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林克己牧師

「住在山穴中,居所在高處的阿,你因狂傲自欺,心裏說,誰能將我拉下地去呢?你雖如大鷹高飛,在星宿之間搭窩,我必從那裏拉下你來,這是耶和華說的。」

有一位英國牧師寫了一本書,名為「你的神太小。」目的是提醒基督徒,我們的神耶和華實在偉大無比。有時候我們的信心很小,忘記神是永遠偉大的;遠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的,也遠遠超越一切的問題,祂能供應我們各方面的需要。現在我們要從三個角度來看耶和華的偉大;這些基本的真理,我們不要以為簡單不重要,其實它正是我們這時代所最需要的。

(一)祂的無所不知

在這方面,我們要注意神怎樣徹底的認識這些以東人。祂既然認識他們,也必照樣認識我們;這件事對我們既有挑戰、也有提醒、又有安慰。在第三節,看見神很清楚的認識人。

第一,祂知道我們的家在那裏:「住在山穴中,居所在高處的阿!」(三節),當我們初次認識一個人,也常會問:「你住在哪裏?」,耶和華神就與我們不同,人不告訴我們,我們就不知道他住在哪裏,但神卻是無所不知的。感謝神!耶和華的名字,能帶給我們無限的安慰,可以幫助我們為自己和別人禱告。兄弟在馬來西亞傳福音的時候,有機會學習這個功課。那裏風景和環境很美麗,在我婚前的九年,住的房間不太舒適和妥當。第一次租的房間是在鄉下,在中國人的家裏;他們不會英語,所以我有好機會學習中國語;同時對中國人的文化和風俗、有一點的研究。他們很歡迎我,我也記得,當我第一次踏進房間時,我雖然不是體重的人;但那些地板,全部都震動了。有一次一位中國朋友,怕我孤單寂寞,便來陪伴我。當他踏入房間,地板便震動,他馬上改變說:「這些地板這樣震動,我不敢陪你了。」我的中國房東,對我很好,在我未曾搬來之前,按照我喜愛的顏色,在牆壁上油漆,但牆壁上有許多一口口的鐵釘,我必須把它們拔出,才可下手去油漆。第二天睡醒後便禱告讀經,才下樓洗臉;後來又發現有豬、雞和狗在我房門口睡覺。我一不小心,便仆倒在牠們身上,這些家禽的啼叫聲把全屋的人吵醒了!這村子沒有自來水,要從井裏取水。白日又沒有電,因發電機要晚上才開動;所以中午天氣最熱的時候,沒有辦法使用電風扇和冷氣機。這村子既沒有這些電用,我委實住得不大舒服,在不大安靜的環境中,真需要主的恩典,因為我實在住不慣。但感謝主,神知道這一切。神知道以東人住在那裏,也知道我們住在那裏;祂把我們放在甚麼地方,是要祂作見證。在所居住的地方,無論是舒服、安靜或方便與否;他會使我們適應,也供給我們各方面的需要。在那個村子,主為我預備了一個好的中文老師,就是房東七歲的小女兒;她每天放學後回家,進入我的房間,教我背誦那天的功課。她聽我背誦的時候,對我很嚴格、無論是口勢、發音、音調,有甚麼錯誤,她馬上就糾正。我跟她背誦的功課很多,直至今日也不忘記。耶和華是無所不知的,基督徒的環境和需要祂都知道,祂能幫助我們去解決困難,適應現實生活。耶和華是無所不知的,這話實在甜蜜!我們無論有甚麼困難和重擔,天父都知道,祂能扶持我們,按著我們的需要,加添我們的力量去承擔。

神對以東人說:「你因狂傲自欺」。驕傲和自欺,不單是以東人的問題,也是基督徒的問題,在我認識的基督徒中,誰敢說自己是夠謙卑的?雖然儘管追求謙卑,然而未達目標,卻又驕傲起來了!豈不是一個自欺的人嗎?各位弟兄姊妹,我相信基督徒的謙卑,自己很難看得出來;只有耶穌和別人,才能看出來、說出來。如果我們要追求謙卑,就必須在服侍神和服事人的態度上養成習慣,好像寫這書的俄巴底亞一樣。從第一至廿一節,一直在講預言,除了第一節提到自己得到默示外,俄巴底亞一次也沒有提及自己。他的思想集中在耶和華和以東人,他就沒有時間提到自己和高舉自己了。從先知的品格來看,信徒事奉的精神愈大,謙卑就愈大;這是耶和華的偉大,是以東人的需要。所以我們要效法這位先知,承認自己的異象、恩賜和聖潔,都是從神而來的。耶和華不給,我們就不得到;所給,也是出於祂的恩典。自己的缺點,不容易看見,需要別人的指教,才能徹底的對付;求耶穌的寶血洗淨,求聖靈的大能克服;這樣在成為聖潔上,才有所長進。

我們注意「心裏說」(三節)這三個字,耶和華所知道的,不單是人的所作所為,也是他們的思念。我們的心懷意念、所說、所做、所想,天父全部知道。以東人的作為和心中境況,耶和華都清楚;生活中、表現中、心中怎樣,耶和華都清楚。祂知怎樣對待他們,如果我們真正信主,心裏的思想和外在的表現,都一樣得到祂的喜悅。耶和華的無所不知,能帶給我們極大的安慰;因為我們心裏的一切感覺,都是祂所看見的。我們的盼望和懼怕,我們的喜樂和憂愁,都是愛我們的天父所知道的,在我們尚未認識祂以前,祂已開始為我們安排,這是基督徒很基本的福氣。

(二)祂的無所不在

這些以東人,以為能逃避神,但是因為耶和華的偉大,便逃不了。「你雖如大鷹高飛,在星宿之間搭窩。」(四節),昨天看過「惡有惡報、善有善報。」這句話,而中文有另一句話「善惡到頭終有報、高飛遠走也難逃!」,但是這些以東人不相信耶和華的無所不在,他們以為山頂上的居所和山寨,名字叫「彼特拉」(PETRA),任何人不容易爬上去攻擊他們,除非是神和他們的仇敵,想出特別的辦法,除非敵軍如大鷹高飛突然臨到,否則他們就可以平安地永遠住在那裏,不怕任何仇敵了。但是他們忘記了一件事,即使他們跑到宇宙任何一個角落;這位無所不在的神,仍然可以追趕他們。耶和華要施行審判的時候,能飛得比太空船還高,這位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的耶和華,祂所統治的範圍是包括全世界的,所有的高山、海島、都在祂主宰之中。相信這對我們基督徒很有幫助,無論在本地或海外,在甚麼環境和需要。第四節上半節的耶和華,能夠加添我們的力量,解決我們的問題、引導我們的路途,使用我們的見證。

有一位無神論者,甚麼宗教信仰也不贊成,不承認神的存在,當他遇見一位信主的小孩子,就對他說:「如果你能告訴我神在哪裏,我就給你一粒糖。」小孩子回答:「我的神偉大無比,祂創造天地,祂也充滿這個宇宙;如果你能告訴我,甚麼地方沒有神的,我就給你兩粒糖。」這小孩子的信仰,又堅定又準確。基督徒相信神是無所不在的,也可以向海外的朋友作見證,寄信的時候,附上福音單張;我們相信神怎樣在這裏向我們說話,也可以在那裏向他們說話。因為本地、海外、白晝、黑夜,對神來說都是一樣,都在祂能感動人的範圍內。在英國有一位愛主的姊妹,她丈夫年青時,在非洲工作和居住,離英國很遠。當他讀到浪子故事的比喻時,便受到聖靈的感動信主;因為他的妻子寄給他福音單張,亦多為他祈禱。讓我從自己的經驗上來舉例,有一天當我從鄉村一間教會講完道後,遇見一位年青的農夫;我與他談話的時候,他提到自己雖是基督徒,但不會祈禱。我問他:「你的禱告有困難,你清楚耶穌是你的救主嗎?」他說自己不清楚,那天晚上我不能多談,因為若趕不上尾班巴士,便要在當地住宿,我請他留下姓名地址,回家給他寫信。第二天我便寫信給他,向他介紹福音,也寫出他能接受耶穌的一篇禱文;信寫好後,便多為他禱告。結果下一次到他的教會講道,他在教會門外等候著我,滿臉光輝地說:「讀完你那封信,我便使用你寫給我的禱文,來接受耶穌作我個人的救主。現在不單禱告沒有問題,我也很喜歡作見證,下次你到其他教會講道的時候,我也想與你同行,見證主怎樣救贖了我。」

那位古代基督徒奧古斯丁,年青的時候,離家往羅馬教書。他有愛主的母親,恐怕他離開主,一定會不信主;奧古斯丁年青時,行為也很腐敗,連他爸爸也不是基督徒。當他離家後,沒有母親和好友同在,便更加走錯路。但奧古斯丁的母親認識耶和華的無所不在,多為他禱告。想不到他的兒子,到達羅馬後,與信耶穌的人做朋友,看見他們的生活,便相信主,後來成為一個偉大的基督徒。在家裏、在羅馬,也是耶和華感動人的範圍。弟兄姊妹!當我們為未信主的親友祈禱時,應該要心裏注意耶和華的無所不在,同時也相信;祂有數不完的方法和器皿,領我們所愛的人信主。

(三)祂的無所不能

第四節提到以東人在山頂,所建立的彼特拉;他們在星宿之間所搭的窩,不容易攻破的山寨。但四節下半節:「我必從那裏拉下你來」,這不是人誇口說的話,人若誇口不一定能做得到。既是無所不能的神說,無論是責備、安慰、預言、應許、就句句都可靠,句句不落空。在應許方面,有人計算聖經的應許,有三萬多次,適合你我各方面的需要。當我們靈性不冷不熱,沒有長進的時候;問題不在神方面,因為祂有這麼多應許等候我們去支取。

在佈道的工作上,人的心好像以東人,所住的山寨像彼特拉一樣;很剛硬,一點也不易為耶穌得著。但是我們的神有能力和方法,使用我們的禱告和見證,攻破堅固的營壘,使罪人向耶穌歸降順服祂,一生作耶穌的僕人。有一位反對福音的無神論者,他的態度很像俄巴底亞時代的以東人,住在自己驕傲的高山。有一天他參加一次佈道會,目的不是聽福音;乃是找機會與講員辯論。散會時向講員說:「現在我向你挑戰,你今天所講的,我認為沒有理由,故讓我們公開討論,讓這些人看清楚,信耶穌的人有用與否?」講員便接納他的挑戰,便宣佈自己的信仰,先讀:「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九27),那人便笑起來,我不相信聖經的話,你的學問有限,因為你沒有為你的信仰提出證據,講師便說:「人的話很有限,所以我便提出神的話。」無神論者不滿意他的答案,便走了。他不知不覺將那節聖經背熟了。他離開後,講員便與弟兄姊妹為這位無神論者失喪的靈魂祈禱。結果當無神論者步行回鄉下的時候,月亮發出亮光;路的兩旁都有水池,水池裏有很多青蛙,青蛙很喜歡月亮,因此聲音很大。當他回家時,沒有忘記自己所背誦的經文,青蛙的聲音好像說成「審判」兩個字,無神論者走一步,青蛙便說:「審判,審判」。這人一到家,便跪下接受耶穌做個人的救主,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願一切榮耀歸給這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的神。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