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蘇穎智牧師

最近向佛教徒談起福音的時候。總感覺到要改變一些人的觀念很不容易,特別是那一類潛心鑽研佛學哲理的,他講他的一套,我說我的一套,彼此之間是絕對沒有中介點的。有些佛教徒雖然不否認有天堂,且信靠耶穌可以上天堂,但卻更相信:天上還有天,唯有修煉才可以達到更高的境界。幾年前,曾經挑戰這一類的佛教朋友,問他是否可以修煉到涅槃境界、十惡不作、十善奉行,他總是說:「現在還未到那境界」,但當追問及他到死亡之日是否有信心達到那境界,他便說今生修不好,來生還有機會。他們總是相信一些通不過理性的東西。我一方面質疑輪迴之說,其次,我們還有多少個來生可以修煉?佛教徒認為他們可以無止境的繼續修行 下去,但聖經卻強調:這地球和其上的人類終有窮途末路的一天,然後神會創造新天新地。感謝神,讓我們藉啟示錄可以來到世界的結局,深信我們與人分享這末世的信息,幫他們歸向真神。

啟示錄第九章說完了六號之災以後,有一段長插曲,直到第十五章才交代第七號吹響以後,七碗的災難──末後七年大災難中最末期之情形,現在讓我們來先看啟示錄第十六章的內容。

(一)人肉體健康走向窮途末路(啟十六1-2,10-11)

當七號吹響之後,七碗之災就接二連三的倒向地上的人。當第一碗開始時,人的身體首當其衝,受到「毒瘡」的侵襲。聖經之為「惡而且毒的瘡」,到底這些瘡是甚麼東西?helkos,有膿瘡(Ulcer),潰瘍的意思,有些解經家說這是指毒瘤(Cancer)之意。總言之,無論這是甚麼東西,乃是出自於人體,是毒而且惡,叫人痛不欲生的;聖經說當時的人痛到一個地步,要咬自己的舌頭(參啟十六10-11),故亦有可能說是癌症末期之病癥。

弟兄姊妹,聖經在二千年前已清楚預言,末世人類頭號殺手就是癌症──毒瘤(Cancer),甚至在人類對它毫無認識之前,已宣告這殺手及其特徵。雖然目前還未進到大災難期,但是因着人的遺傳、焦慮、壓力與及自然環境的污染已將這病提升為香港的首號殺手。根據香港年報的報告指出:1985年以前,心臟病乃香港的首號殺手,但自1985年起,癌症則取代了心臟病的位置而成為港人的頭號殺手。1970年全港有四千一百人死於癌,1980年則有六千人,1990年癌病竟奪去了九千人的性命。近年更加上有愛滋病,許多病故的人間接是由癌症,但直接則是由其他功能衰竭而致死的。總之,癌症的影響確實愈來愈厲害,我們教會每月都起碼為着八至十數位認識的癌病患者代禱,這些代禱的要求也從未停止過。相信癌症確越來越會使世人感到恐慌。

(二)自然環境的窮途末路(啟十六3-9)

這一期災難遠超過七號的刑罰。六號之災的時期,海及江河的三分之一變成血,如今是全部的水變成血,並且海中的活物都死去了。所以說,七碗之災與七號之災是不可以相提並論的,到底為甚麼會產生這種現象的呢?聖經帶出一個直接的原因,就是昨天所說,神選民的仇敵曾經流過聖徒的血。使徒約翰並且在異象中聽見掌管眾水的天使與及在祭壇中都有聲音說:「是的,主上帝,全能者阿,你的判斷義哉、誠哉。」(啟十六5-7)所以弟兄姊妹,當我們在這地上若被人出賣、遭人踐踏、受到侮辱或是無理取鬧,就算是有六親不認,被人唾棄的冤情,但願我們在力陳公理之後,就把冤情交予主,深信主曾說過:「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隨着自然環境的破壞和戰爭的摧殘,實加速了地球的沒落。一些漫畫家準確地描述出人對波斯灣一役感受:無論誰打勝此仗,整個世界肯定地輸了 (Whoever wins, the whole world loses)。弟兄姊妹,當我們看到科威特的油井不斷在燃燒,海灣中的水因受石油污染而變得血紅,大地的受到摧殘,令到大氣層亦受影響,臭氧層肯定是破壞不堪了。至於本章八至九節所說日頭屆時會熱得烤人,氣溫驟升,科學家相信;這是大自然受到破壞所產生的連鎖反應。各位,地球發展至如此地步,我們又豈能不為此而擔心呢?現在就讓我們來簡列出七號和七碗的不同之處,好叫我們更有清晰的概念。

七號

七碗

1.七號只三分之一的人、地及海受毀

七碗則全人類(屬神者除外),地及海受毀

2.七號的前四災,人只是間接受害

七碗的第一碗傾倒,人已直接的受害

3.七號經一段時間才完結

七碗一下子便了結

4.七號是刑罰和管教參半

七碗純為刑罰

5.世人仍不悔改

世人死性不改,且褻瀆神

(三)人肉體生命的窮途末路(啟十六12-16)

隨着自然環境的急劇轉壞,幼發拉底河(伯拉大河)的水也乾了,預備好一理想環境去打第三次世界大戰,這場仗是在哈米吉多頓打的。到底哈米吉多頓在哪裏?`Har'在希臘原文有山嶺的意思,有人認為「吉多頓」可能是指士師記五19所說的米吉多(Meggiddo),然而,米吉多又並非山嶺地帶,故可能另有所指。原來「吉多頓」一詞很有可能從一個希伯來文Gadod蛻變出來,此字含有「推翻」、「戰勝」、「蹂躝」與及「攻擊」之意。而米吉多 (Meggiddo)的字根則有榮耀及超越的意思。有學者認為「哈米吉多頓」可能是一個錯體的希伯來字,有軍隊結集,屠殺及宰殺之地的涵義。我個人來說, 也無法確定此地何在,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的是:眾王要聚集在一處掀起一場世界大戰;北方的王要聯合南方之王起來攻打以色列,西方之王就要起來攔截他們,以免他們可以雄霸中東。結果不但只南北的聯軍被她消滅,就東方的王起來加入戰場,也一舉被她殲滅。最後,這西方的聯盟要剷除以色列,把中東囊括其間,就在那時,基督耶穌就帶同天軍天馬臨及地上、終結了人類的紀元。

啟示錄第十四章,可以說是十五至十六章的概覽,把末後中東的大戰概略的陳述一下,這裏提到那種血流成河慘狀,就是說六百里(184哩),整個巴勒斯坦的長度,都染滿了血,而這個浴血的戰場,血水要高至馬的嚼環(參啟十四20)。神叫約翰看到末世戰爭一幅慘酷的圖畫,以色列人甚至用七個月的時間去清理死屍。這場大戰的肇因是人的貪婪和自我中心,世人毀了自己的前途,但主基督要再回來收拾殘局,祂來要重建,要建立千禧年國度,接着要來的便是新天新地。

(四)人類文明的窮途末路(啟十六17-21)

末後日子裏的天災,把人類的文明推向窮途末路,那時候的大地震,甚至要使巴比倫大城(今之伊拉克)裂為三段,列國的城也都倒塌了,海島和眾山也不見了,地殼簡直就變了形。那大冰雹從天而降,每個雹子約重一他連得(約九十磅),不知道那時候的人怎樣才可應付這些天災。但可惜的是,世人明知主的審判和祂來的日子臨近了,竟然不肯悔改、甚至褻瀆上帝、至終就把自己陷於窮途末路中。

然而,我們感謝主,世界縱或有窮途,信徒必定無末路,末世第一批不致滅亡的十四萬四千以色列人(參啟十四1-5),他們與羔羊一同站在錫安山,神要保守屬祂的人不受威嚇與災殃。這一批人具有幾個特色:

(1)他們的額上刻有羔羊和父神的名字,他們都是被人譏誚為老套的,不跟潮流的;

(2)他們保持着童身,就是說他們是貞潔的,願意不斷地去抗衡社會上敗壞的道德觀;

(3)他們緊緊的跟從主,按着羔羊的話語和吩咐而行,一點也不偏行。弟兄姊妹們,在這末後的時代裏,我們實在需要緊隨主的腳步,衪必不會撇下我們.

(4)他們是從人間買來,作初熟的果子獻與神。

(5)他們口中不說謊言,可謂毫無瑕疵的。

弟兄姊妹,我們今日幸在恩典的時代就信了主,你我無論如何敗壞,神仍然藉着耶穌基督的寶血叫我們白白稱義,但到了末後的七年,已無因信稱義這一回事了,信徒要謹守他們的行為,生活聖潔無瑕疵才可以得救。

第二批尋到活路的人就是那些在大災難期間信主的人,他們有聖徒的恆忍,是守神誡命和耶穌真道的(啟十四12)。

第三批得着永生之人就是那些在主裏面而死的人,他們息了肉身的勞苦,生前傳福音的果子和用愛心關顧別人的品格,必蒙獎賞(啟十四13)。

弟兄姊妹們,你和我是否屬於第三批,毋懼死亡,得享永生的信徒呢?若是如此,世間的窮途末路又何足畏懼呢?就算遇上了引誘和試探,神也必然為我們開通出路,叫我們能忍受得住!(參林前十13)。世人以為不隨波逐流會很難生存,但跟風跟潮流卻又往往容易迷失於潮流之中,沒法過着豐盛的人生。

弟兄姊妹,我們屬主之人對死亡和世事的看法,與一般世人是大不相同的。著名的宣教士李約翰(John Lift)和慕迪先生(Moody),他們臨終時都不約而同地表示:見到主耶穌向他們顯現的光,並說天堂實在太美,他們所要去的地方實太好了,地上的人不用為他們掛心的啊!另外有一位天生雙目失明的女作曲家芬尼.高士比(Fanny Crosby),曾經對一位探訪他的牧師表示,她從不以雙目失明為憾事,相反她正為此而慶幸,她說世人打開雙眼就目睹世間離亂紛爭,而她獨有一種福氣,就是她一開眼之日就見到她的主。以上幾位愛主之人,他們對事物的看法確是超越常人。各位,你今日是否擁有像他們一樣豐盛的盼望呢?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