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索引

生命的危機

李既岸

約翰壹書二章的信息

昨晚講在光明中行,今晚講生命的危機,昨則光明,今則黑暗,蓋人離光必就黑暗,理固然也。生命有甚麼危機?

(一)不行道(二6)

信徒應當行道,但竟有多人不行的。雅各二26說:『身體沒有靈魂是死的,信心沒有行為,也是死的。』四章末節亦說:『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行的說法,古今中外,極不一致。孫中山先生說:行易知難,聖經則說:知易行難,先行後知。約翰二34說:『我們若遵守他的誡命,就曉得是認識他;人若說我認識他,卻不遵守他的誡命,便是說謊話的,真理也不在他心裏了。』蓋我們若能謙卑在主面前,則必能明白主之真道。十字架的真道,非為艱深的哲學,乃是說理詳明,家喻戶曉的。路加五1-11,記載耶穌講道後,即指示彼得把船開到水深之處,下網打魚,其後果然圈住許多魚。那時彼得對耶穌說:『主阿!離開我,我是個罪人。』從這裏即知彼得確能謙卑。為其如此,故能清楚認識耶穌是基督,是永生上帝的兒子。(馬太十六16)又知道主有永生之道,捨他將無所歸從。(約翰六68)觀彼得之耶穌,是先行而後知的。但彼得雖這樣認識耶穌,後竟三次說不認識他,又可知知之非難,行之實難了。

為何知而不行呢?這是魔鬼施行的攻擊,他只許我們知,卻不許我們行。魔鬼第一次誘惑夏娃,是叫她喫那禁果,不行神的命令。從茲可知不行主道,是人類生命最大的危機。

可是怎樣行?就是照主所行的去行,主如何行,我們也當如何行。主在前面行,我們在後面隨,主步亦步,主趨亦趨。但未知主耶穌走的路,我們走了未?例如:主耶穌曾走伯利恆的路──貧乏之路,我們走過否?主也走了拿撒勒的路,──被人輕看之路,他曾在此幾乎被人推下山崖去,且人嘗用輕蔑的口吻,稱他為拿撒勒人耶穌。我們亦曾為主走過拿撒勒之路否?主耶穌亦嘗走過加利利的路,在這路上,有人逼他作王,有人疑忌他,也有人找尋他,有時得著快慰,有時遇見悲哀。我們亦曾隨主而走加利利之路嗎?主耶穌亦走過客西馬尼園之路,他被賣之夜,與三徒同禱於此,憂傷之極,其憂傷是為世界人類罪惡而憂傷;其禱告,是為世界人類罪惡而禱告。我們亦曾為別人的罪惡,而憂傷而禱告否?若未的話,是我們未曾與主同行此路了。最後,主耶穌亦嘗走過各各他的路,十字架的路。我們有背十字架從主否?我們不止要背,更當樂意的背;若只如古利奈人西門的勉強的,背仍是主所不最歡喜的。與主同走各各他的路,即要我們與主同葬同死。能與主同葬同死,就能與主同復活同升天。

以諾與主同行,有三百年之久,復被主接去,我們若要將來被接,也當效法以諾,與主同行,直到天堂去。

某學校開一討論會,討論耶穌的生平,討論完了,講員問會眾說:連日所討論的,你們記得麼?他們都說:記得。但所謂記得,不過在腦海中留記一些印象而已。我們人腦的細胞有兩種作用:(一)聽我們知道──記得。(二)使我們行動──作用。不要只有單方面的知道,還須有雙方面的行動,若徒能知而不能行,則是有病徵了。

我們若能行道,魔鬼是沒有法兒能阻止我們上進的。

(二)靈眼瞎

不行道的結果,必把靈眼弄瞎了。海裏有一種魚,常在海底,不浮水面,不久,其目即失明,在水面上看不見東西。瞎子行路,本是用不著燈光的。不料一次竟有一瞎子拿著燈籠夜行,人問其拿燈何為?他答我須不見燈光,但人看見我們的燈光,則不致把我碰傷了。瞎子的本人,本不須燈;只因在黑暗的環境當中,不瞎的人也要瞎,為人為己起見,故須用燈了。林後四4說:『此等不信之人,被這世界之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基督本是上帝的像。』約壹二11說:『惟獨恨兄弟的,是在黑暗裏,且在黑暗裏行,也不知道往哪裏去,因為黑暗叫他眼睛瞎了。』恨兄弟,本不算甚麼天大的事,為甚麼有這樣大的惡結果,令眼睛瞎呢?不錯,比方我們在地上執一點灰塵放進眼內,然若此一點灰有毒有菌也能令我們眼瞎,此所謂頂小的事,亦能惹出天大的事來。又比方一隻大船,若船底有一小洞,漸漸會令大船沉沒。故小罪不可看輕,今日犯小罪,明日也犯小罪,久而久之,小罪也擴而鑄成大罪了。故當祈禱在神前承認一切的罪,雖小罪,也當認出,使能成功一個不瞎眼的人。聖經對於這件,有大的應許。以弗所一17,18說:『求我們主耶穌基督的上帝,榮耀的父,將那賜人智慧和啟示的靈,賞給你們,使你們真知道他。並且照明你們心中的眼睛,使你們知道他的恩召有何等指望,他在聖徒中得的基業,有何等豐盛的榮耀。』又啟示錄三18說:『我勸你向我買火煉的金子,叫你富足。又買白衣穿上,叫你赤身的羞恥不露出來。又買眼藥擦你的眼睛,使你能看見。』這裏所謂眼藥是指聖靈,聖靈能開我們的瞎眼,不過我們要出代價去買,代價是甚麼?就是懇切在神面前祈求。像五旬節前那百二十人在一間樓上的恒切禱告然。他們祈禱未完,而聖靈已如風馳電掣一般,很快地降落他們的頭上,充滿他們的心中了。

(三)愛世界

這也是生命的危機之一。同亦為瞎眼之人的自然結果。蓋眼瞎的人,是住在黑暗之中,故只有愛這黑暗魔鬼掌權的世界。

約壹二16說:『因為凡世界上的事,就像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並今生的驕傲,都不是從父來的,乃是從世界來的。』世界對於我們,有三種引誘:(一)肉體的情慾。我們的肉體,是必需要衣食住的,為此,魔鬼便得進一步用(二)眼目的情慾去引誘我們了。衣本求蔽體,食本求充飢,住本求能蔽風雨日光耳,但因眼目的情慾之故,衣食住都要求其奢華,『摩登』,這則是不必需要了。(三)今生的驕傲。等到自己的衣,住,食,漸漸完美備了,遂轉以傲人,不知不覺中驕傲的罪惡生了。為甚說是今生的驕傲?因來生不喫不喝,不嫁不娶的,還有甚麼可以傲人?

今生的驕傲是很累人的。掃羅何以要殺大衛纔甘心?因掃羅自己得高地位,有如生活,恐為大衛所奪去,遂由驕傲而生嫉妒,由嫉妒而生仇敵了。希律為何要殺盡伯利恆的嬰孩。就是因為東方博士說,有一位新猶太人王出世,他怕自己的王位被奪,自後,不能再藉以傲人,遂索性把伯利恆城兩歲以下的嬰孩殺個乾淨了。世界的罪,多由此三者──肉體的情慾,眼目的情慾,今生的驕傲而來。或有人會問:寒思衣,飢思食,……難道就是罪麼?這本不是罪,不過此思衣思食……的慾望日漸演進,其結果卻很可驚人,往往會發生罪惡。羅馬十三14說:『總要披戴基督,不要為肉體安排,去放縱情慾。』若一心一意為肉體安排,其結果必致放縱情慾而後已。陷在情慾的羅網去,即陷在罪惡的羅網去。世界的物質進化無窮,世人的情慾也進步無窮,同時世界的罪惡,也增進無窮,思之,有不令人悚然?

昔日拿破倫失敗後,被放在白露風船中,船啟碇時他站在船面上,看看德國的海面,及看看前曾在自己鐵蹄下的無數海島,覺得不堪回首,心裏十分悲傷,遂悄然下至船艙睡覺去了。哦!他愛世界,然世界已不愛他,與他脫離關係了。

有一位愛主的姊妹,他因子女們多不肯信主,心裏因而痛傷起來,但亦想不出用何法能引導他們,蓋他們的心,已為世界的一切奪去了。一日,他忽心生一計,乃打電報聽齊子女回來,吃完晚餐後,坐在廳前,一聲不響的對著兒女們,撥那籃裏的洋蔥頭。一層一層的撥下,扯盡了一個,再扯別一個,直到撥盡而後止。弄得兒女們如墮五里霧中,莫明其妙。其後她纔徐徐告訴兒女們說:『你們以為母親啞且癲子麼?我這樣做,原是有意義的。這些蔥頭,可比這個世界;你們貪愛世界,又像我在撥洋蔥頭。我一層一層的撥以為中心有甚麼;那知結果卻一無所有。世界也是如此,你貪愛牠,到底也是空虛的。信耶穌也不是叫你們出世,乃是以出世的精神,幹人世的事業。不可愛世界及其中的任何東西;總之『你們或喫或喝,無論作甚麼,都要為榮耀上帝而作。』(林前十31)兒女們始恍然。

(四)敵基督的誘惑

本書二18說:『小子們哪!如今是末時了,你們曾聽見說:『那敵基督的要來,現在已經有好些敵基督的出來了,從此我們就知道如今是來時了。』魔鬼在這末世,竭其力彰顯權能摧殘現代的教會。現代教會有兩件極大的危險:(一)屬內部的。(二)屬外部的。例如關於信仰方面,有人竟把舊的根基信仰丟棄,而接受了新的現代信仰。至於外部的危險,更多且大,近來有一宗教哲學研究社,中有五個教主,儒,釋,道,耶,回各佔其一。那社也為人趕鬼醫病,無論何人,均可加入。每禮拜有五次宣講,這一次講回教的道理,下一次便講釋教耶教的道理,每次演講,都請所謂專家名流,故很能哄動一時。在南京也有些人加入此社,且聞有些政界中人亦來請其醫病的。他們謂:耶穌能醫病逐鬼,為甚麼今日信耶穌的人倒不能?我一次為好奇心所驅使,進到他們那裏看看,見中有數百病人坐著等候,施醫的人在病人前用手亂畫說:明天便可告愈,若還不愈,可請醫生,此真笑話之至。不問而知其為虛偽惑世的。昔日耶穌醫病逐鬼,何嘗如此?且凡耶穌所醫的病,都是立刻痊愈的,並不須待至明天。哦!這就是邪靈的作用,這就是那敵基督快要來的預徵。聞那社的勢力範圍,越推越廣,現上海已有分會,恐不久的將來,廣州香港也會有他們的分會,聳動許多神的兒女信從他們了。我們真要萬分當心啊!

我們處此外攻內亂之秋,將何以應付呢?本書二27說:『你們從主所愛的恩膏,常存在你們心裏,並不用人教訓你們,自有主的恩膏,在凡事上教訓你們,這恩膏是真的,不是假的,你們要按這恩膏的教訓,住在主裏面。』只有主的恩膏,才能辨別真假。這恩膏是指甚麼?就是指著聖靈,我須求聖靈充滿在心,使有屬天的眼光,和屬靈智慧,去辨別這些。

但此恩膏如何可臨到我們?考從前為王的,都要受膏,慢慢地從頭上直膏到身上。聖靈高沐我們也是如此。故要我們安靜接其教訓,漸得其滋潤。馬利亞能安靜地坐在主的腳前,卒獲得上好的福分。約翰在拔摩島上,也是安靜地坐在主懷裏,結果竟得著非常的啟示,而知末世的光景。但以理所以有講預言的智慧,何嘗不是因他每日有三次面向耶路撒冷禱告?保羅能洞悉許多屬天的奧秘,亦何嘗不是因他有亞拉伯曠野二年的靜聽主言,和靜候主旨?主耶穌在未作工之前,亦曾有許多時間在家中和曠野靜修,在父神前,作預備的工夫。蓋聖靈的恩膏,是叫我們安靜的,惟安靜纔能查出神的美旨來。我們之中有欠缺此恩膏否?請今晚安靜在主前求主賜給罷!

生命的危機,概括言之,既有此四種:然則如何可免此危機?惟有信賴耶穌,將自己交託給他,因他為生命之主的緣故。末了,述說一個故事:從前某國有一位音樂大家,擅奏繁華林,一次那繁華林弄壞了,請一著名修琴師修理。其後不料琴音已大不如前。音樂家甚怒,乃將那樂器摔碎於地。那修琴師難過很很,從地上拾回重複修理,送回那音樂家,那音樂家拉來拉去,覺聲韻鏗鏘,愛不釋手,口裏讚為希世之珍,問修琴師從何得此,價值幾何?蓋他全不知即其前日所摔碎的故物哩!我們每人都像那樂器,修琴之師,乃為耶穌,我們破舊不完的生命,若能交給耶穌,他必能修之使成為新造的人,有豐富的新生命,能發出悅人的聲音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