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焦源濂牧師

(經文:得一8-18)

今天要看神所重用的一個人──路得。她是一個好人,但好人不一定是神所要用的。常聽人說,信仰是勸人為善,基督徒也常有這種觀念。然而,聖經給我們有更深的要求,這個「好」要在神眼中看為「好」。(弗二10)「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裏造成的;為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豫備叫我們行的。」「善」是神要我們作的事。路得是士師時代所看重的人,四百年的士師時代充滿敗壞,有誰可被神所用呢?參孫、底波拉、耶弗他等,都只能被神暫時使用;路得才是神所重用的,她到底有甚麼好處呢?

路得是軟弱的女子,又是個外邦人,更是寡婦。神所要用的是她的品質,在苦難的考驗中顯出她真實的美麗來。可以說,路得不但是好人,更是得勝的好人,在神的道路上得勝。今天所讀的經文,顯然是神看中她的起點。拿俄米本著好意有三次的勸告,也就是三次的考驗,而路得全然得勝。

第一次的考驗是記載於8-9節。拿俄米叫她倆個兒婦回娘家,是釋放她們自由;自由是一個考驗,也是神給人最好的禮物。曾經很多人為自由說了很多感動人的話,例如:「不自由,毋寧死!」另外,著名的「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可知道人看自由比生命、愛情更為寶貴,人人都會珍惜!不自由或失去自由的人,更渴慕得著自由,就如小孩子、坐牢的,還有一種人,是身為媳婦的人。在美國,很多作媳婦的聽見家姑要來,便非常緊張。去年加州的卜其利發生一件事,有一個中國女子在校被人強暴後而被殺。我認識這個女子的父親,他是波士頓麻省理工學院的著名教授;為何這女子有這樣好的家庭,卻要從波士頓這種文化城,走到西部的加州呢?相信是受時代的風氣所影響,稍為長大便不擇手段地要得著自由,這是沒有原則的自由。

現在拿俄米主動地給她們自由。各位姊妹想想,這是福音還是禍音?相信大家都會為有這樣開明的家姑而感謝神。然而,這處給我們看見非常重要的事──自由有時候也可以成為考驗;這是一件可怕的事,誤用了自由,走到錯誤的道路也不知道。路得和俄耳巴都勝過了自由的考驗,她們選擇不自由的路。

過往我常在查經班裏事奉,前來參加查經的人有些是自由,有些卻是不自由的,原因是很多人在周末沒有節目,全宿舍空空如也;尤其是在新年時,其他同學都有節目,自己摸摸口袋,實在不自由!故此才到一些基督徒的圈子來,一起參加查經班,這是因為不自由才來的。畢業後,也就說再見,從此再沒有來了。有些人立志奉獻給主,是因為得了癌症,不自由了,只要神醫治他,便一定做傳道。也有人非常愛主,只因為失戀;若果女朋友愛他,便神也不要了。在教會事奉也一樣,不是自己自由選擇,是迫不得已被人選中逼上梁山的;下次怎樣也不想再當選。也有些人為了家庭生活而拒絕事奉;這些人都是太愛自己的自由,懂得用自己的自由來事奉主,才是可貴的。

在我們一生中,自由時多時少;年紀成長的和有錢的人則多自由。健康的、本事大,條件好之時便多得自由;自由愈多,考驗也愈多,失敗的機會也多。這樣看來,自由雖是好,但也同時帶來考驗。神給了我們自由,然而,我們如何能勝過自由的考驗,以及分辨哪種自由應放棄,哪種自由可以取呢?這便要向路得及俄耳巴來學這種秘訣。

(得一10)說:「不然,我們必與你一同回你本國去。」

自由可以考驗人生是否有固定目標。不懂得使用自由的人,往往沒有人生的目標及方向。有一回,小兒在夜半發高燒,我立即駕車出去買藥;走了沒遠,便看見很多人在打架,我一向非常愛看打架,若是在平常時候,我看到一大群人扭作一團打架,一定會停下來看。但是,現在我有一個目標,要買藥救我的兒子,故此,我就懂得使用我的自由。有些小孩整天遊玩,有些則會先完成功課才玩耍;雖然看見門口很多小孩玩得很高興,但他有自己的目標,便懂得運用自由。交異性朋友是一種自由,但是一個人訂婚後,既有立定的目標,再拈惹其他的女子,恐怕未婚妻也不能忍受;因為目標已定,雖可交異性朋友,但自由已受到一定的限制。又例如我是傳道人,平常喜歡吃大蒜,這是我個人的自由;但是今天晚上我要去探訪,那就不能吃大蒜;免得人家難以忍受我的口氣。因此,有目標時便懂得運用自由。

何謂自由呢?主說:「真理必叫你們得自由。」自由並非為所欲為,乃是有一種力量叫人做應做的事,這便是真自由。今天神要求我們愛祂,是用自由的選擇來愛祂。耶穌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這裏的「若」字很重要,就是說你可以跟從或不跟從。但如果要跟從呢,就要甘心樂意地將自己獻上。希望各位兄弟姊妹思想一下,你做了這麼多年基督徒,有沒有基督徒應有的志向?保羅說:「我奔跑不是像沒有定向的,我打拳不是像打空氣,我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要得神從上而召我來得的獎賞。」如果你有這樣的心志,便不會埋怨身為基督徒不能做這個那個,因為你心裏非常清楚應怎樣做。

經過了第一個考驗,拿俄米又給了第二個考驗;讓兩位兒媳思想跟從的意義。她們跟從拿俄米,既浪費青春,又增加彼此的痛苦。相信拿俄米也希望她倆能跟從她;但是想到兩位年青人跟從自己只有受苦,便把這個現實的問題提出;這是一個現實的考驗。有何好處?有甚麼好結果?熱心是好,但不要熱昏了頭……就如很多年青人一樣。現實確是一個問題,因為我們是活在一個現實的社會中,有現實的需要,常勸人信主,人家會問信耶穌有何好處;事奉有甚麼利益,牧師事奉還有薪水,但做執事不但沒有薪水,還要多出錢;這個現實,是很大的困難。

我在一間美國人的教會聚會,有一個執事是開車行的,他參加教會很多活動。有一天,在一個長執會上,他說:「牧師,我明白每個信徒都應奉獻十分之一!但奉獻是不能單以金錢計算,時間也是金錢。每個人看時間有不同的價值。例如我是開車行的,禮拜天做禮拜約二小時,可能已失去賣出五部車的機會。這其實已是一種奉獻。」可見這位執事的賬項算得很清楚;故此,做禮拜時,他心裏正記掛著那些賣不出的車子,最後想想還是算了,當為奉獻罷。

我們若要看現實的話,路得和俄珥巴的現實是更現實的問題。對於古代的女子來說,一生人之中只靠丈夫和兒子,否則,要生存實在很困難。拿俄米知道自己沒有希望,但兩個年青的媳婦前面還有一大段日子,必須考慮這現實的問題。所以拿俄米的勸告,我們不能說她不對,只能在神的裏面有更美的現實,不過當時她們還不知道而已;這對路得來說,是很厲害的考驗。俄珥巴立即便清醒了,惟有路得還是那樣的不現實。如何才能對現實的問題有一個正確的觀念,並且能勝過這考驗呢?

(得一14):「兩個兒媳婦又放聲而哭,俄珥巴與婆婆親嘴而別,只是路得捨不得拿俄米。」

「捨不得」便是愛的意思,只有這種力量勝過現實,因為「愛」是超現實的,太現實的人便不懂愛情。試想一個男子在談戀愛時,每樣事情都要與對方計較,寫信一定要對方也回同等字數的信;上餐館抑或是婚後的開支,都要求對方與自己付出同等的價值。請問誰人願意跟這樣的人來往,這等如與一座機器相愛一樣,毫無意義。愛情感動人的地方,在於它是超現實的;對方根本不漂亮,別人不覺其特出之處,他會認為她與別不同。人家說「愛是美酒」便是如此,非常香令人陶醉;人在愛情中,有很多幻想,是一幅美麗的圖畫。

有一回,我到醫院探訪一位產婦,恭喜她生了個好兒子(其實她的兒子很醜),這個姊妺開心得很,還告訴我說她的兒子很愛國;看見美國人便哭,看見中國人便笑;母親對兒子的愛是超現實的。若果父母愛子女不超現實的話,便會生下孩子後,先訂下合約;說明將來兒子應如何回報母親,然後才好撫養他的兒女;假如這樣,小孩可能長不大了。父母必須超現實,好像欠了子女的債一樣,只有自己會錯,兒子不會有錯的時候,稍為做得不足,父母往往責怪自己,這便是愛情。

路得是個超現實的人,拿俄米又何嘗不是?否則,她一定叫兩個媳婦留下,好等以後生病有人照應,生活上也有人可以倚靠。現在,她因愛兩個媳婦便超乎現實。事實上,最不現實的是我們的主耶穌基督。祂若要講現實的話,大可在上十字架前,先看看哪些人可被救贖;這樣,祂便會免上十字架,因為沒有人配得!祂的代贖受苦也只有白費愛心,祂釘十字架為了救人;下面站著的人還嘲諷祂若是神子,便請跳下來。若果耶穌是現實的話,一定跳下來再跳上去給那些人看看,那十字架便沒有意義了。感謝神!祂榮耀所發出的光輝,從亙古到永遠常存的那位,祂甚至愛我們,為我們捨己。十字架感動我的地方,是愈久愈新;因為我們愈來愈感到自己不配被愛,愈感到及發現自己的敗壞;但是我的主為我掛在十字架上──超現實的愛。祂叫我們真正地愛祂,豈是多餘的嗎?

我們再看第三個考驗,就是孤單的考驗。第二個考驗有一個人跌倒,現在剩下路得一人。這是很大的考驗。我們每個人都喜歡找朋友,沒有朋友的人是非常痛苦的!若我們一輩子都有好朋友,在最需要別人扶持時連好朋友也沒有,實在是一件極難當的事情。試想有誰人像俄珥巴對路得來說是那樣親密的呢?二人同樣年齡、種族、性格、同樣的家庭及命運,就是嫁給猶太人及後又死了丈夫……等。如果說何時是路得最需要俄珥巴的話,恐怕是到了猶大地後。然而,一直在身旁的朋友,現在忽然退後,這個打擊甚大!對於一個事奉的人來說,孤單是很大的考驗,往往當痛苦達到最深時,也是最孤單的時候。約伯在失去一切時,撒但對他還有一個厲害的打擊;就是妻子的離開,並叫他棄掉神,自己死去罷,是多麼沉重的打擊!耶穌在十字架上最沉重的打擊也是孤單的體驗,沒有人安慰祂,門徒全都離開祂,故此祂呼喊:「我的神!祢為何離棄我?」一個人在這種時候仍能得勝,相信祝福也跟著來到。所有其他的試探和試煉都不能使他動搖。路得的秘訣是這裏的一句話:「我並不孤單。」當然,最好是俄珥巴能一起走。若不然則路得要做抉擇。感謝神!路得選了拿俄米,同時也是揀選上帝的福份。在世上我們常希望有更多的朋友,但有一天朋友因為不跟從主而離開了;盼望我們能像路得那樣,揀選那位受苦的主。有祂才有一切,好像路得有了婆婆,便得著從神而來上帝的賜福。故此,實際上來說路得並不是孤單的。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