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鮑會園牧師

(經文:腓一20-30)

從這段經文中可以看出,當時保羅正面對極大的考驗:身處監獄而不知前途如何。但他藉著腓立比信徒的禱告和耶穌基督之靈的幫助,終必叫他得救。保羅這裏所說的「得救」不單是指從獄中得釋放,更是渴望神在他生命中完成救贖的目的。「得救」的意義相當豐富,不僅是脫離罪惡進入永生;而且還包含生命成為聖潔,甚至將來與主同得榮耀的身體得贖,都包括在救恩的意義裏(羅馬書八章)。但在這段經文中,保羅說的「得救」是指在生命中完成神救贖之目的,也是解釋救恩最基本的意義。

腓一20「照著我的切慕所盼望的,沒有一事叫我羞愧」。保羅並沒有因著所遭遇的事情,而感到羞愧;彼得書信也教導信徒不要為生活中的困難、考驗、譏笑、辱罵等而覺羞恥。該羞恥的只有我們的罪,不是因犯罪受刑罰而羞恥;乃是因犯罪得罪神而羞恥。亞當犯罪後感到羞恥,只是因著赤身露體及罪惡被揭露,所以也就躲藏起來,這種面對罪惡的態度是不正確的。

20節的下半節「無論是生、是死、總叫基督在我身上照常顯大」這裏所表達的意思很美,深信無論生活中遭遇任何事情,都是神在我身上的計劃;不是我故意生或死,或藉任何方法來高抬自己;相反,乃是存順服的心,讓基督藉著我的遭遇而顯為大。高舉的是基督不是我,主動的是神不是我。保羅就是為了這個目的來走生命的路程,也只有從這角度看21節的經文,才能顯出其意義來。

腓一21「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是整段經文的中心思想。

(一)我活著就是基督

「我活著就是基督」不是保羅自誇稱自己為基督,而是聲稱他活著,就是讓神在他身上成就自己的旨意。這裏,我們要從三方面來思想,基督徒在世上存在的目的是甚麼?

(一)活出基督的生命:羅馬書第八章指出神按著祂的旨意揀選我們;以弗所書則說我們生活的目的要長成基督的身量;還有一些經文叫我們的生命要活像基督,像神的兒子一樣。活像主耶穌,就是基督徒生命最基本的追求目的。

基督徒的生命不應以成就些甚麼作為目標,而要以追求生命的聖潔作為基本的使命。聖經常用「果子」來形容我們的生命,果子不是做來的,乃是結出來的, 甚麼樣的生命,就結出甚麼果子來。因此,不要把生命追求的重點放錯,若果我們有了基督長成的身量,有了基督成形的生命;那麼,我們就自然能結出生命的果實來,而在生活中也自然有美好的表現。

(二)與恩相稱的生活:「只要你們行事為人與基督的福音相稱」(一27)是指我們行事為人表明基督的福音。「基督的福音」就是把主的生活充滿了恩典,「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的有恩典有真理」(約一14)雖然我們沒有資格、能力來領受神的恩典;但神白白地將恩典給予我們,為的就是要叫我們顯出恩典和生命與生活。

恩典的生活必須與恩典的態度相配合,甚麼才算是有恩典呢?「恩典,這個字的原意是很特別的,英文字是指「有風度的生活」。例如:約翰福音記載有人把犯姦淫的婦人拉到耶穌面前(八1-11),但主耶穌的處理卻顯出滿有恩典的態度,他低著頭在地上畫字,沒有譏笑或鄙視,也沒有自以為義,這是風度。另外,當馬大埋怨馬利亞,沒有幫她一同服侍時;主耶穌沒有責備馬大或馬利亞。只對馬大說:「馬利亞已經選擇那上好的福份,是不能奪去的」。沒有責備人,這也是風度。還有,當保羅和巴拿巴帶著年青的馬可一起出外佈道,而馬可也許缺乏受害的經驗就中途離去;這事叫保羅很失望。結果在第二次旅程開始時,保羅極力反對巴拿巴還要帶馬可一起出外;而巴拿巴卻沒有因此指責保羅,也沒有為馬可辯護;於是就獨自帶同馬可踏上第二次佈道旅程。結果,保羅到了晚年時,托人叫馬可回來;因馬可在傳福音的事上是與他有益處。可見,巴拿巴在重要的關頭把馬可挽回來,沒有輕視,也沒有撇棄,這就是有風度的生活。今日在基督教的圈子裏,是多麼需要有這種生命的風度。既然領受了神豐富的恩典,就在日常生活中,要活出與恩典相稱的見證來。

(三)齊心努力傳福音:要過一個積極傳福音的生活,特別在今天這個時代,既然活著就是基督;就要齊心努力地為福音作見證。未來香港要面對改變和挑戰,也許傳道人工作受到限制,很多傳道的工作就要落在信徒的身上;基督徒要負起更大的責任。因此,今日平信徒訓練是非常重要的事,但教會若把太多的注意力放在門徒訓練,其目的只是為了植堂、訓練或栽培等事工;而忽略了傳福音的責任,那麼我們的生命目標可能放錯了,可能忽略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使命。

「我活著就是基督」一方面要追求聖潔的生命,活出基督長成的身量,過與恩典相稱的生活;另一方面也要積極地為福音作見證,這就是救恩最基本的意義。

(二)我死了就有益處

這不是指消極逃避的觀念,反而具有兩方面積極的意義。

(一)與主有親密的交通:基督徒所渴望的就是永遠與主同在,與主有親密的交通,但只有我們面對面與主相見,才能達到這種親密的關係。保羅為著與主有親密的交通而渴望與主永遠同在、是積極、正確的;但我們若為其他的目的而希望與主同在,那麼我們的動機可能錯了。

(二)聖潔不犯罪的生活:保羅在世上追求聖潔的生活已幾十年了,但他仍然達不到完全不犯罪的地步。反而說「我所願意的善,我反不作;我所不願意的惡,我倒去作」。(羅七19)。其實,我們今生的考驗就是為了預備將來與主面對面聖潔的生活;雖然今天我們的生活會軟弱、失敗;但將來得著完全的救贖而與主永遠同在,我們的生活就永遠不再犯罪了。假若沒有分辨善惡樹的考驗,亞當也沒有犯罪;不過他的生命即使是上天堂也經不起考驗。今日我們雖然犯了罪,但經過基督的救贖,神給予我們新造的生命,這就是將來永遠不再犯罪的生命了,所以,保羅說:「我死了就有益處」是指離開塵世進入永不犯罪的世界;這是非常美好的盼望。

既然如此,保羅為甚麼又說:「我正在兩難之間」(23節)呢?原因是在當時遭禁的情況下,保羅也做世上的工作,所以離開世界與主同在是他個人最大的喜好和盼望的;但為了腓立比信徒的好處,他在肉身活著更是要緊的(24節)。保羅為了教會,為了神給他的托付,為了成就神的旨意,他甘心樂意將自己所喜愛、所願意的放下,而情願留在世上,這是不容易的選擇,也是蒙福的選擇。

今天,在我們的生活中,也同樣要面對許多的抉擇,我們是否願意為了弟兄姊妹的需要,為了教會的緣故,而放棄自己的喜好的。保羅的生命蒙神賜福的原因,神是因為他甘心樂意為主付上代價、作出犧牲。我們也願意這樣效法他嗎?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