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褚永華牧師

馬太福音第廿四章已經開始述及主再來以前有關的預兆(太二十四34,二十五13),主耶穌明言祂必再來,但那日子,那時辰沒有人測得到,就算連主自己也不知道,所以我們要儆醒。

今天的比喻告訴我們:既然主再來乃一事實,我們的責任是如何去接納和面對這一事實。這比喻的特色在於開首就涇渭分明的,把十個童女劃分為五個聰明與五個愚拙的。雖然如此,主耶穌講這比喻的目的在鼓勵我們要忠心,要學效那五個聰明童女,在等候之時就準備好。耶穌基督用了巴勒斯坦一個婚姻嫁娶的背景做引子,原來巴勒斯坦人的習俗,就是到了新郎去迎娶新娘的當日,新郎仍可以帶同伴郎前去就聘禮的問題與新娘的家人討價還價。因此一般的人在等候新郎新娘回來筵讌的時候,就算等到夜半也毫不出奇,應已有心理準備。耶穌以新郎自喻,新郎的回來是必然的事實,但是甚麼時候連祂自己也不能確實。比喻中藉著新郎的遲歸,十個童女,準備好的與沒有準備好的各半,襯托出主對我們的一個要求:今天我們準備好了沒有?

實際上,耶穌基督的聽眾中瞭解到耶穌必要再來,但願祂快來,就是在他們那代的人尚未過去以前就看見祂大有能力的降臨。故此可以說:在初期教會裏,盼望基督快來的心態是十分的熾旺。自基督升天以後,門徒一直在等,初期教會也一直在等,直到今天信眾們仍一直在等祂再來。耶穌基督似乎已經延遲了祂的再來,所以昔日初期教會的信徒在問,基督為何遲遲不再來?保羅在寫信給帖撒羅尼迦教會的時候也要回答同樣的問題。在等待主再來的過程中,安息主懷的信徒們又如何呢?保羅說:「論到睡了的人,我們不願意弟兄們不知道,恐怕你們憂傷,像那沒有指望的人一樣。我們若信耶穌死而復活了,那已經在耶穌裏睡了的人,神也必將他與耶穌一同帶來……。」(帖前四13-18)那活著還存留的人,身體必要改變,被提到雲裏,在空中與主相會。保羅這樣解釋,是要重新肯定他們有這把握,但不可忘記一件事:主看年日與我們的看法不同:「主看千年如一日,一日如千年。」祂隨時都可以回來,但又可以延遲回來,彼得教導我們:唯有努力、殷勤、儆醒,預備妥當等候主再回來(參彼後三8-13)。

從十個童女的比喻,我們可以看到以下幾個特色:首先是把天國比喻為一個婚姻的筵席,在迎娶的過程中,有十個童女在提著燈,等候迎接新郎新娘。原來在天國的進程中,或許有很多的困難、挫折,但只要有新郎的同在,有主同在融和的愛與喜樂,一切的阻滯都一掃而空了。唯有基督的手拖帶,我們就能衝開一切,邁向終結,永遠與主同在。許多年前,我返回內地,探望我們屬會的一位同工,他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受過很大的衝擊,只因為他是信徒,又是教牧人員的緣故,被拉到勞改營裏去,在營裏與妻女分隔,音訊杳然,唯一留存在他心中的,就是他從前背過的聖經和詩歌。在他最痛苦和孤單的時候,只要想起詩篇二十三1,心靈就得著莫大的鼓勵和安慰。他說:「若果耶和華是我的牧者,那我焉能有權說孤寂;若耶和華常站我旁安慰與鼓勵,那我豈能再悲泣流淚?」在那一刻,上帝在他心中,透過信心能見天國的終極是喜樂的。我們若能像這位同工一樣,從現在到永遠,耶和華都為我們所有,那我們便一無欠缺了。

在整個比喻中,耶穌基督是新郎,又拿誰比作新娘呢?正如保羅致以弗所教會的書信中所言,這新娘就是教會(參弗五25-32),所以教會當貞潔地配受基督的迎接。比喻的第二個特色題到,新郎新娘回來的時候,那五個愚拙的童女燈裏缺乏油,於是就向聰明的童女要求分油,然而,油確實不夠,那愚拙的唯有上街去買,折返的時候,門卻關閉了(太二十五5-12)。主耶穌在此很清楚的表明,天國再臨人間同樣亦是審判的時候。那些相信基督、準備好了的人可以進去坐席,那些不信耶穌,沒有準備好的,耶穌說不認識他們。天國對準備好的人而言是喜樂的,對沒有準備的人而言是審判的,上帝誠然是愛,但祂也是公義的,救恩之門終有關上的一天,人在門未關之前,就要準備妥善。

在比喻當中,愚拙的童女向聰明的童女借油,但卻遭拒絕,似乎顯出了人性的自私。然而,這並非分享的問題而是責任的問題,愚拙的童女當預備充足的油,等候新郎回來有足夠的燈火以供照明,她們就算吃著了閉門羹,這也是她個人的責任,不應埋怨新郎的無情。今日,我們在主面前聽了這比喻,就當為個人信仰的抉擇負起責任。當主人把門關上以後,對於那些繼續不斷在叩門的童女就視之如陌路人,這到底是否有點忍心呢?其實,這不牽涉愛心的問題,而是執行審判的公平問題。

我們都在天國的行列裏,在進程中並不都是一帆風順的,有時會有傷心,難過和後退的情形出現,但最重要的是主在身旁,最終主要為我們擺設大筵席,因為我們正是祂所迎娶的新婦。整個比喻洋溢著一個濃厚的信息,我們要作好準備,儆醒等候主的再來(13),馬太福音二十四10-14指出:天國的大門,終有關上的一天,門開之前不作好準備,要在門關上以後得負起個人的責任。

最近,我常想及一個問題,叫一個人信耶穌實非易事,若是聖靈動工,則又易如反掌。然而,要教人成為一個有生命的基督徒更是談何容易,有流淚,遭挫折的時刻。當這末世,很多不法之事圍繞我們,令我們感到困阻重重,徒呼奈何,就讓信徒們預備迎接主再來的時候,眼光集中在主基督身上。讓我們不再看環境,不灰心,不沮喪的,信步向前。雖然俗世間有不少的困難與挑戰,但只要我們眼光不集中於不法之事,信心和愛心就不會冷淡倒退。我們不能不承認所處的世代充滿了色情、腐朽和罪惡,但主耶穌既已拯救我們,在塵世間找到了我們這片光明地土,我們心已屬主,就理應聖潔無瑕。願上帝在我們之中尋著這片空間,又願這空間不斷擴大,叫多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神的本身。今年五月,當我身在美國駕車時,嘗試調校電台的廣播收聽一個福音性的節目,節目開始是一段音樂,跟著有一個人大聲喊著:「你是誰?」傳道者聲量洪偉,配樂激昂,煞是感人!我在車廂內回應說:「我是一個中國的基督徒,是神的兒女!」然而,電台的播放很叫人詫異,當傳道人在音樂聲喊說:「你是誰?」群眾的回聲竟然說:「我是神!」剎那間,我訝異於自己所聽的電台,傳道者講的是甚麼道,傳的是甚麼信息?我們不錯要學像基督,又要如保羅所教訓的彰顯基督的生命,但始終不是神,這一連串的神學問題促使我去請教當地的一些傳道人,才知道原來這是一些新紀元運動的追隨者盛行的說法。今天,我們這些基督徒,若不在信仰裏擺明陣勢,認定生命屬乎基督,要在生活中扎實地活出祂的教訓,又焉配得稱為神的兒女?

很多人目睹世間不公平之事,心裏狐疑地問:「神在哪裏?」第二次世界大戰之時,六百萬猶太人被希特拉送入集中營用煤氣毒殺,很多在營內束手待斃的猶太人都會問:「神阿!為何?當我們的祖宗出埃及之日,在曠野流浪,您餵養他們,他們呼求,您就在旁搭救他們,為何今日我們淪落至此;形消骨立,拖男帶女,赤裸地,羞恥地輪候進營內的煤氣室,我們死的時候呼天搶地問蒼天:「上帝,您在何方?」直到今日,仍有猶太人形容昔日在集中營的經歷,上帝對於他們形同死了。當我們目睹這不平的事也會問:「為何?」亦可能找不著答案,很多人就在這連串的「為何?」與「怎麼辦?」之中離棄了他們的信仰。信仰解不開他的疑團,上帝似乎也無能為力了!我肯定,上帝有一天會將答案給我們,唯有忍耐到底的人才能得救。

我們現今帶著許多的迷惘,不斷呼喊,然而上帝保持緘默,不予答案,但有那一天,當我們面對面看見主的時候,祂就把所有答案展現我們面前,叫我們恍然大悟。我們現今也許只有部份的答案,但將來與主面對面,就全知道了。主阿!我感謝您!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