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史保羅博士

(林前十三章)

在哥林多前書十三章第七節,保羅說到神的愛有四點。第一,愛是凡事包容。第二,愛是凡事相信。第三,愛是凡事盼望;第四,愛是凡事忍耐。

我希望各位從兩個角度來看這四點真理。首先我要說的;假如全世界祇剩下我一個人,這節聖經對我來說,是甚麼意思?各位可曾想過,在我們一生中最大的難題,就是怎樣與自己相處。當你到一個精神學或精神病專家那裏時會說:「我與太太、或者與丈夫,又或者與僱主很難相處。」其實這些事專家已經知道,問題是在你自己身上。我們常常對於自己總有點不歡喜的地方,例如種族、國籍、膚色、經濟狀況,甚至自己的樣子等等。就以我自己來說,我不喜歡自己的頭髮越來越少,我希望有很濃密的頭髮;但事實上我是一個頭髮稀少的人,如果我這樣也不能接受自己,又怎能與家人相處呢?然後請大家再從我與別人的關係,的角度來看這四點。

(一)愛是凡事包容 這裏的字眼翻譯出來的意思是有一個屋頂,包著它裏面的東西。屋頂的作用,是可以保溫,使室內空氣調節,防止雨水,保障安全。換句話說;屋頂是防止裏面的東西走出外,又包裹著那些在裏面的東西。

記得第一天晚上,我們思想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的時候,保羅一開始就給我們下了「愛」的定義是恆久忍耐,而在恆久忍耐這辭上下文裏面,保羅指出愛是將一切都包含在內。愛是有個容量的,面對一切東西都好像一個屋頂,這樣假若我是屬神的人,我便有容量來包容一切臨到我身上的擔子,我不會把我的重擔放到別人身上。保羅的意思不是叫我們面對人生的大重擔時,也要獨力去支撐,因為有些重大的屬靈重擔,是你自己擔當不了的,那時你應該去牧師或傳道人那裏去告知他。或者有一天我會遇到一個醫學上的大重擔,我便應該去找一個醫生將我的重擔告訴他。若面對小毛病細小擔子,保羅說如果聖靈將神的愛澆灌在我身上,我便應該有容量,去包容這些每日的小擔子。

我第一次離家是往美國去升學,在差不多每一所美國大學裏面,都有一個男學生被稱為「模範美國男學生」或「男子漢」,我很快便知道原來在我間大學裏面,有一位青年人,正是這樣的美國男子漢,他差不多樣樣事情都可以做到,他是一個偉大的公開演說家、是一位優秀演員、全校最佳的運動員,最英俊的男孩子;此外他還身軀健碩結實得令我羨慕不已,他名叫大衛。他是我的朋友。有一天,我在校園裏碰見他,就問候他說:「大衛啊,今天好嗎?」這位個子高大英俊的青年竟花了半小時向我傾訴他一切難題傷痛的事。

也許你想這樣的人,還有甚麼不妥嗎?我自己在那時已經夠多煩惱了,那時還要擔起他那一份嗎?但若在另一方面想,我們會發覺我們是會將重擔,也分給那些我們最愛的人。每天早上,當我還是睡眼惺忪的時候,內子已經在廚房哼著福音詩歌,她會轉過身來對我微微笑著說:「今天你好嗎?」我立刻便將我的擔子放在她身上。有甚麼不好呢?當然沒有甚麼不好,不過她已有自己的煩惱了,她未必需要在這個時候來擔我的擔子啊!

各位,如果神的愛充滿我,我便能夠包容我的重擔,可以不讓我的重擔分加在別人身上;我學習包容,在我煩惱上面蓋上屋頂;但當我看見別人有煩惱的時候,也能夠將自己的屋頂放在他的煩惱上,幫助他去包容。那就是說誰有難題的時候,他可以絕對放心地來告訴我;因為無論他的煩惱難題是多麼尷尬或麻煩,他知道祇要他向我說的話,我便不將他的事情告知其他人。各位有沒有留意世界上,有多少人確能在你的煩惱上蓋上屋頂呢?有沒有遇見過一個人可以使你將你的大難處告訴他呢?就是在基督徒中亦很難找到,因為我們很少人學習怎樣去分擔別人的重擔。我們祇是聽見別人有甚麼毛病,便很想將這毛病分播出去,讓教會其他人也知道。

(二)愛是凡事相信 意思就是「愛」要對每件事情作一個最好的看法。這段聖經如何應用到我們身上呢?我無論在任何壞的環境,也思想到好的方面和作最好的想法。

譬如有人對我說:「史牧師,我現在病得凄慘啊!」「沒錯!你很慘,但是你尚未破產啊,這還好!」另一位走來對我說:「史牧師我快破產了!」這件事真的很慘呀!可是,雖然你快要破產,但你沒有病倒,這還好。又有另一位走來對我說:「我又病又破產,我這次是雙重慘慘!」「但這個世界上還有人愛你、關心你啊!在世界上你並不孤單,這件是好事啊!」跟著有人走來向我說:「史牧師啊!外面下著傾盆大雨啊!」「這件事可能很差,但我有傘子啊!」現在你明白沒有,保羅的意思是「愛」的注意力是在這把傘子,不是在那場豪雨上。

「愛」集中在人生的福氣上,不是著重在人生的重擔上。

在部份的詩歌集裏面,有以下一首的詩歌。我不知道這首詩,寫作的背景是怎樣,但我可以想像這首詩歌的起源。有一個人,他與一位經常數著自己重擔的女子結婚。每一天早上,這位做妻子的,總用重擔和早餐來服侍丈夫,這一件事經過了很多年。有一天早晨,這男人在他進食早餐的時候,在紙上寫上以下的說話:「你要數算主的恩典,主的恩典樣樣要記清楚,你便會立驚訝而歡呼!」原來這首詩是在吃早餐的時候,由愛你的丈夫獻給你這位妻子的。然我不清楚,這首詩歌寫作的情形是否這樣,但這首詩寫的事情正是要指出這樣。正如保羅開始時所說的,「愛」本身是省察事情發生的好一方面,並不是在壞方面。應用在對人方面,也應該是這樣。我對別人有個最好,最樂觀的想法;我要拒絕對別人有更壞的想法。

在文明的社會,大部份的法庭都有以下一個原則;被告人在未定罪以前,法庭看他是清白的,直到法庭證明那人是有罪為止。想信各位很重視和讚同這法律程序,但各位有沒有將法庭的審判程序,和我們對待朋友的方法來作比較呢?我們會發覺自己竟比法律程序更苛刻。只要我們聽到有關朋友或最愛的人的謠言,我們便有一個傾向去相信那謠言,立刻假定了他們是有罪,然後觀看他們能否證明他們是無罪的。

昨天晚上,我說到我有三個兒女,當他們十多歲的時候,有一次他們要外出,我在他們出門前規定他們在那時間前返家。他們出去很久,直至我所限定的時間到了還未回來。我便決定多等二十分鐘。二十分鐘過了,但尚未見他們,我再等多二十分鐘,到第二段的二十分鐘他們還沒有返來。我開始坐下準備我的講辭。最後門被輕輕地敲著,我便去開門,在他們未曾發出一句說話前,我便大罵他們一頓。

各位,這樣做是甚麼意思呢?我一開始已經假定他們有罪了!其實我們有沒有想到給機會他們解釋清楚,為何未能準時返家呢?我的兒女說他們忘記看鐘點,因為那裏沒有鐘可以看時間。我很難證實他們的說話,但我希望各位明白一點,假如我的兒女當時被押上法庭,法庭在開始時是當他們是清白的,直到法庭有足夠證據證明他們是有罪。可是我們對待家裏的兒女時,竟然連法庭所給予他們的權利也否認了。

保羅說,在我們與別人的相處關係上面,我們要以最好的想法來對待他們。在我們的教會中,我們要看每一個都是清白的,不要立刻論斷他們是有罪的。這樣的話,教會便有更多的人,與我們一同事奉主了。但可惜我們一聽到謠言便信了,以致那些弟兄姊妹要黯然地離開教會。

(三)愛是凡事盼望 意思是無論環境怎樣,仍存著盼望。我永遠不會自己放棄或說:「不可能了」。就算那件事情在我人生裏,已壞到無可再壞的地步,祇要我是神的兒女,我從不會投降和失望;祇要我是神的兒女,我從不想去自殺;我要仍存著愛的盼望和眼光來看我人生。在我的生活裏,我經常生凍瘡。以我累積了這麼多年生凍瘡的經歷,我相信自己是全世界凍瘡權威之一了。在凍瘡裏,我學會了兩點是還未在醫學雜誌上被引述過的。第一點,就是凍瘡是無藥可治的。曾經有很多會眾給我有關治凍瘡的方法,但依然是沒有效。有一次差不多連我的舌也燒傷。好多年前我在路易士安羅州舉行一個聚會後,有一個人拿一樽油走來對我說:「這樽油油可醫治你的凍瘡,但是你要在未生凍瘡之前預先塗上去。」這更使我相信凍瘡是無藥可醫的。有關生凍瘡的第二點是,我只要等十日,這些凍瘡必要死謝了。假若明天早上,我望望鏡子,又發現自己生了一粒凍瘡,我要挺起二十七又四分三吋的胸,我要定睛望著這粒凍瘡說:「凍瘡先生啊!我知道要醫你,你是無藥可治的,但我說給你聽,只要我在這十多天繼續生存下去,到那時你已經謝死,我仍活!」

各位兄弟姊妹!恐怕我們在屬靈生命裏面,都有不同的挫折,這可能是你的挫折,你完全沒有辦法解決;在你四週圍都好像有牆逼著你,使你動彈不得。有些弟兄姊妹也許在商業上遇到挫折,你在銀行的一切現款都用光了,不知道解決問題的方法。有些弟兄姊妹在道德生活上有頓挫,你繼續犯那些罪,你曾經參加很多的類此這樣的培靈研經會;也讀過許多種屬靈的書籍,但卻未曾在道德上所犯過錯上得勝。其他的弟兄姊妹,在你們的生命裏面可能有其他的頓挫,但你們要挺直你們的身子,定睛望著你心靈上的頓挫說:「凍瘡先生啊!我是神的兒女。我不知道這個難題的答案在那裏,也不知這煩惱會何時過去;但因我仍是神兒女,有一天總會有一種辦法,煩惱會被消滅,全能的神與我仍然要在這處呢!」在羅馬書第八章裏面,保羅豈不是要講論到這一點的真理嗎?他說給羅馬人聽:「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他正指明我們人生的一切凍瘡。他說神知道答案,結果,和怎樣去解決這個問題。我們只需學習把這些頓挫,放在全能的神的手裏面。又當我看別人的時候,我仍要存著盼望的眼光。但許多時我們對人卻有失望的傾向。我這個丈夫沒有希望了,我這位太太沒有盼望了,我的子女永遠不會成才的!我們把自己當作是一個細小的神,自以為我們有權來判定四周,誰有希望,誰沒有希望。這段聖經要我們向著每一個人,都帶著盼望的眼光。你可否記得主耶穌曾經講及農夫與麥田的事呢!一次田裏面有麥子和種子,有人看見便對農夫說:「假若往我們田那處,把所有的稗子都拔出來丟去,豈不是好嗎?在田當中所剩下的便全都是麥子了!」但耶穌說:「不要這樣,讓麥子稗子一同生長,直到收割的時候,我便會做分辨的工作。」各位可知道耶穌親自解釋這節經文的意思。祂說這塊田地就是世界,那些麥子就代表神的兒女們;那些稗子代表了魔鬼的兒女。但因為從來沒有一個人,可以每一次都準確地分別出誰是基督徒,誰不是基督徒,不論是牧師,傳道人,都會執事都有可能會有別的錯誤,把麥子當野草拔掉。惟有一絕個對準確的方法,是將來由神自己分別。令人興奮的是,神正在從事將稗子,也改變成為麥子呢?這就是整個福音的作用,福音乃是神將一個失喪的人拯救過來;乃是神的大能把盼望給予一個沒有盼望的人。神將人從大路上搶救出來放回窄路上。各位可以見到整個耶穌基督的福音,神的拯救和改變人的大能力。

或者今天我看見一個人,會說他沒有盼望了,但也許明天神已改變了這個人的生命。今天我看見一個人,我認為他是稗子,便把他拔出來逐出教會門外,但在下禮拜神要拯救這個人。耶穌基督說讓麥子與稗子一同生長吧!好叫到收割的時候,我主耶穌親自做分辨的工作,我將這些麥子放進我的會庫裏面;又將這些稗子拔出來拿去焚燒。

所以在今生的時候,我們對別人要常存盼望的眼光,因為這個原因,使徒保羅才能說愛是凡事忍耐,因為祇有對面有盼望的人,纔能忍受現在。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