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吳 勇長老

耶穌曾說祂不去,聖靈就不來;祂去了聖靈就來。聖靈既來了,我們要追求才能經歷神。我們知道,我們認識耶穌,就追求耶穌;可是今天有個怪現象,很少人認識聖靈卻追求聖靈;頭腦有很多關於聖靈的知識,生活上一點都沒有經歷。

十幾年前我被邀請去講道,要我講聖靈的題目;那時我裏面空空,腦子空空,很少關於聖靈的知識;身體也空空,很少有聖靈的經驗。我知道要講這題目,知識和經歷二者缺一不可;我只好博覽群書,逐一收集點滴。很多書寫的都是參考聖靈來的;人家可以講,我也可以講;然而經歷則非如此,人家的經歷,不一定是我的經歷;雖然我也有一樣的經歷。我開始傳道時,從聖經找到根據:「有揀選,一定要有裝備。」

出埃及記第三章記載摩西被揀選,第四章記載他被裝備;且利未記第八章有「承接聖職」四字,承接聖職要舉行禮節,就是摩西要被抹油。在新約也找到憑據,保羅在大馬色蒙召,並非蒙召就可以工作,而是必須裝備方可;神差亞拿尼亞,就先要裝備他。我從聖經找出許多根據,我既蒙召,我要工作,我必須裝備。我剛蒙恩,思想簡單,我上山禱告,有時竄進防空洞禱告,有時竄入草堆禱告;有一天,神給我經歷聖靈,這經歷現暫不提。後來我傳道,發現有件很希奇的事,當我領唱短詩時,有人前來悔改。神給我看見,不是講道給人悔改;乃是神自己叫人悔改。不是你的工作,是神自己工作;所以我說:「主啊!我有過這樣經歷;可是我聽人說,昨日的經歷不能作為今日的資本;因神的恩典每日是新的,不能單靠從前的經歷,應有現在的經歷。」我一直為此事禱告。有一天,我在鄉間講道,因患感冒聲音嘶啞,毫無氣力;和兩位瑞士人一同吃飯,我實在吃不下,就回房間休息;當我經過講台,忽打冷戰,有涕無聲;我想,今晚我怎能爬上台呢?於是入房,自然而然跪下問主:「我怎麼辦?」辦字還未出口,神給我首次說方言,我又驚又喜;那時會場已開始唱短詩,我在方言中一直與主交通。我對主說:「外面等我工作,我必須停在這裏。」當我進入會場,三百多人齊站立;我受寵若驚,我算得甚麼,他們居然對我必恭必敬。我上講台,聲音恢復了,力量也來了;會畢病人要求禱告,手踫病者,病得醫治。我滿心感謝主!我繼續帶領聚會,勢如燃燒,如水沸騰;散會之前有見證會,有個知識份子,他看見數百人中這個哭、那個哭;不明到底是何玩意。他想出來講攻擊的話,他的臉色難看,用鄙視的眼光看會場;突然間,神的靈在他身上,他跳躍,且跳的很高,方言從口而出,人完全改變。這是那次會中所見。於是我想聖經的事情,神要以利亞找以利沙,把衣服披在以利沙身上;不是以利沙要的,是以利亞作的。我想,那個要講鄙視言語的人;神的靈降在他身上,不是他求的,乃是神自己給的。「......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麼?」(路十一13)我看見「更」字,我很高興;因為不求祂都給,求祂豈不更給嗎?

今晚,我只講兩點,第一,我要答覆很多的問題。

在行傳中,耶穌叫門徒要等候。若耶穌還沒有去,聖靈就不會來。叫他們等候是有道理的;但耶穌已去,聖靈已來;還叫他們等候甚麼呢?仔細來看,不論自然界或靈界,每事有時間、有次序。在自然界,一粒種子在地裏,必須等候;發芽長枝葉、開花結果,都有次序、有時間。生物界也如此,母體懷胎,嬰兒的四肢、五官都看不見;過些時候,四肢有了,五官也明了;到了二百七十天就生下了。有時間也有次序,靈界也是一樣;神造天地,並非一口氣呼成,乃是說有光、就有光,這是一天。然後把水上下分開,這是第二天。都是有次序、有時間的。所以神要我們等候。

我想,有兩個問題要等候;等候真理的問題解決,等候攔阻我問題除去。聖靈的問題,有很多真理的問題。「......不多幾日,你們要受聖靈的洗。」(徒一 5)許多人對聖靈的洗有個講法:「重生就是聖靈的洗,聖靈的洗就是重生。」大概現在很多人這樣主張;因為當時耶穌說:「過不多日你們要受聖靈的洗。」「你們」乃指使徒;難道使徒沒重生嗎?聖靈的洗和重生,不能合為一談。

有聖靈為甚麼還要追求聖靈呢?這樣的說話很多。以弗所書一章說,信就可以得著所應許的聖靈。如果沒有聖靈,你就不會認罪、不會承認耶穌是主、不會認神是父。你認罪、信耶穌是主、神是父;這就是你有聖靈的憑據。有聖靈還要追求聖靈纔合邏輯呢?神並不在邏輯裏面;如果神限於邏輯之內,就不謂之神了。我們姑且不管這些理論,從耶穌基督身上來看,祂有聖靈還要追求聖靈。當天使找到耶穌的母親馬利亞,說:「你要懷孕生子。」她立刻說:「我還沒有出嫁。」天使說:「因為你懷孕是從聖靈而來的」所以祂有聖靈,祂要開始天國的事業;祂在約但河受洗聖靈降在祂身上,好像鴿子一樣。路加四章說祂被聖靈充滿,滿有聖靈的能力。祂有聖靈又充滿聖靈。使徒也是如此,當耶穌釘在十字架以後,他們非常害怕,躲在房子裏;耶穌進去,向他們吹一口氣,說:「你們受聖靈。」到了行傳一章,耶穌說:「過不多幾日,你們受聖靈的洗。」所以,耶穌有聖靈,使徒有聖靈,還要追求聖靈,這是有根據的。

有人曾說,五旬節以前,聖靈在耶穌裏面,五旬節以後,聖靈是在身體裏面;身體就是教會。所以行傳二章,使徒被聖靈充滿,使徒是猶太人。行傳十章使徒在哥尼流家裏;他們是羅馬人,是外邦人;聖靈在他們身上。教會包括猶太人也包括外邦人;既然聖靈已經進入猶太人身體裏面,也進入外邦人身體裏面;聖靈的工就成了,聖靈的事就完成了歷史。因此,今日不必再談聖靈的洗。但是「因為這應許是給你們,和你們的兒女,並一切在遠方的人。」(徒二29)「你們」是一代,「你們的兒女」又是一代。聖靈的洗,沒時間限制;既有遠方的人,當然也有近處的人;聖靈的應許,沒有空間的限制。

希伯來書說:「各樣的洗禮。」有很多人說是指滴禮和浸禮。因為以弗所書說:「一信一洗。」所以有人只能指一樣,不能指兩樣而言。滴禮是洗禮,浸禮也是洗禮;各樣洗禮乃指水洗和靈洗。我們從聖經看,基督徒不僅是器皿,而且是器具。杯子是器皿,用來盛茶;碗是器皿,可以盛飯。基督徒是器皿,神要把祂的靈盛在裏面。我們也是器具;筆是器具,腳是器具,可以使用;所以基督徒是器皿也是器具,是信徒也是門徒;基督徒聽道還要學道,有了水洗,還要靈洗,這是有聖靈根據的。所以等候真理的問題要解決,否則你的攔阻就一直存在。等候我們攔阻的問題要解決。我們有許多攔阻的問;害怕攔阻問題,欲追求聖靈,卻追求到邪靈;我看見了多次,有人追求到邪靈的事。遇到這樣的問題該怎麼辦呢?路加十一章說,兒子求餅,父親不會給他石頭;求魚,不會給他蛇。人向神求聖靈,難道神給邪靈嗎?父親都不至於如此,何況我們的天父呢!既然這樣,為甚麼有人求聖靈反而得著邪靈呢?當西門看見使徒們按手,人就被聖靈充滿;他們吩咐鬼,鬼就被趕出去。西門看了覺很希奇,認為這是得利的門徑,就給錢使徒,請使徒把這恩賜給他。使徒對他說「你的銀錢和你一同減亡吧!」由此可見,西門居心不正,他所求的不是聖靈,而是自己的利益。求聖靈反得邪靈,問題在於居心不正;他所求的是聖靈以外的東西,所以害怕是多餘的。

理性的攔阻問題。這問題很麻煩,我們所信是頭腦想得通的,不能相信頭腦想不通的。我的毒瘤沒有取出,至今已卅六年了。有位高官為人很孝順,他父親患的和我一樣的結腸癌;他聽說我的病經已痊愈,就和我連絡來訪問我,問我治病秘方;我說我的秘方就是神蹟,他始終不相信;因他的頭腦想不通。知識份子只能接受頭腦解得通的事,這時對於理性是個很大的攔阻。基督教已漸變成早期的猶太教;猶太教有祭司有文士,祭司負責聖殿禮節的工作。

現在基督教也漸落進禮節儀文裏面。靈裏的需要,儀文不能解決,於是就落到文士裏面;文士本是研究聖經的。今日基督教研究高深學問;我並非說這些不好,不過這些未能滿足靈的需要。今日基督教走情感路線,大喊大叫、大奔大跳,發洩內裏的情感;我從前很不以為然,覺得這樣很不斯文,不成體統;但後來我想通了,我並非贊成,而是我發現神乃重感情的。何以見得?當耶穌到拉撒路墓前,祂哭了;還有,耶穌在拿因地方看見寡婦哭送已死的兒子,就動了慈心。感情是心裏面的東西,如你不敢用感情,就等於不敢用心;人若不敢用心,怎能接觸神呢?昔日大衛迎接約櫃時,在約櫃前唱歌跳舞;他的妻子米甲因此輕視他,說以色列的君王在百姓面前露體。後來米甲被詛咒,她終身不能生育。這是理性的攔阻。我並非說理性不好;但別以理性攔阻聖靈的事。

「人怕人」的攔阻問題。彼得和外邦人同吃飯時,看見猶太人來了立即走開;後來保羅看見他在此事上不對;因為福音是為猶太人也是為外邦人的;彼得看見猶太人來就避開,這和真理有所抵觸;所以保羅當眾指責他。

各位!關於真理的事,不必怕人;接受耶穌是一部分,接受聖靈也是一部分;接受耶穌又接受聖靈,才是全備的救恩。現在的人都喜歡一半一半的,從前的人也是喜歡一半一半;神叫亞伯拉罕從米所波大米出來;他走一半到吾珥就停下來,然後才繼續走下去。雅各從巴旦亞蘭出來,走到示劍就停止;他也是走了一半。還有老底嘉教會好像溫水半冷半熱,也是一半一半。各位弟兄姊妹!屬靈的事,一不作,二不休;要走就當走到底,不能只走一半。所以神等候你的問題解決,也等候你攔阻的問題解決;這是在追求之前。你在追求之時,神也在等候,等候你發覺自己軟弱無能;我們無論對自己、對整體,都何等沒有能力,在得勝上何等沒有能力!當雅各從巴旦亞蘭回迦南地,代表他走上追求的路;他需要先解決的,是他和他哥哥的問題;因他們之間有仇恨。「弟兄和睦同居......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詩一三三1-2)問題解決了,膏油才能澆灌下來。當雅各經過以東地帶,靠近他哥哥住處時,他邊走邊跪七次,七代表完全;向他哥哥俯伏下來,直到饒恕,仇恨消失為止。但是我們常發現,一而再,總不能成功就不作了。在得勝上何等沒有能力!

人生的攔阻問題。人的一生有許多遭遇,我年青時曾經被日本人監禁,曾經患癌症;如同經過死亡的邊緣谷。人生有很多挫折、很多打擊,須有能力才能得勝。

我曾經探訪一位老將軍,他要我為他禱告,他對我說:「你禱告,神必垂聽;請你為我禱告神,叫我快快死。」我問他為何要這樣禱告?他說:「如果你這樣為我禱告,我今晚睡覺,明早就不起床了;也許我沒這樣福氣,明早起床後我就腦溢血離世;若再沒這樣福氣,我明天上街必被車撞死。」我問他為何要這樣禱告?他說:「弟兄,我問你,你豈忍心叫我過這樣的日子嗎?」他一家三口,女兒因婚姻挫折、精神分裂、崩潰;他的妻子原是小兒科醫生,因被電單車撞傷,腦子不清楚。他現年76歲了,要照料神經病的女兒和神志不清的妻子。他在得勝苦難的事上,是多麼沒有能力。我們的事奉多麼沒有能力;和他人配搭事奉,發現自己個性特別、脾氣暴躁、心胸狹窄;遇事一觸,臉紅聲厲;見人態度不好,立即吃不消;聽人說句逆耳的話,立刻受不了;雖曾受過教導,理應溫柔、應忍氣吞聲、逆來順受,道理雖懂;實際卻做不到。我們生命上沒有能力。

「我們堅固的人,應該擔代不堅固人的軟弱;」(羅十五1)我在福建時,有次出門,到沒有車的地方,我就步行;但我內人走不動,只好坐轎子。中午,轎夫停下吃飯,他們和賣飯的人談話:「所托的事辦了沒有?」「辦好了,請放心!」「堅固嗎?」我很好奇,到底所托何事邊問堅固嗎?因此,我問賣飯的,他說:「托我找配偶。」我說:「為何不問漂亮賢淑卻問堅固與否。」回答說:「他要的是個挑水、劈柴、養豬、耕田甚麼都能幹的堅固人。」「堅固」原文甚麼都能之意。但是我們發現甚麼都不能,攻克己身不能。所謂攻克己身,就是被毀謗,面不改容、心不跳、手不冰冷;被人稱讚,不洋洋自得、不得意忘形;我們謙卑不能,溫柔也不能、樣樣不能。我曾說過,能不在你,神要「從嬰孩和喫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詩八2)弟兄姊妹!嬰孩是軟弱的意思,耶穌因軟弱被釘十字架,你應該與祂一同軟弱。聖經中有兩種軟弱,一是不好的,好像「心靈願意,肉體軟弱。」還有一種軟弱的,耶穌因軟弱被釘十字架,這種軟弱的意思,是祂對神不頂撞、不抵抗;凡出於神命令,祂完全順服。神的能就在這樣的人身上。可是我們發現了件可怕的事,我們甚至連軟弱都不能。固然不錯,神的能要能在嬰孩身上,嬰孩非常軟弱,任你抱、任你摔、毫無抵抗;但是連這一點我們都無能,這是我們的光景!我們需要聖靈的能力,教我們對神軟弱。若非聖靈工作,我們連這都做不到。

我們還有整體的需要。今日教會,雖喊叫「增長」美名,實際卻是退後;去年一百人,今年僅九十人,可能明年只有八十人。還有種是停住的,十年前後,同樣一個禮拜堂,同樣這些人。真是越看越膽寒;因這班人越來越老,教會老氣橫秋,我們對於整體也無能。

整體各有需要。個人的需要對神就是對人;對人就是對神。耶穌曾說:「我餓了,你們沒有給我吃,我在監牢,你們沒有來看我。」(太廿五42-43)他們說:「我們沒有看見你餓了,也沒看見你在監牢裏。」耶穌說:「你們既不作在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所以,你對神如何,乃是決定你對人如何。你應按聖經的教導對待人,但約翰十六章說:「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若非聖靈的工作,雖然腦袋知識一大堆;但生活的實際毫不見得。

今天我從《華僑日報》看見一篇攻擊基督徒的文章:「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論到人來信耶穌之前自由自在,信了耶穌後很不自由;一次禮拜天不到教會,牧師便追問,實在令人厭煩。

弟兄姊妹!基督徒應該進入實際,真理不是一些知識,乃是從實際活出來的;要等真理的聖靈來了,才能幫助我們進入真理。現在有許多人很苦惱,知道饒恕而不饒恕人;知道謙卑但不能謙卑,知道當順服神但代價太大無力支付。個人問題需要能力,整體問題也需要能力,處處需要能力。

我覺得基督徒的苦惱,不是知和不知的問題,乃是能和不能的問題;為何不能?因沒有能力,為何無能力?因對聖靈的問題,沒有清楚認識。「我來要把火把丟在地上,」(路十二)呂掁中牧師的聖經新譯:「他盼望能夠燒起來。」甚麼都需要火,昔日在聖殿,有火才能燒香、點火、獻祭。今日在家庭也需要火,才能燒飯、燒水。工廠也需要火,才能製造產品。我們為主作出口的也需要火,沒有火,我們只有些字句;有火才有經歷。唱詩也需要火,沒有火就沒有聲音,不能感動人,所以實在需要火。

火就是聖靈「......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麼?」(路十一13)「更」意思是你沒求,祂都賜給你;你求,祂更賜給你。

求神給我們看見自己個人的需要、教會整體的需要;追求聖靈得著能力。但神在等候你真理的問題弄清楚、等候你攔阻的問題挪開;因為很多人對真理尚未清楚、很多人仍是攔阻重重;特別是理性的麻煩。

求主讓我們渴慕聖靈,其非人的才能、口才可以突破這個世代,唯聖靈可以突破這個世代。我們應當起來渴慕聖靈的充滿!各位!是嗎?若是,請說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