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吳 勇長老

今天晚上,主要的經文在以弗所書第五章。未講聖靈充滿之前,我要和昨晚一樣答些問題。

聖靈的洗,聖靈充滿,這兩件事是否一樣?行傳一章說:「你們要受聖靈的洗。」第二章說:「他們被聖靈充滿。」應洗的是受聖靈的洗,應充滿的是被聖靈充滿,為何第一章講「洗」第二章講充滿?若說一樣,為何不一致說洗或一致說充滿?人對這兩問題有很大的疑問。關於聖靈的洗,在行傳一章提過之後,就用澆灌代之;所以聖靈的澆灌就是聖靈的洗。還有「聖靈充滿」一名詞,是否即聖靈澆灌?聖靈澆灌目的在乎聖靈充滿,澆灌乃為充滿;聖靈澆灌可說是手續,聖靈充滿可說是目的;手續乃為目的。比如說買張票看球賽,買票時有人問你買票作甚麼,你說要看球賽;買票為了看球賽。追求聖靈充滿,追求聖靈澆灌;澆灌就是為看充滿,充滿澆灌,可說是同一件事,也可說是兩件事;要充滿就得被澆灌,被澆灌才能充滿。所以這三個名詞,洗是第一次,第二次用澆灌,澆灌為達到充滿;手續是為目的。

要充滿必先倒空、倒罪、倒世界,還要倒自己。腓立比第二章說,耶穌倒自己,從寶座下來馬槽,祂把權柄倒出來,祂才不從十字架下來;如果祂從十字架下來,救恩就不能完成;祂把性命也倒出。腓立比三章保羅說:「我只有一件事。」難道保羅有一件事嗎?他是希伯來生的希伯來人是法利賽人,是迦瑪列的門生;這裏已有三件事。講祂是希伯來人,這是他的血統,講他是法利賽人,這是講他的宗教;講他是迦瑪列的門生,這是講他的教育。保羅把他的血統、宗教、教育都倒了;只有一件事就是耶穌。有人說,如果能夠倒自己,就不需要被聖靈充滿;因為倒不了自己,才要被聖靈充滿,這問題該怎樣解決?應先倒空而後充滿,或先充滿而後倒空呢?我們天然的思想應先倒空然後充滿,但神不受天然的限制。日頭往前走是自然現象,住後退是反自然現象;但神不受天的限制。鐵桶的水沉下去是自然現象,浮上是反自然的現象,所以神是不受自然的限制。既然如此,到底先倒空後充滿,或先充滿後倒空?我想用浪子來作比方,浪子回家,是先洗淨自己,然後父親親他;還是父親先親他而後才洗乾淨?神的心非同人的心,按常情,應洗乾淨然後親嘴;但父親等不及他洗淨換衣,就抱住作連連親嘴;如此看來,我們骯髒也不要緊、污濁也無所謂,我們就追求聖靈充滿。

各位!聖殿中有很多物件,除了洗濯盆之外,各物皆有尺寸。猶太人要點燒香之時,必須洗淨手腳,為何洗濯盆沒有尺寸;因為洗濯盆是聖潔的。關於聖潔的事,並非沒有標準;人以為聖潔的,神不一定以為聖潔;我們從聖經記載浪子的故事,當浪子回家時,對他父親說:「我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你。」浪子雖然渾身骯髒;但他有潔淨的心志,心志是神所重視的。曾有個宣教士死了,義女把他埋葬後清理遺物;發現一小箱裏有封她六歲時寫給義父的信,事隔卅多年。六歲時的信,字體既不好,字句也不通順,為何宣教士看作寶貴呢?因為寶貴不在字體的字句,乃在寫信的心。照樣,神對我們也是如此,神所器重的是你乾淨的心,神看為寶貴。所以,先倒空或先充滿,此事很難解清楚;但是潔淨的心乃是後有的。這是我對此問題的答覆。

有人說,被聖靈充滿是看果子、聽方言。到底果子或方言?兄弟對此問題的看法,我們追求非果子亦非方言,乃是追求聖靈;聖靈給我們甚麼,這是聖靈的權利,非我們所能干涉的;我們不是追求果子,好叫我們生活更榮美;我們也非追求方言,叫我們的感覺更享受;這些都不是我們追求的目標,我們追求的是聖靈,追求目的為榮耀主;憑據到底是果子或是方言,我覺得都不是問題;因你追求的並非這些,神給你果子,你感謝主,給你的方言,你也感謝主。

至於方言也有問題:「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按著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徒二4)如果說的不是任何國家的話,怎麼能說是方言?這話不錯,因為聖經上的方言是種代表國家的方言;如果讀林前十二,十四章,另有種方言聽不懂的;按呂振中的繙譯,那處的方言,他用「卷舌頭」代之「方言」。有種方言是聽不懂的,這在聖經是有根據的。

「聖靈的洗」或「聖靈的浸」這四個字,好像一條船沉下水,你說「船浸了」意思是海水充滿船;我們受聖靈的浸,就被聖靈充滿在我們裏面。我們就從中向祂發出讚美,可能是聲音的讚美。所以,聽得懂的方言有之,聽不懂的方言也有,這是聖經明文的根據。

還有個問題,當被聖靈充滿之時,「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又有舌頭如火焰......落在他們各人頭上。」(徒二3-4)「正是先知約珥所說的。」(徒二16)意即五旬節所發生的正是和約珥所發生的一樣。可是約珥所發生的現象,有異象、有異夢;五旬節發生的卻沒有,所以五旬節的現象,和約珥的現象完全不同。路加寫到這裏,用「正是」乃是說五旬節約珥的現象不一樣,但所發生的事正是一個。

今天人用自己的經歷來衡量別人,你被聖靈充滿,你把經歷告訴我;如果經歷不同,你說這不是被聖靈充滿。還有人竟然以別人的方言和自己不同,說這不是被聖靈充滿。人是怪的,想出來的問題也是怪的。不應該用自己的經歷去衡量別人的經歷,這樣是不合乎聖經的。

「不要作糊塗人,要明白主的旨意如何。」(弗五17)主的旨意就是被聖靈充滿。人被聖靈充滿,就與神更加親密,與神更近;真理的聖靈來了,要引導我們進入真理。上句末了的真理兩字,應繙為實際,就是說,你本來有真理知識,被聖靈充滿後,聖靈就把你真理的知識帶進真理的實際。這是多麼寶貴!人被聖靈充滿,就加入了天國的行列。被聖靈充滿,有許多美的現象;撒但怎能放心呢?四福音講「神在一個肉身顯現。」行傳講「神在許多肉身顯現。」行傳所說的乃指耶穌,四福音所說的乃指聖靈。神在一個肉身上顯現。魔鬼已經受不了;神在許多肉身顯現,魔鬼怎吃得消呢?所以魔鬼千方百計來攻擊你。許多人被撒但攻擊就糊塗了。我們今天的糊塗有兩種人,一是盲目批評者,他們死氣沉沉。一是盲目追求者,他們狂狂亂亂。這是今時代最普遍的現象,這兩種糊塗人,我們都不能接受,也不能贊同。我曾經看見一件有趣的事,有對夫婦到了火車站,車已開走;他們問站員:「八點零一分的火車,到底幾點鐘開?」站員莫明其妙,答「八點零一分的車就是八點零一分開。」那人又說:「現在我的錶七點五十九分,我太太的錶七點五十八分,站上的鐘是八點零三分,到底我應該看哪個錶呢?」站員說:「火車開行的時間不是根據任何人的錶,乃是根據站上的鐘點。」弟兄姊妹!我們不要作糊塗人,聖靈充滿的事,並非根據眾說紛紛,乃是根據聖經所講的。但是有許多人,聽這信這,聽那信那;莫衷一是,結果糊塗了。聖經說:「不要作糊塗人......不要醉酒......乃要被聖靈充滿。」(弗五17-18)這裏用醉酒比喻聖靈充滿。當使徒在耶路撒冷講道時,那些看見聽見的人就說他們被新酒灌滿了。被聖靈充滿的現象,就像被新酒灌滿的現象;醉酒者在酒性控制下,說話,態度舉動都異常;照樣,被聖靈充滿者在聖靈管制之下,說話,態度,舉動都異常。耶穌基督是個被聖靈充滿的;祂講道時,猶太人說,祂說話不像文士。因為祂異於文士,就是異常的意思。還有,祂的工作也異常,五餅二魚能給五千人吃飽。祂所活的也是異常,當祂背十字架上各各他,有些婦女在哭;耶穌對她們說:「不要為我哭,要為你們和你們的兒女哭。」耶穌已極度痛苦疲乏之時,還顧念別人。

各位弟兄姊妹!我們是老舊的人,我們不異常;甚至我們不正常,反常,我們說話反常;把是說成不是,做事反常;惟利是圖,以自己利益為原則,不理法律不理良心。這豈非反常?我們活的反常,活在嫉妒裏面,活在詭詐裏面,豈非反常?可是被聖靈充滿者,不活在反常也不活在正常;因為若只活在正常,和一般人沒分別。你能的別人也能,你作的別人也作,並不希奇;被聖靈充滿者,乃是活出異常,這樣才能吸引人信主。

美國南北戰爭時,有兩個好本事的將軍,李將軍是個好基督徒,白將軍是個馬虎的基督徒;他非常嫉妒李將軍,千方百計予以打擊,萬般留難;李將軍卻始終默默無聲。到了戰爭結束,李將軍辦間大學,白將軍無所事事。當時美國總統認為李將軍是國防部長的合適人選,召他進白宮,對他發表心意;但李將軍說他已從事教育;若接受國防部長之職,教育工作就半途而廢。他要求總統讓他繼續努力教育工作。總統說:「你若能推薦一位即可。」於是李將軍就推薦白將軍;總統說:「豈不是......」李將軍搶著說:「這是他與我個人的事,我推薦他是為了國家的事。」總統說:「既然如此,我願意接受你的推薦。」白將軍聽了這消息,遂即奔向李將軍家裏對他說:「在我心目中,除耶穌之外,你是最偉大的。」李將軍實在活的異常!

各位弟兄姊妹!聖經以醉酒預表聖靈充滿,接下去的經文是「當用詩章頌詞,靈歌,彼此對說......」這是論到教會生活。「凡事要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弗五19-20)這是論到個人生活。到了第六章,開始論到父母和兒女,這是家庭生活,論到人和僕人,這是社會生活。接下又論到須穿戴神所賜的全副軍裝,這是戰爭生活。不錯,聖靈充滿有許多神蹟奇事,有許多異能顯出;聖靈充滿是在日常生活顯出來。所以,以弗所第五章以後,全部講生活的問題;但是今日的基督徒,從神蹟異能去看,很少從日常家庭生活社會生活去看。

以利亞膏以利沙,當以利亞找到以利沙,用外衣披在他身上,這件外衣就是代表「膏」。以利沙得著外衣,這代表聖靈的澆灌。聖靈的澆灌容易得的。列王下,也看見一件外衣,以利亞把外衣丟下來,以利沙把外衣拾起來,用外衣打水;以利亞的神同在,水就左右分開;以利沙就過了約但河,先知們看見以利沙,便說:「感動以利亞的靈,已經感動以利沙了。」以利沙的接續,看見以利沙即等於看見以利亞;聖靈充滿,目的是看見你,等於看見基督;這是聖經上一個很基本的目的。所以列王上十九章的外衣代表聖靈澆灌,列王下二章的外衣代表聖靈充滿;王上那件外衣很容易得,王下那件外衣得之不易;因為他從吉甲開始,跟到伯特利,又跟到耶利哥,一直跟到約但;經過一城又一城,一山又一山,被聖靈灌就很著能力,能走追求的路,從吉甲到約但就是追求的路;聖靈澆灌是手續,得著能力才能走追求的路,以達到了目的──聖靈充滿。

吉甲是滾去的意思,滾去肉體的敗壞。約翰福音說「真理的聖靈來了,叫人為罪自己責備自己。」聖靈臨到你身上,就給你看見自己的光景,自己的敗壞;你成功時,自高自大;失敗時,自卑自憐;你在光處,在暗處,樣子完全不同;聖靈給你看見,別人假冒為善極其可惡,令人討厭,而自己假冒為善不覺可惡可厭;聖靈給你看見,不應有的思想你不能管制,不應有的舌頭你也管不住,口說不貪愛世界,心中卻暗貪世界;你叫別人聖潔,自己毫無聖潔;聖靈叫你看見這一切,叫你把這些從身上完全滾去。追求的路就是吉甲,滾去肉體的敗壞。

伯特利,當雅各逃避他的哥哥,在曠野時,天為他開,伯特利代表天為他開啟。

弟兄姊妹!人若經過吉甲,滾去肉體的敗壞,天就為你開啟。今日有許多神的兒女,天對他是關閉的;因他沒有經過吉甲,他對屬靈的事黑暗而不光明;如要屬靈的事光明,必須經過吉甲這一層。

耶利哥進入迦南,代表屬靈的甘甜,屬靈的豐富;進入迦南意即進入屬靈的甘甜,和屬靈的豐富;但是耶利哥倒下來,叫你不能進去。要進耶利哥就是要打仗,把耶利哥城攻塌。

弟兄姊妹!我們今天是和空中惡魔打仗,以禱告做兵器作戰。

有次,我受感動,搭飛機到印度,當時我持台灣護照,到了加爾各答出示護照時;問我是誰簽證?我說,是你們的代辦英國領事館。又問為何給你簽證?我說這應該問英國領使館。結果我護照被扣留待查;從上午等到下午無人理我;天色漸晚,我問他們:「我的問題如何解決?能入境就給我入境,否則派飛機把我送回去。」(明知無此可能)那人員說:「馬上就給你答覆。」經他們磋商,有兩個條件,第一,在加爾各答只可住五天。(除頭尾兩天實際只有三天)第二,明早九時到移民局報到。條件都寫明在護照上,然後放我入境。有位同宗接我到加爾各答浸信會神學院;當時該地旱災,學校停課,全院空無一人。天黑了,他們給我住宿的不是學生宿舍,而是樹林中一個臨時倉庫,放著一張床;傳道人對此並不計較,既來之則安之。那位吳先生大概很累,對我說明早再來就走了。林中寂無人聲,只聽見蟲叫聲;我不想吃飯,關上門禱告說:「我來此不是為觀光,這裏並無光可觀,馬路參差不齊,到處凌亂。是我自己買機票來的,並非被邀請來的,批准了五天,實際上僅有兩天,這五天作甚麼呢?主啊!?要負我的責任;我本意不是來玩的,就算有著名的皇宮,我從來都不想看,我乃是被感動來的。禱告後我睡覺了,也忘記肚子餓,不覺睡到早晨七點;忽有人扣門,起初我有點膽怯,扣門聲變本加厲,繼之大叫,我不得不開門,見兩個漆黑大漢說:「你這傢伙,弄得我們整夜不眠。」我說:「我今天剛從台灣來,和你素不相識,怎說我攪擾你的睡眠呢?」他指著我的鼻子,說:「入關是我為你簽證的。」我以為他來敲竹槓,問他有何貴幹?回答說:「本來請你明天到移民局報到,因為我們有責任,現在加爾各答有八千華人,多你一個也沒人知道,所以半夜來通知你明天不必到移民局。」我十分感謝他們。他把護照上所寫的條件擦掉,還客氣地說:「半夜打擾你,叫你只逗留五天,實在過意不去;如果你想多留下些日子也可以的。」有個蘇格蘭農夫被神感動到印度傳道,不是差會派的,所以他夜宿禮拜堂門口,全身被蚊子咬傷,每天他用一點麵粉烘乾,喝自來水度日;他問我:「你來此人地生疏怎麼傳道?你給我傳單,我替你去請人。」郊外卡巴地方有許多客家人。我到那裏傳福音,有一百五十多人信主,卡巴教會就此建立。

各位!我們以禱告與惡魔爭戰,經過耶利哥,然後才到達迦南地,這場戰爭打得過,才能進入屬靈的豐富,才能嘗到屬靈的甘甜。

來到約但河──聖靈的充滿。以西結四十七章,有「多」「少」兩個字,水到踝子骨,水到膝,到腰;水多了,人少了,等到水蓋上頭,整個人都沒了,人的「己」少了。加拉太書說情慾所結的果子有廿幾樣。「己」少了就是情慾少了,水多就是靈多,靈只有一位怎會多呢?加拉太五章,聖靈所結的果子有九樣,結出忍耐,又結出喜樂,和平......。靈多就是聖靈的果子越來越多,到約但河就是「己」埋葬然後基督的豐盛才顯明,這就是聖靈充滿。

看見以利沙就是看見以利亞,以利沙是以利亞的繼續。看見你就是看見基督,你是基督的繼續。但是以利沙有個強烈的心志。弟兄姊妹!萬勿停留在王上十九章,應進入王下二章;不能停在聖靈澆灌的階段,應進入聖靈充滿的階段,澆灌不過是手續,充滿才是目的。哪有人買了球賽的票子而不進入球場呢?如果你不進入充滿,你追求澆灌作甚麼?澆灌給你有能力,叫你往前走追求的道路,所以聖靈澆灌就是聖靈充滿。以利沙有個強烈的心志,所以他得著了。今日許多人沒有這樣的心志,所以得不著;因為神的恩是賜給「要」的人。

你有否「要」的心志呢?

耶穌曾說祂不去,聖靈就不來;祂去了聖靈就來。聖靈既來了,我們要追求才能經歷神。我們知道,我們認識耶穌,就追求耶穌;可是今天有個怪現象,很少人認識聖靈卻追求聖靈;頭腦有很多關於聖靈的知識,生活上一點都沒有經歷。

十幾年前我被邀請去講道,要我講聖靈的題目;那時我裏面空空,腦子空空,很少關於聖靈的知識;身體也空空,很少有聖靈的經驗。我知道要講這題目,知識和經歷二者缺一不可;我只好博覽群書,逐一收集點滴。很多書寫的都是參考聖靈來的;人家可以講,我也可以講;然而經歷則非如此,人家的經歷,不一定是我的經歷;雖然我也有一樣的經歷。我開始傳道時,從聖經找到根據:「有揀選,一定要有裝備。」

出埃及記第三章載摩西被揀選,第四章載他被裝備;且利未記第八章有「承接聖職」四字,承接聖職要舉行禮節,就是摩西要被抹油。在新約也找到憑據,保羅在大馬色蒙召,並非蒙召就可以工作,而是必須裝備方可;神差亞拿尼亞,就先要裝備他。我從聖經找出許多根據,我既蒙召,我要工作,我必須裝備。我剛蒙恩,思想簡單,我上山禱告,有時竄進防空洞禱告,有時竄入草堆禱告;有一天,神給我經歷聖靈,這經歷現暫不提。後來我傳道,發現有件很希奇的事,當我領唱短詩時,有人前來悔改。神給我看見,不是講道給人悔改;乃是神自己叫人悔改。不是你的工作,是神自己工作;所以我說:「主啊!我有過這樣經歷;可是我聽人說,昨日的經歷不能作為今日的資本;因神的恩典每日是新的,不能單靠從前的經歷,應有現在的經歷。」我一直為此事禱告。有一天,我在鄉間講道,因患感冒聲音嘶啞,毫無氣力;和兩位瑞士人一同吃飯,我實在吃不下,就回房間休息;當我經過講台,忽打冷戰,有涕無聲;我想,今晚我怎能爬上台呢?於是入房,自然而然跪下問主:「我怎麼辦?」辦字還未出口,神給我首次說方言,我又驚又喜;那時會場已開始唱短詩,我在方言中一直與主交通。我對主說:「外面等我工作,我必須停在這裏。」當我進入會場,三百多人齊站立;我受寵若驚,我算得甚麼,他們居然對我必恭必敬。我上講台,聲音恢復了,力量也來了;會畢病人要求禱告,手踫病者,病得醫治。我滿心感謝主!我繼續帶領聚會,勢如燃燒,如水沸騰;散會之前有見證會,有個知識份子,他看見數百人中這個哭那個哭;不明到底是何玩意。他想出來講攻擊的話,他的臉色難看,用鄙視的眼光看會場;突然間,神的靈在他身上,他跳躍,且跳的很高,方言從口而出,人完全改變。這是那次會中所見。於是我想聖經的事情,神要以利亞找以利沙,把衣服披在以利沙身上;不是以利沙要的,是以利亞作的。我想,那個要講鄙視言語的人;神的靈降在他身上,不是他求的,乃是神自己給的。「......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麼?」(路十一13)我看見「更」字,我很高興;因為不求祂都給,求祂豈不更給嗎?

今晚,我只講兩點,第一,我要答覆很多的問題。

在行傳中,耶穌叫門徒要等候。若耶穌還沒有去,聖靈就不會來。叫他們等候是有道理的;但耶穌已去,聖靈已來;還叫他們等候甚麼呢?仔細來看,不論自然界或靈界,每事有時間有次序。在自然界,一粒種子在地裏,必須等候;發芽長枝葉,開花結果,都有次序有時間。生物界也如此,母體懷胎,嬰兒的四肢五官都看不見;過此時候,四肢有了,五官也明了;到了二百七十天就生下了。有時間也有次序,靈界也是一樣;神造天地,並非一口氣呼成,乃是說有光就有光,這是一天。然後把水上下分開,這是第二天。都是有次序有時間的。所以神要我們等候。

我想,有兩個問題要等候;等候真理的問題解決,等候攔阻我問題除去。聖靈的問題,有很多真理的問題。「......不多幾日,你們要受聖靈的洗。」(徒一 5)許多人對聖靈的洗有個講法:「重生就是聖靈的洗,聖靈的洗就是重生。」大概現在很多人這樣主張;因為當時耶穌說:「過不多日你們要受聖靈的洗。」「你們」乃指使徒;難道使徒沒重生嗎?聖靈的洗和重生,不能合為一談。

有聖靈為甚麼還要追求聖靈呢?這樣的說話很多。以弗所書一章說,信就可以得著所應許的聖靈。如果沒有聖靈,你就不會認罪,不會承認耶穌是主,不會認神是父。你認罪,信耶穌是主,神是父;這就是你有聖靈的憑據。有聖靈還要追求聖靈纔合邏輯呢?神並不在邏輯裏面;如果神限於邏輯之內,就不謂之神了。我們姑且不管這些理論,從耶穌基督身上來看,祂有聖靈還要追求聖靈。當天使找到耶穌的母親馬利亞,說:「你要懷孕生子。」她立刻說:「我還沒有出嫁。」天使說:「因為你懷孕是從聖靈而來的」所以祂有聖靈,祂要開始天國的事業;祂在約但河受洗聖靈降在祂身上,好像鴿子一樣。路加四章說祂被聖靈充滿,滿有聖靈的能力。祂有聖靈又充滿聖靈。使徒也是如此,當耶穌釘在十字架以後,他們非常害怕,躲在房子裏;耶穌進去,向他們吹口氣,說:「你們受聖靈。」到了行傳一章,耶穌說:「過不多幾日,你們受聖靈的洗。」所以,耶穌有聖靈,使徒有聖靈,還要追求聖靈,這是有根據的。

有人曾說,五旬節以前,聖靈在耶穌裏面,五旬節以後,聖靈是在身體裏面;身體就是教會。所以行傳二章,使徒被聖靈充滿,使徒是猶太人。行傳十章使徒在哥尼流家裏;他們是羅馬人,是外邦人;聖靈在他們身上。教會包括猶太人也包括外邦人;既然聖靈已經把猶太人進在身體裏面,也把外邦人進到身體裏面;聖靈的工就成了,聖靈的事就完成了歷史。因此,今日不必再談聖靈的洗。但是「因為這應許是給你們,和你們的兒女,並一切在遠方的人。」(徒二29)「你們」是一代,「你們的兒女」又是一代。聖靈的洗,沒時間限制;既有遠方的人,當然也有近處的人;聖靈的應許,沒有空間的限制。

希伯來書說:「各樣的洗禮。」有很多人說是指滴禮和浸禮。因為以弗所書說:「一信一洗。」所以有人只能指一樣,不能指兩樣而言。滴禮是洗禮,浸禮也是洗禮;各樣洗禮乃指水洗和靈洗。我們從聖經看,基督徒不僅是器皿,而且是器具。杯子是器皿,用來盛茶;碗是器皿,可以盛飯。基督徒是器皿,神要把祂的靈盛在裏面。我們也是器具;筆是器具,腳是器具,可以使用;所以基督徒是器皿也是器具,是信徒也是門徒;基督徒聽道還要學道,有了水洗,還要靈洗,這是有聖靈根據的。所以等候真理的問題要解決,否則你的攔阻就一直存在。等候我們攔阻的問題要解決。我們有許多攔阻的問;害怕攔阻問題,欲追求聖靈,卻追求到邪靈;我看見了多次,有人追求到邪靈的事。遇到這樣的問題該怎麼辦呢?路加十一章說,兒子求餅,父親不會給他石頭;求魚,不會給他蛇。人向神求聖靈,難道神給邪靈嗎?父親都不至於如此,何況我們的天父呢!既然這樣,為甚麼有人求聖靈反而得著邪靈呢?當西門看見使徒們按手,人就被聖靈充滿;他們吩咐鬼,鬼就被趕出去。西門看了覺很希奇,認為這是得利的門徑,就給錢使徒,請使徒把這恩賜給他。使徒對他說「你的銀錢和你一同減亡吧!」由此可見,西門居心不正,他所求的不是聖靈,而是自己的利益。求聖靈反得邪靈,問題在於居心不正;他所求的是聖靈以外的東西,所以害怕是多餘的。

理性的攔阻問題。這問題很麻煩,我們所信是頭腦想得通的,不能相信頭腦想不通的。我的毒瘤沒有取出,至今已卅六年了。有位高官為人很孝順,他父親患的和我一樣的結腸癌;他聽說我的病經已痊愈,就和我連絡來訪問我,問我治病秘方;我說我的秘方就是神蹟,他始終不相信;因他的頭腦想不通。知識份子只能接受頭腦解得通的事,這時對於理性是個很大的攔阻。基督教已漸變成早期的猶太教;猶太教有祭司有文士,祭司負責聖殿禮節的工作。

現在基督教也漸落進禮節儀文裏面。靈裏的需要,儀文不能解決,於是就落到文士裏面;文士本是研究聖經的。今日基督教研究高深學問;我並非說這些不好,不過這些未能滿足靈的需要。今日基督教走情感路線,大喊大叫大奔大跳,發洩內裏的情感;我從前很不以為然,覺得這樣很不斯文,不成體統;但後來我想通了,我並非贊成,而是我發現神乃重感情的。何以見得?當耶穌到拉撒路墓前,祂哭了;還有,耶穌在拿因地方看見寡婦哭送已死的兒子,就動了慈心。感情是心裏面的東西,如你不敢用感情,就等於不敢用心;人若不敢用心,怎能接觸神呢?昔日大衛迎接約櫃時,在約櫃前唱歌跳舞;他的妻子米甲因此輕視他,說以色列的君王在百姓面前露體。後來米甲被詛咒,她終身不能生育。這是理性的攔阻。我並非說理性不好;但別以理性攔阻聖靈的事。

「人怕人」的攔阻問題。彼得和外邦人同吃飯時,看見猶太人來了立即走開;後來保羅看見他在此事上不對;因為福音是為猶太人也是為外邦人的;彼得看見猶太人來就避開,這和真理有所抵觸;所以保羅當眾指責他。

各位!關於真理的事,不必怕人;接受耶穌是一部分,接受聖靈也是一部分;接受耶穌又接受聖靈,才是全備的救恩。現在的人都喜歡一半一半的,從前的人也是喜歡一半一半;神叫亞伯拉罕從米所波大米出來;他走一半到吾珥就停下來,然後才繼續走下去。雅各從巴旦亞蘭出來,走到示劍就停止;他也是走了一半。還有老底嘉教會好像溫水半冷半熱,也是一半一半。各位弟兄姊妹!屬靈的事,一不作,二不休;要走就當走到底,不能只走一半。所以神等候你的問題解決,也等候你攔阻的問題解決;這是在追求之前。你在追求之時,神也在等候,等候你發覺自己軟弱無能;我們無論對自己對整體,都何等沒有能力,在得勝上何等沒有能力!當雅各從巴旦亞蘭回迦南地,代表他走上追求的路;他需要先解決的,是他和他哥哥的問題;因他們之間有仇恨。「弟兄和睦同居......好比那貴重的油澆在亞倫的頭上......」(詩一三三1-2)問題解決了,膏油才能澆灌下來。當雅各經過以東地帶,靠近他哥哥住處時,他邊走邊跪七次,七代表完全;向他哥哥仆伏下來,直到饒恕,仇恨消失為止。但是我們常發現,一而再,總不能成功就不作了。在得勝上何等沒有能力!

人生的攔阻問題。人的一生有許多遭遇,我年青時曾經被日本人監禁,曾經患癌症;如同經過死亡的邊緣谷。人生有很多挫折很多打擊,須有能力才能得勝。

我曾經探訪一位老將軍,他要我為他禱告,他對我說:「你禱告,神必垂聽;請你為我禱告神,叫我快快死。」我問他為何要這樣禱告?他說:「如果你這樣為我禱告,我今晚睡覺,明早就不起床了;也許我沒這樣福氣,明早起床後我就腦溢血離世;若再沒這樣福氣,我明天上街必被車撞死。」我問他為何要這樣禱告?他說:「弟兄,我問你,你豈忍心叫我過這樣的日子嗎?」他一家三口,女兒因婚姻挫折,神經分裂,精神崩潰;他的妻子原是小兒科醫生,因被電單車撞傷,腦子不清楚。他現年76歲了,要照料神經病的女兒和神志不清的妻子。他在得勝苦難的事上,是多麼沒有能力。我們的事奉多麼沒有能力;和他人配搭事奉,發現自己個性特別,脾氣暴躁,心胸狹窄;遇事一觸,臉紅聲厲;見人態度不好,立即吃不消;聽人說句逆耳的話,立刻受不了;雖曾受過教導,理應溫柔,應忍氣吞聲逆來順受,道理雖懂;實際卻做不到。我們生命上沒有能力。

「我們堅固的人,應該擔代不堅固人的軟弱;」(羅十五1)我在福建時,有次出門,到沒有車的地方,我就步行;但我內人走不動,只好坐轎子。中午,轎夫停下吃飯,他們和賣飯的人談話:「所托的事辦了沒有?」「辦好了,請放心!」「堅固嗎?」我很好奇,到底所托何事邊問堅固嗎?因此,我問賣飯的,他說:「托我找配偶。」我說:「為何不問漂亮賢淑卻問堅固與否。」回答說:「他要的是個挑水,劈柴,養豬,耕田甚麼都能幹的堅固人。」「堅固」原文甚麼都能之意。但是我們發現甚麼都不能,攻克己身不能。所謂攻克己身,就是被毀謗,面不改容,心不跳,手不冰冷;被人稱讚,不洋洋自得,不得意忘形;我們謙卑不能,溫柔也不能樣樣不能。我曾說過,能不在你,神要「從嬰孩和喫奶的口中,建立了能力......」(詩八2)弟兄姊妹!嬰孩是軟弱的意思,耶穌因軟弱被釘十字架,你應該與祂一同軟弱。聖經中有兩種軟弱,一是不好的,好像「心靈願意,肉體軟弱。」還有一種軟弱的,耶穌因軟弱被釘十字架,這種軟弱的意思,是祂對神不頂撞,不抵抗;凡出於神命令,祂完全順服。神的能就在這樣的人身上。可是我們發現了件可怕的事,我們甚至連軟弱都不能。固然不錯,神的能要能在嬰孩身上,嬰孩非常軟弱,任你抱,任你摔,毫無抵抗;但是連這一點我們都無能,這是我們的光景!我們需要聖靈的能力,教我們對神軟弱。若非聖靈工作,我們連這都做不到。

我們還有整體的需要。今日教會,雖喊叫「增長」美名,實際卻是退後;去年一百人,今年僅九十人,可能明年只有八十人。還有種是停住的,十年前後,同樣一個禮拜堂,同樣這些人。真是越看越膽寒;因這班人越來越老,教會老氣橫秋,我們對於整體也無能。

個整體各有需要。個人的需要對神就是對人;對人就是對神。耶穌曾說:「我餓了,你們沒有給我吃,我在監牢,你們沒有來看我。」(太廿五42-43)他們說:「我們沒有看見你餓了,也沒看見你在監牢裏。」耶穌說:「你們既不作在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所以,你對神如何,乃是決定你對人如何。你應按聖經的教導對待人,但約翰十六章說:「只等真理的聖靈來了,他要引導你們進入一切的真理。」若非聖靈的工作,雖然腦袋知識一大堆;但生活的實際毫不見得。

今天我從《華僑日報》看見一篇攻擊基督徒的文章:「早知今日,何必當初。」論到人來信耶穌之前自由自在,信了耶穌後很不自由;一次禮拜天不到教會,牧師便追問,實在令人厭煩。

弟兄姊妹!基督徒應該進入實際,真理不是一些知識,乃是從實際活出來的;要等真理的聖靈來了,才能幫助我們進入真理。現在有許多人很苦惱,知道饒恕而不饒恕人;知道謙卑但不能謙卑,知道當順服神但代價太大,無力支付。個人問題需要能力,整體問題也需要能力,處處需要能力。

我覺得基督徒的苦惱,不是知和不知的問題,乃是能和不能的問題;為何不能?因沒有能力,為何無能力?因對聖靈的問題,沒有清楚認識。「我來要把火把丟在地上,」(路十二)呂掁中牧師的聖經新譯:「他盼望能夠燒起來。」甚麼都需要火,昔日在聖殿,有火才能燒香、點火、獻祭。今日在家庭也需要火,才能燒飯、燒水。工廠也需要火,才能製造產品。我們為主作出口的也需要火,沒有火,我們只有些字句;有火才有經歷。唱詩也需要火,沒有火就沒有聲音,不能感動人,所以在在需要火。

火就是聖靈「......何況天父,豈不更將聖靈給求祂的人麼?」(路十一13)「更」意思是你沒求,祂都賜給你;你求,祂更賜給你。

求神給我們看見自己個人的需要、教會整體的需要;追求聖靈得著能力。但神在等候你真理的問題弄清楚、等候你攔阻的問題挪開;因為很多人對真理尚未清楚、很多人仍是攔阻重重;特別是理性的麻煩。

求主讓我們渴慕聖靈,其非人的才能口才可以突破這個世代,唯聖靈可以突破這個世代。我們應當起來渴慕聖靈的充滿!各位!是嗎?若是,請說阿們!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