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麥希真牧師

耶穌在禮拜五早上九時左右被釘十字架,祂忍受身體靈魂最大的痛苦;但是祂掛念的是敵人、罪人和親人。到了中午,祂背負人類的罪孽;因此,祂在十字架上呼喊:「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祂的身體靈魂渴了,所以大聲呼喊:「我渴了。」到了下午三時,祂又大聲說:「成了。」祂已經付清了罪價,完成了救恩;然後祂說:「父阿,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裏。」祂說了這話,氣斷頭垂。

基督為你、為我,被釘十字架,傾倒生命,受苦、受死。到了下午六時之前,門徒將祂的身體從十架上解下,埋葬在墳墓裏。

猶太人計算時間和我們不同,每日的開始是下午六時,而我們是由午夜十二時開始;所以禮拜五下午六時,就是猶太人安息日的開始,不能夠作工,更不能夠接觸死人。阿利馬太的約瑟借出墳墓,尼哥底母備香料包裹耶穌的身體埋葬。聖經載,第三日,就是七日之頭一日耶穌從死裏復活了。清早天使輥開墓門的大石。有時我們誤會,以為天使輥開大石,耶穌才可出來;其實乃是要給人看見墳墓已經空了。耶穌復活的身體無需借助於天使便可以出來。

當兵丁看見天使推開大石,他們怕得魂不附體,全都逃跑了。黎明時分,有耶穌的母親馬利亞,抹大拉的馬利亞,耶穌門徒革羅罷的妻子馬利亞,和耶穌母親的妹妹撒羅米(雅各和約翰的母親)四個婦女到了耶穌的墓前;看見兩個天使,其中一天使對他們說:「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耶穌已經從死裏復活了。」她們驚喜交集。抹大拉的馬利亞是個感情豐富的姊妹,她立即回家告訴約翰和彼得,當他倆先後到達,彼得膽大進入墓裏,他心裏猜疑;約翰也隨他進去,他確信基督已經復活了。抹大拉的馬利亞又折回,看見空的墳墓,莫名發生何事,不禁號咷痛哭,非常悲傷;天父打發兩個天使來安慰她,她淚眼矇矓,不知道是天使也不受安慰;天使告訴她耶穌已經復活了;她毫不理會地問:「究竟耶穌的身體在哪裏?」

主復活第一次顯現,我們的主柔和謙卑,滿有憐憫,所以祂首先向抹大拉的馬利亞顯現。耶穌問她說,婦人,為甚麼哭,你找誰呢。馬利亞以為是看園的。就對他說,先生,若是你把他移了去,請告訴我,我便去取他。」(約廿15)耶穌呼叫馬利亞的名,馬利亞立即得著安慰,傷痛的心得著醫治;她「轉過來,用希伯來話對他說,拉波尼(意即夫子)耶穌說,不要摸我;因為我還沒有升上去見我的父。」(約廿16-17)耶穌先向抹大拉的馬利亞顯現,安慰她破碎的心,主復活第二次顯現,擦乾她的眼淚。

耶穌急欲向自己的母親馬利亞顯現,並要向革羅罷的妻子馬利亞,和自己的姨母革羅米顯現,(太廿八9)這是主復活第二次的顯現。

主復活第三次顯現,主向彼得顯現(路廿四33-35)主特別題及彼得;因彼得三次不認主,心裏很難過。

弟兄姊妹!若你曾經離開主,逃避主;好像彼得三次不認主;請記得!主仍然愛你;向你顯現如同向彼得顯現一樣。

主復活第四次顯現,有兩個門徒,面帶愁容,離開耶路撒冷。主向抹大拉的馬利亞,和祂母親及幾個婦女顯現,不過是很短的時間;向彼得顯現幾乎也是很短的時間;但是在以馬忤斯的路上,耶穌為兩個門徒,費了整個下午的時間。從摩西和眾先知起,一直講解到祂復活;又在客店一同吃飯,飯後擘餅,而後他們才認得是耶穌。據我細研聖經,認為似乎革流巴(路廿四18)和革羅罷同係一人(希臘文這兩字只差一個字母)革羅罷的妻子馬利亞很愛主,當主被釘十字架,她陪著耶穌的母親馬利亞,冒著生命之險,站在耶穌十字架旁邊。(約十九25)

各位姊妹!若你們很愛主,應當有信心可以得著你的丈夫歸向耶穌基督;若你的丈夫已是基督徒,主要向他顯現,使他和你同心愛主。不過,有一條件,你當跟隨耶穌,讓主的愛彰顯在你身上。

主復活第五次顯現(約廿19-25)主復活的身體具有兩種形態:一是屬靈的,所以門雖關著也可以通過無阻。一是屬物的,需要食物,和常人一樣。雖然聖經沒明顯記載,但是甚多蛛絲馬蹟可見。若以平常的話來說,耶穌復活的身體,是屬靈和屬物兩者互換的……可以隨心所欲,發揮屬靈和屬物的作用。「……向他們吹一口氣,說,你們受聖靈。」(約廿22)我相信,「吹一口氣」是耶穌的視覺教材,讓門徒增加信心,更體會聖靈的同在,聖靈住在他們裏面而重新得力,把福音傳開。

主復活第六次顯現(約廿26-31)從這段經文,我們曉得,復活的身體有兩種形像,一是本來的形像,二是完美的形像。到了天上時,成了完美的形像,原形仍在;但一切缺憾都消失了,完美的形像和原來的形像兩者互換,隨心所欲。感謝天父!我們將來從死裏復活,到了天上與主永遠同在,像主向我們復活一樣。

主復活第七次顯現(約廿一1-25)彼得、多馬、拿但業、雅各、約翰,還有兩個沒記載名字的門徒。在黎明的時候,天色朦朧;門徒整夜打魚不獲,既冷又餓;主為他們預備了豐富的早餐,有魚有餅還有炭火取暖。究竟那些東西是無中變有嗎?至今我還是不知道;將來我們到天上就會明白。親愛的弟兄姊妹!我們又冷又餓有需要時,主為我們預備一切;雖然不曉得主如何預備;但是在我們人生的道路上,難免有時飢、寒、走投無路、絕對失望、無法解決問題,請記得!雖不知道主如何供應;但知道主必定供應,如同這七個門徒在他們最需要之時,愛他們的主備妥一切。說「小子,你們來吃吧!」主耶穌用意志的愛問彼得:「你愛我比這些更深嗎?」彼得用感情的愛說「主阿,是的,祢知道我愛祢。」彼得只用感情的愛愛主,忽高忽低,如波浪起伏。第二次,主又問彼得能否以意志的愛,始終如一地愛祂;彼得說,主阿!祢知道我只能用感情的愛來愛祢。第三次,主改用感情的愛來問;彼得心裏很難過。「對耶穌說,主阿!你是無所不知的,祢知道我愛祢。耶穌說,你喂養我的羊。」我們只用感情的愛愛主;但主仍不丟棄我們,仍然愛我們,使用我們,如同使用彼得。彼得用感情的愛愛主,不是最好的,雖非主所願:但主仍不丟棄他,把喂養小羊的重任交給他;並告訴他,要趁年少的時候,自己束上帶子隨意往來,為祂作偉大的工。或者我們起初只用感情愛主,但是將來可以進到意志的愛;起初充滿感情隨意往來為主工作;但將來面對著可怕的環境,甚至須殉道而死,卻以意志的愛愛主。我非良才,有許多弱點,許多不配為主作工之處;主仍然用我,祂不丟棄我。求主恩待!讓我們看見,復活的主愛祂的門徒,愛你愛我;雖我們有弱點,不完整,但主仍然要大大使用我們。

復活的主第八次顯現,主在加利利山上向五百多弟兄顯現(可能包括姊妹在內,也可能姊妹除外)當時主有重要任務交給門徒。(太廿八16-20)(參林前十五6),有兩件重要的事或者你以前不留心,「還有人疑惑」(17)耶穌復活之後,曾多次向門徒顯現,但十一個門徒之中還有人疑惑,正如你我明明一再看見主耶穌活的見證;可是仍然常有許多疑惑。感謝主,雖然如此,祂仍不丟棄有疑惑的門徒和基督徒,有疑惑的僕人和使女仍然有用。我們不能夠永遠帶著疑惑;雖有弱點有不完滿之處;交在主手中,主要使用。「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太廿八19)「萬民」英譯「萬國」,1969年柏林福音會議還有個新的翻譯,不單「萬民」「萬族」「萬國」,還有「所有的文化群體」很多聖經學者都同意;所有的國家、民族之中,又可分為很多不同的文化團體。這個新的意義是柏林福音會議,根據希臘文聖經,這字可以譯為所有的民族、所有的國家、所有的群體,或可謂把三個意思合一,成為希臘文最完滿意思。

聖靈在全球各宗派、各堂會、各群體—神的子民中興起,使人看見新的異象。求主使教會的領袖和弟兄姊妹,都能遵主吩咐,奉這大使命把福音傳給所有的民族,所有的國家;更進而傳給所有的文化群體,讓他們不但接受主為救主,作信徒,且遵主教導作門徒。作信徒是領受恩典,作門徒乃服事他的主人,服事他的老師;為他的老師、為他的主人工作,這是大使命的意義。

主耶穌把大使命交給五百多弟兄姊妹,不只是交給牧師、傳道、長老執事,乃是交給眾弟兄姊妹同心協力領人歸主。

復活的主第九次顯現:「以後顯給雅各看;再顯給眾使徒看;」(林前十五7)到底何時顯給雅各看則未詳。

主復活第十次顯現(徒一3-8)耶穌基督提醒門徒,「……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一6-8)幾乎全體聖經學者都相信,研究這段經文,明白希臘文的意思,是說四處目標必須同時進行;並非逐一進行。今日神要差遣基督徒,揀選基督徒,在本城、在鄰國、在本國,直到地極,四管齊下為祂作見證。

當我讀高中時,蒙天父呼召我作傳道、作牧師,我不大敢接受。雖然我願意,但心裏懼怕;特別是我的中學時代,大家懷著極大希望祖國有個美麗光輝的前景;但因新政府是無神論派,所以我的信仰被挑戰。我質問自己,若我所信的耶穌基督是百分之百真實可靠的;換言之,若聖經記載的耶穌是百分之百真實可靠的;我願意把我的生命擺上,死我也不怕。但若聖經所載只是部份真實正確,那麼我就不甘擺上我的生命。我清楚明白耶穌基督之被釘十架,可是對祂的復活未免有所保留,疑惑是否合科學合理性?我從小在基督徒家庭長大,若有人問我是否相信耶穌的受死和復活,我都說是。但我心裏總是對耶穌的復活有所猜疑,如果這問題不解決;我不甘一生傳揚我所猜疑的事,因為是一輩子欺騙自己。感謝天父!那段時期我參閱許多有關書籍,且詢問贊成者和反對者;最後,得到千真萬確的結論,耶穌基督不但為我們死了,又為我們從死裏復活了。我無法把我心路歷程告訴你們,所以用下面的小故事藉以表明。

有位老牧師在火車上分發福音單張,請個大學生信耶穌。他接過單張,說「耶穌為世人死在十字架上頗有道理,但是耶穌不可能從死裏復活。」牧師說「不可能的事也有可能的。」那人批評老牧師的話不合邏輯。牧師拿出筆來,實地試驗,說筆立在搖擺的桌子上當然不可能;但用手執筆就可能。似乎死了埋葬三天復活沒有可能;但是創造宇宙、天地萬物、人類、生命主宰的手,叫耶穌基督復活。

感謝天父!當我解決了這問題,我便歡歡喜喜踏上奉獻的道路。

戴德生牧師曾說「我若有千條命,全都給中國,我若有千個金鎊,全都給中國。」一個英國人如此愛中國;我是中國人,怎能不愛中國?於是我在49年進入神學院,53年畢業。蒙神差遣,離開我生長之地香港,到新加坡當海外宣教士,至今仍在新加坡事奉主。我本有很多抉擇、疑惑、弱點;我只能以感情的愛愛主,如波浪時起時伏;但主說:「我仍然使用你,喂養我的羊。」

有次乘飛機,鄰座是位頗有紳士風度者,傾談之間,他說他因為在香港、新加坡、台灣都有分行,故常忙於往返奔波。他追問我任職的機構,我才告訴他,我們的公司規模,可說居全世界首冠,大城市各有幾十個分行,甚至小鄉村也各有三五間。他問我公司的名稱,我說我們是耶穌基督的教會,我任職牧師。」奉獻作傳道牧師並非羞恥、難過、悽慘的;乃是榮耀之至!所以若蒙主呼召,請將自己擺上!

求主使你清楚明白祂的旨意。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