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張慕皚牧師

啟一9-20

啟示錄是一本很寶貝也很難明白的書,解經家們各有不同的解釋。我從神所領受的,可能與你曾經聽過的解釋有許多不同,但我們不必為此爭辯,最重要是,要將聖經中,耶穌向七教會所說的話表明出來,讓神藉著七教會向我們說話。我們常以為教會就是牧師,傳道人,長老執事;教會不好,就是這些人不好。聖經告訴我們,教會就是你和我;所以當耶穌向眾教會說話,也就是向我們每個人說話。有的解經家認為七教會是歷史上當時亞細亞地區七個不同地方的教會,這是無可否認的;然而我相信不僅如此。有人認為啟示錄七教會,是耶穌所說的歷世歷代七個不同時期的教會。以弗所教會是指使徒時代的教會,老底嘉教會。是指末世時代的教會;我想這不可能是使徒約翰所給我們的信息。在聖經中「七」是完全,耶穌向七教會說話,也就是向每個教會說話;所以每當耶穌向教會說話之後都說:「聖靈向眾教會所說的話,凡有耳的,就應當聽。」意即每教會中每位信徒都應當聽。求主給我們有一顆恭敬、願意追求渴慕認識神的心,在此聆聽祂今日向教會所說的話。末世時代就是耶穌第一次來,和第二次再來之間的時期(彼前一20),基督來的時候,即末世開始(來一1-2)。啟示錄特別論末世時代,基督要回來結束人類的歷史。

在拔摩海島,神向使徒約翰啟示末後的事。拔摩海島是個很小的島,使徒約翰是與當時教會一同受苦的神僕,為見證神的道被放逐到島上。他寫本書約在主後九十五年,當時教會遭遇逼迫。羅馬帝國有各種不同的民族和宗教,只要每年敬拜羅馬皇一次,可准予敬拜自己所信奉的神;其他的宗教都按規妥協,惟基督徒不願妥協;因為基督徒所信的是獨一真神,因此,基督徒大受窘迫。

約翰在拔摩海島看見異象,是關乎教會整體的。基督要我們認識,祂心目中末世教會應有的本質:──

(1)教會是黑暗時代所需要的燈台。在異象中,四面黑暗,極需教會作燈台。

(2)教會是基督手中尊貴的燈台。可能人們都輕看教會;或教會可能有許多軟弱;我們切勿放棄,因在末世時代,耶穌仍要使用祂的教會。

(3)教會在末世時代是高舉基督的燈台。燈台自身不會發光,卻需要光源,當基督在教會被高舉時,就發出光來。在九十年代的今日,處於極其黑暗的時代,我們當起來響應時代的需要,成為基督手中的明燈。

(一)黑暗時代所需要的燈台(12,14,15)

當約翰轉身,異象展開,他看見七個金燈台(12)。如果景象是烈日當空,耶穌說教會是遮蔭處;如果是戰亂的境況,耶穌說教會是避難所。耶穌給約翰看見燈台是表明這世代是黑暗的。末世時代愈來愈黑暗,直到耶穌再來時才告終。我們不知道主耶穌何時再來;祂再來時有許多預兆:飢荒,地震,打仗,民攻打民,國攻打國。我們怎能知道主快要回來?按聖經教導,這些現象雖是歷世歷代都有,但越來越頻密,越劇烈,正預告主快再來;可是無人能預定日期。我們的回應是:願主快再來!

黑暗時代更需要教會作明燈,耶穌眼目如同火焰(14),腳好像在爐中鍛煉光明的銅(15),面貌如烈日放光(16),當基督行在七燈台中間,我們不需要其他的燈光,祂是末世時代真正的光,末世越黑暗,教會越需要高舉基督和祂的十字架。在黑暗時代,只有願意傳福音,願意高舉基督的教會,才能成為末世時代黑暗中的燈台。

聖經多處提醒我們,末世是越來越黑暗的,「黑夜已深,白晝將近。」(羅十三12)天國好比十個童女拿著燈,出去迎接新郎(太廿五),主的日子來到,好像夜間的賊一樣(帖前五2),突然之間,我們的主要回來。聖經中,「黑暗」代表「無知」,人在罪中,對於人生和宇宙萬物的問題,因為沒有神,沒有光,看不清楚。「愛弟兄的就是在光明中……恨弟兄的是在黑暗裏。」愛是聖潔,恨是罪惡(約壹二10-11),活在罪中就是活在黑暗裏。自從始祖犯罪墮落以後,人離開神,活在黑暗中。「一切能顯明的,就是光。」(弗五13)耶穌來到黑暗的世界,成為世上的光。人類的歷史和文明,雖然不斷進步;卻因人離開神,找不到以下四個問題的基本答案。

1.有無神的存在?

世上最落後的民族,都在尋找神的存在。究竟哪一位才是真神?自從始祖被撒但引誘離開神之後,人在撒但掌握中,「不信的人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林後四4)在世界未文明時代,撒但為人類製造肉眼能見、金屬或木頭的各種假神;在文明時代,撒但製造的都是看不見的假神偶像,例如錢財、地位、名譽等。撒但的手法高明,在伊甸園引誘夏娃吃分別善惡樹的果子,說吃了之後,眼睛明亮如神。撒但的詭計,叫人高抬自己,不必順服神,不再作為神的子民;此乃撒但誘人之慣用伎倆。

2.究竟我是誰?

科學家認為人不過是高級動物。此說降低了人的身份。哲學家認為人不過是宇宙中諸物之一,這也是貶低人的身份地位;從前美國南部販賣黑奴,簡直不當人看待,只當作是各種活動的貨物。今日仍有許多人出賣自己的肉體、勞力、名譽,把這些當作貨物。在這電腦科技發達的時代,許多人都以為人比不上電腦。當人活在黑暗中,不知道到底有沒有真神,也不知道自己是甚麼?

3.人生的意義是甚麼?

因為在黑暗中不知道人生的意義,人生的方向,於是便落在痛苦、虛空、無聊之中。廿世紀最流行的人生哲學是實存主義,哲學家認為人從虛無進到生存境界,最終又回到虛無中,他們不提及人生死後如何?只關心人生存的境界。他們認為人不但有絕對的自由,而且充滿責任,為自己的人生去發掘;可惜因為他們無神,不知道甚麼可作或不可作,因此充滿焦慮悲觀,活在痛苦中。

美國有位新聞記者,訪問一位吸毒者為何要吸毒,他回答:「不吸毒,還有何事可為?」有一位女人求助於心理醫生,因生活方式使她疲乏不堪;原來她的生活方式是不斷參加派對、吸毒、攪男女關係、喝酒;專家勸她停止作這些,她愕然說道:「難道可以不做嗎?」人若沒有神,就沒有亮光,心裏充滿恐懼;如不盡情尋歡作樂,心靈越加空虛,黑暗更大;所以他們之目的在於尋求快樂幸福,其實這種快樂只是暫時感觀上刺激帶來的。有的人苦悶時看電視,有的逛街,喝酒,找朋友聊談,當刺激過後,心靈仍是一片黑暗,活在世上漫無目的。有的人尋求較長久穩定的快樂,即所謂之幸福;建立美滿家庭、夫妻互相敬愛、兒女聽教導、事業步步高升、生意興隆、社會安定、國泰民安;但一切得心應手,卻又懼怕失去這些。

4.人死後如何?

人對死亡充滿恐懼,屆時一切所有都要失去。然而藉著耶穌基督的死,「敗壞那掌死權的,就是魔鬼;並要釋放那些一生因怕死而為奴僕的人」(來二14-15)如果人知道死後如何,一切懼怕便會消失。反之,因不知死後如何,故在今生拼命求財,盡情享受,甘作錢財和享受的奴隸,一生成為死的奴僕、迷信的奴僕,拜許多假神,參與各樣迷信活動。

人的文明自從始祖亞當夏娃在伊甸園離開神,不斷尋找以上四個問題的答案,當得不到答案,便落在軟弱、黑暗之中,人心不滿足,一片虛空;不認為人生需要真正的目標;不知道甚麼是值得「為之而死」和「為之而活」,無奈何地生存下去。進而陷入可怕的道德淪亡中!美國有個十四歲的少年,對任何事物不感興趣,惟對死亡情有獨鐘;他見過一輯錄影帶,關於人被擊暴斃、殘酷恐怖的情景,他想體驗這種死亡究竟如何,就帶一位較他年幼的朋友進入樹林,用壘球棒把他打死;在法庭上,心理醫生說,此少年不知道是非對錯,是個道德上殘疾的人。現今世代有許多人不知道是非對錯;因他們沒有神的話語,他們活在黑暗裏。美國如此,香港亦然!

廿世紀末的人類是核子巨人,但在道德上卻是嬰兒,且是退化中的嬰兒。許多人認識這時代是黑暗的,無可救藥的。葛培理寫了本關於末世的書「蹄聲漸近」,他引用已故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席惠慈醫生的話:「人已經失去瞻望前途而早作準備的力量,終必自毀。」又引用哈佛大學著名心理學家的話:「我們為何不採取行動挽救這世界,難道歷史還可延續很久嗎?我曾經對人類前途抱有樂觀,懷有希望;可惜人類已病入膏肓,當我看見這世界長期陷在黑暗中,漸漸也適應了;除非我們看見這時代是何等黑暗;否則我們不會起來為主發光。」

(二)教會是黑暗時代尊貴而榮耀的明燈(12)

使徒約翰看見七個金燈台,教會有尊貴的地位。

(1)教會是基督十字架寶血買贖的。

(2)教會是耶穌基督的身體,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

(3)教會在這最黑暗的末世時代中,被神命定要帶領世人出黑暗入光明的金燈台。

耶穌在七個燈台中間行走,相信這是論教會分歧之中的合一。每個燈台是獨立的,所以耶穌能在其間行走,這樣教會就能合一。今日教會有許多宗派,不同的教會,各有不同的異象,不同的負擔作神的工作;若我們能互相尊重,彼此相愛,在許多事工上同心協力而作;便成就耶穌給末世時代尊貴燈台的使命。黑暗時代有重要的四支柱:

1.家庭:家庭本可為黑暗時代帶來一點光輝。但十九世紀所流行「甜蜜的家庭」之歌,如今領唱者極少;神所命定的家庭制度,今日遵守者又有多少?婚前性行為、婚外情、兒女反叛父母、離家出走、父母虐待子女等等,都出現於今日社會。數年前有一本雜誌,登載一段家庭悲劇:「她走了,在一個寒冷冬天的早晨;她本來還有兩個月便可迎接人世間的第五個春天,她的身邊沒有洋娃娃;把她關進醫院的,是她親生的母親;她身上留下的是四十八吋的刀傷、灼傷、內臟出血、小腸爆裂,這些是她的母親送給她最後的禮物。」今日的家庭不能帶來光輝,反而成為黑暗,製造另一樣黑暗的社會制度。當我和傳道同工們談論此事,有位牧師說,這並不足為奇,他認識一對青年,婚後婆媳不和,婆婆打得媳婦臉上又紅又腫,鄰居看不過眼,電話報警;調查結果,丈夫報稱是妻子自己跌傷的。有些青年想移民,便把年老母親送入醫院,假報地址。

2.學校:世界不同文化都尊重的學校制度,都不能給黑暗時代帶來光輝;學校最大的問題,只能教導青年如何做事,但不懂教導如何做人,以致廿世紀中外的學校,都鼓吹道德教育。到底教的哪一套呢?有一次好多名人會集於哈佛大學研討如何改進教育制度,某校長站起來說:「大學要切實長久關注學生的理性和道德的幸福」;話未完,有一學生打岔地問:「誰負責教導?教導哪一套的道德幸福?」全場學生鼓掌。著名科學家愛因斯坦,早就感慨地警惕:「今日的年青人必須了解人生的價值,對藝術道德應有所認識;但並不如此,今日青年人在校只學謀生的技能,如同隻訓練有素的狗,不像個平衡和諧發展的人。」教育最發達之一的美國,教育也陷於水深火熱之中。一七六二年五月花號從英國駛往美國,那些敬虔愛主的信徒,教導當地的人認識聖經;但經過二百年之後,學校從教會和家庭進入政府手中,神被摒棄於學校之外,學校裏的警察護衛員與日俱增,而偷竊、搶奪、謀殺案也愈多;美國大學生死亡率最高的是自殺和殺人;現在美國學校,凡進校者要經過探察器檢查有否帶武器,越來越多的師生隨身帶武器自衛。香港黑幫勢力在學校也不斷伸展。

3.政治:今日的學校不能為黑暗時代帶來一線曙光;政治家也不能解決任何問題。香港因中英間許多爭執,以致令人為過渡到「大限」焦急。美國新總統上任,普查結果,許多人認為寧願坐牢,不願當總統。最近時代雜誌的封面漫畫,有世界多國的領袖,總統,皇帝之細小的頭置於大山中,把法國總統畫成嬰孩,執著大皇杖坐在寶座上。可見人對政治家失去信心。

4.教會:至於教會,耶穌說有許多離道叛教的事,許多社會風氣進入教會,以致混成一片;外國教會甚至有同性戀的牧師。社會鼓勵婚前性行為,許多婚外情,教會莫不如此!社會素為人景仰的好制度,竟不能解決黑暗時代的問題!

(三)高舉基督的燈台(13-16)

耶穌在異象中給我們清楚看見,惟有教會是黑暗時代所設立的金燈台。可惜許多弟兄姊妹蔑視教會,批評教會辦事不靈。神興起許多機構,努力助教會作許多事;但是神並非興起機構成為這黑暗時代的真光;機構是教會的僕人,協助教會作好這末世時代應作的事;許多弟兄姊妹對教會越來越失望,把許多人力物力投資於機構;我們並不反對任何機構的工作,機構和教會應好好合作,儘管對教會有所失望;但神的心意要使用祂的教會。教會應作教會的事,否則就如同往他施船上的約拿;當水手努力給船穩定時,在船倉發現他仍在沉沉入睡,船主對約拿說:「起來,求告你的神,或者神顧念我們,使我們不至滅亡。」約拿醒來,知道問題在於本身;當他投身怒海,這場風浪始告平息。弟兄姊妹!我們不能再沉睡,起來吧!如同約拿承認自己乃神所要使用的人;雖然我們不配,軟弱,神仍要使用。

使徒約翰被放逐到拔摩海島,當他看見異象,可能是夕陽西沉時分;他面對漆黑的大海,緬懷如今不能為神使用,外面的教會有許多軟弱失敗;羅馬政府不擇手段逼害神的子民,他為此感到失望,在那黑暗時代,他見不到一線曙光;耶穌基督就在此時向他顯現,給他看見七個金燈台,指出當時教會有許多嚴重問題,命她要悔改,要作應作的事;等她悔改之後要使用她。燈台自身不會發光,燈台的光就是基督;高舉基督,就成為發光的燈台被主使用。

人類為著文明,不斷在尋找四個問題的答案;惟基督能提供答案,當人不知神是哪位時,耶穌對門徒說,你們看見我就是看到神;耶穌來,給我們看見祂才是真神。當我們不知人是誰;耶穌說:「你們來跟從我,學我的樣式。」我們就看見真正的人、完全的人。當人在黑暗中,不知人生意義;耶穌說:「我來要叫人得生命,且得的更豐盛。」耶穌是生命的糧,我們有耶穌就有人生的意義,有真正的滿足。當人不知死後如何,耶穌說:「我有永生,信子者有永生。」

耶穌基督是一切問題的答案。世界充滿危機,從教育、政治、大眾傳媒,並經濟學家的呼籲都不能解決問題。惟高舉基督和祂的十字架,教會蒙主使用,在末世黑暗時代將大放異彩,為主發光。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