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鮑會園牧師

(經文:彌四1至五4)

從第三章進入第四章,好像整個環境改變,第三章是極可怕的審判,神的審判臨到祂的地方和百姓。因為既是從神而來之審判,便沒有一件事可攔阻;但進入第四章後,又好像在陰天有太陽照耀。神的百姓重新蒙恩,這情況十分美好。(四1-4和五2-4)這是舊約預言兩段非常寶貴的經文。神要在伯利恒以法他賜下一位救主,從一個黑暗可怕的情況,進入充滿亮光的景況。如果按人的思想分析,這是不可能的事,因為以色列將快要被外邦人毀滅,亞述國已幾次攻打以色列了,再過幾年北國便要滅亡了;然後再過百多年,南國也滅亡了。這些事必要發生的,故此若百姓在自己家安居樂業,根本無可能。因此就有很多人不承認書是先知的預言,說這是很後期的作品;可能是由特別激烈熱愛猶大的分子就寫的。對於本書的預言接受或不接受,看作可能或不可能,乃是我們對神的話語怎樣看法的問題。(彌四 1-4與賽二1-4)差不多完全一樣,許多不信者將以賽亞書分成幾段,四十至五十五章為一段,五十六至六十六章為一段;他們以為大概只有第一段是真的由以賽亞所寫的。而其他的預言根本沒有可能是以賽亞時代講的,但奇妙的是這樣的預言,不是在第二第三段以賽亞書內,乃是在第一段內。同時在詞句方面,沒有辦法把第三與第四章分開。若把第四章挪開,第三章與第五章便不能銜接,文字的結構非常緊密,(三12)「這殿的山」,接著在第四章開始也是耶和華殿的山,無法分開。有人解釋大概彌迦書是三四個人所寫的,審判信息是出於彌迦的手,而安慰應許的信息,可能是很晚時彌迦門徒所寫的。但是整卷彌迦書是詩歌體裁。第四章與第三章體裁結構差不多完全一樣,模仿的人不可能模仿得到的。最重要的理由,到底乃是接受或不接受神藉神藉先知說的預言;真的預言是對未來預先的宣佈,神可能不可能藉先知說預言呢?若說不可能,整本書約便失掉意義。如果神可能這樣做,便無理由拒絕神藉先知所說的預言。

現在看整篇信息的發展方向,這裏提及神的榮耀在百姓中顯現出來,神向百姓施恩的根據就是神極大的恩賜。神的恩典永遠不改變、(四6-8)「耶和華說,到那日我必要聚集瘸腿的,招聚被趕出的,和我所懲治的;我必使瘸腿的為餘剩之民,使趕到遠方的為強盛之民。耶和華要在錫安山作王治理他們,從今直到永遠。你這羊群的高臺,錫安城的山哪!從前的權柄,就是耶路撒冷的國權,必歸與你。」餘剩之民乃先知書中常常使用的,每逢百姓被審判的時候都用餘剩之民,神的恩典特別保守一班百姓。神要毀壞猶大刑罰祂百姓的時候,祂總會保守一些向祂忠心作見證的百姓,聖經稱之為餘剩之民。當北國以色列離棄耶和華去敬拜巴力,亞哈王為巴力大發熱心,逼迫那些敬畏神的人。先知以利亞,被耶洗別追趕非常灰心失望,在羅騰樹下向神求死;因所有百姓都離棄耶和華,他以為只剩下他一個人向神忠心,其實不然,還有餘剩之民。在壓力下你我可能站立不住,是否求神接我們去呢?以利亞向神發怨言極度灰心的時候,神向祂顯現說:你不要以為百姓中只有你一個人忠心,我已經在百姓中間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親嘴的。他們沒有敬拜假神,雖然以利亞不知道,但確實有七千人是對神忠心的;不單在以色列百姓時如此,在今天教會也是如此。忠心於神的百姓他們受逼迫的時候,是大會完全失落的;在人看來沒有盼望的時候,神仍然保守無數七千。許多忠心的百姓在逼迫下仍對神忠心,這些忠心的人,不是有很大名望的;在世人看來是很軟弱和沒有影響力的人。當時以色列百姓是如此,所以神在(四6)說要招聚的是瘸腿的人,瘸腿的人是殘廢沒有力量的人;但許多時候瘸腿的人卻在神面前蒙恩,因為軟弱被人輕視的人,能對神忠心。神要在他們身上顯出格外的恩典來,在教會歷史上我們多次看見這樣情形。保羅也說:「甚麼時候軟弱,我就甚麼時候剛強了。」甚麼時候軟弱,神就甚麼時候與他同在,為此他更誇張自己的軟弱,因為他可多得主的恩典。那些軟弱的人知道自己沒有力量了,不能扺抗外來的攻擊和勢力,不能靠自己了,他就有完全依賴主的能力了。一個瘸腿了三十八年的人,坐在水池的旁邊等候得到醫治,大概也等了三十多年,始終無法得到醫治,這時主耶穌來問他願否得到醫治?他說願意得醫治只是沒有力量,我想下池子的時候,別人總比我先下去;故此我得不到醫治的恩典,耶穌隨即吩付他起來。在水池旁等候的,可能有很多軟弱的人,但沒有那個瘸了腿三十八年的人那麼可憐!他知道自己沒有盼望,就在他沒有盼望的時候,神的恩典就臨到他。許多時候,神的恩典就臨到這些沒有盼望受壓迫的人。惡勢力以為可以完全勝過他們的時候,但有耶和華向他施恩;神能夠使他成為強盛的國和強盛的民。許多時候我們在惡勢力下真像一個瘸腿的人,無法抵抗罪惡的力量和勢力,我們怎能去抵擋他們呢!我們用盡了人力物力,帶領一個人信耶穌,但黑暗的勢力轉眼間吞滅整個國家,成千上萬的人卻失去機會,我們有甚麼力量呢?在人看來沒有辦法,但有主站在我們一邊,情況就不同。(路二十二31)「主又說,西門,西門,撒但想要得著你們,好篩你們,像篩麥子一樣。」篩子是一平底的大盆,下面有許多個小孔,把麥子一搖,重的麥粒便會沉下去,碎的也掉下去,麥子在篩子四圍撞來擠去。撒但就是這樣篩彼得,把彼得搖來搖去搖到頭昏,四面都是困難,今天事業失敗,明天遭人反對;後天有人逼迫,彼得說我怎能應付得來呢,照樣撒但也是這樣對付我們,四圍來攻擊,使我們無法應付;不但福無重至,更是禍不單行,我們無法應付撒但的攻擊。但是主說:「但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致於失去了信心。」雖然撒但要對付我們,但主站在我們這一邊幫助我們。如果撒但攻擊我們,我們就像瘸腿的人一樣,無法抵抗;但主耶穌幫助我們,我們便不用擔心。所以任何惡勢力跟主交戰時,我們不用擔心,因為主耶穌是永遠不會失敗的。故此這樣看來被吞滅的國家,要敗在亞述和巴比倫手上,無力逃脫;但這時候神的恩典臨到祂的百姓,要施恩給祂的百姓,使他們成為強盛的國。今天我們在黑暗勢力下不必灰心失望;不是因為我有能力,乃是因為主站在我們一邊,主的恩與我們同在。

在百姓未曾領受神的恩典前,神要百姓先面對一些事情,從(四9-五4)提及到三件事,第一件事是現在的啟示,每一個信息開始都用現在這兩個字。這三個現在是神要百姓對付的幾件事,這三個都是苦痛的經驗,是因著百姓的罪惡而引起的。神要他們先面對現在的事情和罪所帶來的困難,在神面前要承認現況。若不承認而掩飾逃避這些事,便無法享受神所賜的福和神的恩典。

第一個「現在」,(四9-10)「現在你為何大聲哭號呢,疼痛抓住你彷彿產難的婦人,是你中間沒有君王麼?你的謀士亡了滅麼?錫安的民哪!你要疼痛劬勞彷彿產難的婦人,因為你必從城裏出來,住在田野,到巴比倫去;在那裏要蒙解救,在那裏耶和華必救贖你脫離仇敵的手。」百姓要面對擄掠的事,因為罪惡,神差遣外邦擄掠他們,他們需要承認接納這件事情。「你的君主在哪裏?」事實上他們國中的君王正在逃跑,一國的王在敵國前逃跑;這對百姓而言是多麼的羞辱!百姓落在痛苦之中,如同產難的婦人。今天我們面對神的對付時,有沒有感覺到這事情帶來之痛苦,教會面臨挑戰而無法對付;我們有否感到心靈裏的痛苦,我們沒有必要遮掩蒙蔽這事;我們是否為落在這試探中,心裏感覺到痛苦。

第二個「現在」,神要百姓接受他們所面臨的困難,是神定意計劃刑罰。今天我們若遇見這些刑罰,就不能把自己的經驗與神的計劃分開,因我們經驗做每一件事不是偶然的,是有神的旨意在當中。神有一清楚完全的計劃,每個人都經驗過痛苦,但大家的感覺卻不同。如果這痛苦是我們完全無法控制的,也沒有出路和盼望的;這種沒有盼望的痛苦是非常難忍受的,但我們知道要經驗痛苦而有盼望。這種痛苦若有更好的目標,便較容易接受。但我們經驗痛苦時,是否知道這是出於神的旨意呢?如果知道出於神的旨意,我們不有會設盼望,在痛苦中可以忍受得了。沒多久之前,我知道有一位姊妹在很大考驗中;一個想事奉神的人,差不多要取去自己的性命。我知道她的經驗,也同情她的感受,當我與她交通後,她對我說:「我現在好像看見有一點出路。」我聽見之後很放心,知道她不會自殺了,她最初這麼消極是因看不見有盼望。照樣,我們在忍受痛苦時知道前面有盼望,知道是神的計劃,有神的目的,便有盼望。

第三個現在是神為我預備盼望的原因。(五1)「現在你要聚集成隊,因為仇敵圍攻我們,要用杖擊打以色列審判者的臉。」(五1與五2)的關係很親密,不應分成兩段,應在五1與五2之間加上「但是」兩個字,仇敵要攻打以色列,神給他們一個報復;亞述毀滅以色列國,巴比倫毀滅猶大國,神讓機會給亞述巴比倫刑罰自己的百姓。但是他們以為是自己的能力成就,沒有把耶和華計算在內,他們要擊打以色列審判者的臉,意思說他們想反抗神。但是先知說,(五2-3)「伯利恒以法阿!你在猶大諸城中為小,將來必有一位從你那裏出來,在以色列中為我掌權的;他的根源是從亙古,從太初就有。耶和華必將以色列交付敵人,直等到那生產的婦人生下子來,那時掌權者其餘的兄弟必篩到以色列人那裏。」人以為得勝控制一切,問以色列說:你所敬拜的耶和華在哪裏呢?伯利恒在猶大國中是很小的城。當猶太徵稅時,伯利恒負擔的稅很少,甚至有些皇朝免了伯利恒的稅;因這城太小太窮,是一處被人不尊重的地方。但卻出現神的恩典,大衛是伯利恒人,耶西在伯利恒城也不是出名的人;而大衛卻是耶西最小的兒子。人問耶西時,最初耶西也不敢講出大衛來,大衛是小孩子,他有甚麼力量,但神卻揀選他,成為以色列最著名的王。他卻是主耶穌的預表,神應許百姓在伯利恒中興起君王,人可能看不起祂。祂無佳形美容,人看見祂時候也不尊重祂。但祂卻掌管列國,祂出來的時候,百姓的盼望實現了。在強大的亞述巴比倫勢力下,百姓好像沒有盼望;但神給百姓有一個應許,在伯利恒出現一君王。因著這君王,神才可工作(四3-4)「他必在多國的民中施行審判,為遠方強盛的國斷定是非。他們要將刀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這國不舉刀攻擊那國,他們也不再學習戰事。人人都要坐在自己的葡萄樹下和無花果樹下,無人驚嚇,這是萬軍之耶和華親口說的。」這是多麼美好的應許,到今天尚未成就,有一部份預言應驗了。這位君王已經出來,但他尚未完全被人接納;這福氣未曾完全實現,但將來一定實現。神預言實現有一個條件,百姓要作一件事才可享受這福氣,(四5)「萬民各奉己神的名而行,我們卻永永遠遠奉耶和華我們的神的名而行。」今天外邦人仍不肯承認主的名,不肯尊敬神的人永遠是少數。我們盼望全世界人都得救。但主耶穌說不可能全人類都得救,直至萬王之王出現的時候,人仍然要奉自己神的名而行;我們卻需要耶和華的名而行。奉耶和華的名,就是遵行耶和華的意思。例如你要向朋友借一筆錢,這朋友跟你爸爸很好,你向他借錢,他一定不肯借給你,但你可以說:「我爸爸說我可向你借一萬元。」他必因你的爸爸而借給你,假如我們假傳聖旨,查出來之後他一定不會借給你。照樣基督徒的生活應奉耶和華的名,沒有一件不是出於耶和華的,若是神的旨意我們行,不是神的旨意我們不能行。我們所作的每一件事,是否都合乎神的旨意?無論心裏想的,口裏講的或手所作的,我們所行的是否按照神的旨意;按我們按照神的旨意,神叫一切應許來應驗。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