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鮑會園牧師

(經文:彌一8-16)

在舊約中小先知書比較困難閱讀和解釋的,除兩三本外,其餘是用詩歌的體裁寫成的。詩歌是藝術的作品,藝術不可以用科學來分析。詩歌主要是傳遞信息,而不是逐個細節分析。但不是說詩歌的材料不準確,裏面有些材料很精確美麗;特別是哈該,他用的詞句很好,叫你聽過永不會忘記。(一10)「伯亞弗拉輥於灰塵之中。」伯亞弗拉就是灰塵的意思,在一個灰塵的城鎮,輥於灰塵之中。在猶太人中灰塵是代表悲哀,這種詞句讀後不易忘記,但不易解釋。整本彌迦書詩句很美,唱熟後不易忘記,用詞精簡。可惜當時百姓只顧生活,沒有心存記神的話語。如果彌迦向他們長篇大論,他們會左耳入右耳出;但彌迦用容易上口的詩歌,他們不需特別專心,也會記著。今天我們傳福音時,以為有些說話很重要,但聽的人可能覺得不重要。我們要把重要說話精簡地指出,特別在重要的場合;使聽的人覺得很重要,否則就錯失機會了,最近有人談論福音傳播時,指出每句話都要有內容,無用的話可不必多說。

剛才的經文指出幾個重要的信息,百姓應當為他們的罪受刑罰,然後神在刑罰會顯出恩典。首先我們思想百姓所犯的是甚麼罪,頭一個罪在(一13)「拉吉要用快馬套車。」拉吉離耶路撒冷幾十哩,在非利士人的邊界,是幾百年來猶大國重要的邊防重鎮。在軍事上非常重要,撒母耳記及列王記均提及這裏有許多馬匹軍隊;為了保守邊疆,猶大王將一切力量放在這裏,靠這地方防守耶路撒冷。故此將最好軍隊馬匹和一切的依靠,也放在這地方;可見整個百姓的信心放在軍隊上,神的僕人和百姓,不再依靠耶和華了。不再靠神的作為,而是靠自己的力量和方法;倘若神的百姓這時再把信心放在神那裏,神也不會再幫助他們了。這是多麼可怕的事,在撒母耳記上的末章,記載神要試驗百姓,激動大衛,去數點百姓,結果神刑罰他們。從經文看:「我們中間可以拿兵器的人有多少的話語中,可見大衛當時數點有多少百姓可以打仗,將盼望和依賴放在自己的軍隊上,故此神要刑罰百姓。彌迦時代也一樣,百姓把自己的信心也放在軍隊上,我有能力去對抗敵人,軍隊能保衛國家。今天教會也落在這種試探中,在計劃工作時,看自己有多少力量和方法,自己有多少經驗去工作,而忽略仰望依靠神的心。

百姓所犯的第二種罪,(一13)「錫安民的罪,由你而起。」這句話很難繙譯。天主教聖經繙作「錫安民犯罪的開端。」呂振中譯本作「錫安民犯罪的起點。」這兩個意思跟這裏的不同,應作「錫安民的罪,在這裏只是開端起點。」先知提醒百姓要思想犯罪的開始,以色列人在曠野親自體驗耶和華的真實,他們真知道耶和華的救恩。當百姓進入迦南後,看見迦南人所拜的神;上一代經驗過神真實的,已經過去了,下一代覺得迦南人的神也不錯。甚至覺得敬拜迦南人的神更好,可以打勝仗。以色列百姓漸漸忘記,他們在曠野所經驗的耶和華,效法迦南人,走上拜偶像的道路。先知提醒百姓要想念犯罪的開端,不要忘記你們最初經驗的耶和華。在今天我們也許經驗過神的真實,未信主時我們的罪擔很重,但聖靈開啟我們的心,我們在神面前認罪,罪完全赦免了。經驗了從罪釋放的喜樂自由,與主關係非常親密,但日子過了一段時間;罪得赦免的經驗已經淡忘了,蒙恩的事已有多年了。有看見四圍的人生活,他們沒有經驗神的真實,他們的生活也很好,做生意發達,讀上很好的學校;過去的經驗雖然很真實,卻被環境所勝過了。單單看見別人外表的興旺,忘記神的真實;效法四周的人生活的方式,這是多麼可怕的試探。在將來信心要受到特別考驗的時候,看見那些沒有經歷神的人,他們的生活也很好,工作和生活,比我們還好;也許我們會忘記耶和華的真實,就會受到四圍的環境所影響。以色列誠然忘記了經歷神的真實,而去敬拜四周圍人的神。

現在我們看他們犯罪的結果,因著他們犯罪,便受到神的擊打。他們以為神的刑罰和自己所犯的罪是沒有關係的,當然我們生活中的困難,不完全是得罪神。在這裏先知告訴百姓,因著他們的罪,便受兩方面的刑罰,頭一個刑罰是被擄。(一16)「猶大阿!要為你所喜愛的兒女剪除你的頭髮,使頭光禿,要大大的光禿,如同禿鷹,因為他們都被擄去離開你,耶路撒冷快要滅亡了!在未滅亡前,神警告他們的兒女會被擄去,因這是神的刑罰。亞述王西拿基立寫了一篇記錄,提及自己第一次征服耶路撒冷的事:「因為猶大王希西家不肯接受我的軛,我圍困了他的四十六座城並四周的村鎮,我用兵馬刀劍,將他完全征服;我從他的各城中,趕出二十萬零一百五十人。將他們的男女老少、騾駝、全部俘擄,將希西家囚禁在耶路撒冷,如同鳥在籠中一樣。」連他們的王希西家也被擄去,如鳥在籠中一樣,我們不能把這看為平常;因為在未發生前,神已預言,這是神的刑罰。我們不能說這些事今天不可能發生,神的百姓不對神順服,神的審判便會臨到,在今天這種歷史事實是可以重演的。

百姓所受的另一種刑罰,(一15)「以色列的尊貴人必到亞杜蘭」,「尊貴」小字作「榮耀」,以色列的榮耀必到亞杜蘭。當掃羅逼迫大衛,想用盡方法殺死大衛,大衛只可逃跑。有一次他差不多被掃羅的軍隊追上,他無法逃跑,只好走進一山洞,藏在那裏,這洞的名字叫做亞杜蘭。先知也是指這件事,大衛逃跑時要躲藏起來,否則會落在掃羅手中喪命;現在以色列的榮耀要到亞杜蘭,照樣要隱藏起來。榮耀在舊約中是很重要,榮耀基本上是神向人顯現的光榮;有神的同在,一同在神的榮耀彰顯。所羅門為神建造聖殿,建成後神與人同在,神的榮耀便充滿這殿,結果百姓不能進入殿去;以色列人的榮耀,是神自己的彰顯。神要住在百姓中,百姓可以享受與神同在的福氣;但現在以色列的榮耀卻要隱藏起來,像大衛在亞杜蘭洞裏躲藏起來一樣。神沒有忘記祂的選民,但神卻向選民掩面,把榮耀隱藏起來。神雖然愛祂的百姓,但百姓卻經驗不到神同在的事實,不能享受與神同在的喜樂;雖然與神的關係並沒有改變,不過與神的交通卻斷絕了,這是多麼可怕的刑罰!我們是屬主的人,當我們接納主之後,每一個屬主的人,都有聖靈在我們的生命中。人若沒有聖靈在生命中,便不是屬於基督的;我們有神的生命是永不改變的事實,不會因你今天做得不好便離開你。我們可以有屬靈生命的事實,但卻不能享受這種屬靈生命的喜樂,失去與主交通的甜蜜;雖然我們仍是基督徒,但作基督徒不再成為我們的喜樂。我們是得救的人,但得救的經驗不在我們的生命上發生作用了,享受不到喜樂和享受了。我們可能仍作基督徒的事,但不再覺得是享受了;基督徒不作的事,我們可能也不作,但心裏會有一種錯失的感覺,心裏很想去做。我們可能也讀聖經,與其他信徒一樣,但讀的時候,享受不到與主交通的甜蜜。如果我們覺得作基督徒是一種重擔,享受不到與神交通的甜蜜,這是神的極大刑罰,以色列因為犯罪,會被外邦人攻破,失掉與主交通的甜蜜。

但是神雖然刑罰祂的百姓,祂仍然憐憫百姓,祂會擊打,也會醫治。何西阿先知也說過同樣的話,「祂撕裂我們,也必醫治;祂打傷我們,也必纏裹。」(何六1)神永不會忘記祂的百姓,在有需要的時候,神會刑罰百姓;但又會醫治百姓;有時候刑罰是神的恩典,痛苦不容易忍受,但痛苦卻是福氣。我們發熱、肚痛是不易受,但這是恩典,因為這種記號,使我們知道自己有病;如果有病在我們裏面沒有徵兆,可能發覺此病時,便沒有希望了。如果我們在生活中能經驗因罪而來的痛苦,這是神的恩典,使我們可以甦醒過來;那麼這裏提及到百姓的刑罰,不論是被擄或神將他的榮耀隱藏起來,這些刑罰是直接從神而來的。以色列人所受的痛苦,不是單單因為外邦很強大,照樣我們與神的交通也不是單靠環境來限制,神會直接向我們施刑罰。雖然如此,神仍向我們施恩典,因神所做的一切事,目的使我們領受祂的恩典。當大衛數點百姓犯罪後,神差遣先知向大衛說,因你犯罪你要受刑罰。我給你三樣災選擇,你要落在外邦人手裏被追趕三個月呢、是有七年的饑荒臨到,還是國中有三日的瘟疫臨到;結果大衛願意落在神的手裏,因為祂有豐盛的憐憫!我們犯罪要受神的刑罰,但我們落在神的手裏,按照神的先知彰顯神的恩典。(一8)「赤腳露體而行」,彌迦在耶路撒冷工作,但他責備以色列國;以色列國與猶大國多少有些仇恨,現在以色列國受刑罰,豈不是南國的人要快樂嗎?但先知說自己也要受痛苦,並非因為有距離,也沒有因與他們沒有交通,把他們忘記。他仍然覺得大家同屬一個肢體,為他們心裏有極大的痛苦。百姓的刑罰和痛苦,就是先知的刑罰和痛苦;這種肢體的交通,巴不得激勵我們的心。每一個主內肢體,如果落在痛苦中斷不能因為大家有距離或沒有交通,便沒有同情的感覺。我們不可忘記那些受痛苦和受逼迫的人,因為他們也是我們的肢體。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