因為亞洲信徒佔全人口的比偷最低。這是確實的,一般亞洲的國家,在全國總人口內,基督徒所佔的比例少而又少,有的不到百分之一,有的是百分之二或三;最高是韓國,據說已經達到百分之二十,但是再沒有更高的。所以西方專家便勸中國 人只留在亞洲,不要到別處去。這樣的說法對嗎?今天世界很明顯的分成兩個壁壘,就是信神的和不信神的;照經濟和文化方面的分法,則非洲和亞洲同屬第三世界。到底耶穌說向萬民傳福音,是否也包括非洲在內呢?全非洲現在有四萬萬的人,他們當中仍有許多人沒有聽過福音。初期教會,福音曾經達到非洲的北部,使徒 行傳中有亞力山大城的名字。今日仍叫亞力山大,是埃及一個很出名的城。但回教興起以後,便把這些教會通通摧毀,非洲人陷在黑暗之中,有一千二百年之久,埃 及和埃塞俄比亞雖然有教會,但卻是死的教會,因為教會不傳福音,所以沒有發展。

直到三百年前,才有李文斯敦到非洲去,藉著醫療服務,用他的一生在非洲傳道,最後死在那裏。當時非洲被稱為黑暗大陸。後來到一八九三年,北美洲有三個青年,他們要到非洲內地傳道。那時的西非洲,還沒有獨立的國家。當他們初到海岸的時候,遇到一些年長的白人宣教士,他們告訴這三個青年人不能進去;因為當時的非洲內地,根本沒有路可通,各樣的疾病,野獸,非常可怕。但這三個青年人仍遵照主的命令,繼續前行。不到一年,三人之中已經死了兩個,剩下的一個又得了重傷,只好返回北美洲。他回國後,報告非洲的需要,有些青年人響應,於是他們第二次再起程,可是卻無法進去,各人都得了重病。後來第三批再去,經過很久很久,才在內地建立一個小小的茅舍,這就是外國宣教士在非洲內地傳道的開始。他們在那裏辛苦的工作。起初整整十七年的時間,但只得十三個黑人信主,而十七年中,宣教士死在非洲的,比黑人信主的數目還要多。他們付了這麼大的代價。到如今這三個青年所建立的工作,已經發展成一個很大的差會,他們憑信心工作,有一千多個宣教士,從世界各國加入這個差會,分佈在東非和西非工作,所建立的教會,共有四千間之多。

在東北非洲地方有一個國家即叫依索比亞,是蘇丹內地差會的重要福音工場,曾經有三百多位宣教士在那裏工作,建立了兩千多間教會。到了一九七四年,這國發生政變,當地的政黨掌權。當時蘇丹內地差會曾來信給兩個很有名的西差會,向他們請教,可是沒有回答。就在那時,神便帶領我到非洲工作,先到非洲工作,先到依索比亞,共八天的時間幫助信徒機會去工作。我發現非人十分歡迎且渴望有中國人去幫助他們,傳福音給他們聽。

當然,我並非說每一個人都要到非洲去,如果神差遣你,那麼我們都應該同心說阿門。另外有些人,雖然自己不能去,但他們知道這是神的工作,所以願意盡上本份,用金錢去支持差傳的工作,用禱告,去支持差傳的工作。一個宣教士,背後需要很多人的禱告,一個差會也需要很多人的經濟支持。所以,傳福音給萬民聽是教會當行的事,是合乎聖經教訓,我們應該切實照著去行,不要把神的命令任意打折扣,中國教會應當快快差派更多宣教士,去到給萬民中傳福音,遠如非洲南美洲的工場也是我們的傳福音工場,我們應當關心,應當有分。這樣才能夠見證我們教會傳福音的工場是合而為一的工場。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