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史保羅牧師

我能夠第二次在這培靈研經大會主講,實在感到非常高興!相信這是蓋世的培靈研經大聚會,因為有這麼多聽眾聚集在一起聽神的話;我為這聚會已經等了很久,盼望這個日子早些來到。

首先我代表加拿大的教會,特別是多倫多民眾教會,向你們問安!有許多中國人住在多倫多,相信其中一定有些人,是你們的親戚,我在那邊有時也有機會對中國人傳信息。當我來香港之前,曾經在本教會的聚會中宣佈,將於八月一日開始赴港九培靈研經大會;我問他們是否願意為這聚會禱告,全會眾約兩千人一致表示願意。我相信你們也都一定為這聚會禱告的。當神的子民開始禱告時,神就開始工作,當神開始工作,事情就開始改變。

我首先要講的是復興,何時需要復興?怎能夠復興?復興時發生甚麼?

復興,有時是關於整個教會的復興,整個教會實在需要復興。復興是普世教會的大事,可以說,教會復興並沒有影響個人。以多倫多本教會而論,全教會人數約有二千人,我們也極需要復興。

這幾個晚上,我們將講及個人復興的事,教會的每個人復興,教會才能復興。但是,復興不可能一下子臨到二千人,復興是在個人生活上發生的,是關於你和我的復興,我們不是說教會何時需要復興,而是說個人何時需要復興。我們不是說許多人何時需要復興,而是說自己何時需要復興。之後,我們要講及關於聖靈的事,有四個信息關於聖靈與個人的工作,聖靈是甚麼?聖靈在我們身上作甚麼?你我與聖靈的關係如何。末了要題到兩方面:第一、對整個世界傳道,最後要講基督化的家庭。

神要賜福給這十天的聚會,請各位代禱。

啟示錄(二章1-4)論以弗所教會,(12-15節)論別迦摩教會;第二章至第三章,主吩咐要寫信給七個教會。對教會題示將來所要發生的事。這些教會可代表這時代的某些教會,這裏論及歷史上的以弗所教會,和背道的老底嘉教會,藉以警戒歷史時代的教會。

今天晚上我所題的,是真實的教會。我們知道,以弗所地方有個教會,別迦摩地方也有個教會;在這些教會中有些人,好像你和我一樣。主說:他們中間有好的,也有不好的,因為他們發生了屬靈上的問題。

以弗所教會初期非常愛主,但後來他們離棄了起初的愛心,他們當時需要主重新感動,因為在屬靈上他們發生了問題。他們需要復興,因他們離棄了起初愛基督的心。

關於愛主的人有三個特點。

第一個特點:對所愛的人,開始的時候非常熱心,一對年青情人,起初傾談滔滔不絕,正如剛找到耶穌作他個人救主的人,最喜歡講耶穌基督,到處傳講耶穌基督。年青的基督徒最熱心,他們作見證;但是經過一段時間,就開始不如初信時的熱心了。有時我們說,我們成長很多了,在基督徒生活中成長了;但我相信這不是主耶穌所要講的,主所要講的是「你們離棄起初的愛心。」我們喪失了愛基督的熱心!

第二個特點:他們與祂有團契的渴望,我們希望在祂面前傾心吐意。年青的基督徒愛主,所以要他們到教會並非難事,他們知道若有兩三個人奉主的名聚會,主就在其中。他們樂意參加教會任何聚會,無論聚會、禱告,他們都深感主的同在。他們愛耶穌基督,所以喜歡與主說話,他們常常禱告,也喜讀聖經。他們知道讀經時主耶穌摸著了他,所以肯用功讀神的話;他們希望與主常有團契,但是年事漸長,便失去了團契的渴望。我們固然盼望在神的家中,卻常忽略了聚會,而且更逐漸減少了禱告的時間;到了年紀大些,就連讀經都少了。如果你問他:「為甚麼這樣呢?」他必說:「我作基督徒很久了,信仰上也成長了。」不過耶穌說:我們需要新的感動,需要新的復興。

第三個特點:我們盼望能夠事奉神。如果我們愛一個人,總盼望能為所愛的人做一點事。保羅在大馬色路上悔改時,他個人看見耶穌基督,他說的第一句話是「主啊!你要我作甚麼?」這是個初信主者所能接受的問題。當我們初愛主時,盼望能為主作一點事,在教會中殷勤服事;但逐漸地,我們卻失去了事奉的心志。有我們以為成長了、成熟了,已經用了很多時間事奉主了,可以放鬆一點。主說:「你是否已喪失了起初愛我的心呢?」請問在我們的一生中,是否已喪失了起初的愛心?我們必須省察,復興,我們需要神的感動;在基督徒生命中,最重要的乃是對基督的愛心。約翰福音末章記載,耶穌考問彼得的話是甚麼呢?是否耶穌要問彼得「你的教義對嗎?」「你相信這是正確的事嗎?」「你可否在這正確教義簽個名嗎?」我們所信的教義是正確的,我們所信的事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不但曉得教義的重要,我們更應當明白教義。實際上,教義並非最重要的事。或者我們要問:「彼得是否過著基督徒正確的生活?他是否去正確的地方?他所作的事對嗎?彼得的行為怎樣呢?」我們的行為是很重要的,作為神的兒女,當去正確的地方,該作正確的事,行為也是極重要的,但更重要的是耶穌問彼得:「你愛我比這些更深麼?」彼得說:「主啊!是的,祢知道我愛祢。」耶穌第二次又問他說:「你愛我麼?」答:「主啊!是的,祢知道我愛祢。」耶穌第二次又問他說:「你愛我麼?」答:「主啊!是的,祢知道我愛祢。」耶穌再三問彼得:「你愛我麼?」各位朋友!現在我們要問同樣的一個問題,在這廣大的基督徒聚會中,我們唱著信心的詩歌,在聚會中享受團契的喜樂;我們實在感謝神,使我們能參加這樣的聚會。但是我們是否確實愛主呢?你愛祂是否保持以往的愛呢?或許我們已經離棄了起初的愛心,若然;耶穌對你、對我說:「你們需要復興起初的愛心。」我們需要神新的感動!

主對別迦摩教會所講的另一信息,別迦摩教會有兩件事情做錯了,教會中有些人服從了巴蘭的教訓。巴蘭是個舊約時代的先知,那時候,以色列民進入應許之地,他們曾經過曠野,擊敗所有的仇敵,唯一留下的是摩押人。摩押王名叫巴勒,他看見以色列人所經過之地,覺得以軍的能力是其他軍隊所沒有的;他知道以色列軍兵不久將與本國交戰,他們奇異的軍力使他非常恐懼!所以就召見先知巴蘭,要他咒咀以色列軍兵,使他們喪失那種超越的能力。如果我們讀民數記,就知道巴蘭曾想奉命去做,三次想咒咀以色列人,但是神把他的咒語扭轉,反成祝福,他回報國王說:「神賜福給以色列民,我不能咒詛神所賜福的子民。」巴蘭向巴勒解釋這事的教訓,以色列人之所以有超越的能力,是因為他們從邪教中分別出來──遵守神給他們的誡命。和外邦人接觸時,不貪他們的東西,不參與他們的社交生活,絕對不與他們通婚。神說:「為我的緣故,要和他們分別出來,我就賜福你們,賜能力給你們。」巴蘭卻教導巴勒將絆腳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們吃祭偶像之物、行姦淫的事。因此,他們就開始與摩押人參雜,以致失去能力。這是主耶穌論到別迦摩教會的事。祂提醒基督徒應從異教中分別出來。這班基督徒知道巴蘭的故事,也知道以色列人為何失去能力;可是同樣的事卻發生在別迦摩教會;這班人生活在極其邪惡的城市,到處皆是邪教的人和廟宇;只要從其中分別出來,就可得到神所賜的能力,否則,也就失去能力。耶穌說,這就是教會中所發生的問題,是基督徒生活中所存在的問題。當我讀到這故事的時候,我省察自己的生活;我知道神要屬於祂的人從世界分別出來,基督徒的生活,與世人的生活應是不同的。當然生活中需要有些朋友,這些朋友也就是我們作見證的對象;但必須使他們看見我們與世俗的人有所不同。彼得說:「只求在神面前有無虧的良心。」(彼前三16)亦即是說:在神前有正確的良心,在人前有正確的行為,應真正為神而活。也許有人要問:「你的信心如何?為何有這樣的信心呢?未知有沒有人問過關於你的基督徒生活?有時你說,從來沒機會讓你在人前作見證;這是因你的生活與別人無異,所以沒有人和我們談論到基督的信仰。

最後,主對別迦摩教會說,有些人服從尼哥拉一黨人的教訓。他們要從信徒中分別出來,他們自命不凡,以為自己屬靈方面比他人強。他們忘記了所有的信徒在神前都是祭司,每一基督徒都是神的聖殿,坐在禮堂中的每位信徒也都是神的聖殿。在神眼中我們都是祭司,若有人認為自己屬靈上比別人強,那就是犯了別迦摩教會所發生的同樣錯謬,他們在屬靈上產生了驕傲。曾有人告訴我,他在播音方面有屬靈的經驗;我為他屬靈的經驗感謝神,我對他說,神賜福你使你有這樣的經驗。他說:和他有同樣屬靈的經驗的人也不及他。有時,我們有了屬靈的經驗,就會輕看其他沒有屬靈經驗的人。本來有好的屬靈經驗,但結果反而造成屬靈的驕傲。有時,我們從神得到屬靈的恩賜就驕傲;也許有了禱告恩賜,也許有教導叫人明白神話語的恩賜,也許有講道的恩賜,也許有唱詩的恩賜,也許有醫治的恩賜;我們運用恩賜覺得光榮驕傲,覺得比別人強,因為能作別人所不能作的事。有了屬靈的恩賜反而造成不良的結果,就是屬靈的驕傲。有時我們以老基督徒為驕傲,看輕那些初信的基督徒;有了長期屬靈的經驗,就容易發展到屬靈的驕傲。應當小心!耶穌說:「尼哥拉一黨的教訓是我所憎惡的。」如果我們自覺比他人屬靈,那是主所憎惡的。我認為值得以屬靈經驗自豪者,惟有使徒保羅,他為主多作工、多受苦;因為信仰,多次被囚;在(腓三4),他說:「其實我也可以靠肉體,若是別人想他可以靠肉體,我更可以靠著了。」在下文他列出一些可以驕傲的事情;到了這章末了,他說:「這不是說,我已經得著了,已經完全了;我乃是竭力追求,或者可以得著基督耶穌所以得著我的。」(腓三12),他曾為主受苦,他在基督徒路程中已經走了很久,將到行程的終點;可是屬靈方面,他沒有驕傲。

當我們失去起初的愛心,當我們沒有和屬世的人分別出來時,當我們有屬靈驕傲時;我們需要復興。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