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史保羅牧師

我剛才參觀過在大會中供應各種屬靈書籍的地方,這些書籍所寫關於基督徒屬靈的生活,是講台上所不能詳盡的;屬靈的書籍常常可以摸到人的心,這是講員所做不到的。書攤中有兩本書是我的著作,一是岌岌可危的當代教會。頭三晚所講的,就是這本書的首段;這本書也講及聖靈,並說方言的事;聖經所載關於聖靈充滿的經節,本書都一一提到。還有最近才譯成中文出版「約翰筆下的耶穌」這本書並非解釋全卷約翰福音,乃是提到約翰在每章中如何看耶穌。第一章約翰看耶穌是個創世者。第二章論耶穌是一個人,祂參加婚筵。第三章論耶穌和尼哥底母談話。全卷約翰福音共廿一章,每章論到耶穌。

今天晚上要講當教會復興的時候,會有甚麼事情發生。復興發生的事有種種不同,美國威爾斯那時的大復興和英國衛斯理時的大復興有所不同,但是無論如何,復興必然發生的,就是神的靈感動我們有合一的靈;如果沒有這種形出現,我們仍需復興。保羅說:「因祂使我們和睦,將兩下合而為一,拆毀了中間隔斷的牆。」(弗二14)未復興之前,各種不同的牆把我們隔開;當神的靈動工,這些牆就拆斷了。未復興之前,基督徒彼此之間有著感情的牆,有嫉妒,看別人比自己強就惱怒;當復興來到,就不再有這種情形發生了。請大家自問,是否你看見別人所有的,是自己所沒有,就生出嫉妒;看見別人做得到的事,自己做不到,就懷恨在心;見別人有所成就便憎恨呢?當復興未來到之前,教會中充滿了仇恨;神的靈臨到,這些嫉妒的城牆便拆毀了。如果你們哪一位心裏仍存嫉妒的話,那就必須要復興。神的靈不控制我們的生命,但如果心裏有嫉妒,生命就出了問題。還未復興之時,基督徒會憎恨別人,但耶穌教訓我們說,不可恨人,更要愛恨你的人。在教會中有些肢體之間,會各存成見,不喜歡交談,自以為是個好基督徒;其實這樣的基督徒,本身已有問題。可能他是個詩班成員,可能也是主日學教師;或更有可能他是個長老、牧師、在教會中任要職;但是,若本身有了問題,聖靈就不能充滿。我們實在需要從神而來新的感動,我們需要復興。

復興未出現之前,人被社會的地位隔斷,社會有貧富之懸殊,教育程度之高低;教會中也有不同之處;若某基督徒因為處身優裕而鄙視他人,那麼,他必須復興。復興給神的兒女帶來合一,破壞感情的牆就被拆毀了。

復興之後,宗派隔斷的牆也拆毀了。我個人的意見,宗派在世界上是絕對需要的,我不相信所有教會都是一樣的。各教會都有不同的基督徒,有的教會喜歡許多感情活動,有的教會的基督徒沒有甚麼活動;有些基督徒聚會時拍掌,但有些基督徒則不然。我們實在需要各種不同的教會。我要問:到底我們的宗派重要,還是我們的神重要?我的宗派或者是我的團契是否比神更重要?當神的靈感動我們的時候,我們雖然仍有不同的宗派;但是我們卻會有個同一的團契。在教會圈子裏可以找到許多同樣的例子。基甸會把聖經放在世界各酒店裏,該會有各種不同宗派的信徒,他們不談宗派,但最要緊的是將神的話傳到世界各處。基督教學生福音團契,是個各種不同宗派的團契;長老會、浸信會、宣道會、聖公會……等等的信徒都有。他們在一起,並非推動自己的宗派;而唯一目的,乃是和其他的基督徒有合一的團契。兩週前我往阿姆斯特丹,參加葛培理的佈道大會;出席者包括全世界各宗派的人,約有四千個傳道人在那裏,來自世界一百卅個國家;在會中卻未曾有人提及宗派的事,儼然屬乎一個宗派;我們彼此團契,只希望把神的訊息帶給別人;所以,當復興來到時,宗派的牆就要拆毀了。

約翰衛斯理建立了循道會,他曾夢見被帶到天門前,他和守門的天使談話,他問天使:「裏面有沒有天主教徒呢?」天使答:「沒有。」又問:「有長老會信徒嗎?」也答:「沒有。」再問:「有多少循道會的人在裏面呢?」答仍是:「沒有。」衛斯理覺得奇怪,不明所答。說:「甚麼都沒有,那麼誰在天上?」天使答:「天上所有的是一班愛神的人。」

當復興時,一切宗派的牆都拆毀了,教義的牆也都拆毀了。有的人說:教義是不重要的,但是我告訴你們,教義是絕對重要的,每個基督徒都應當認識自己所信的是甚麼,都應當知道為何要信。從聖經神的話,每個基督徒應知道所信的是誰。教義極為重要,但是很多時候,教義把人分開。一九八二年有部新基督徒百科全書發行,內容有關統計基督徒的數字,提及超過兩萬個不同的宗教團體;有些基督徒為此擔憂,為何一部聖經竟然產生諸多宗派呢?可是我們應該認識,在不同的宗派層面,基本上所信的是一樣,相信聖經中的基本真理;彼此有所不同,乃是有其他的理由。有時我們對於教會的真理,或浸禮方面有著不同的意見;有的宗派主張浸禮、有的洗禮、有的滴禮、有的教會沒有施洗。不同之處,並不影響到永遠穩固的問題;如果我已經得救了,是否再會失喪呢?又是否永遠得救呢?解釋預言有很多不同的看法。在這四個晚上,我們提到聖靈也有其他不同之處;有時我們提及聖靈同一樣的事,但是我們用不同的字眼來講聖靈;有時為這方面彼此辯論。當復興來到,一切不同之處,都成為次要;大家都注重於對付罪的問題,接受救贖。接受神的全能,接受天堂,接受聖經神的基本真理。

我小的時候,在加拿大有一次和家兄到農莊去,那時農場都用馬工作,我們看見農夫趕著載重的馬;到了山腳停下來,給馬兒休息片刻。當起程時,那隻黑馬先起步,隔數秒鐘那隻棕色馬才起步;因為起步不一致,雖努力向前仍然不動。於是農夫讓馬再休息,再次起步,棕馬在先,黑馬稍後,兩馬雖然盡力負軛,卻依舊不動。只好再休息,然後農夫命令兩馬向同一方向出動,才成功的載重上山。基督徒也常這樣,忙忙碌碌;但無濟於事,盡力傳福音,卻無人得救。很多時為了個人的興趣,盡力推動自己的小問題,以致主的工作被停留下來。當復興的時候,所有基督徒齊心合力以基督為元首,於最短時間內把福音帶給別人;對全世界的人傳說:「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除了合一之外,我們更應有熱愛人靈魂的心。

數年前我和內子同到麻省,慕迪夫婦的墳地,我們站在這位大佈道家他們的墓前;我思想,甚麼原因能夠在他身上,讓神如此重用他。慕迪傳福音的工作,對英國、美國有重大的影響,藉著他傳道,千千萬萬人得拯救。有人問慕迪:「甚麼原因能夠使你成功呢?為甚麼你所傳的道,使人對基督有反應呢?你所有的,而別人所沒有的是甚麼呢?」慕迪說:「我學習領人歸主時,我當先愛他;如果我終日批評他、責備他,我就得不到他;若真誠愛他,他就接受基督耶穌。」愛心的禱告是:「神啊!願你使我對失喪的人,有真誠的愛,願你將這愛轉成對別人的負擔。」

未知各位何時,是你最後一次對人的關懷呢?在你家庭中,或者你的父母,兄弟姊妹,未曾得救,你曾否為此整夜失眠?你曾否為家人得救的問題而夜半流淚?有時我們說要領人歸主,但卻沒這負擔,也沒有這種關懷;我們當求神使我們的負擔成為熱愛去得人,求主催促我有愛人靈魂的心去拯救別人。怎能有愛人靈魂的心呢?向人傳福音最重要的是甚麼呢?

摩西在申命記卅章19節說:「我今日呼天喚地向你作見證,我將生死禍福陳明在你面前:所以你要揀選生命,使你和你的後裔都得存活。」我們向人傳福音,為的不是多得些人參加教會,我們為主作見證,不是為叫人接受宗教;我們講道卻是要講生死的問題、禍福的問題、天堂地獄的問題;那麼,我們就有個熱愛人靈魂的心。當復興來到時,第一,信徒合一。第二、熱愛人靈魂的心。第三、有效的見證。

我曾提過美國的傳道芬尼,傳道時發生的大復興。他原是個律師,有一天,他到樹林裏,跪下在神前;他第一次接受耶穌基督,同時聖靈降臨他身上充滿他。這樣的事,對我們來說也常會發生過;當我們接受耶穌基督,然後聖靈充滿我們;但芬尼卻是得到拯救,同時也得到聖靈充滿。當他回到他的辦公室,他向周圍的人作見證,在市鎮中到處傳講耶穌;凡聽他作證的人,在當日就接受耶穌基督,也有和他們接觸之後的人,在次日也接受了耶穌。芬尼被聖靈充滿,他的見證立刻見效。

約翰福音第十二章,記載耶穌基督使拉撒路從死裏復活後的事,(9-11)是很重要的經文。約翰說,那些宗教領袖計劃要殺害耶穌,這時拉撒路剛從死裏復活;他們以為不但要殺害耶穌,連拉撒路也必須除滅!因為好些猶太人為拉撒路的緣故,回去信了耶穌。未知我們中間有多少這樣的人,又有多少人像拉撒路一樣,真正從死裏活過來;我們已經從神手中得了拯救,祂以神蹟使我們從黑暗轉向光明,因信耶穌基督,使我們從死亡進入永生。有沒有人看見我們而相信耶穌呢?我們是否有基督徒的生活,好像拉撒路一樣呢?當我們復興時,我們就有能力為主作見證,看見神大能的顯現。

昨天晚上我們從歷代志下,神提到我們復興的四個條件。如果我們具備這四個條件:第一、神要垂聽我們的禱告。第二、神要饒恕我們的罪。第三、神要醫治我們的病。神說:如果你們實行這些條件,我就在你們中間彰顯大能。

不久之前,我曾有機會到中國大陸探訪基督徒的家庭,他們述說神的大能的彰顯;講到一切神蹟的發生,也講到神醫治的能力。我聽了感到如同使徒時代的教會一樣。

在多倫多本教會,神大能的推動約有一年多,當神的靈運行,祂的大能彰顯;當我邀請別人接受主耶穌基督時,他們無需別人的推動,也無需我從中催促;很多時候有人打電話到教會,只要牧師和他們傾談,他們就歸向主了;有時從街道上來的人,牧師也有機會帶領他們信主。

希望各位有機會參加,如去年五月舉行的世界性聚會;我們希望從那聚會得到一百萬加幣,來支持百多位在外佈道的加拿大人。願神感動本教會的信徒支持這一切的工作。去年所得到的和以往所得的差不多,約為一百十三萬加幣。有個特別的情形,就是無需我催迫、請求,用壓力叫人奉獻;在民眾教會裏有神的靈感動,因此,我們常看見神大能的彰顯。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