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劉承業牧師

(書三1-11,六1-7)

今天與大家思想以色列人的爭戰,這是對我們在事奉上的原則上有關係的。神首先藉著外邦女子喇合的信心,去感動激勵以色列人的兩個探子;使他們回去報積極的喜信,讓以色列民及約書亞得到鼓舞。(書二24):「探子對約書亞說:『耶和華果然將那全地交在我們手中;那地的一切居民在我們面前心都消化。』喇合有信心,這兩個探子也有信心;這樣就鼓勵幫助了其他的以色列人。神就這樣預備了以色列人的信心,預備好他們爭戰。

第二步的預備,就是藉著過約但河的過渡。神使河水分開,命以色列人行過河底的乾地,讓他們認定耶和華是掌管上天下地的神。當時除了約書亞和迦勒外,其他的人大都在20歲以下,未曾有渡過紅海的經歷;並且大部份是在曠野出生的。今日神要這新一代的以色列人,看見祂大能的神蹟,使他們的信心大大加強;從而有足夠的力量去爭戰。約書亞在第四章末段,要以色列人在河中取石為記,就是要表達這個意思。(書四23-24):「因為耶和華──你們的神在你們前面使約但河的水乾了,等著你們過來,就如耶和華──你們的神從前在我們前面使紅海乾了,等著我們過來一樣,要使地上萬民都知道,耶和華的手大有能力,也要使你們永遠敬畏耶和華──你們的神」。

神是全能全知的,神在以色列人未出戰前,就預備方法,裝備他們;雖然他們曾經不知怎樣過河,但神卻給他們的神蹟,使他們勇敢的前進,信心堅定。在座當中很多是參與事奉的弟兄姊妹;或者有些是剛剛開始事奉,甚而考慮全時間事奉神的;這是很榮耀的事,但卻不是容易的。在一個未開始事奉神的人身上,神已開始動祂的善工,不斷地造就他;使他能勝任愉快,擔負責任。在事奉的經歷中往往不是一帆風順的,甚至有很多困難;但在困難中神卻要介入改變處境,使我們更深入的認識祂的作為和奇妙信實。我記得在我讀神學時,學院有佈道團往醫院探訪;我最失敗是在那裏見到一些病人,不知如何入手開始接獨他們──當病人見到我們拿著單張和聖經接近他們時;他們就用毛巾掩面,表示拒絕的態度,我們只好無奈地離開。後來神容許我妻子病倒,有很長的時間在病床上度過;神就使用這種環境使我學習接觸和服侍病人,或是軟弱的人,成為他們的幫助。今日無論你在怎樣的困難中,可能神在其中有祂的計劃,並且要裝備你,讓你更有效地事奉神。

我們來看(書三9-11):「約書亞對以色列人說:『你們近前來,聽耶和華──你們神的話』。約書亞說:『看哪,普天下主的約櫃必在你們前頭過去,到約但河裏,因此你們就知道在你們中間有永生神,並且祂必在你們面前趕出迦南人、赫人……耶布斯人』。」從這幾節經文中,我們看見過約但河與征服迦南地有非常密切的關係。他們先經歷了這個過河的神蹟奇事,讓他們認識神的大能,再使用他們作成趕逐滅絕迦南人的工作。過約但河是全體以色列人的事實、經驗,不論男女老幼,神要全以色列人都在事奉的行列中;事奉者背後要有他們的家族、家人去支持他們,事奉者不能孤軍作戰。所以我們週圍若有親屬事奉神,我們應該盡力為他們代禱?成為他們的支持和鼓勵。以色列人整體的過河經歷,成為他們整體信心的造就。我們若有家庭的,必然要全家作戰,發揮隊工的果效,神的工作就更加興旺。

我們現在來看約書亞記第六章,思想以色列人圍攻耶利哥,歸納屬靈爭戰兩個重要的原則:

(一)聽從順服神的話

在第三章我們知道約書亞已經囑咐以色列人,要他們看見約櫃,就要他們跟在後面,他們就可知道當走的路。今日我們走人生的路,需要聽神的帶領、指引,隨著聖靈的感動和聖經的原則生活;否則我們便沒有資格為神工作。我們不是為了自己的喜好,或一時的興緻去做,因為這樣不是事奉神,充其量只是參與一些宗教的活動而已。事奉神實質上是一種敬拜,不是按私意去親近神;而是用心靈誠實敬拜,這是神的原則。到底神怎樣吩咐以色列人圍攻耶利哥城呢!

第一日至第六日,一聲不響地繞城行一週,約櫃在他們當中。今日我們事奉,需要有神的同在──約櫃在他們當中就表現要與事奉者同在。我們的事奉可能是在沒有人注意的地方或是隱藏的事奉,有些卻是為人所觸目的位置,無論如何,他們在神的面前都是事奉神。今日我們的事奉不是要誇耀自己的重要,或是表揚自己的名聲、身價,無論是在教會做名牧;或在小禮拜堂工作,神看我們的標準是在我們是否忠心,並且給予我們同樣的獎賞。今日我們的事奉,就我的看法和盼望,是如約瑟一樣,無論是卑微處坐監或為奴僕,都是神的同工,並且見證神的同在;所以在任何的崗位,哪一種的教會,哪一個角落,我們所求的只是神的同在,就算是最卑微的打掃清潔工作,也是討神喜悅、榮神益人。就如我的先祖父,是在教會中作打掃的工作,因而信了主;並且帶領了整個家屬信主。當我們聽從神的吩咐,就看見神的同在。以色列人圍繞耶利哥城之辦法,按普遍的情理看來;實在有點兒愚昧,甚至是有點荒謬;就如我們發展教會單是靠祈禱和傳福音時。有些人就會抨擊這些方法是落伍的,不切合時代的步伐和需要!可是依靠神,聽從神的說話是萬世不變的,按神的心意去事奉,是超越環境,時間和場合的,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第二方面他們要遵守──不能取當滅之物。(書六18-19):「至於你們,務要謹慎,不可取那當滅的物,恐怕你們取了那當滅的物就連累以色列人的全營,使全營受咒詛。惟有金子、銀子、和銅鐵的器皿都要歸耶和華為聖,必入耶和華的庫中。」用現在的字眼來講,就是不能取那些「違禁品」,所有敵人所用的東西──包括一切有生氣的,都是以色列人的「違禁品」,都是應該滅絕的。在古代國家對戰爭的看法,一般視為聖戰。所以未出戰時要拜祭他們的神靈,又是代表神靈和為他們的神去戰爭;並且要把敵人全部都滅絕,將擄物就獻給他們的神靈。以色列人當時的方法不是特別殘忍;從考古學看來,得知當時迦南人的風俗習慣是非常的淫穢,假若以色列人與他們一同生活,就會受他們的影響,從歷史角度看以色列人的問題,也是受迦南人的影響,以致他們的道德宗教都受到污染,因而變質。

在以色列人繞城六日之後,到第七日有所行動和他們不能取當滅之物的事情上,表現出一個屬靈的原則,是要屬神的人必須按神的吩咐行事。

(二)相信神的話和行為

書六2:「耶穌華曉諭約書亞說:『我已經把王,並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我們必須相信神的話和作為!假如以色列人不相信約書亞這番說話,他們就不能成就神的工作。他們相信神的話,他們繞城而行並沒有發怨言,並且順從,沒有其他意見。到第七天中,他們就吹號角,眾百姓就大聲呼喊,城牆就向內塌陷,他們就攻入耶利哥。他們必須有這樣的信心。唯有如此,他們方能得勝。當他們信靠神的作為時,不是袖手旁觀,有行動;而是配合神的工作,彼此有參與,不論是祭司或拿兵器的以色列人。換言之即全職的傳道人或帶職的信徒,都應一起參與;但真正打仗的不是以色列的軍隊,而是神親自為以色列爭戰。當然以色列人有參戰,而神卻親自同工同在,使以色列大獲全勝。

我們從以上分析以色列人圍攻耶利哥城,可以歸納出爭戰或得勝事奉的原則:

(1)是按神的吩咐和心意而行

我有一個敬愛的師長,是劉福群牧師。他從中國內地逃難來到香港,神吩咐他兩件事:第一是建道神學院要復課,第二要編譯青年聖歌。他就遵照神的吩咐,在餘下的時光完成這兩件事工,並且有很好的成績。雖然他當時在很困難的環境中,不知從何開始,他始終如一的堅持到底,神就不斷帶領使用他。我相信很多人曾經看過「十字架與彈簧刀」這本書,書中的作者是在賓汐凡尼亞州一個郊區的小城鎮牧養教會,神感動帶領他去紐約大城市中的貧民區和吸毒者中做基層的福音工作。在人看來他沒有那些條件去承擔這種工作。第一他無大城市工作的經驗,第二他更沒有基層福音工作的經驗。可是他順服神的帶領,結果神與他同工,那裏的事工發展得很快,有很好的成效。所以我們能順服神的帶領,去承擔任何的事奉崗位時,神必定負責他的需用。(太十一29)耶穌說:「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甚麼是「我的軛呢?」「軛」是代表工作,即當一個人在神為他安排的工作崗位事奉時,那人已可享安息。當然那人學主的樣式,必須心裏柔和謙卑。這是主給我們的應許,所以各位弟兄姊妹,我們應反省;我們的事奉是否有喜樂和享安息,我們就知道我們是在背負主的軛,當我們忠心去做時,主應許我們必得享安息。

神會供給我們一切的需要,祂會給恩典、給能力;甚至給恩賜我們,讓我們可勝任神交付我們的工作。

(2)相信神為我們爭戰和作事

我記得一位剛畢業的神學生,他來找我,請教我有甚麼進工場的提示心得;我知道這位弟兄比較缺乏自信心,所以我就與他看一段經文。就是(腓四13):「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他事奉一年後回母院分享早會的事奉經歷時,就分享這節聖經。雖然短短一年,他看見他的事業有神的同在,對於自信心方面也加強了很多。我內心非常高興,但這節聖經同樣對我有很大的幫助。特別我覺得這幾年在北美的事奉中,我更感受到:「唯有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北美教會在同一間教會已有不同的文化;有操不同語言的人,就如要說英語、國語和粵語。自己是教會唯一按立的牧師,所以甚麼東西也要做,一個人要做幾個人的工作。在不同文化、背景、方言的人;若不是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神,我實在無能力面對這重大的挑戰。我很喜歡一節聖經,希望送給那些願意事奉主的肢體的,就是(約五17):「我父做事直到如今,我也做事。」那是耶穌醫好了卅八年的癱子後,與法利賽人辯論時所說的話。我們的主不斷在作事,祂會為你為我去作事──當我們祈求的時候,就得著;當我們尋找的時候,就給我們尋見,叩門的時候,就給我們開門。

我以前有一位同工,他去了別處,有時寄一些信來,他很強調神不斷為他作事,他事奉神是看神的作為。我對他的領受很有共鳴。今日在事奉工場中,責任是那麼重大,我們自己有那麼多的難處和軟弱,而且還要去得勝,如果不是靠著神為我們行事,我們如何能擔當呢?尤其是一些在教會事奉的同工,要任勞任怨,別人對他們的要求又特別高,很多時要做到百分之一百的完全;又好像生活在一個金魚缸中,給人觀察。正如保羅所說:「我們好像一台戲,給人觀看。」今日非基督徒也如此看待一些基督徒,看他們怎樣生活,基督徒也是如一台戲一樣。有時我們會被誤會,受別人冤枉;信徒間發生糾紛時,傳道人要做中間人,夾在其中,真是有氣無法宣洩,我們又如何呢!我時常緊記一節聖經,是(伯十九25):「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這裏的「救贖主」原意是「伸辯者」:因為約伯投訴無門,本來他三個朋友是來安慰他,可是他們不諒解他,反而加給他很大的壓力。所以他在信心中如此仰望神:「末了必站在地上。」當你在受委屈時,神不單是拯救我們的神,祂更會為我們伸辯;祂不單在末日才為我們伸辯,就是現在,祂會為我的正直而伸辯。當我們如此了解認識神,我們在事奉中就算遇上任何困難,都能靠主經過,並且得勝。在事奉的崗位上,面對一切超乎我們能力的事情,我們只要等候神、仰望神,就可以解決。在我中學時讀過一首由一位盲人John Milton所寫的詩,其中有一句講及他失明:「那些只是站著和等候的人,也是事奉的人。」特別因他是盲人,他甚麼也不能作,他只有祈禱,他也是在事奉中。

我們不要忘記摩西一句很重要的話,(出四14):「耶和華必為你們爭戰;你們只管靜默,不要作聲。」就在以色列人將要過紅海前,摩西勉勵以色列人的話。有一年我收到一本畢業刊,裏面有一位神學院的同工寫了一段話:「抱著為主的心志,現在回來告訴同學,二十年來是神為我作事。」很多時我們事奉,以為犧牲很多,其實我們沒有做甚麼!只是神透過我們這個器皿,去作成祂的工作,這就是屬靈的爭戰,就是憑信的爭戰。當我們相信神,又信靠祂的作為,並按祂的方法和心意而行,我們更凡事順利亨通。求神憐憫我們這不配的器皿,讓我們經歷神的大能力,給神使用。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