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唐佑之博士

(經文:十五1-8,十七7-12,22-24)

當耶路撒冷未陷落,聖殿未被毀,以色列國還未敗亡之前;先知以西結已被擄到外邦。表面上,似乎他的工作受了限制,他不能向整個以色列會眾傳講神的話 語;但另一方面,神保守他在外邦地,使他在巴比倫國的迦巴魯河邊,向被擄的以色列人作牧養的工作。他傳講神的信息;也讓那些回耶路撒冷的以色列人,帶回去 神審判的信息,好叫整個以色列人知道。

以色列國好像葡萄樹,在聖經中不論舊約新約均屢次有題及。葡萄樹是一種奇特的植物,一方面看來很脆弱,樹枝柔軟,不能作有用的木材;它的真正價值, 乃在於結果子。它的樹枝雖柔軟,但結果纍纍,枝子彎彎下垂卻不易折斷,所以,說它脆弱,或說它堅,兩方面說法都對。這表明神的選民,在性質方面既脆弱, 而又是很堅的。照樣,神的教會,以及你我凡屬於祂的人也是如此。脆弱或堅,乃視乎樹枝本質的功用而定。神對以色列人所說的話、正是這時代教會應該明白 的信息。

舊約中有數處關於葡萄樹的信息,新約也有幾章重要的聖經,是關於論到葡萄樹的。首先我們思想到以賽亞書第五章,稱為葡萄園之歌;它是一章極美麗的希伯來抒情詩,但另一方面也可說是非常悲慘的信息。

「我要為我所親愛的唱歌……論他葡萄園的事。」神如何賜福以色列人,為他們預備栽種美麗且豐盛的葡萄園。「我所親愛的有葡萄園,在肥美的山崗上。」 意思是既有美好的環境,又朝著陽光,地質極肥美,而且栽植了上好品種的葡萄樹。這裏充分說明神對以色列人的恩典,神揀選以色列為選民,並非說他們是特別優 秀的民族,有高尚的道德,悠久的文化;而是完全出於神的恩典,揀選這個弱小民族來彰顯祂的大能。叫他們成為恩典的導管,藉以把神救贖的福音傳出去。因為神 的救恩,不單為以色列人,也是為整個世界。神為以色列預備,美好的環境和最有利的條件,讓他們成為真正上好的葡萄園;神指望他們結好葡萄,但是反而結出野 葡萄;因以色列人在神的恩典中墮落了,使神的心傷痛。照樣,我們今天也是如此,我們所以稱為屬於神的人,唯一的解釋乃是神的恩典。我們怎可以在神的恩典中 墮落呢?因此,教會在這時代,當認清自己的地位,功能和應有的本份。(耶二21)耶利米先知所傳的是同樣的信息。「然而我栽你是上等的葡萄樹,全然是真種 子;你怎麼向我變為外邦葡萄樹的壞枝子呢?」在何西阿書第十章,神使以色列成為茂盛的葡萄樹結果繁多。這不是指屬靈方面,是指物質方面。神是豐富的,使他 們一無所缺;但是相反的,他們卻日漸墮落,沒有將榮耀歸給神,甚至去拜偶像;以致以色列人陷於悲慘的命運裏。這並非因神不賜福他們,乃因他們在神的恩典中 墮落了。

從以色列民族歷史的信仰,看我們今天的教會,我們能不加以謹慎嗎?神為我們預備極豐富的一切,是要我們在祂的恩典中長進;不要在恩典中墮落,祂要我 們明白得恩典,不是沒有條件的。是的,恩典是白白賜給我們的,但是請各位注意,恩典是附有條件的;如果我們不願領受,我們就得不著。如果我們沒真正在神面 前珍貴恩典,我們能否享受神的恩典呢?神選召以色列時,藉著摩西告訴他們:「如今你們若聽從我的話,遵守我的約,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出十九 5)要順從,信服,遵行,神的恩典就臨到。這些就是條件,神的恩典不是不給我們,乃因我們拒絕了。

教會在這時代,必須在神的恩典中長進,要認識我們的地位、身份、也認識我們的本份。我們一定要結果子,不然,就會被丟在火裏燒了。

以色列人在神的恩典中墮落,神審判的火已經燒在葡萄樹的枝子上,兩頭都燒了,連中間都要燒。(結十五4)根據歷史,以色列民本有十二支派,在曠野 時,摩西從神領受命令,建立會幕,在四邊安營居住,每邊三個支派;會幕邊緣,東有摩西亞倫,另三邊有利未人的子孫;他們都有工作,經理會幕的事。神這樣的 安排,一方面叫他們有自由,完全自主,沒有中央極權的政體。摩西也不是他們的中央領袖,唯耶和華是王。每支派努力自治,當獻祭時,他們在敬拜中合而為一。 這裏我們看見一幅教會的圖畫;我們可以有不同的教會,不同的名稱,不同的宗派;如同以色列人有十二支派,大家互不干涉,各自在神面前,妥善發揮地方教會的 功能。但是要合一,不是組織的合一,而是屬靈的合一,在敬拜中合一。以色列人本是這樣,到了大衛在耶路撒冷建造京城,所羅門在耶路撒冷建造聖殿時;北方支 派不滿南方支派,於是省域觀念產生,以致南北分裂。這在神眼中這是件極不合理的事。宗教成為他們的政治手段,甚至北方自立在聖所拜偶像。結果,北國早於南 國敗亡;一端的葡萄樹燒起來了,因神的審判臨到他們了。另一端,南國滿得神的恩福;因為神是信實的神,他曾經應許大衛家有永遠的王位;但是後來他們犯罪, 所以葡萄樹枝的另一端也燒起來了,連中間都燒了;耶路撒冷在南方之北靠近北方,可說是中部,故此,耶路撒冷也要被毀。神是公義的神,萬不以有罪為無罪;神 是烈火,是輕慢不得的。我們在神面前須何等謹慎!

以色列人本如荊棘,該被焚毀,但神的愛真奇妙。當摩西在何列山,看見前面有燒著的荊棘燒不掉;因為神的愛繼續在以色列人身上,神不願意消滅他們,這是神在歷史中的計劃。以色列人失敗,神仍要復興他們;神的福音仍要傳給外邦人。歷代教會失敗,神仍要保守一些忠心的人。

我們多麼需要神的憐憫!我們如同葡萄樹枝,若不結果子,有何價值呢?當柴燒也不經燒的。神是公義的神,祂要焚燒一切,連我們也要完全被焚毀的;但是 神捨不得,祂屢次想將我們拯救出來;祂赦免憐憫我們,把我們拯救出來,如同從火中抽出來的柴一樣。在阿摩司書和撒迦利亞書都有:「從火中抽出來的柴。」的 這一句話(摩四11,亞三12)我們蒙了神的憐憫,但我們不能止於僅僅得救,我們要進一步蒙受神的恩典。

新約有段經文,主耶穌親口說葡萄園的主人,到葡萄園要收葡萄的果子。(可十二1-12)當然這背景是論到以色列人,拒絕了神的兒子,亦即拒絕了葡萄 園主的兒子,我們知道園主要在園裏找果子。神今日亦向教會要收果子,我們有沒有果子奉上呢?約翰福音第十五章是我們很熟識的經文,耶穌基督清楚說,我們是 葡萄樹的枝子;若枝子不結果子就被扔在火裏燒掉因它沒有存在的價值。

神是烈火,神的公義是火。在舊約曾經論到我們在神面前,當明白神的性格。有時說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有時說神的忿怒,有時說神是忌邪的神。這三 事同屬於一,都說到烈火。祂對以色列人的心是火熱的,對全世界人的心是火熱的;祂的愛,祂的公義,祂的忿怒,都是熱切的,視乎我們在祂面前如何反應吧。讓 我們真正知道神是烈火,我們須在祂面前得著祂熱切的愛,而非在祂烈怒之下,這是我們需要認識的。

耶穌在葡萄園的比喻中說:「不結果子的枝子要燒掉,結果子的要修理乾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祂要修理,潔淨,把修理的剪刀放在結果子的枝上;讓枝子的生命力集中,果子更加甘甜豐富。

各位!教會在這時代,必須結果,否則就被扔掉。

在這個時代有不少的教會,他們作神的工作,奉主名聚會,但卻被神棄絕。「主對以弗所教會說,你若不悔改,我就把你的燈台從原處挪去。」(啟二5)因 他已完全失去教會的地位和功能。我們多麼需要神在我們的教會作工。今天華人教會四分五裂,本應在神前合一;但卻如同以色列南北分裂,都是人的作為,人的見 解,偏見,污穢,罪惡。我們多麼需要神的憐憫!

有些人標榜自己的屬靈,以為宗派不屬靈,四分五裂;其實宗派是神在歷史中的作為,反對宗派的,明顯更有宗派的色彩。中國教會受了太大的損失,就是因 為對教會沒有清楚的認識;如果我們還在分裂的話,就必像上述葡萄樹的枝子,一端燒著,另一端連中間都燒起來。那麼,見證在哪裏?教會在這時代,不要有那偏 窄似是而非的信仰,最要者,必須在神面前結果子。

教會作修理潔淨的工作,表面看來,好像是反面的,是消極的,其實是積極的。該拔的拔,該掘的掘,該拆毀的拆毀;然後進行栽植。神所作的是澈底的工 作,澈底的拆毀,澈底的拔去,然後栽植。(耶一10)澈底的工作不單是表面的改善,凡要結果子的,就要修理乾淨,使枝子結果子更多。

本書第十七章的歷史背景,當年的猶大王朝,非常脆弱,他們想用政治手法,維持一時的安全。當時有兩種世界的強權,有人說,一是巴比倫,一是埃及。到 底依靠哪個呢?那時猶大王朝處於進退維谷的境況,先知說依靠任何方面都是不對的。很多時候教會也有這樣的危機,信徒們也有這樣的危險;我們常感覺到無所適 從。事實上,甚麼都不可靠,「惟依靠神」這是先知的忠告。

在以賽亞時代,猶大國情況危殆,因敘利亞要聯盟北國進攻亞述;猶大若與敘利亞攜手,可能擊破亞述的強權;若依靠亞述,敘利亞必來攻打他。(賽七)以賽亞卻說,甚麼都不要依靠,惟有依靠神;但他們不肯聽先知的話,以致遭受極大的損失。

請看!東風(指巴比倫)一吹地就枯乾,葡萄樹不能維持下去了。這裏我們看到教會應有的路向,教會是屬乎主的,我們要做得正確。教會在這時代要有一定 的方向,我們並非留戀過去,亦非要回復使徒時代的樣式。到底教會應回到耶路撒冷的路向,或安提阿的路向呢?都不是;因神為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所以 我們別留戀過去;時代背景不同,當時可用而今天則不宜。教會要更新,並非不注重過去的傳統;但是神已為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教會需要復興;若是死氣 沉沉,就是你我的問題,我們都有責任。我們都要起來作神的工,神要為我們常常修理乾淨。

你我在生活中,有沒有得過神修理潔淨的經驗呢?我們若肯將自己擺在神面前,祂就修理潔淨。我們必須承認自己的軟弱脆弱無用。耶穌說我們若離了祂,就 不能作甚麼。另一方面,我們若靠著神的恩典,靠著那加給我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腓四13)。我們就從軟弱無用的葡萄樹枝,成為堅有價值能結果子的枝 子。不過,如果我們自大驕傲,神就不能賜福給我們並使用我們。我們的一切,都是從神領受的,無可自誇之處。另一方面,神也不賜福給那些自卑的人。基督徒常 自嘆不及他人而自卑,這是不健康的靈性,我們應當謙卑,在神面前自信。當我們信心堅強完全依靠神之時,我們深信工作必有價值,能結果子。只要忠心,信服仰 望神,我們所作的,必超過我們所求所想的。保羅在(林後四7)說我們有寶貝放在瓦器裏。其實貴重的物件應放在貴重器皿裏。寶貝放在瓦器裏,是個恩典的原 刖;寶貝不因瓦器而貶值,反而瓦器因藏有寶貝而增值百倍。但是,榮耀的福音,奇妙的救恩,偉大的救主;經我們的見證常打了折扣,貶了價值。我們萬勿如此?

我們無所自大,然而也不可自卑;因出於神的有莫大的能力。「能力」應繙為潛力。「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徒一8)「十字架的道 理,在那滅亡的人為愚拙,在我們得救的人卻為神的大能。」(林前一18)保羅說:「我不以福音為恥,因為福音本是神的大能。」(羅一16)神的能力在我們 身上,潛在的能力,偉大的能力,莫大的能力,莫大的潛力,全都是我們不能想像的。正像葡萄樹枝,看來沒有用處;但可以結果子;好像很脆弱,卻是很堅韌;枝 上果子纍纍,彎彎負荷也不折斷。我們怎可自卑輕看自己呢,我們當靠著神的大能大力,剛強起來。「莫大」在(弗一19)說:「祂向我們這信的人所顯的能力是 何等浩大」,「浩大」就是「莫大」,「基督的愛是何等長闊高深,這愛是過於人所能測度的。」(弗三18-19)就是這個意思。(林前十二31)保羅說: 「我現今把最妙的道指示你們。」浩大的能力!更妙更偉大的能力!教會在這時代,需要這樣的能力。有時我們的信心太小,屬靈的容量太窄;神給我們很大的能 力,我們沒有善用。教會在這時代,實在有莫大的能力;以往忽略了,現在必須注意,纔能看見神更大更奇妙的工作。

「約瑟是多結果子的樹枝,是泉旁多結果子的枝子,他的枝條探出牆外。」(創四九22)雅各晚年的靈命真是登峰造極,到達爐火純青的地步,他臨終時扶 著杖頭敬拜神。多麼恭敬屬靈的風度!他說約瑟是多結果子的樹枝……枝條探出牆外。這是一幅教會增長的美麗圖畫。教會增長不僅要結果子,且要讓枝條探出牆 外。神的工作須在幅度方面增長。

本書十七章末段說,以色列不但是葡萄樹,更是香柏樹栽在高處;經得起風雪考驗,神叫矮樹升高,高樹降卑。神使教會在地上,真正有尊貴榮耀的地位。神看重以色列,神的心意揀撰他們,要他們把祂的恩典帶出去;他們失敗了,但神沒有失敗。

教會在這時代,應當明白神的心意,神期望我們如多結果子的葡萄樹。有生命水的供應,我們纔能多結果子,且能發展探出牆外。神不但叫我們作葡萄樹,更 要叫我們作香港樹,在屬靈高處,經得起時代的考驗。教會在這時代,是神抱著最大希望的時候;祂等待著我們,要我們好好在祂面前仰望倚靠祂;領受祂的恩典, 接受祂的修理,潔淨,叫我們結果子更多。

但願主這樣地引導我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