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張慕皚牧師

經文:啟三14-22

耶穌向七教會所說的話,也是向我們說的,我們應當起來為主發光;因為耶穌說,末世的教會應該是為祂發光的金燈台。有主在教會裏必定發光。老底嘉教會不能發光,因主在門外;雖自認為很好,卻不能在黑暗時代被主使用。老底嘉教會極需復興;主所復興的教會是能夠長久興旺的。

從廿節可以看到耶穌對老底嘉教會所說的話的大綱。按照原意,耶穌不是向未信者講的(但可以間接應用),乃是向教會說的,因教會把耶穌排除在門外。「看哪」意即要打開眼睛注意,看看自己的真相如何。「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人聽見我聲音就開門……」不但要打開屬靈的眼睛,也要打開屬靈的耳朵聽耶穌的吩咐。更要打開生命的門,讓主耶穌進入我們屬靈的生命裏作主作王。

老底嘉教會位於非拉鐵非東南四十五哩,以弗所東八百哩,是個通商要鎮,且是昔日重要的金融中心,盛產上乘的黑羊毛。在主後十七年,經歷了一場嚴重地震,損失很大;事後中央政府擬資助重建老底嘉城市;但是他們很富有,不需要政府資助。該地擁有一著名醫院,製造並出產治眼的粉狀眼藥。耶穌藉著這些他們所認識的事物,教導他們屬靈的功課。老底嘉教會自視甚高,認為樣樣強於別人,一無所缺;其實,耶穌一再說他們是貧窮可憐的教會。

(1)耶穌介紹自己「那為阿們的」,意即「養育建立」成為穩固堅定,這字是真實、堅定、有效之意,耶穌常說「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就是這個意思。耶穌說:老底嘉教會要聽我的話,這話是真實不虛假的。

(2)耶穌介紹自己「為誠信真實見證的」,祂所說的話真實,所觀察的也都是真實無錯誤的;因祂的眼睛如同火焰。

(3)耶穌是「創造萬物之上為元首的」,祂是一切生命的源頭,尤其是豐盛生命的源頭;對於幾乎失去生命的教會,耶穌對他們說祂是元首,他們最需要向源頭支取生命的能力。

(一)有溫度、沒有火熱(15-16)

耶穌對老底嘉教會說:「我知道你的行為,你也不冷也不熱,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老底嘉是個不冷不熱的教會,有溫度而沒有火熱。當時老底嘉教會附近,希拉波地方有個溫泉,溫泉很熱,含有礦物質,可以治病。歌羅西地方有清涼的泉水,使疲乏者增加體力,給人得以滿足;但是老底嘉教會既不冷又不熱,對人沒有幫助,主要求我們火熱。

冰冷好像未得救的人,甚至是反對神的人,一旦得到主的真理,整個生命都改變,且能被主使用,如同保羅。奧古斯丁本來不認識神,反對真埋,他的母親為他禱告,他讀聖經之後,神恩典臨到他,便火熱事奉神。不冷不熱是最難改變的,好像老底嘉教會自以為樣樣都好,沒有自知之明。我曾提過苦行僧,他們一發熱心,到曠野少吃、少睡、虐待自己,他們以為肉體犯罪必須治服。聖經說肉體和道德與罪的關係,乃是指我們的罪性,罪性滲透整個人,手打人乃由心思發動。其實,宗教的狂熱份子,邪教的顛狂份子,並非過份熱心,而是保羅說「不是按著真知識的熱心」。苦行僧不明白何為肉體,不按真知識的熱心,即沒有真理的根據,或憑著歪曲的真理而行;好像熱心的兒女向父母傳福音,因他們不肯聽就發怒罵他們,埋怨父母;有的因此離家出走;有的因禁食致傷害自己的身體;有的到教會事奉,不關心自己家庭和兒女,不理自己的事業;這些都不是按照真知識的熱心。好像昔日耶穌責備法利賽人,用奉養父母的錢作各耳板(供物),就是不按真知識的熱心,保羅當初迫害教會,就是因祂不認識真理。

以聖經的角度來看,無人可以過分熱心,應當走中庸之道,不要狂熱;如果按照真知識的熱心,從來不會過分的,不會不達目的;因為聖經教導我們,要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我們的神。世上沒有人能做到全人地愛神,除了主耶穌之外。耶穌愛神,奉父神差遣,到世上為我們倒空一切。「萬軍之耶和華的話臨到我說:『我為錫安心裏極其火熱。』」(亞八1-2)耶和華為祂的子民心裏極其火熱,神為世人心裏火熱,差遣祂的愛子降世,釘死在十字架上。耶穌在世上日以繼夜傳道、工作,幫助有需要的人,致被誤為是顛狂的,是被鬼附的,祂放棄一切甚至為人死在十字架上,這樣火熱乃按照真知識的熱心;保羅為主之故也按照真知識的熱心,有人以為他顛狂,他說:「我們若果顛狂,是為神。」(林後五13)從真理的角度,人永遠不會過份熱心,我們只是熱心不足。

不冷不熱的結果,耶穌說:「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有一位神的僕人,別人說他是十足福音派的人,他卻不相信傳福音,極有此可能的;因為從行為表現出來,他相信聖經沒有錯誤、是神的話語,相信耶穌基督降世為我們釘死在十字架上,又相信人如羊走迷了路,世界沒有盼望,惟耶穌帶來盼望;但卻不傳福音。後來他聽到救世軍的創辦人說:他聽見一位大學講師攻擊基督教,攻擊神,這不信的人說:「如果我像你們基督徒一樣,相信你們所信的,我將會日夜傳講我的信仰。」他聽了這話,醒悟過來,熱心到處傳福音。如果我們信神,應益發熱心。雅各書說「你信神只有一位……魔鬼也信,卻是戰驚。」(雅二19)鬼魔的信仰也是純正,他們信為真理,他們雖知道,卻不接受,不順服,不遵行。求主幫助,使我們不是不冷不熱的人,以致被主吐出去。這是老底嘉教會的情況。

(二)有外表、沒有實質(17)

老底嘉教會外表富足,屬靈的實質卻是貧窮、可憐、瞎眼、赤身。保羅說「有敬虔的外表,沒有敬虔的實意。」好像耶穌昔日面對的猶太教,當耶穌從殿裏出來的時候,有一門徒說,「夫子,請看,這是何等的石頭,何等的殿宇!」耶穌對他說:「將來在這裏沒有一塊石頭留在石頭上,不被拆毀了。」(可十三1-2)猶太教是神所興起所設立的,神有特別啟示給他們,難道會淪落至此地步嗎?耶穌知道問之所在;舊約先知也有同樣的問題,他們認為是神的子民,有神的話語臨到他們中間,認為聖殿是神之居所,有會眾、有錢財、有美好敬拜儀式、有健全的組織和制度,以為擁有這一切能討神喜悅;但耶穌說,這些不過是外表,神所喜悅乃是屬靈的實際。

弟兄姊妹!我們應檢討一下我們的生命,不要自以為屬靈生命滿足而越少認罪,屬靈境況愈下;如果我們看見自己的污穢,就越親近神;因為神是聖潔的,親近神就顯出自己污穢不堪、不配、軟弱,越謙卑需要認罪。老底嘉教會的弟兄姊妹自以為富足,滿意自己的情況;但耶穌說他們是貧窮的,不是甚麼都不缺;其實是一無所有。如果耶穌今日來到香港,特別向某教會顯現,要巡視教會,我想一定參觀教會新建築,電腦設備,會友記錄,敬拜有秩序很美麗。有位神學院的教授提醒我,如果教會要請你當牧師,首先應參加其禱告會,注意人數多少,禱告是否熱誠;第二要到附近的油站了解一下他們對該教會的認識;如果附近的人對這教會一無所知,足見這教會的見證屬靈質素有限。

我們追求屬靈的操練有很多程序方式,那是好的;但若只顧程序方式,而沒有實際親近神聽神的話,靈修的作用就不大,因為靈修是屬靈的操練,教我們認識神、經歷神的實際同在。大衛說:「神阿,您是我的神,我要切切尋求您,在乾旱無水之地,我渴想您,我的心切慕您。」又說:「耶和華的牧者。」大衛親身經歷神。我們若非親身經歷神,就不能發光,生命低沉。初期教會的信徒經歷復活的主,立刻完全改變,歡天喜地,冒著性命的危險出去傳福音,為主發光;因為他們對主有真正的認識。保羅在大馬色路上遇見他所逼迫的主,整個生命改變,冒著性命危險出去傳福音,他因認識基督,看萬事如糞土,撇下一切為要得著基督,經歷祂復活的大能。

我們今日有許多靈修操練,屬靈操練,是否只在外表的敬虔,沒有帶我們進入對神的體驗?我們的生活,每主日到教會,有否真正敬拜神,或是外表而非生命實質的敬拜?耶穌是看內心,不是看外表,我們不要只著重於聚會的人數、氣氛、感受、領受,音樂是否動聽;如果我們被這些支配,只是停留於敬拜的屬靈外表,這是自我為中心的敬拜。敬拜應以神為中心,只求自己得益是不對的,我們的敬拜也應當有所奉獻給神,獻上神當得的頌讚榮耀,這樣便更加有所得著;如果在聚會中越要尋求自己的得著,我相信你所得的越少;因為這樣是自私而不是真正的敬拜;當被有所得著,我們的心靈自然有所得著。

真正的敬拜是以聖潔的生活為配合,「當以聖潔的妝飾敬拜耶和華」(代上十六29)。該隱的敬拜不討神喜悅,新約聖經告訴我們,他是個惡人,沒有好的行為,只將他有的獻給神,神不悅納。真正的敬拜是有實際聖潔的生活。我們團契的生活是否只有外表沒有實質呢?你在團契中有沒有肢體間生命的交流?真正的敬拜是屬靈生命的交流,彼此互相造就,以神的話語互相建立,大家交流經歷;若我們的事奉是出於責任,出於愛面子,為酬勞(包括人的稱讚或授與金錢),這樣是僱工式的事奉。我們願意事奉乃出於愛主,因主愛我們。我們應像父母照顧兒女來事奉,而非像工人服事主人;若非出於愛心的事奉,那事奉是沒價值的;無論事奉有多好的表現,都屬外表,如果我們的事奉只在外表,現在有許多科技可以取代。有個同工告訴我,報載日本出產一種電腦機器可以代替傳道人做很多事。記得有次我在芝加哥看見一機械人會說話,我想若教會不喜歡傳道人,可以讓機械人代之,可以聽喜歡的信息;但是機械人沒有愛心,雖可以講動聽的道,卻不能以愛心照顧你。保羅說沒有愛心的事奉不過是徒然無價值。我們的事奉只有外表沒有實際是沒價值的,難怪耶穌責備老底嘉教會自以為富足,只有外在的表現沒有生命的實質。

(三)有同行、沒有跟隨

第三個關於老底嘉教會的問題,(啟三20)創天造地的主宰權能的主耶穌基督,站著叩我們的心門,柔聲叫我們為祂開門,要進入我們的心靈裏,要賜豐盛的生命給我們,要與我們一同坐席在寶座上。老底嘉教會的弟兄姊妹與主同行,但是沒有跟隨,這裏同行不是舊約的以諾那樣與主同行;乃是如路加福音十四章所說的那一班人與主同行;耶穌回頭對他們說,若要跟從我,必須有種種的犧牲。那種同行是趁熱鬧的同行,連耶穌所說的比喻都聽不明白;他們並非真正的跟隨耶穌,耶穌在他們生命的門外。教會自以為樣樣都有,可惜沒有耶穌基督,何等可憐!我們是趁熱鬧的與主同行,或真正跟隨主呢?我們與主的關係如何?這是主耶穌對老底嘉教會所著重的,他們與主的關係只不過讓主站在門外而已。

我們可能與主建四種關係:

1.走在主的前頭帶領主:凡事自作主張,任己欲為,不尊主為主;到了失敗時才尋求主。我曾聽見一傳道人說:「你們隨時可以請我講道,我不用預備都可以講的。」(或者他以為不需要依靠神。)此次雖然我臨時被請來講道,但是我用很多時間準備,不敢怠慢。很多人在教會事奉,凡事不經禱告,不經尋求神的話語,走在主的前頭。我們有難處當向神禱告,求主解決問題。有許多的教牧同工會議,大家爭論得面紅耳熱,不肯跪下尋求主,祂是教會的元首;但是人常將祂拒之門外。

2.遠遠地跟隨主。主耶穌被捉拿時,彼得遠遠跟隨,他的心情,一方面害怕自己有性命之危,另一方面他平時也愛主,曾經對主說過「就算眾人都跌倒,我總不能。」許多弟兄姊妹與主的關係,也莫不如此。世界的引誘很大,但是又不敢完全離開主;有時也到教會,不過是應付式的,非常勉強;有的自認為對聖經很熟悉,不必多聽;有的人常到教會,只不過人在心不在。主在門外等候,說:「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我要進到他那裏去。」

3.離開主:有的人尚有生命,但可能因人對他的誤會或他誤會人而離去,有時因世界的引誘,有的因罪的纏累而離開主,離開教會,一去不回;也許像老底嘉教會一樣,完全靠自己,自滿自足,而完全離開主,這是最危險的;他們離開了主而不自知;有的人到了有疾病遇挫折困難,才回到主那裏;好像路加福音所講浪子的故事,等到耗盡所有,遭遇饑荒時才曉得回父家,父親卻晝夜等待他。

4.緊緊跟隨主:這是合主心意的人。主耶穌說要跟隨祂有三個條件:(1)要「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路十四26)意即在價值觀上讓主居首位;並非說愛主就不愛父母,而是在正常情況下愛主也愛我們的家人;但是在極端情況下,我們必須選擇,愛神勝過其他。主耶穌上十字架為世人擔當罪孽,祂也為母親作生活的安排,祂對母親說:「看你的兒子。」對約翰說:「看你的母親。」(約十九26-27)(2)要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撇下一切來跟從主,就是要捨己;耶穌意即說「要把一切主權交在主手中,你不過是神百般恩賜的好管家。」信主之後,一切都是屬於神的;因為你是耶穌釘十字架流出寶血所買贖的,你的金錢、時間、才幹,一切都屬於主;所以無論做甚麼,都當遵主旨意而行,這樣才是個真正跟隨主的人;否則,我們不過是個湊熱鬧的跟隨者。(3)耶穌對這樣的人說:「鹽若失了味,就不能使它再鹹。」失去了效用;跟隨祂的人必須徹底;若沒有屬靈的質素就不能為祂發光,好像失了味的鹽,無用被扔掉。

弟兄姊妹!我們是怎樣的基督徒?是否像老底嘉教會的弟兄姊妹,沒有委身跟隨主,主會把他吐出去。有一位研究異端邪教者說:「邪教的人都認為一般宗教缺乏屬靈的深度,沒有挑戰人委身的力量;因此他們都要求參與者絕對忠心,把生命的主權交給他們的教主。」我覺得言之有理,如果這是事實,今日教會中太多的信徒可能因沒有人挑戰他們去愛主,全面委身,以致找不到委身的對象,而遠遠跟隨主,甚至委身於金錢、名譽、地位;當我們委身於這些,就無法委身於主,無法邀請主進到我們的生命中,對主說:「請您進來!」主說:「我進來時要與你一同坐席,而且要與你一同作王。」許多基督徒委身於政治、科學、思想、潮流,卻不肯委身於他的主;是否教會像老底嘉教會不冷不熱、沒有挑戰人熱心愛主的能力?沒有良好榜樣的激勵,彼此都是不冷不熱,只有溫度而沒火熱,只有屬靈外表沒屬靈實質,只同行而沒徹底跟隨,故此把精力委身於思想、研究,而不肯委身於最寶貴的主基督?祂在門外叩門,我們聽見主的聲音嗎?當在主前留意自己屬靈的寶際情況!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