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史保羅博士

請翻閱使徒行傳第十六章,我把這章聖經稱為救恩章。因為這裏記載三個在腓立比城的人,如何接受救恩。第一個是職業婦女呂底亞;第二個是被污鬼附身的使女,第三個是一名普通禁卒。這三人在未接受福音之前,神向保羅已作了一個特別的呼召,往一個特別的地方,做一件特別的工作。這也就是馬其頓的呼聲。對保羅來說,這馬其頓的呼召是要他往那地方作宣教工作。可能今天晚上,神會向我們在坐當中某些人,作同樣的呼召;對其他一些人卻要他們在職位上為主作證。可能今天晚上,神會向我們在坐當中某些人,作同樣的呼召;對其他一些人卻要他們在職位上為主作證。只是我們很容易會混淆不清,不知道我們現在要做何事,是否神呼召我們做的。其實神向我們作出特殊的呼召,必定有三個基本呼召之後。

(一)是救恩的呼召 耶穌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這是一個對全世界的男女老少的呼召,是一個很個人性的呼召。很多時,我們將這個人性的救恩呼召,與國家宗教混淆一起。在世界上,有許多國家都有國教,提起日本,我們會想起佛教;提到北非,我們會想起回教;提到印度,會想起印度教,當提到加拿大和某些國家時,我們會想起基督教。因為大部份加拿大人,都稱自己為基督徒;而這個情形卻帶來很大的混亂,有些人以為自己在一個基督教國家出生,便順理成章的成為基督徒。這當然是錯的,因為我可以在日本出生,在印度等地方出生;卻不可能是佛教徒,或印度教徒。如果我們將國家宗教與我們的個人救恩混淆,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又假如我是在一個基督他家庭裏長大,我的父母是基督徒,他們從少便帶我來到教會,但這卻不會自動使我成為基督徒的。到父親做了一個很敬虔的基督徒,有九十年以上;但他的敬虔,決不可以自然地使我敬虔。我母親是一位新祈禱偉人,但她的祈禱生活亦不會自動地使我成為基督徒的。除非我在一生裏的某一個時刻,回應神的呼召;接受主耶穌為我個人的救主,否則我永遠不能成為一個基督徒。

我十八歲進入大學,在大學裏規定每一個學生,必要選修演講這一個科目。教我的老師說,演講最艱難的地方,是要站在群眾面前說話。解決的方法,是找三位我所認識的同學,然後有力地指著他們說,現在要與他們三位說話,我要他們坐好留心聽我說。我永遠不會忘記我當時的第一次嘗試,我望著屋頂,窗門和皮鞋說:「我現在對你說話。」那一次,沒有人留心聽我說話。老師要我們一直的練習,直至我們可以辦得到在人前演講。事隔很久,我站在這一類聚會的講台已經有很多次,但每一次,當我知道再過數分鐘,我要站在講台上向大家講解聖經的時候,我心裏總是這樣禱告:「親愛的主!請讓大家忘記在這聚會裏面,有其他人存在;求神使他們亡記鄰座有人;求你幫助他們忘記是我站在講台上,讓他們知道他們現在是與你面對面。求你讓他們知道,現在是你指著他們說話,是主要他們挺直身兒聽主的說話。」

(二)成聖的呼召 當我們對神救恩的呼召,作了回應之後,神會向我們發出成聖的呼召。這呼召只會臨到基督徒的身上。關於這一點,在聖經裏有很多地方也有記載。譬如在羅馬書第十二章第一節:「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體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神說如果我們答應神救恩之呼召的話,我們的新生命便要成聖,生命的每一部份都要交給神。當我們接受救恩呼召,我主耶穌作我們個人的救主之後;我們便好像把一所房屋的大門鑰匙交給神,其實這還是不夠的,我們應要將這屋內的其他門匙也交給神。對於做父母的,成聖便是把孩子的睡房門匙交給耶穌基督。你們是否這樣禱告:「神呀!我謝謝祢,將兒女賜給我,我要盡我所能的看顧他們,讓他們不受傷害,訓練他們成為有用的人,我會盡心的愛他們。但親愛的神呀!我現在將他們奉獻給祢,因為他們是屬於祢的人,我就讓祢塑造他們。祢若是要他們長大後,差他們到別的地方作宣教工作,我們此生再沒有機會相見,我是願意的。又若祢只把他們讓我看管五、六年,然後把他們送回到祢那裏去,我也是情願的。」各位做父母的,你們有沒有將這一條鑰匙交給神呢?你要明白,這才是真正奉獻的意義。

很多時候,我們會在類此這種聚會裏面,將自己奉獻給神,這是一件好事,但只是開始而已。我們要將一生的每一部份獻給神。以經商的基督徒來說,成聖的意思是我們把生意的鑰匙交給神。不過在我們交匙的時候,首先要注意我們所經營的,這類生意是否可以給神;因為有些邪惡的生意,是不能榮耀神的。我們是要把這類生意放棄,這可能是一個很掙扎性的抉擇;但你既然接受了主耶穌基督,你的生活方式便要完全的改變。其次我們要注意的是,我們生意的經營方式,是否可以榮耀神,是否可以讓神看我們的經營手法和賬簿。我是否誠實和仁慈呢?

對學生來說,成聖意思是我們要將教育生活的匙獻給神。許多時我們不理會神,便任意選擇學校和要讀的科目,溫習功課時,也把神當作不存在。只要你是基督徒,神對你教育生活的每一部份都有興趣。你要求問神,你該就讀哪一所學校,選修哪一個科目,該花多少時間在功課溫習上,這樣才是真正的奉獻。

(三)準備的呼召 在提摩太後書第二章十五節說:「你當竭力,在神面前得蒙喜悅,作無愧的工人;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神要我們在祂的特別呼召來臨前,作好一切的準備。聖經裏面有許多這樣的例子。譬如摩西,他有很好的埃及和希伯教育背景,神還要他作四十年的準備,才讓他把以色列人帶出為奴之地。新約裏面的保羅也是一個例子。試想想當他在大馬色路上悔改後,我們會怎樣。我們也許立刻邀請他,在下一個主日作見證,然後在九龍城浸信會講道,以後便以此為終生工作。若果保羅是這樣的生活,那麼他只是花了三十年在世界講台上,作一個屬靈的嬰孩。每次他可以分享的,只是一個他自己的簡單得救故事。但神決不容許保羅這樣做。保羅信主之後,便花了三年在阿拉伯的曠野,作準備的工作。此後,他才聽見神特別的呼召,作他第一次的傳道和旅行宣教工作。對某些人來說,這準備工作也許是要你入某所神學院得造就,準備做一位全時間的牧師或宣教士。或者對有些人來說,自己太老了,不能再入學讀書,也沒有時間作宣教士的話,你仍可以參加類此這樣的培靈會裏面餵養和教導我們,每天我們這個培靈會都有三小時以上,講說神的話語;但在香港仍有數以千計的基督徒,沒有把握這個機會,很明顯地,他們不著意自己究竟有沒有準備好事奉主。這一類基督徒,永不會聽到神這特別呼召的。另外一個準備自己的方法,是利用屬靈書籍。在現今世代所出版的屬靈書籍甚多,這是教會歷史裏從來未見過的。在我的教會裏面,有些人在一個月裏面,連一本好書也沒有閱讀過,便呆坐著問神為甚麼沒有差使他們工作。譬如教一大班主日學,或參加詩班,作教會執事,甚至差派他到外面作一些特別見證。這只有一個答案,乃是你未曾準備好事奉神!你沒有好好地接受各類屬靈教育的訓練。你可知道在世界上有很多不同行業的人,都要再受教育呢?他們雖然已經成長了,但仍須再受訓練,好讓他們的專業知識可以追得上時代。試想假如我們到一位醫生那裏求診。他說:「我很願意為你診症,但有一點我要向你說明,我是在三十年前的醫學畢業的,從那天起,我一直沒有看過任何的醫學書籍。」聽到這裏,我一定會盡快離開診所。今天我們是否好像那醫生一樣,已經多年沒有在聖經上進修,很久沒有讀過屬靈書籍,我們卻只會問神為甚麼不用我們呢?

當我們接受了神救恩,成聖和預備等呼召之後,我們會聽到神特別的呼召,他要我們往馬其頓那裏去。我要你作一個律師,一個家庭裏的母親,一個田裏的農夫,一個醫生;神就這樣給我們作一個見證的崗位。在一九四○年的早期,德國擁有全世界最強大的空軍。在一個晚上,德國大舉轟炸英國,英人聽到警報聲,都奔入防空洞裏面。就在倫敦的近郊,有一個很細小的空軍基地,指揮官連忙命令發高射砲的作好準備;但只有數名士兵在那裏,他又轉向探射燈的部份,只見到寥寥數人;他又命飛機出發與敵人交戰,但卻見機師不足,於是在指揮官旁的有人說:「在我們不遠的地方,有一個藏了百萬人以上的防空洞,我們可以在那裏叫一萬人來看管探射燈,把天空照得如白晝,又叫二萬人來發吧,便天空佈滿砲彈。敵人的飛機無從經過,又命二萬人駕駛飛機迎戰不可嗎?」我相信那指揮官會很憂傷的答道:「我也希望可以這樣做,只是在三年前,國王呼籲國人加入軍隊,大多數的人都不關心這事,他們只管做自己的事情,最後只得數百人來加入軍隊,被訓練如何發砲,用探射燈和駕駛飛機,只有這些已受訓練的人,才能夠擔任這工作,防空洞裏面的人對我來說是沒有用的。」我們可以幻想到主耶穌從天上望下,看見地上有超過四十億的人,其中有三分之一人未曾聽過福音,在日本、印度、中國只有少數的基督徒在工作。有人站在耶穌身旁,看見這情景,便打開各教會的會友名冊,看見有許多名字,便問主耶穌為甚麼不用那些記錄在名冊上的,數以百計基督徒呢?為甚麼不差遣一萬人往印度、一萬人往日本、一萬人往南美呢?我相信主耶穌會向這人露愁容說:「我盼望可以這樣做,但有許多在名冊上有名的人從不接受救恩的呼召,有些已接受救恩呼召,但從不接受成聖的呼召;有些已接受這兩種的呼召;但卻從不接受準備的呼召。而我所可以用的,只是那些接受了三種呼召的人,我已為每個人準備了一個特別工作,為每一個基督徒預備了一個特別的範圍,是他們可以作見證的,只是他們沒有準備好,所以沒有人可以到這些範圍裏面。

今天晚上,我們聽了這四種呼召,不知在座各位是屬於哪一類人呢?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