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杜偉力牧師

未婚的弟兄姊妹,或者對於將來的家庭有很多夢想,盼望有日成家立室;渴望主賜給基督化的家庭,但基督化家庭並非偶然的。有次聚會完結,一青年對我說,他和妻子都盼望有個基督化的家庭,於是我和他倆跪在祭壇前,把這家庭奉獻給主。

基督化家庭最美好,亞居拉和百基拉,這對夫婦的人生經歷令我們非常驚奇,他們為主之故結果子。聖經中曾六次題到他們(徒十八3次,羅十六1次,林前十六1次,提後四1次)從這六次的記載,我們從中得到很多的學習。

飽受困擾的家庭,亞居拉夫婦的家庭是行商的,製造帳棚為業。當時這行業極蓬勃,他們原居羅馬,生活優裕。「因為革老丟命猶太人都離開羅馬……」所以他們被趕逐,失去了家園。

凡家庭一旦發生意外、患病、死亡、生意失敗、經濟損失;一帆風順的生活不再有了,家庭的變遷都足以飽受困擾。或者我們想到九七問題;困擾油然而生。 有位女士在錫蘭基督教電台不斷唱出福音詩歌;我也有機會在該電台用卡苗語廣播「回到聖經去」的節目,用英語每週一次播差傳訊息;因此我認識她;她丈夫是公務員,擁有兩幢房屋兩輛汽車,生活安逸;但當暴動發生,被群眾攻擊,焚燒汽車、毀壞房屋,他帶著妻兒向外逃生。他寫信給我,他雖財物盡失,前途茫茫;但仍唱 「耶穌足夠我使用」的詩,無論面對任何境遇,他仍然經歷著「耶穌足夠我使用」。要連根拔起離開老巢逃亡異地,實在飽受困擾!全世界有二千萬難民,讀新聞看別人當難民是容易的;但自己淪為難民就另一般感受!還有一印度基督徒家庭,原來在烏干達經營旅遊業,非常富有;當狂人阿敏來到,奪取很多民間生意;他因聞軍隊正開向他的住處,即令家人先行疏散,本身急忙化裝逃亡到我住的城市,他神經受很大的打擊,身體、心靈受到重大考驗。

如果你的老巢有日遇難,必須放棄一切逃奔別處,為此深思遠慮,足以飽受困擾!人生難免遭遇困擾的經歷,你不能求神把你隔離和保護,使你一生不遇風險;神從沒答應你這樣成就,神所應許的並非叫我們排除困難;而是叫我們在困難中經歷祂。假如以上所講的經歷臨到你身上,你失去安寧、飽受困擾、懼怕、沒有安全感、有許多苦惱;我們應從聖經記載的亞居拉夫婦學習,他們因當時的皇帝革老丟的命令不得不遠離本土意大利。據歷史記載,因猶太人給基督徒製造很多麻煩,以致局面紛亂;而皇帝不分青紅皂白,凡是猶太人都驅逐出境;所以亞居拉夫婦不得不放下一切逃奔他方。

在人生際遇中遭受難處就埋怨,這是人之常情;但萬勿如此!人間際遇不能摧殘你,反而你對人生際遇的反應足以摧殘你。有的人對於不利己的人就惱恨成仇;但切勿容惱恨在你心內成長!有位敬虔的人忠告我:「如果有人虐待你、苦害你、誤會你;別讓這些人在你人生過程中佔要位,也不要惱恨他們。」

亞居拉夫婦不提起過去的富有,因被革老丟驅逐而環境完全改變;他們終日所講的是耶穌基督。這正是你我所當作的;不論何時何地,讓耶穌基督居首位;別讓世上的財物,以及人的權柄佔有我們的心;當我們的人生飽受困擾時仍然要專心於基督。

同心事主敬虔的家庭:聖經每提亞居拉時,都是和他的妻子百基拉相題並論。他們非常接近,這是他們同心事奉主的秘訣;雖然外處暴風疾雨中,他們裏面有愛,有合一及和諧。彼此信任、鼓勵、一同站立;他們的家雖飽受困擾,但卻是敬虔的家。如果夫妻整天勾心鬥角,怎能面對外面的暴風呢?弟兄姊妹!可能你今天所面臨的並非外來的煩惱,而是家庭失去同心和諧;或你以為貧賤夫妻百事哀;其實問題不在於此,全視你的家庭有沒有和諧合一,同心尊重我們的主。

論亞居拉夫婦的六段經文,有兩段先題及亞居拉,(徒十八1-4,林前十六)其餘四處經文則先題百基拉。一般題名都以丈夫為先,為何有四段經文先題師母;考古學覺得百基拉的名比較特別,據說古時期基督徒都是在地窖秘密聚會。其中有一地窖寫著「獻給百基拉」,原來那教堂是為紀念百基拉而建的;另有地窖寫著「聖人百基拉曾經在此講道」。由此可見當時認識百基拉的人多過亞居拉,是否她出自名門,論學問、論講道之能,都勝於她的丈夫?聖經隻字不題,按聖經的的教導,在基督裏,男女是平等的;但在家庭,丈夫是作頭的,這是運作上的規則。在印度某種環境中男子居高的制度根深蒂固;但聖經說這樣是不對的。(其實有的女人作事能力高過男人)有時二人婚姻關係不同,所受教育不同、家庭背景不同、氣質不同;單方面以此自豪,會引致對方自卑,引起許多難題。求神把你從這樣的危險中救出來!百基拉夫婦凡事共同進退、合力工作。

夫婦對神若有同樣的委身,其間一切困難都可勝過;千萬別因有所差別造成困擾不安。有人問我「結婚後若夫婦見解不同當怎麼辦?該聽哪個決定?」他以為我必引用聖經的教訓;妻子應當順服丈夫。但是我對他說,不是聽你的話,也非聽她的話;有第三個聲音說:你們在不同的家庭成長,是兩個不相同的個人,今你們要結聯在一起,若要避免衝突,就必一個意念征服另一意念;如果妻子的意見征服了丈夫的意見,那麼,丈夫便成了懦夫;反之,妻子便成了沒主意的婦人。但是問題不在於此,二人的意見應當讓第三者──基督的意念征服;二人必須一同順服基督,自然就聯結在基督裏。順服基督的主權就有合一,也就是彼此信任,敬虔生活和屬靈生活成正比。但是人常非如此;雖身為教會執事,家庭中卻不和諧;以為家庭的煩惱和屬靈生命無關;其實,婚姻生活不和諧則反應靈性有問題。我承認其中有許多困難,為了這些困難,你需要個別的輔導;基本上你對基督的委身是否達到可以放下個人意見的程度,你是否願意放棄自己的意見、選擇和權利?除非你願意在神前向基督降服;否則任何輔導都不能發出效用。為主之故,不要按照自己的選擇來推斷神的旨意,乃是按照神的話語而出的屬於神的旨意;按照神的靈,藉著教會給我看見神的旨意;順服在神旨意之下,這樣才是個敬虔的家。亞居拉夫婦雖各人的家庭背景不同,但他們都十分敬虔對神;所以不引起任何家庭問題。

真正奉獻的家庭,亞居拉夫婦二人一同製造帳棚,忠於職守;把這行業奉獻給主。他們到了會堂,各種不同行業聚坐一起;有日,一個同行者初次來到;亞居拉夫婦熱情接待。保羅曾寫信給教會,說他初到哥林多,心裏懼怕戰兢,非常灰心,因前景不明朗。保羅和亞居拉夫婦同業,同住工作,製造帳棚的行業成為神賜福的器皿;他們到以弗所及羅馬,都以製造帳棚為業,他們還織帳棚幫助人建造禮拜堂。

各位!就算不能全時間服事主,可把職業奉獻給神,帶職到處作見證。據統計,全世界2/3人口單靠全時間的傳道人傳福音是不夠的;許多國家包括印度在內,不讓專職的宣教士入境傳道;學生或專業人士則可。去年第二屆洛桑會議在菲律賓開會,有位香港商人李先生,他用比方講:一隻壁虎和一隻青蛙,青蛙如全時間的傳道人,坐著捉昆蟲作食物;信徒如壁虎,自由在牆間縫隙爬,可爬到皇帝宮庭;但傳道人受限制坐著不能動。利比亞狂人作威作福使人驚訝,伊拉克、伊朗、沙地阿拉伯的各種技術人員都可進入。到了二千年代,大部份國家不能靠全時間專職的宣教士進入;80%的國家是准許帶有技術的平信徒進入宣教。各位!你有否想到怎樣為主使用你的專業呢?你選擇時所注意的標準是薪金、前途、研究、研究的機會、儀器嗎?有否想到,主要你到哪裏是人生最有用的呢?你有否考慮專職教士不能去之地,平信徒可到哪裏填補需要呢?青年人啊!把你人生的專業和光陰奉獻給主,前途使人興奮!萬勿靜坐為關閉之門而悲傷;假如世界屬於你的,沒人能為你關上門。但願你說:「求主使用我的職業,無論何方我都願去!」記得馬來西亞有一位牙醫,他是基督徒團契的成員,當他聽到如上的挑戰,他求主使用他的職業帶領他到未有福音地方。後來神照他所求,領他到市鎮事奉;他愛人、吸引人來、他開查經班、在牙醫診所建立教會,那裏真是前無教會之處。神可能呼召你去中國大陸、去回教國家;你是否給主用呢?百基拉夫婦請保羅到他們的家,他們有極好的見證;保羅本來很懼怕,因身上沒有錢;但亞居拉夫婦接待他,保羅在那里逗留年半之久,在城市傳開福音。故此,哥林多教會建立起來,乃因亞居拉夫婦的家庭向保羅開放。亞居拉夫婦聽到會堂有個講道者名阿波羅,此人講道好,有恩賜且熱心;但對聖經不熟知,對真理尚未完全領會;他們就請阿波羅參加家庭查經班。

教會是從家庭聚集發起,家庭聚會常因知識之故有時關閉;只為家庭而不讓外人參加,以致內外不交流,簡直不是家而是墳墓,裏面藏著充滿知識只知生命的人。一個開放的家庭,我們為了感謝神;家有查經班和禱告會,讓未信主者前來聽見證。印度有個教授住在信奉印度教的地區,他對印度教徒很有負擔;他們從不入禮拜堂,但有些婦女說很想聽福音,所以教授太太就在家中開查經班,他們有機會讀聖經,後來都歸信主。艾德里牧師在港有多年工作,他和基督徒學生團契一起服事主,他說在亞洲最有力為耶穌見證的媒介,是基督化的家庭。這是事實,被基督化家庭吸引信主者都堅心不移。一個印度教的父女子得到了基督化家庭的生活,發現了光和愛,充滿快樂。

真正奉獻的家庭,首先要奉獻個人的生命,保羅說亞居拉夫婦為他的性命,把自己的頸項置之度外。(羅十六4)這表明他們的委身,願為基督和祂的子民置生命而不顧;把自己的頸項置於斷頭台上,無論任何境遇都願服事主。(徒十五26)說巴拿巴和保羅這二人為主的名是不顧性命的;耶路撒冷議會差遣猶大、西拉、巴拿巴和保羅一同出去。亞居拉夫婦委身程度,可比猶大和西拉委身程度的深厚。平信徒和全職傳道的委身並無分別,只是呼召的不同。可能你今天在世俗的職業, 但對神奉獻的心志和全職傳道人的奉獻是一樣的。有奉獻的心志,神才使用你的家和你的職業。把我們生命放在祭壇上,對主說:「主啊!為祢之故,甚至失去生命我都願意」。我們是否把生意、家庭放在祭壇上?如果我的婚姻已失去常規,有所麻煩,求主赦免;如果我自私,職業只為自己的好處和享受,從不以主的旨意來衡量; 今晚我把我的職業奉獻給主,主要我往哪裏,我樂意去,我奉獻生命,甘心接受任何磨煉。聖經說:人若愛惜自己的生命就必失去生命;但肯為基督、為福音捨棄生命的,必保全生命。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