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焦源濂牧師

(經文:得一1-15)

上次我們談到,士師時代雖然充滿敗壞,但神仍看顧祂的兒女,在那時代興起救恩,神用了兩種人,先是那些英雄豪傑,滿有才能的人;再用一些平凡的和命運不幸的人。士師在工作上事奉,路得則用生活來事奉;工作的事奉有一時的果效,惟有生命與生活的事奉才有長遠的功效。因此,士師的影響是暫時的,但路得等人物的影響是永久的。因為在他們的家中出了大衛王,當大衛出現時,士師時代便一去不返了。大衛是個預表耶穌的人,當他將生命來事奉的時候;便將耶穌帶到這個世界,惟有耶穌能使世界有希望。同時,這裏告訴我們兩種事奉的方式;士師的事奉,是一種個人主義的事奉;而路得記裏面的事奉,是少數人同心合意的事奉。那裏有一個小家庭,不是一個人,而是幾個人;在波阿斯的田莊,他們是以色列人的希望。可見每一個人的家庭,都是神所使用的所在;每一個教會都是神要賜福給這世界的根據地。這些家庭和教會有甚麼特點呢?路得記告訴我們它唯一的特點就是愛。住在愛裏面,就是住在神的裏面;神也住在他們裏面,這就是神賜福世界的辦法。因此,在家庭教會之中,那些作領袖的人便有極大的責任;他們的本質和才能,不但要有美好的生活和愛心;並且這愛心和生活,不是出於天然,而是在基督裏面。一個屬靈的領袖,不單是一個好人,並且要有屬靈的美德;有美好的靈性,能夠承擔起危機出現時的壓力;在回顧茫茫的時候,認清解救的方向。

我們今天要講第二個人──拿俄米。拿俄米是一個好人,一個好妻子。她的名字叫做甜,是個甜太太;她是一個好婆婆,連她的媳婦都稱讚她。雖然她又寡、又老、又醜,而且很窮;這樣的老人家,竟能得到兩個媳婦的疼愛。

我在美國牧養教會,裏面很多都是在美國結婚的年青夫婦。有時候,弟兄姊妹常常找我,要求我為他們禱告;原因是家姑將要到訪,禱告是希望家姑早點離去。這個問題拿俄米就不會遇到。她雖然一無所有,只會累人,但她的兩個媳婦也捨不得離棄她,這就是以證明她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好人。因此,讓我們來效法拿俄米。

現在要學習怎樣做一個甜人,不管你們從前甜不甜,但是盼望你們經過這次聚會,身上多少添了些拿俄米的味道,有甜味出現。

要作甜人,首先要學習口甜。讀了今天的經文,相信大家都會被拿俄米的話所感動,她的話多麼甘甜。人是言語的動物,藉著言語,人與人能互相了解、溝通,藉著言語,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帶到一個更深的層次。愛一個人,起碼會用言語來表達愛意,因此我們中國人說「談戀愛」。我甚少看見談戀愛的人是不談話的,也很少看見相愛的夫妻是不說話的;婚後多年的夫妻仍然有許多話要說,這說明這對夫婦的關係很好。然而,說話的內容同樣重要。一8:「你們各人回娘家去罷,願耶和華恩待你們,像你們恩待已死的人和我一樣。」這話真美,不單為她們祝福,並且為她們所作的好事念念不忘。換上別的家姑,恐怕會認為兒子結婚不到幾年就死掉,這個媳婦定是剋夫相了。拿俄米記念媳婦對兒子的好處,不把莫須有的罪名歸咎媳婦身上,實在難得。要做好的基督徒,首先要學習說甜言。夫婦在新婚時說過甜蜜話後,現在有沒有再講呢,試想想上一次對配偶說甜話是甚麼時候呢?對最親近的人也不能甜;那麼竟對哪些人才會說甜話呢?希望藉著今次聚會,向最親近,或在我們周遭的人,我們的晚輩說甜蜜的話,不要常常指責他們。年青人若要被神所用,首先要學習講甜話。保羅勸提摩太凡事要作年青人的榜樣;最重要就是在言語上有好的表現。中國人在這方面特別缺乏;在外國,那些售貨員十分有禮貌,不單笑面迎人,就是你煩了她半天,沒有購物而離去;她仍要說謝謝,令顧客感到舒服。相反地去到中國人的商店,好像受刑罰一般;相當可怕,真是敬而遠之。不少人在教會裏好久也不說一句話,更談不上說甜言;弟兄姊妹在教會內,若能以言語互相勉勵,自然就能吸引未信主的朋友進來。

拿俄米第二個特點,就是心甜。光是口甜心不甜,長久以後就會令人反感!聽那些阿諛奉承,油嘴滑舌的人說話;真恨不得給他兩記耳光。那些話聽來叫人倒胃口。惟有口甜心又甜的,才能教人感到舒暢。如何心甜呢?就要注意在受苦時候的表現;苦難能把人的心試驗出來。人在受苦時,一向都是怨天尤人,嫉妒別人享福,恨上帝使我受苦;責怪周遭的人不了解、不同情我、不幫助我……一天到晚在痛苦裏面徘徊!心變得非常狹隘、思想有偏差、人變得非常自私,心便不夠甜。拿俄米受了大苦,她並未變得孤獨;沒有只為自己打算,也想到別人。我相信她要回伯利恆的時候,心裏其實盼望兩個媳婦與她一起;她們已走了一段路,只是當她想到兩個年青人,還有她們的將來,她就不願把她倆帶到痛苦裏去。拿俄米實在是個心甜的人,平時待人好,受苦的時候也待人好;這纔真是好,富足時能幫助人、貧窮時能幫助人,那就更好。因此,我們中間若有弟兄姊妹受苦,切記不要灰心,要緊記神在這時要知道你的心如何,同時也讓你知道自己;如果你有一個甜心,能感動人,亦能感動神。

拿俄米不但口甜、心甜,更重要的是人甜。心甜的人亦不一定人甜。相反,有的人心甜但卻不被人了解,甚至不為人接受。我相信每個做兒女的都承認母親的心是甜的,但卻往往受不了,擔當不起母親善意的嚕囌。有些妻子愛丈夫如同愛兒子,甚麼都要管;吃的、穿的,都要管,怎樣用錢也要管;丈夫卻往往不能忍受這樣的妻子。人甜就是人見人愛,不論到那裏,都自然能吸引別人。就如有蜜的花,定有蜜蜂在附近徘徊不散;如果花沒有蜜,蜜蜂便不會飛前去。拿俄米就像滿載蜂蜜的花一樣,兩個媳婦也趕不走,能做到這樣,就真是為人的完美;為何一個人心甜而兒女和配偶卻未能領受呢?乃是因為她為人有不少缺點,不夠完美,只有完美的東西才能吸引人。中國人有一句話:「窮在路邊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窮困時途人看見會躲得老遠,富足之時,親戚也多起來。就如很多人自大陸出來,再回家鄉探親;親朋戚友忽然間多起來,因為你身上帶有港幣。拿俄米身無分文,兩個媳婦還要跟從她;照理說在這種時候,誰放她在眼內呢?在美國很多人鬧離婚,常為了爭取子女的撫養權而對簿公堂;卻從沒有聽聞為人子女的為了領養父母而爭個你死我活,只有你推我讓。拿俄米只是家姑而非母親,尚且得兩個媳婦的愛戴;可見她為人的完美。

一個人在言語行為上的見證非常重要。我們在主內,可看清楚神為何要使用拿俄米。別以為這樣受大苦的一個女子沒有多大的用處;中間有弟兄姊妹一無所有嗎?你年紀老邁嗎?不要以為一生沒有希望;在人看來可能是這樣,但我們的神,知道誰是真正愛祂的;祂的眼目遍察全地,要顯大能幫助那些向他的心存誠實的人。

拿俄米這樣好的人,為何神讓她受苦呢?這個極大的奧秘;也是個時常困惑我們的事,必須要看看內裏的原因。時間的關係,留待下次再講。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