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林克己牧師

「在錫安山必有逃脫的人,那山也必成聖。雅各家必得原有的產業,雅各家必成為大火;約瑟家必為火燄,以掃家必如碎楷。火必將他燒著吞滅,以掃家必無餘剩的,這是耶和華說的。南地的人,必得以掃山,高原的人,必得非利士地;也得以法蓮地,和撒瑪利亞地,便雅憫人必得基列。在迦南人中被擄的耶路撒冷,必得南地的城邑;必有拯救者上到錫安山,審判以掃山,國度就歸耶和華了。」

這段經文可分三段來研究,第一是預言的成就,第二是寶貴的恩典,第三是無比的榮耀。這樣看出天父奇妙的偉大。

(一)預言的成就

(17節)「在錫安山必有逃脫的人」,這裏的「必」字,是重將來必定會發生的事,「從17-21節」一共有十四次出現。這位先知講預言,不是靠自己發表自己的意見和盼望;他所得的全部是耶和華的默示,是天父真理的旨意和計劃。

(彼後一20-21)「第一要緊的,該知道經上所有的預言,沒有可隨私意解說的;因為預言從來沒有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基督徒應該知道舊約所有的預言,不可以輕視和隨意解釋,原因又重要又簡單,這些古代的人所謂的;不是人的意思,而是聖靈神的話。我們從這論點看(俄17-21),我們的神是無所不知的,祂向先知所說的每一句話,必定在將來歷史上成就。

我們從這段聖經看預言的可靠性和準確性,來堅固自己的信心。我們揀選一些預言,來證明耶和華無所不知、無所不在,「雅各家必得原有的產業」,這句話在選民的歷史上,最少有兩次的應驗。雖然北國以色列在主前七二一年被亞述擄掠到東方,以後便不再回來。俄巴底亞預言幾十年後,南國猶大就平安地從巴比倫歸回,重修聖城耶路撒冷,得到他們的產業,這段經文第二次應驗。主後七十年耶路撒冷被羅馬人毀滅,神的選民就被分散,迄今已一千多年,在中原沒有國家和產業。但到了第二次世界大戰後,一九四八年卻正式成立以色列國;應驗俄巴底亞和舊約許多先知的預言,使猶太人得回自己的產業。從歷史上來看,我們的神將自己的應許賜給祂的選民,祂必定會記念,人也無法推翻。從一九四八年至今天,亞拉伯人有好幾次一同來攻擊以色列;要除掉這新成立的國家,但卻沒有成功。從戰役上來說,這是一件神蹟;因為猶太人與亞拉伯人打仗,猶太人的武器和人數都比不上亞拉伯人。在屬靈方面,我們是神的選民,我們雖然活在一個正在改變、前途不明朗的世代中,好像主前六世紀俄巴底亞先知的時代,但俄巴底亞那位信實可靠的神,也是我們的神。祂怎樣保守猶太人,勝過脫離他們的敵人;明顯地與他們同在、同戰,祂也一樣會看顧我們。使我們勝過撒但擺在我們前面的試探和苦難,一直到世界的末了,享受祂的同在和保守;願主將這真理,明確地刻在我們心版上。我們的環境常常改變,每天的遭遇不同,但耶和華永不改變,我們的境況無論怎樣,祂的應許永不落空。

(18節)論到以東的結論,加上「這是耶和華說的」,既是祂的命定,就不能不發生。這裏說神的選民要成為大火,來燒盡吞滅如同碎楷的以東人,直到無餘剩的地步。在歷史和聖經裏,都有辦法研究這段經文的應驗。(可三8)「還有許多人聽見祂所作的大事,就從猶太耶路撒冷、以土買、約旦河外,並推羅西頓的四方,來到祂那裏。」在這裏我們注意「以土買」這個地方,這是俄巴底亞時的以東,耶穌降生前,以東改名為以土買,表明以東國已不存在。他們從歷史書上塗抹了,今日的報紙和地圖,承認以色列的存在,但是沒有提以東人或以東國,所以俄18節的預言。只是三百年後,在兩約時代第二世紀的戰爭,有這樣的成就:使我們承認相信天父既是人權歷史的主,最大的權柄和主權,都永遠屬祂的寶座。預言的成就,不但堅固我們的心,也能安慰我們的心懷,使我們有平安的心來倚靠耶和華,作為我們的避難所。每逢我們念主禱文的時候,常提及耶和華的國度「願你的國度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因為國度、權柄、榮耀,全是你的,直到永遠。」

(二)寶貴的恩典

我們留心查考(俄17-21)的時候,我們發現好像有兩種矛盾互相衝突的預言。將18節和21節比較,就發現預言以東傾倒消滅,但21節還提到有拯救者。如果以東全然被大火燒盡,怎會有拯救者在以掃山審判以東人,國度就歸耶和華呢?這兩件事擺在一起,是寶貴的恩典,看見耶和華超過過犯的恩典。在兩約之間,即瑪拉基書到馬太福音中間,四百年的時期;主前第二世紀,主為猶太人興起兩位領袖。第一位猶大馬克比,他是很有才幹的軍長;在主前一六八到一六四年,四次率領猶大人勝過他們的仇敵。第二位領袖是位大祭司,名叫約翰許爾堪;他在主前一三五至一零四年,作猶大人的大祭司。在這位領袖的時期,戰場上已死了很多以東人;剩下很少的以東人,明顯地以東國沒有前途和盼望,將要歸於無有。這兩位猶大的領袖就對以東人說:「我們願意饒恕你們!也給你們機會選擇,你們可以接受割禮;表示在肉體上,接納神為我們祖宗亞伯拉罕,這個表示屬於神和歸向神的記號,歸入神的選民中。以後同我們一同享受,歸向耶和華的一切屬靈好處;因我們原是同胞,猶大人和以東人都是以撒的子孫。如果你們心裏仍懷仇恨,錯過這個機會,你們死就好了。」很奇妙!一千多年的仇恨,結果被饒恕和恩典所吞滅。所以俄18節的「吞滅」有兩方面的意思,雖然國家被吞滅,歸於無有,地名改為以土買;但是在恩典方面,馬克比和許爾堪成為21節所預言的拯救者和審判官。為以東人定下了饒恕的挑戰,在耶和華的引導下,使他們得到寶貴的恩典。只要他們願意在神的面前悔改謙卑,就可以得到神和人的赦免;不再過屬血氣和屬世界的生活,得到主在靈性上的復興和滋潤,我們可以有三方面的領受。

1.在屬靈方面,基督徒原是以東人,只有寶貴的恩典才能改變我們,使我們歸向耶穌,成為神的選民。使徒保羅注重這件事,高舉我們在耶穌裏得到的寶貴恩典;(弗二11-18),猶大人與以東人因著恩典,打成一片,這也可以應用在我們的生活中。感謝主!我們原是外邦人,好像以東人一樣,與基督無關,也沒有指望;但是主寶貴的恩典,在我們身上發生效力。雖然好像以東人,還能稱為猶大人;與神和好,在基督裏得稱為義,在教會裏成為第二個以色列享受福份。

2.在這段經文中,基督怎樣傳講和平的福音,我們作為歸向祂的人,也有責任。按照祂為我們定下不同的旨意,在教會中全時間或部份時間服事主。但願在我們的生活中,有願為祂所犧牲的,表明祂不單是我們的救主,也是我們整個生命的主。

3.我們想到兩位領袖,為我們留下饒恕敵人、寬容別人的榜樣;叫我們想到主怎樣用寶貴的恩典,白白赦免我們的罪惡。我們應該從心裏饒恕那些得罪我們的人。在14節時我們看過,現在第二次叫我們去面對,耶穌怎樣饒恕我們,我們也要饒恕別人。

有一位婦人往見醫生,診治她臉上的皮膚病;她用了醫生的藥抹臉上,但仍得不到痊癒。有一天她與醫生談話的時候,談及應該怎樣才得醫治?這婦人提到有一個她所憎惡的鄰居,她每每提到這鄰居,臉皮便發紅了;疙便顯得更多更大。醫生便對她說:「我相信你這皮膚病,不是身體的問題,而是心理的問題。你去與鄰居和好,解決你們的糾紛,看以後你的臉孔怎樣。」真奇妙!當兩人和好後,婦人第二次去見醫生,臉皮完全好了。從這個真實故事,我們可以學習一個功課,讓我們被主寶貴的恩典保持我們心懷意念,想到主赦免我們的恩典;主的寶血流出來,就有力量和感動去饒恕別人。這樣在我們的見證上,使醜陋變成佳美,好像那婦人的皮膚病得了醫治一樣。

(三)無比的榮耀

俄21節「國度就歸耶和華了」,這不單是俄巴底亞先知的結論,也是他教訓的高峰。以東人雖然不認識祂,但在將來的歷史上,特別是世界的末了,耶和華無比的榮耀,必充滿天地。

這不但是俄巴底亞的思想和觀念,我常常將這一節與(亞十四7-9)一齊看,「那日,必是耶和華所知道的,不是白晝,也不是黑夜,到了晚上才有光明。那日必有活水從耶路撒冷出來,一半往東海流,一半往西海流,冬夏都是如此。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華必為獨一無二的,祂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俄巴底亞與撒迦利亞所預言、描寫的,是教會從主後七十年耶路撒冷被羅馬人毀壞,一直到主耶穌第二次到世上來。撒迦利亞用「那日」兩個字,教會時代,像很長的日子,但感謝主,這日子是耶和華所知道;我們八十年代的基督徒,所遭遇的事,也包括在內。有一首詩歌「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先知在撒迦利亞預言教會的日子,不完全是光明或黑暗;雖然教會有時候遇見逼迫和反對,天空好像有黑雲滿佈。但有時候,太陽也發光。教會的工作能順利的進行,傳揚福音的時候,歸向主的人也多。當主得勝再來時,我們八十年代的基督徒,可以用信心抬起頭來;無論環境是何等困難危險,但神為自己的兒女,所預定的計劃不會落空。擺在我們前頭的日子,一定是光明,教會無論有甚麼遭遇,從主後七十年一直到主再來,仍然有一個光明的前途。當我們所愛的主耶穌第二次再來的時候,那天有光明的晚上,祂要作萬王之王;在這個世界上,將耶和華無比的榮耀,彰顯出來。(亞十四9)「耶和華必作全地的王,那日耶和華必為獨一無二的,祂的名也是獨一無二的。」換句話說,魔鬼、邪靈、偶像,都不能敵擋耶和華無比的榮耀;到了那光明的晚上,萬膝要跪拜,萬口要承認;我們的主耶穌是獨一無二的,祂的名字也是獨一無二的。

我們看(亞十四8),這是主為今天教會所定的計劃,為你我生命中所定的旨意,我們屬靈生活應有的目標。「那日必有活水從耶路撒冷出來,一半往東海流,一半往西海流,冬夏都是如此」。主耶穌在耶路撒冷講道的時候,他在約翰福音將撒迦利亞書的預言,應用在教會的時代。主說:「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歷史學家湯恩比曾講過很有意思的話:「如果十九世紀是屬於英國人的時代,第二十世紀是屬於美國人的時代,相信廿一世紀一定是屬於中國人的時代。」看近兩百年歷史,湯恩比的話不是沒有理由的,看十九世紀,英國在維多利亞女皇時代,因工業革命,英國的影響和勢力很大。二十世紀,因為美國科學發達,現在有原子和太空的時代,但是廿一世紀會怎樣?湯恩比當然不是神的僕人,好像撒迦利亞和俄巴底亞一樣,但是他用自己的學問,發表廿一世紀的意見,這樣看歷史的潮流準確的話;如果主在二十世紀不回來的話,相信現在是華人教會作準備的一個時期。在廿一世紀,全世界都仰望中國的時候,見證大被主用,福音的活水按照(亞十四8)的預言,和(約七章)的說話,要從華人教會裏往東、往西,流出來,冬夏永流不息。藉著中國基督徒奉獻主的生活中,給世界上的人帶來救恩和生命的喜樂,這裏有團體和個人方面的挑戰。想到耶和華的國度、預言的成就、寶貴的恩典、無比的榮耀。這三方面,只要我們願意,將自己毫無保留和條件委身給耶穌,成為活水的江河。在我們被聖靈充滿的生命中流出來,東西南北、春夏秋冬、永流不息。繼續不停地為主作見證,就在(俄21)節中有份,國度就歸耶和華了。願主幫助我們,好像祂忠心的僕人俄巴底亞一樣,在我們這個在屬靈需要逼切的時代中,作敬拜、事奉耶和華的人,在我們各方面的生活中,願榮耀歸給耶和華的聖名。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