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焦源濂牧師

(經文:得一15-18)

前一講提到路得受到三方面的考驗──自由的考驗、現實的考驗和孤單的考驗。在神來看,這是祝福而不是考驗,但是我們知道對於路得來說都是考驗。

談到自由的考驗,自由愈多,考驗也愈多、要勝過自由的考驗,則須有確定的人生目標。就如路得說:「我定意要跟從你。」有志向才懂得使用自由。基督徒應有基督徒的目標及志向;沒有目標,便會錯用自由。另外是現實的考驗。對於女子來說,婚姻及子女是最現實的問題。不錯,我們是活在現實中,有些現實是不可少的;然而,不要以為只憑對現實的眼光便能解決問題。愛神的人雖然超現實,神仍能把我們放在更美好的現實裏面。雅各和以掃便是一個例子。以掃是個很現實的人,長子名份對他來說既看不見也摸不著,實在沒有意義。雅各則是超現實的人,他渴望得著長子名份;有一天,終於用一碗紅豆湯來交換以掃的長子名份。在以掃看來,當時的紅豆湯是最現實的,以致出賣了長子名份也不覺。今天,我們已看見誰才是真正現實的人。雅各的後裔一直是神保守和賜福的對象;以掃的後裔在何處呢?俄珥巴和路得也是一樣,當時俄珥巴很重視現實,但是今天她的名字在哪裏呢?路得當時不現實,然而今天我們發現她的名字仍在現實中。

這樣看來,現實有兩種,一種是眼中的現實,一種是真正的現實。我們若憑自己的眼光,則只能活在眼前的現實中,若活在神的現實裏面,那才是真正和永不會成為過去的現實。一個不愛主的人,永遠不知道如何面對他的現實的。

至於孤單的考驗,也許我們對其中的領會不太深刻;然而對於愛主的弟兄姊妹來說,有一天將令經歷知心朋友的離去,最同心的信徒都離去.在做基督徒的過程中,有時大家都熱心追求,誰知說不定當一個時代的轉變來到,很多人都退後離開主;連最好的朋友、信徒或甚至是牧師也要跌倒。孤單的考驗,如何能勝過呢?切記在主的裏面提醒自己,孩單雖然是一件痛苦的事,同時也是一個選擇的問題。就像路得要作的選擇,結果她選擇了拿俄米,認為有婆婆便夠了。這樣路得便輕易地勝過考驗。她向婆婆作了大膽的保證,無論到哪裏都願意跟從,這也是滿有愛心的奉獻。故此,拿俄米也就不再勸她了。從此便決定了路得的一生,也決定了以色列命運的開始;甚至決定了全世界人類的將來。因為路得是大衛的祖先,也是耶穌基督肉身的先祖。

從路得對婆婆所說的一段話中,看見她不是說要為婆婆作甚麼,乃是表達出她與婆婆的關係。這個關係也是神所重視的。人所注意的是工作。然而服事神與服事人是不同的,在工作中,僱主所重視的是員工的工作能力而非個人的品格,抑或是個人與僱主的關係;下屬在家中常常打妻子也不要緊,只要工作上有表現便足夠。服事神則不同,神所重視的是事奉祂的人與祂的關係;這方面好,工作一定也做得好,這是聖經中服事的意義。(約十二26)說:「若有人服事我,就當跟從我,我在那裏,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裏。若有人服事我,我父必尊重他。」這是主耶穌的話,服事祂的人,不是說要做祂的工,乃是要跟從祂。工作雖然重要,關係更加重要;這樣的服事,不但主滿足,連父也要尊他。弟兄姊妹!你到教會事奉,是否只注意工作或是注意追求與主的關係呢?關係若不好,工作就常常做得不好?很多做主工作服事主的人,他們的人緣非常惡劣。教會的問題往往非由信徒引起的,多數是由於那些服事神作為領袖者的問題。太熱心作主的工作卻忽略了與主的關係,這樣的事奉有何意義呢?

多年前我在菲律賓,參加了一個有總統在座的聚會。當時,大家正在客廳熱鬧非常,忽然,氣氛緊張了起來,原來是總統到了。我看見有很多輛車子停下,從車上跳下了一群非常高大神勇的人,下車後便站在兩邊;然後車上跳下另一個人,這個人瘦且黑,個子又小,這便是總統;他走起路非常神氣,那些高大的侍從則必恭必敬地跟隨總統。我心想這些人很寫意啊!總統到哪裏他們也到哪裏,總統乘車或搭乘飛機出國,他們也一樣;好像甚麼事都不必做,非常快樂。其實,表面上看來他們像不必做任何事,只進進出出地跟著總統,實際上甚麼都要做。總統吩咐他們出外買東西,他們立刻便要出去,若有人要暗殺總統,這些人便把生命也拚去保護總統。服事神便是這樣,所要追求的是與神的關係,而不是只注意實際的工作。

路得對拿俄米所說的一段話中,有幾個特點,盼望我們一起學習。

路得對拿俄米說:「你往哪裏去,我也往哪裏去。你在哪裏住宿,我也在哪裏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緊緊的跟隨,亦步亦趨,形影不離,隨時聽命。弟兄姊妹試思想一下,是誰在指引你的路,甚麼力量使你參加該教會?找工作時是甚麼原則支持你選擇該份工作呢?這些問題非基督徒也許很容易便解決了,但你是基督徒,若希望神喜悅,這便不是簡單的問題。今天很多基督徒都是人往哪裏,我也往哪裏去;只跟隨好朋友,或是牧師,結果人家跌倒我也跟著跌倒。故此,要把跟隨的對象弄清楚;只有主才不會錯,祂是我們應該跟隨的對象。有時候,我們有另一種態度,便是要主跟隨我們,我到哪裏去,主也要到哪裏。用這種態度事奉主,休想得到神的賜福。有些人婚姻失敗,便怨神不賜福自己的婚姻;應細想當初結婚時主批准了嗎?神未批准便結婚,後來婚姻發生問題難道要神負責嗎?一個服事主的人有沒有前途,在這一點上便可看清楚。

保羅是一個事奉主的人,我認為他在歸主時就與人不同;參(徒廿二8-9):「我回答說,主啊!你是誰?他說,我就是你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穌。與我同行的人,看見了那光,卻沒有聽明那位對我說話的聲音。」這是保羅的經驗。主向他顯現時,他發出兩個問題,首先問主:「你是誰。」保羅在這已稱耶穌為主,但是他希望更清楚這位用大光把他打倒在地的主,祂的名字是甚麼;主回答他以後,他立即便把耶穌當為主。跟著,保羅隨即問第二個問題:「我當作甚麼,」這兩個問題很重要,很多人連第一個問題也未弄清楚,所以信仰上糊里糊塗。有些人雖然知道主是誰,但是沒有關心過,「我當作甚麼」這個問題。保羅是一個非常有主張的人,他很聰明很有才能;難道他一信主便一無所能,不知道自己應做甚麼嗎?他乃是一得救便將自己的一生全然奉獻,做主要他做的事。他不再憑自己的聰明才智來做決定,而是注重他與主的關係;緊緊地與主連結,可見他得著事奉的秘訣。他知道一件事,那就是:主開始,主負責任;人開始,人負責任。這也是成功的秘訣。有些人事奉看見神蹟,有些人事奉只有開頭而不能成功,關鍵在於開始時錯了,只有將主權放在主的帶領下,主必為自己的名引導義路。這是一個人善用生命的秘訣,唯有這樣,才有永恆的價值。故此,保羅在臨終時唱凱歌:「當跑的路我已跑盡了。」何謂跑的路,與他開始時問主「我當作甚麼」那句話有很大的關係。他所跑的,是主要他跑的路;在一生的路上有主的同在。臨終時回顧所走過的路,有無限的甜蜜和安慰,能夠歡然見主。盼望我們能學習常常跟從主。

兄弟今日在這裏講過,心裏有很多感觸,也充滿感謝!我在一九六二年從中個大陸出來,當時實在非常灰心和喪膽。由於經歷一連串的事故,我對事奉主感到非常懼怕;雖然蒙神的恩典,奇妙地把我從中國釋放出來,但是我於前途有自己的打算,決定不再當傳道人,實在傳怕了。當我在澳門會見妻子,想到我們能夠在好像不可能的情況下相逢,心裏充滿了快樂和感恩。那天晚上,我跪在旅館的房中向神獻上感恩的禱告。我說:「神啊!我感謝祢,因為祢將生命再一次還給我,若不是祢,我怎能夠有這樣快樂的團聚。」當我在那裏感謝時,心裏有一個感動;你這個感謝有多少份量?你感謝我,就用一句話便能表達你的真情感謝嗎?我呼召你傳道,你不肯聽我的話,現在要走自己的道路。我給你有機會再渡你的一生,你的感謝有甚麼意思?」我心裏受了責備,在那個時刻向神作出第二次的奉獻。我明白除了奉獻來感謝主之外,沒有其他途逕可以向主真正表達我的感謝。這次的奉獻,我非常清楚只有一條道路,就是做主要我做的事。

後來,我回香港。岳父家那邊全家都是做出入口生意的,剛好我在大學唸的是經濟科,未信主時很希望做生意,及後奉獻做傳道便沒有這念頭。當時,我的親戚邀請我加入他們的公司,因為他們正需要我這種人才;若果沒有在澳門時的禱告,我一定會認為這是神的安排了。現在我則不敢接受這項邀請。我的岳父是個熱心的信徒,在教會裏當長老,他叫我好好的向神禱告;為前面作打算,看看神有何帶領。並給我一些零用錢,囑咐我不必介意,他全力支持我。真是非常感謝,我打開一看,那時是一九六二年,岳父一下子給了我六佰圓;由於這筆錢是岳父給我的,退回去就不對了。但是,我心裏知道,以後不能再向他人要錢了,既然做傳道,便要定睛看神如何帶領,做傳道還要親人供養,那簡直太沒有見證了。故此,我決定搬出來住,完全獨立,與妻子一同向神求一間房子。感謝神,終於給我找到了房子;由於先前有弟兄王國顯送了一套西裝給我,房東看見我西裝筆挺,便很樂意租房子給我;當然,我入伙時她心冷了一大半,因為我連睡板也是自己用木塊亂釘起來的。

一切安頓下來,跟著便要找工作,有教會的領袖見了我,只是說為我祈禱,並沒有解決我的需要;又有教會請我做幹事,我推辭了。道路愈來愈沒有希望。後來有人請我到建道神學院代課,也算是有一點的收入;可是出入長洲的交通費也不廉宜。經濟又愈來愈拮据,無論怎樣窮困;房租一定按時交,以免被趕走,有失見證!況且錢就快沒有了。有一天,早上離家時衣袋裏只剩兩塊多錢;我扣除來回的船費,將剩下的幾角錢交給內子,作為買菜的錢;並叫她做我最喜歡吃的菜(豆腐豆芽菜),那天,正當放學後我要走時,有一個學生跑上來,說有一封信,是靈實醫院的一位護士長託她交給我的。我打開來看,裏面只有壹佰圓的現鈔。事實上,我到醫院團契不過講了一次道,那個護士長我並不認識,她卻記得我,就在這種時候託人從調景嶺送到長洲來,我歡喜得不得了。當天晚上,我買了「叉燒」回家,有一點肉做菜;不再吃「但以理」餐了,豐豐富富地享受神的恩典。

然而,工作方面還是沒有著落,就在這個時候,我收到菲律賓薛玉光院長從菲律賓來的電報,邀請我到菲律賓聖經學校任教。收到電報時,雖然在環境上有一條出路,但是我不敢貿然接受;我剛從大陸來港數個月,到菲律賓不是一件簡單的事;何況當時菲律賓正在排華反共。在等候中,我想起臨離開國內時,有一位屬靈的老前輩叫我到香港後,一定要前往菲律賓,當時我不以為意;也不知他為何會這樣說,現在他的話卻不謀而合了。使我感到其中有神的帶領,於是便答應了薛院長的邀請。怎知,答應了以後,香港的路卻開了;有大教會請我擔任牧師。我只好拒絕他們,因我已決定前往菲律賓;那些兄弟姊妹認為我一定不能去,因為最近菲律賓領事館不會簽證給華人進境的。然而,幾個月後領事館沒有查問我從那裏來港,便糊塗地簽證批准我入境。當飛機到達菲律賓時,海關的官員一看見我是華人,卻認為我的護照是偽造的。但礙於國家的形象,只能扣留我的護照,再進行調查;這樣,我們便在那裏做教書的工作。當我們在那裏作工時,心裏充滿著歡欣喜樂,因為知道我們所站的地方,我所做的事情,是神要我來,也是神要我做的。

一直到今天,我回頭看自己走過的道路,若有一些不值一提的事,都是我自己任意妄為的結果。一些我感到歡喜甜蜜的事,都是因為「祂往那裏去,我也往那裏去」。故此,弟兄姊妹,在服事主的過程中,要注意與神的關係。這不但關係工作的成敗,也關係到人生的福氣和禍氣。

嘆氣,一聲嘆息,因為我們都是在虛空裏建造。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