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吳 勇長老

今天晚上已經到了大會結束的前夕。

這次非常感謝主,因為我是從美國來的,我恐怕入境的事辦的不清楚,所以戰戰兢兢。參加大會感恩會次日,我便回美國,領十天學生聚會;雖然僅有幾十人,但我仍要如期舉行,這裏的聚會有數千聽眾,但數十聽眾我仍要講道。請弟兄姊妹們繼續代禱,求主托住我。

這次講道,關於教會,我講了五個題目,關於聖靈,已經講了三個題目;深信很多人心裏有問題,我心中有了準備;如果大家要作文章,神給我的話,也一定要大膽地傳。請大家為此聚會禱告。我講到聖靈的果子,我很著重以生活為基礎。我又講到對聖靈的追求。昨晚講到聖靈的充滿。今晚我們要看個異象。

摩西出來為神使用,神給他看見異象,他看見荊棘在火焰中沒有被燒毀。荊棘不是耐火的材料,著火就燒毀了。荊棘代表肉體的東西,火是屬靈的試驗;神給摩西看見肉體的東西燃燒,就算有多大的本事都不是材料。這是神叫摩西看見此異象的目的。雅各看見異象,就把那地叫伯特利,後來把石頭澆油;由此可見石頭澆油才是伯特利的材料。單單石頭不能作伯特利的材料,單單油也不能作伯特利的材料。石頭代表人,伯特利代表教會;單單人不能作教會的材料;人的裏面有神,才能作教會的材料。

聖靈的工作可分為三點來思想:

第一點:骸骨,就是死。耶穌第一次講教會,講到陰間的權勢(太十六18)死就是陰間的權勢,所以今日的教會,要遇到陰間權勢的攻擊。昔日的猶太人曾經遭遇三種仇敵,這三種仇敵都是陰間的權勢,就是埃及、巴比倫、亞述,許多猶太人都被這三個仇敵殺死。

埃及代表屬地的豐富;因有尼羅河灌溉兩岸,出產豐富。猶太人在曠野時,想到埃及的豐富,有菜、蒜。屬地的豐富要扼殺屬靈的生命;屬地的豐富盡是虛空。在猶太人的飯廳常掛兩幅圖畫,一是初生嬰孩握緊兩手掌,一是人離世時手掌鬆開,猶太人以此警戒自己。人來到世界,要賺得世界、爭奪世界;但無論賺的、爭的多少,最後皆空。雖然屬地的豐富是虛空,但世人費盡精神、時間,為屬地的豐富投資;卻沒多餘精神和時間追求屬靈的事;因此,屬地的豐富就把我們屬靈的生命扼殺了。

第二種仇敵代表巴比倫,當時他們用磚造塔,不是用石頭。(創十一)石頭代表神工,磚代表人工。今之基督教會,用人工代替神工,就把屬靈生命扼殺了。

何謂人工代替神工?教會是基督的身體,身體是肢體,應互相配搭,我們從神工講究,應該從生命講究,就是要走十字架的道路。耶穌被審判時,彼拉多查不出耶穌的罪,要把他釋放;但猶太人極力要除掉他。所以十字架是除掉的意思。但是今之基督教會,所講究不是神工乃是人工,講究公共關係、交際的藝術,用人工代替神工;現在教會做事、每個國家辦事,必先計劃用多少錢;若以神工講究,我們應向神求;若以人工講究,我們用捐冊向人要。今日教會的治理,若講究神工,我們應用膝蓋來禱告神;但講究人工及注重方法和組織。巴比倫以人工代替神,所以也把屬靈生命扼殺了。

亞述和猶太人是同宗,可說他們很接近。今天和我們最接近的,並非我們的朋友,甚至不是我們的配偶;和我們最接近的是人的肉體,無論起居飲食,都和我們在一起。亞述代表肉體的邪情私慾,這些扼殺了屬靈的生命。邪情有七情六慾,有喜怒哀樂;並非我們不可發怒,耶穌在聖殿也曾發怒。摩西在看見猶太人拜金牛時也曾發怒,把石版摔碎;但他們的怒非為私慾乃為神的榮耀發怒。我們常為面子被人損傷而怒、為利益被人侵犯而怒;這是私慾,是為肉體需要而怒。我們每人都有所需要,需要明天比今天更好、更舒服、更富裕;這是神所許可,也是良心許可的;可是人常用不正當手段,甚至偷、搶以達到滿足肉體的需要。

從前猶太人變成骸骨,一片死亡,就是被埃及、巴比倫、亞述殺了。

今天從教會光景看,看見一片死亡。有次,我請教一位醫生怎樣才宣佈死亡?他說:

(1)心臟停止跳動;

(2)呼吸停止;

(3)瞳孔放大;

(4)血壓零度。

如果從這些衡量死亡,我們從屬靈的光景來看,心臟是全身樞紐;人的生命,我們的樞紐,我想是感覺。瑪拉基書載,猶太人一直問神:「祢說祢愛我們,祢何時愛我們;祢說我們污穢祢的壇,我們在哪兒污穢祢的壇呢?」神愛他們,他們沒有感覺;他們污穢了神的壇也沒有感覺。這是猶太人屬靈的光景,沒有感覺,麻木不仁;從瑪拉基書到馬太福音,間隔四百年都在黑暗中。各位!如果你對屬靈事情沒有感覺,沒有反應,這是死亡現象。有天我說,呼吸代表禱告。嬰孩出世,自然曉得呼吸,不必教導。基督徒重生得救,很自然地,用膳要禱告,睡覺要禱告,有的基督徒除了以主禱文禱告,就不會禱告;這樣的人不會呼吸,等於死亡。瞳孔放大就看不見了。在以賽亞書有句話:「不是日光,不是月光,乃是耶和華的光。」我們看聖經,不是靠張三、李四的光,乃是靠聖靈的光;如果只見白紙黑字,這就是瞳孔放大,屬靈一片黑暗,近乎死亡。

血壓零度。血壓是全身的動力,動力沒有了,與肉身爭戰,與世界爭戰,與空中惡魔爭戰都沒有動力,這也近乎死亡。

當時以西結看見遍地骸骨,就是死亡光景太普遍。

今日教會,照樣有安排、計劃、聚會、活動;可是教會中卻沒有生命、沒有活潑、沒有新鮮;雖有聚會,會中聽不見主的聲音。如果有主的聲音,神的話是精義,沒有主的聲音,神的話是字句;精義叫人活,字句叫人死。我們常發現,基督徒裏面有感覺,來參加聚會,覺得多點知識,多點熱鬧,除此一無所獲;不聚會也死,越聚會越死;參加活動,只是肉體的動,沒有聖靈的動。體貼肉體者死,體貼靈者才生。所以以西結看見遍地骸骨;神也給我們看見到處都是骸骨,到處死亡。神要叫骸骨活起來;但神作每事,必要藉著人。耶穌把水變酒,要使人挑水,因為神的事,一定要透過人,這人就是以西結。弟兄姊妹!今天既有諸多死亡,神需要像以西結這樣的人。

以西結是個有靈的人,他並非有學問、才幹、口才的人;雖有這些是好的,但最要緊是有靈。從聖經查考,無論新約、舊約,凡被神使用的都是有靈的人。我們看士師記那些士師,每興起一位士師,耶和華的靈降在他身上。新約也是如此,保羅在大馬色路上,他曾問主:「我應當為祢作甚麼?」主沒答覆他作這個、作那個,主說:「你作的時候,人就告訴你。」後來亞拿尼亞先把手放在他身上,叫他得著裝備,叫他有靈。

各位!我們不是作學會的工作,也不是作社會的工作,我們是作為屬靈的工作;有靈才能作靈的工作。怎樣才有靈呢?我這裏也講揀選,人若被揀選必須被裝備。出埃及記三章,摩西被揀選,第四章摩西被裝備;舊約如此,新約也如是,耶穌揀選使徒,祂升天,天國的事交給使徒;使徒必須被裝備,才能挑擔這重任。揀選是非常重要的,出來作聖工的人,揀選有兩方面,一方面是神揀選你。神揀選摩西,當摩西生下來,他的母親沒法藏起他,就放在箱裏隨河水流下;神安排法老的女兒救起摩西。神對他必有安排,安排摩西在法老皇宮中,得了埃及的學問。

兄弟也被神揀選,神對我有安排;然後給我操練,當我信主的第二個禮拜,講台上宣佈下禮拜開辦主日學。年青人哪個參加請舉手,全場舉手唯我一人,所以目標特別顯著。他們把我也看得特別寶貴,主席下來和我握手擁抱,對我說:「下主日十點禮拜,我們九時主日學,請你準時到達。」我們共有七人,都是廿多歲的青年,另有個卅幾歲的主日學教員,他講聖經給我們聽。接下去的主日,他被工作機構調派別處,我們沒有老師,大家面面相覷;後來推舉一位代替老師。那人說:「不成,我信主僅三年,不但舊約沒有讀過;新約也沒讀畢,怎能當主日學教員。」又推舉一位,他說:「你信主已經三年,我只有兩年,更加不行。」後來推舉到我來,我說:「我信主只有三個禮拜。」我想,如果大家都推辭,主日學不是要解散嗎?我是新加坡人,大概臉皮較厚,所以我就接受了。於是我站起來,把那天我所讀的馬太福音,給他們講了一遍;講完之後,竟然有人說:「講的不錯啊!」我實在不敢相信;但是個個都說:「是的」,還請我下禮拜繼續擔任。回家我告訴內人,她非常驚奇說:「你舊約沒讀過,新約連馬太福音都未讀完。」我說:「因沒有老師,只得充充場面;他們還請我下禮拜再講,不知怎麼辦呢?」她說:「從明天開始,你就和太陽競賽。」我不明白,她說:「舊約出埃及記,猶太人拾瑪哪是在太陽未出來之前,太陽一出瑪哪就化了。太陽未出來你就開始讀聖經。」自從那天起,除了生病,我必不讓太陽比我早起,至今已41年了,有揀選、有安排,神對摩西有揀選,神對他就有安排;對我有揀選,就為我安排園地,叫我從中學習;但是單神揀選不夠,還要你揀選神。

各位!希伯來書十一章載,摩西放棄皇室的快樂,寧可和神的百姓同受苦害,這就是揀選神。有許多人被神揀選;但不能出來,因被很多東西包圍,結果胎死腹中。被前途、工作、艱難、害怕所包圍,雖有被神揀選的心志;但沒有揀選神,到最後,揀選不成功。

以西結是有靈的人、是被神揀選的人,他也是揀選神的人。

如果神揀選你,你也揀選神,這樣的揀選才算成功;如果揀選成功,你就被裝備,裝備就是靈。

以西結是個有異象的人,異象是很要緊的,從新約來看,彼得有異象,他才知道福音是為猶太人,也是為外邦人。保羅看異象,他才知道往馬其頓去,才知道該走的路線,異象對傳道人很要緊,傳道人站在講台上講話,有裏面的話,有外面的話;先有裏面的話,再用外面的話來解釋裏面的話。傳道人若沒有裏面的話,要用甚麼外面的話呢?裏面的話是神用異象的啟示。我常見為主作工者,沒有裏面的話,所以也就沒外面的話。有啟示才有負擔,負擔是從啟示來的,從啟示而來的負擔不勉強,是甘心的。

聖經上的人物怎樣得異象呢?以西結在迦巴魯河邊禱告時看見異象。但以理是預言的鎖匙;如果沒有但以理書,這預言就解不開;要把預言解開,必須讀但以理書;但以理所以有這些預言,乃是從異象來的;他得異象,乃是從禱告來的。新約人物也一樣,彼得看見異象,是在硝皮匠家禱告時看見的。約翰在拔摩海島,禱告時看見異象。以西結是個有異象的人,是個會禱告的人。人若不會禱告,就沒有異象。

以西結是個有信心的人。神問以西結說:「人子啊!這些骸骨能復活麼?」他回答說:「神阿,祢是最知道的。」(英譯)意即這些骸骨能否復活在乎神,一切在乎神的能力、神的作為;神的能力和作為,要在信的人身上顯出來。以西結因著信,神的能力在他身上。

一九五一年我患了結腸癌,已達蔓延階段,癌細胞散開;開了刀,醫生發現病勢已向上發展,胃部整個被毒瘤包圍;因此,醫生不敢動,只好立即縫合,希望這樣可以多活幾個月。到了第三天,教會開會決定應將此事告訴我內人,好讓她作心理準備;當醫生告訴她時,她暈過去,那時她才29歲,最大的孩子四歲多,最小的不到一歲。有位作長老的姊妹,上樓抱起我內人,對她說:「可憐呀!這麼年輕!」意即這麼年輕將成寡婦;內人聽了就哭起來。這時,神的話安慰她:「神能照著運行在我們心裏的大力,充充足足的成就一切,超過我們所求的所想的。」(弗三20)於是她哭聲停止,擦乾眼淚,說:「神啊!我感謝祢,祢能就夠了。」她知道神能,憂愁消失了,回復從前正常的光景。到了第十一天,當我睡醒時,正要讀聖經時,對內人說:「有人翻過我的聖經」她說:「你剛睡醒,視力不清,有風吹過,你說有人翻你的聖經。」我說:「是的,現已停了,你拿聖經過來給我看。」平時讀經有重要的句子,用了紅筆劃,其中我看見三句話,

(1)耶穌在前頭走。

(2)主要用他。

(3) 解開。

我下意識自言自語「耶穌在我前頭走,行過死蔭幽谷也不怕遭害。如果主要用我;我還有年月存活。既然解開,我不必綁在床上。」我對內人說:「回家去吧!」我抱著個漲滿水的大腹出院。結果,水消了,毒瘤化了;我出來傳道直到如今。所以,神的能、人的信;人的信、神的能。可是信的另方面就是順服,我們常說:「信而順服。」

以利亞是個順服的人,神叫他在基立溪旁,他遵命;神叫他見亞哈,亞哈要對付他;性命堪虞,但雖至於死,他也順服。

為主所用的人肯順服主,是很要緊的。我內人從前在監牢任職十八年,後來監牢要從城市搬遷到鄉村;本來上班僅需十分鐘路程。搬後,來回最少需三小時;家中小孩子多,教會會友也很多,作為傳道人的內助,忙碌情形可以想像到。曾有一年,她因忙碌過度,神經衰弱;有次出門探訪,忽然忘記家在那裏;中午沒回家吃飯,太陽將下山也沒回來;後來一名大學生,發現她臉色蒼白,在大街小巷穿竄。問她作甚麼,她說找不到自己家在何方,幸虧那學生領她回家,她神經衰弱竟至此地步!因監牢要搬遷,我就和她磋商,工作十八年了,讓別人去擔當吧!我這樣說是為了減少她的負擔,免得身體惡化。她問我理由何在?我不答覆,後來一直繼續工作到最後一週;她講完道之後,許多犯人都圍繞她,有的給她倒茶,有的給她扇子;她工作了十八年,犯人中有無期徒刑的、有販毒的、有判刑幾十年的;大家和她感情很好,有個犯人問:「吳太太,下週搬遷,你還來嗎?」她想:「如果我說來,丈夫叫我不要來,如我說不來;神感動我來,到底聽從丈夫或聽從神呢?神大,但丈夫也不小;於是她回答「再說吧!」這時,犯人都哭了。她的心被感動地說:「我來,無論如何辛苦我都來。」結果,神居首位。

以西結是個有靈、有異象、有信心,而且肯順服神的人;這樣的人才合神所用。他使死的骸骨變成活的軍隊,首先他的工作,是使骸骨連絡起來。骨頭是身體裏面的東西;教會就是身體,有身體才能彰顯基督榮耀,才能執行基督的計劃。所以撒但從古至今,極力攻擊這個身體,要叫這個身體──教會與社會同化;使教會失去功用,自形腐化,身體變成屍體。骨頭是身體內的東西,常因裏面有問題而致腐化;有時因裏面意見不同、彼此不滿、互相誤會、批評、攻擊,種種原因致身體分散。但是我們感謝神的恩典,一個被神所用,有靈、有異象、有信心、能順服的工人,當他作工時,能把內裏的問題挖出來,好叫這個世上的身體能聚集起來。

第二件工作,骨頭合起之後,加筋長肉,「加」「長」,就是培養,筋是連絡的;「愛」連絡全德,把愛培養起來。教會把愛培養是很重要的。「......愛是不計算人的惡」(林前十三5)(人的惡這幾字是譯者加上的)不計算我待人的恩,也不計算人對我的惡,對我的批評、攻擊,一概不計算;這樣,身體才不會受傷。被神用的僕人,要把愛培養起來,教會才能建立。長肉,肉是健康的現象,也是生命的現象,要把生命培養起來。生命就是領受了神的道,道在腦子裏,在日常生活中,這樣,道才叫做生命。

今天的基督教會,要注重的不是建築物,也不在乎音樂,其實音樂很要緊,但教會並不以此吸引人。紐約有個特別的建築物,如果講台上有根針掉下,連坐在最後邊的人都可清楚聽見;那個特別的建築物不需要擴音器,但是教會吸引人也非用這個。教會若滿了恩典,自然會吸引人。怎樣才有恩典呢?「弟兄和睦同居...... 好比亞倫頭上的膏油,又好比黑門的甘露......。」(詩一三三)我們知道,膏油就是聖靈,箴言十九章說甘露是神的恩典。甘露從黑門山來,黑門是毀滅的意思;如果你有毀滅就有甘露;毀滅是人與人之間的問題。我曾提及約瑟在埃及作宰相,後來他的兄弟發現,原來宰相是他們的兄弟約瑟;當年他們把他賣了,這仇他怎不報?所以大家一齊向他求饒恕,但是約瑟說:「從前你們意欲害我;但神的旨意是好的,為要成就今日的光景。」他兄弟們的無情、兇惡,將約瑟全都毀滅了,所以甘露降下,他作了埃及宰相。還有大衛,他是當時民族的救星、國家的英雄,對猶大國有很大的貢獻;不料掃羅嫉妒、不容他,也不讓他;他千方百計要害他的命,這時大衛可說是與掃羅有極大的冤仇。雖有數次機會報復,大衛卻不報復;將軍妻為他報復,甚至大衛阻止;因他和掃羅之間的仇恨已經毀滅,所以甘露就下來,他作了以色列的君王。各位!如果教會中彼此相安、心靈相通,教會就滿了甘露,滿了神的恩典;教會自然就吸引人。被神所用的人,不但培養愛,也培養生命;所謂生命的解釋,神的道裝在腦袋,神的道就變作生活;這樣就滿了恩典。

還有一道,「皮」就蓋起來,皮是表面的一層,可以保護裏面;皮是聖潔的,帶領人聖潔,帶領人與世俗有分別。所以以西結被神所用,挖出裏面的問題,培養裏面的愛和生命,帶領他們過聖潔生活。

還有一點,「氣息」,有氣息才會活起來。教會裏面,不在於有無聚會、有無活動,乃在於有氣息,才是活的。氣息就是靈,有靈的教會才是活的教會。使徒的教會是有靈的教會;因為有靈就有引導,所以把腓利引導到曠野,福音傳到外邦。有靈就有啟示,才知道福音為猶大人,也為外邦人。有靈就有大能的明證;行傳這卷書,不是單用道講給人聽;也用大能的明證顯給人看。我們教會有個小孩子,一天發燒看醫生,據說是感冒,服藥後燒仍不退;在家裏邊走邊跌,他母親說:「為何不好好走?」孩子說:「我眼睛看不清楚。」母親急忙帶他看小兒科醫生,發現有隻眼睛瞎了;就提議送台大醫院診治。一經檢查,腦子有瘤,壓住視線神經;醫生說再觀察兩天;如瘤繼續發展,就當儘速開刀。繼之又發現孩子不能小便;因瘤壓住神經又起了變化,醫生決定為他開刀;問醫生開刀的成功率多少,答一半一半。母親急不及待,打電話給我內人,問她應否開刀?我內人很難答覆,對她說:「你求問主吧,因我們的主是活的;祂會給你答覆。」她禁食禱告,主給她清楚的啟示:「耶和華是醫治人的。」她立即到醫院辦理出院手續;醫生對她大罵一頓說:「開刀還有五十分的希望,不開刀一分希望都沒有;我未曾見過這樣的母親,連五十分的希望也不爭取。」她知道和醫生無法講清楚,終於帶孩子出院。當晚,孩子的眼睛看得見了,次日完全恢復正常,到醫院x光檢查,瘤子不見了。這是大能的明證。

如果你熟讀行傳,有靈就有對付罪惡的能力;這是今日基督教會最難的。有次,教會見證會,有的人出口成章,有的人兩句話都說不清;有個司機太太起身作見證,講了廿分鐘,大家都不知道她講甚麼;其中有位弟兄,忍無可忍說:「張太太,你在講甚麼?浪費大家的時間,坐下吧!」張太不好意思,臉紅了,繼之臉又變青,突然嘩啦大哭,躺在地上滾。三百多人的聚會,她在地上邊滾邊哭邊喊叫「主啊!我被人侮辱。」當時我是主席,我說:「弟兄姊妹!大家都跪下禱告。」我擬以會眾禱告聲壓過張太太哭鬧的聲音;不料哭聲變本加厲,但是卻無法超越會眾的禱告聲;後來我聽見霹霹啪啪之聲,難道她打人嗎?我張眼一看,原來她打的是自己,並說:「我該死,我作了魔鬼的差役,使我又哭又鬧,攪擾你的教會,主啊!我怎變成這種人呢?」之後,那叫她坐下的弟兄,揚聲禱告「主啊!這把火是我點的,若要懲罰,請懲罰我。」他遂即到張太面前求她饒恕;張太說:「弟兄!今天若非你的話,我還不自知生命的程度如何;因著你的話把我生命的程度完全顯露,看見自己多麼不行,多麼敗壞。」一個最壞的聚會,變成了最好的聚會。有靈才能對付罪,有靈,甚麼都有。

弟兄姊妹!教會需要聖靈的工作,沒有聖靈就沒有引導、沒有啟示;沒有對付罪的能力,沒有大能的明證。所以一個神僕被神用來作此工作;因為有靈之故,當以斯拉和他們查經,一打開聖經,猶太人都站起來。「站起來」意即整裝待發,立即遵行。

今日之基督教會,好像昔日之畢士大池旁躺著的瞎子、瘸子。但是以西結所帶領的教會,成為一支耶和華的軍隊;能與埃及打那屬靈豐富的仗,能與巴比倫打那以神工代替人工的仗;與亞述打那肉體敗壞的仗。

各位弟兄姊妹!要站起來,成為一支耶和華的軍隊;但是,一定要聖靈的工作才能站起來;要聖靈的工作,要好像以西結這樣屬靈的人;神把靈裝備給他,不但神揀選他,還要他揀選神;如果只有神揀選你,而你不揀選神,這個揀選不會成功的。

求主今天晚上,教我們渴慕聖靈的工作;不但神揀選我們,我們也揀選神;但是選神的人需要付上代價。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