癱子

(馬可二1-12)

感謝主,每年培靈會的地點,主都妥為預備,在廣州有萬福路之救主堂,為我們開會的地方;今年在香港,也有崇真會之救恩堂,為我們開會的地方。兩個會堂的名稱,對於培靈會都有很好的意義。望培靈會真能把救恩的泉源擺在諸位的面前,使各位都能由此『萬福之路,』去得救主所賜的萬福。

今天開會的起始,兄弟想把此癱子和各位研究一下,看看在他身上有甚麼警告,教訓和啟示。

(一)警告

有甚麼警告?一節說:「過了些日子,耶穌又進了迦伯農,人聽見他在房子裏。」無論高山,平原,海邊,屋裏……都是主的講臺,隨時隨地,去宣揚天國的奧秘。耶穌從前曾一次到過迦伯農,現在不惜第二次到此,耶穌從前曾六次顯於培靈會,今年第七屆也必再顯於培靈會,故我們可以這樣改讀:「過了一年,耶穌又顯於培靈會,人聽見他在救主堂。」(或救恩堂)主在迦伯農常行神蹟,主也在培靈會常行神跡。

馬太十一20:「耶穌在諸城中行了許多異能,」……所謂「諸城,」自然迦伯農都包括在內,可惜後來他們都不悔改,致主重責他們說:『迦伯農阿!你已經升到天上,將來必墜落陰間,因為在你那裏所行的異能,若行在所多瑪,牠還可以存到今日,但我告訴你們,當審判的日子,所多瑪所受的,比你還容易受呢?』(23節)這裏警告我們赴培靈會的人,不可像迦伯農人徒得主恩,後來要受主的唾棄。我們當保守著主所賜的恩典。因為主嘗說:『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路十二48)

(二)教訓

傳道人的工場,不止是講台上。隨處是主的工場,隨處也是傳道人的工場。上帝施福之地,也不限於任何地方,主在廣州會施福於我們,主在香港,也必照樣施福於我們。猶太人的錯誤,就是以為只有耶路撒冷為施福之地。其實上帝是無所不在的神,他隨處會施福與我們的。

培靈會不算有價值,但有主在中間,便有價值了。故我們不可仰望培靈會。當仰望在培靈會中間的耶穌。

2節:『就有許多人聚集,甚至連門前都沒有空地,耶穌就對他們講道。』我們開會,實在不必請人來聽道,有時請人,人也不來,因沒有主在中間;若有主在其中被高舉起來,則必能吸引多人就他。例如這次不算得是開會聚集,但因有耶穌在那裏,自然而然的有許多人聚集起來,團團地圍著耶穌。我們聚集不是目的,乃是手段,想藉此得著主,及為主所得著。

當日那麼多人圍著主,而蒙恩的,為甚麼只有一個癱子呢?因為眾人(一)覺己沒有需要,故得不著。(二)眾人只帶眼來看耶穌,未曾帶心來接耶穌。心裏長滿荊棘,沒有空地容納主。巴不得我們在此十天八天之中,空虛一切,讓主自己充滿我們。

耶穌對他們講道,他們得些道理固好,但不若得恩典,得生命更好,那裏有兩種人:一種人得道理,(眾人)一種人得生命,(癱子)我們當把自己帶到耶穌跟前,得著那上好的豐富的生命。世界上有兩種癱子,一是癱身的,一是癱心的,癱子是屬於前的一類,文士是屬於後的一類。但無論癱身或癱心,兩者在主前都有盼望的,不過只要我們相信吧了。

今日各地教會宛如癱子一般,非把她抬到主前不可。我們不要對癱子表示灰心,或失望,也不要把癱子丟棄不顧,人有所不能,惟主是無所不能的。

那癱子僅有些須的生命;只能講話,不能做事,只能求助於人,不能對人有所幫助,也不能自助於己。若我們只會批評別人,不會反省自己;只是靠人扶助,不能有助於人,不也如癱子一般嗎?癱子所最需要的是誰?就是耶穌,癱子若得到耶穌之前,便能行走了。

(三)啟示

3節:「有人帶著一個癱子來見耶穌,是用四個人抬來的。」我們無論帶癱子就主,或抬癱子就主均可,總之當依主所給的恩賜來作工。這四個人(1)同有愛心(2)同有信心(3)同有盼望(4)一同合力(5)同有忍耐。我們想幫助人到主之前,也當具備以上五者,否則必無濟於事。

這個癱子有三個時期,一為失盼望時期,一為有盼望時期,一為得盼望時期。凡失望的人肯到主前,則不特有盼望,且將得著盼望。

4節:『因為人多,不得近前;就把耶穌所在的房子,拆了房頂,既拆通了,就把癱子連所躺臥的褥子都縋下來。』癱子就主,是有阻礙的,有人的阻礙,也有物的阻礙,然雖有阻礙,但不必灰心,地上沒有門路,天上是有門路的。當日撒該亦因人多不能見主,後爬上桑樹去,而得見主,前面雖沒有見主之路,樹上卻有見主之路。我們如要見主,當勇敢地把當前的阻礙除去。罪惡是我們的阻礙,惡習是我們的阻礙,不良的嗜好等,都是我們就主的阻礙,阻礙既除,便可以面對面見主了。

5節:『耶穌見他們的信心,就對癱子說:小子!你的罪赦了。』3節說他們來見耶穌,5節即說耶穌看見他們,可知人若願意見主,主必更願意見人。

他們見主時,是連所躺臥的褥子都放在主前的。癱子所倚靠的是那褥子,連褥子都放在主前,是表明他連所倚靠的東西都奉獻於主。他的信心其有足多者。我們將一切獻主,不是付諸東流的,保羅嘗把他『先前以為有益的萬事,』都放在主的腳前,結果便得著『上帝在基督耶穌裏從上面召他來得的獎賞,』彼得嘗撇下一切放在主的腳前,結果也得著『到復興的時候,人子坐在他榮耀的寶座上,你們也要坐在十二個寶座上,審判以色列十二個支派』的應許。此外亦會有許多人為主的名撇下房屋,或是弟兄,姊妹,父親,母親,兒女,田地,而得回百倍,並且承受永生的。那末,奉獻給主,豈是徒然的麼?

耶穌在這裏對他說:『你的罪赦了。』罪為癱之因,赦其罪其癱自愈。這是根本的治法,與『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治標方法迥殊。唯其如此,因而在第六七節便有文士們心裏的議論和批評。

6,7節:『有幾個文士坐在那裏,心裏議論說:這個人為甚麼這樣說呢?他說僭妄的話了,除了上帝以外,誰能赦罪呢?』他們稱耶穌為『這個人,』以為耶穌是個平常的人,而不知耶穌是個非常的神。『事實勝於雄辯,』後來耶穌把那個癱子醫愈了,在事實上果證明耶穌有赦罪之權了。

以西結卅七章記載上主令枯骨成為大軍隊的事情,是很有靈意訓勉我們,我們須以「死人」的態度,去應付主的信息,不抵擋,沒主意,唯主命是聽,唯主旨是從,又如癱子一般,遵主命而行,就必得著主的新生命。

癱子的目的,在能行走,培靈會的目的,也是要使每個赴會的人,能本著所見所聞去行。(不止講)8節以下說:「耶穌心中知道他們心裏這樣議論,就說:你們心裏為甚麼這樣議論呢?或對癱子說:你的罪赦了,或說:起來,拿你的褥子行走,哪一樣容易呢?但要叫你們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權柄,就對癱子說:我吩咐你起來,拿你的褥子回家去吧!那人就起來,立刻拿著褥子,當眾人面前出去了。以致眾人都驚奇,歸榮耀與上帝說,我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事。」癱子能夠行走了,我們如何?

耶穌昔日在癱子身上,行了異蹟,今日也要在我們每個人身上,施行這樣的異蹟,且要比它更大的,就是他赦免我們之罪,使我們能照著他的話去實行。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