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劉少康牧師

今日的時代是一個不肯委身的時代,很多人都不肯將自己的生命,託付在一些重要的事情上。從找工作的事上,可見一斑,最近報章的分類廣告生意蓬勃,很多公司機構都在報章上刊登招聘廣告;甚至一些便利店裏,也有求職廣告專刊為「上班一族」備索。我想我們大家都是上班一族,「上班一族」慢慢就變為「搵工一族」。搵工、跳槽成了平常事。記得某次乘搭巴士時,偶然聽見幾位年青人高聲談論彼此的工作情況。其中一位說:「我已在公司工作兩年了。」另一位就說:「有沒有攪錯,做了兩年你還怎可能捱下去。」原來在一間公司工作了兩年已經覺得時間很長,難怪今天的年青人動不動就轉工,只要他們稍有不滿,或別處多給些微薪金;搵工跳槽成了何等平常的事。難怪每天早上買回來的報紙都是重疊疊的,只是求職廣告專欄就有十多頁。各位,今天的時代是一個不肯委身的時代,不單在工作上,就算在婚姻上同樣可以印證此語不虛。每次在結婚典禮上,一對新人彼此立約,惟願到死才彼此分離;但今天的婚姻卻是直到離婚,就彼此分離。只要我對你不滿,就可以離婚,婚姻變化已非天長地久的事,難怪香港離婚率是這樣的高。

近年,日本經濟發展一日千里,並且遠超美國,成為世界經濟發展最蓬勃的國家。看看今天我們所用的東西,所穿的衣服,所乘搭的車輛;大部份都是日本出產,就能明白它的產品已經雄霸天下。箇中原因,社會學家分析是與日本人鮮會轉工有關。他們有一口號,就是一日TOYOTA,一世TOYOTAMAN,意思就是一旦加入TOYOTA公司,就一世為TOYOTA打工。那種堅忠不移,徹底效力的精神,正是日本邁向成功的基石。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為何我們對神的委身不是這樣呢?讓我們一旦成為基督徒,就一生忠心的事奉神。今天早上,鮑牧師提到一九七九至一九八一年間是本港神學院人數最多的時期,可惜近年人數遞減。可見不肯委身的風氣不單流傳在社會上,就是在教會內亦有同一現象。

現在教會裏的主日學,由孩童到老年都有不同的班別,往往最受歡迎的卻是那些短期密集式的課程,其中以三個月一期的較多人選讀,一次的精簡速成課程就更見歡迎。至謂需要在每主日崇拜前參與的主日學,許多人卻不願參加,這種不肯委身的現象是何等可怕!試問我們又怎能夠在這個爭戰的世代為主打美好的仗呢?求主憐憫我們,叫我們不再畏縮,不再保留,只顧自己,只愛自己;讓我們都樂意將自己完全的獻上,放在神的手中,讓祂使用。因此,我向各位挑戰,讓我們起來,重新建造吧,在委身的事上,必須重建我們對神委身的心志。

聖經中有一卷很獨特的書卷──以斯帖記,它是被擄時期歸回的作品,相信很多信徒都讀過,也有很多女孩子喜歡改名叫ESTHER,因為以斯帖容貌俊美,吸引動人,女孩子都很羨慕她。確實以斯帖很值得我們艷羨,她誠然是一個可愛的女子。但這卷書最特別的地方卻是全書並未提及神的名字,就連祈禱也未見提及(有些聖經研究學者認為這樣的一本書豈可列入聖經的正典中),然而他卻能提醒叫我們知道有一位神,並且叫我們去仰望這位神。

(斯一1-2)以斯帖記從開始,就描述了一個舉世尊崇的大帝國──波斯。它的強大、威武與興盛都是世間罕有的。單就地域的遼闊,廣大簡直是無與倫比的。亞哈隨魯作王期間,它的領土由非洲古實,即今日的依索匹亞(位於現今非洲北部地方)開始,包括歐洲一少部份地區,整個的小亞細亞,一直伸展到亞洲及印度的地方,轄下管治的省份多達一百二十七個。亞哈隨魯王在書珊城的行宮登基。其實,書珊城不過是波斯五大行宮之一,它並非最重要的一個。巴比倫可能比它更重要,但書珊城卻是王帝的行宮。並且在聖經中出現多次。(斯一3-4)王在位第三年,就宴請群臣,並且把國的財富,王的珍貴收藏展示給他們看。而且足足要一百八十日才能看完。試問哪國的威榮可及波斯;即使現今的世界博覽會,其中各國的展覽館,逐一慢慢的看,也要看足一星期,已使我們眼花繚亂,目不暇給;何況波斯展示它國的豐富,卻要看足一百八十天呢。(斯一5-8)王又為城中大小人民,擺設筵席七日,使他們盡情吃喝。皇宮中的佈置極盡華美,地上鋪滿各式玉石,比雲石更吸引,各色帳子用細麻布織成的繩用銀勾掛起來;整個皇宮御花園的佈置,是何等的吸引和榮美。但奇怪,以斯帖記雖然一開始就記載了一個地上的國度,並且一再描述國度的威榮,吸引和盛大。但在這國度中,有一個極卑微的人,這人卑微至幾乎不屬於那時代;她是誰?她就是以斯帖。

讓我們同看以斯帖的身世。(斯二5-7)告訴我們末底改的年紀也許很大。在尼布甲尼撒王攻陷猶大的時候,他已經被擄,他撫養他叔叔的女兒哈大沙。(哈大沙是以斯帖的猶大名字,而以斯帖是波斯名字,意「星」,因此以斯帖就成了以色列的救星,幫助猶大的救星。)她是一個孤女,父母雙亡;聖經沒有清楚說明她的父母如何死去,但相信她年幼時,她的父母就已去世。在此讓我們看見以斯帖:(一)她是個孤兒。(二)她極貧窮。(三)她極年輕。(四)她是柔弱女子。(五)她寄人籬下,由末底改撫養長大。(六)她是個外邦女子而非波斯人,她只是取了一個波斯名字。在這六種條件下,我們可見以斯帖根本不配合那個年代。波斯國是何等的尊榮,皇宮是何等的榮美,以斯帖卻像活在那世界標準以外,有誰會注意她,看重她?

但我們的神是奇妙的神,祂要在貧寒人中間提拔卑微人,任用那些祂好像不會使用的人。因此你不要稀奇,以為自己不會被神使用。多少時候,我們覺得自己是何等的軟弱、卑微。任各樣事情去測度,我們都達不到標準,但各位啊!在當時強大的波斯帝國中,神尚且揀選了這樣的人。今天,你豈可不知道神亦揀選你,祂同樣揀選你;因為神需要的乃是一個心中專一向著神的人,一個願意把自己完全擺上,肯委身奉獻的人。以斯帖的出身實在太卑微了,她連一些有利的條件也沒有,但神卻揀選了她,並且厚賜她寶貴的機會。原來亞哈隨魯王擺設筵席的時候,不知是否多飲了或是太開心;就想請皇后亞實提出來讓飲宴的人看她的美貌,皇后亞實提不肯遵從。王大怒,與各謀士商議後,就廢了亞實提;於是著意揀選一個更美麗、更合心意的人立為皇后。以斯帖和其他很多女子就被送入皇宮。王為她們預備各樣東西,並許多香料,潔淨自己;但以斯帖除了自己當時的身份,別無所求。(斯二12-15)。今天,我們又在甚麼的光景中?世界很多東西是否已佔據了你的心?當我們說委身的時候,實則已經不能把我們的心獻給神。因為我們的心早已經給太多的東西奪了去。但以斯帖有一個非常單純的心,她謙卑等候在神的面前,願意遵照神的帶領而行。由於她的可愛,聖經說王見到她就愛以斯帖勝於其他女子;就把皇后的冠冕戴在她的頭上。以斯斯帖遵照她叔叔的囑咐,沒有把她是猶大人的身份說出來。各位,有誰想到當日這位被人養大,出身寒微的人,竟然可以獲得如此尊貴的身份呢?各位,機會在哪裏?機會是神所賜的。神不單揀選以斯帖,更把珍貴的機會賜給她,皆因她有一個專一單純的心。

當時,王的一個得力大臣名叫哈曼,他是一個驕傲的人,他最看不過站在城門口的猶大人末底改;每次當他出入,末底改竟然不肯向他下拜;於是他用計謀,願意向王獻出一些金錢,使王下詔在他掣籤選定的亞達月十三日要消滅所有猶大人。(斯四1-5)末底改知道後,立即通知當時已貴為皇后的以斯帖,看有甚麼解決的辦法沒有。際此危機,關係整個民族的存亡;面對強權,末底改想到惟有以斯帖進去見王;為本族的人懇切祈求,否則以色列人無從獲救。(斯四9-17),原來當時的波斯帝王是在極嚴密的護衛下,若非有召,任何人均不得覲見,否則格殺勿論。而當時以斯帖沒有見王已經三十日了。於是她要求眾人為她禁食三日三夜,為要在神面前等候;然後冒著生命危險,帶著重大使命進去見王,為以色列人的緣故,向王表明她的身份。各位,「焉知你得皇后的位份,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現在豈不是我們起來為神工作的時候麼,你見不見到你自己的位份,今日的機會呢?你在教會中得恩惠、蒙造就,今天豈非你起來為神工作的時候麼?但究竟有多少人看見今日時代的需要,願意奉獻給神,向神作出回應呢?你今天得的位份,豈不是神揀選你,把這個機會賜給你?在政治動盪及充滿危機此刻,我們能否穩守崗位,為主工作?各位,機會是一去不復返。希臘人形容機會一如射出的箭永不復返的;說出的話無法收回;錯失了機會不再來。機會是一瞬即逝。你曾否錯過機會?曾否在神面前懊悔未能抓緊機會把福音傳給身旁親愛的人?甚至在他們彌留之際,把握機會向他們傳福音?這些機會亦包括了事奉神的機會,服侍弟兄姊妹的機會,傳福音的機會及在這時代奉獻給神的機會。

以斯帖說;我死就死吧。我們亦應有受苦的心志;正如早上我們在腓立比書中聽到要效法耶穌基督的死。各位弟兄姊妹啊!今日神呼召我們是要我們都將生命獻上。潘霍華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一位著名的德國神學家。他曾激勵了無數的人,他的作品«跟隨基督──作門徒應付的代價»中說:耶穌呼召人跟從祂是呼召人為祂而死。今天你跟隨主付出了甚麼代價?有否覺著跟隨主如效法祂的死一樣?彼得前書中說,若我們要跟隨祂,就要跟隨祂的腳蹤行。主所行的是一條背十字架、受苦的道路,基督徒啊,你又怎可例外呢?你怎可在此片刻,離開苦難,獨為自己的緣故求安全?我們跟從主有沒有聽見主的呼召?今天我們住在香港,我們說是扎根香港,愛香港,我們豈不也愛居於香港的六百多萬人?如果你不起來事奉神,為主而活。誰能將福音傳給他們,誰能將托付帶給他們?服事神是我們基督徒一件何等光榮的事,今日你願不願意把自己擺上?

剛才一開始就和大家一同看過波斯國的尊榮,但你可知道我們基督徒有一國度要我們付上更多?「天國」和「神國」是聖經中最重要的主題。在聖經中一共出現了一百六十二次,而超過半數是主耶穌親口所說。耶穌經過四十日被魔鬼試探後就出來傳福音,祂第一篇講章在馬可福音一章十四節就講論到神的國。而耶穌受死復活之後,還有四十日在地上。根據使徒行傳一章所載耶穌是向門徒述說神國的事,為要使他們清楚明白神的國度必然降臨。因此,很多聖經研究學者告訴我們,在聖經中沒有哪個信息主題比神的國度更重要。但各位啊!今日我們有很多基督徒仍然不明白神國的事。我們仍然在世上馬馬虎虎、隨隨便便的生活。各位,你知否神的國很快就會降臨。

多少時候我們背誦主禱文,是否真用我們的心思來背誦?主禱文中說:「願祢的國降臨,願祢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你是否盼望神的國降臨?與你有何關係?你今日是否為神的國而活?而戰爭?你有沒有將你自己全然獻上?很多國家男士都需要服兵役,受軍訓。戰爭時,就要上戰場為他們國家的安危,榮譽和生死存亡而爭戰。但今日,為何我們沒有天國國度的觀念?試問我們又何嘗不是天國中一個忠勇的戰士?但為何每次我們呼籲要起來傳福音,起來服事神,都只有少數人響應?我們究竟有沒有為神國努力過,為神國付出了代價?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求神開我們的眼睛,叫我們看見神國的榮耀。(提後四1-2)中,保羅勉勵我們為神國的原故,要將自己全然的獻上。

第一,他很嚴肅起誓的勸勉我們,神是一位審判活人、死人的神;將來所有的人都要在祂的寶座前接受審判,你將怎樣去面對神的審判呢?

第二,耶穌基督憑著祂的顯現,顯現有駕臨的意思,正如皇帝出巡,駕臨某地,人必緊張預備。何況我們天上的萬王之王耶穌基督要再次降臨,你又為了祂的國度做了些甚麼?

第三,憑著祂的國度,我們主耶穌是一位得勝的主,祂得國降臨掌權的日子近了,你是否已預備好心靈去迎見你的神?

所以保羅很嚴肅地在這位快要得國、得榮耀、駕臨的君王面前囑咐我們,無論時機好壞,是否恰當,或否願意,總要傳福音。各位,今天是一個怎麼樣的時機呢?你有沒有把握今天為主工作?你是否看見神的國度需要更多的人?你是否願意為神國效力?如果基督徒都清楚認識神的國,就會為這國度奉獻自己,不理會個人的背景、恩賜、信主年日的長短,奉獻自己,為主而活。今天的教會在地上就要建立神自己的國度,完成神所交托的工作。

英國有兩間著名的學府,一為牛津,一為劍橋。這裏的畢業生都能獲得優越的職位,慢慢的晉身英國的上流社會。但竟然有七位在劍橋大學畢業的高材生,寧願放棄他們美好的前途,為神國度的原故,甘願來到中國傳福音;他們就是中國著名的「劍橋七傑」。其中一位名叫史達德,當時他已是校隊中出色的曲棍球手,很多球隊都力邀他加入,倘若他願意的話,很容易就可獲取可觀的收入,並且平步青雲。但他卻放棄了一切,來到中國傳福音,後來他更獲贈一筆為數約五十萬美元的遺產。二十四小時後,他卻把這筆遺產差不多全數奉獻給當時的宣教機構。對此,我們是否覺得他簡直是瘋狂呢?但聖經說這些人是世界不配有的,因為他全然把自己委身與神。其後,史達德不單到中國,更到印度、非洲各地傳福音;並且創辦了環球福音會,成為今日最大的差會之一,差派宣教士到世界各地為神工作。

今天,你是否正躊躇要犧牲良好職業、美好前途、移民機會,把自己奉獻給神,是否浪費?在神的國度中,並沒有浪費。任何人,只要他願意完全委身給神,他就是神所重用的人。各位,你是否聽見神的呼召,是否願意把握這個機會,無論得時不得時,務要傳道,並且在此專心。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