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焦源濂牧師

持守純正的就是持守神,當他遇著難處之時,會有特出的原則──持定永生(伯一10)。換句話說,即是從永恆、從屬天的角度去看自己的遭遇,當人的眼睛看得越遠,感受就截然不同。持定永生的人,眼光雖然改變了,但應如何去面對目前的遭遇呢?是否就在那兒空空的等待,消極的忍受呢?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我們每一天都是有意義的、長進的。請勿把約伯的話誤會了,他說:「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他不是說我們要原封不動的歸回到天家那裏去,若是如此, 神何必把我們帶到地上來哩!我們除了負有使命之外,還要持定那真正的生命(提前六19)。我們要在考驗之中追求真正的生命,這是在永恆裏最美的東西。主責備老底嘉的信徒說:「你是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啟三17)讀到這樣的話,我從前不大瞭解,主豈不是很同情那些困苦的人麼!為何還要責備他們呢?其實,這裏是指老底嘉的信徒在屬靈方面並無多大的改變,他們是屬靈的貧窮、瞎眼和赤身露體。所以,大家要謹記:我們在困若之中,仍須不忘追求那真實的生命。請把握這良機,在因難中表現得好才是真正的好。

弟兄姊妹,我們從來很少真正的認識自已,直到我們的擁有被剝奪之後,我們才瞭解自己。當我們肉體貧窮之時,才發覺自己內裏的生命貧窮。我們身體健康的時候,自以為內在的生命也健康;當我們身體失去了健康,才發現自己的內在軟弱無比。此時刻乃是追求真實生命的好機會;既認識了這一點,就當在這方面認真的學習(彼後一3-11)。神既用祂榮耀的恩召我們,又藉著耶穌基督叫我們與神的性情有份,我們如今既已得著神兒子的生命,得生命是神蹟,但生命的成長有一定的規律,人也當盡其本份。我們知道生命的長進是需要時間的,所以我們要殷勤的追求,豐豐富富的進入神的國。當我們明白到這方面,苦難的問題就不難忍受了。在保羅的身上,我們可以看到這一方面的見證:「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林後四16)沒有虛渡光陰。

在這裏我願意再說一個自己的見證。我是從國內出來的,在中國大時代的轉變裏奉獻作傳道,很願意好好的服事主,並且滿以為不會遇太大的困難。但其後困難不斷,先是染了肺病,妻子又得了心臟病,兒子竟有骨癆病,一家三口都成了大病之人。市道不好,家中各人都有病,令我的信心受到很大的考驗。然而,靠著神的恩典,依然站立得住。及後,窘迫並沒有止住,神學院被封閉了,我被批鬥,之後就要到工廠裏去勞動。坦白告訴大家,我原本的天性是愛勞動多過愛傳道,所以我不怕勞動;但是到了工廠裏頭成為一個改造的對象,心中就不是味道。我在肺病痊癒以後,本想被派去重工業的工廠去大展拳腳一番,豈料卻被派往織毛衣的輕工 業工廠去,裏頭百分之八十都是女工,令我產生了被人輕視的感覺。在那工廠裏,我就像隻將宰的羔羊般終日被人欺侮、改造,靈性極之低沉,在神面前滿肚牢騷, 常發怨言,甚至對神抱怨說:「這個玩笑開得太大了。我老早豈不說過要放棄不當傳道的嗎?但你感動來、感動去,要我留下;現在又傳個甚麼道呢?只有你才知道吧!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哩!」正當我這樣埋怨時,忽然間又來了一個思想,令我反思自己當初為何要獻身事主;是愛主麼?是為著要傳道麼?都是,可是如今沒法子再傳道了,怎辦?誰說一定要有個名份,站在一個位置上才可以傳道?保羅豈不在監獄裏頭也可以傳道麼?我突然醒悟過來,就在這個毛衣廠裏也可以傳道,用生命來見證神的榮美。從那天起,我的心靈打開了!日子不再難過,活得有目的、有意義(羅八35-39)。

大家很熟悉(詩一),那裏題及兩類人:一種好像是神所栽種的樹,另一種卻像糠秕。到底二者之間有何顯著的差別?樹乃是有生命的植物,而糠秕乃是無生命的死物。故此,神看人,主要是看他有生命抑或無生命。糠秕會被風叫散,不能持守著甚麼,只會隨著潮流打滾,所以到末後審判的日子,必然站立不住,終於黑暗和腐敗中過去。但是,神所栽種的樹卻不同,因有根基,故能堅守。當風浪掩至不免搖動,仍能在風浪衝擊中向下札根,如常的生活下去;就是說無論任何情況,都能夠「不從惡人的計謀,不站罪人的道路,不坐褻慢人的座位。」(1)唯獨這類喜愛耶和華律法的人,才能按時候結果子,供應四圍人的需要,將生命之美見證 出來。再者,它的葉子也不枯乾,足以美化四周的環境;並且,凡他所作的盡都順利;在窮途末路的境況中,他依然能夠走出路徑來,因並無力量可以扺擋生命。弟兄姊妹,就讓我們學習約伯一樣持定純正的信仰,並將之實踐在我們的為人及與神的關係上,好在實際生活上把純正信仰之美介紹給世人。

在約伯面對第二輪災難前,撒但又來與神爭論約伯的為人(伯一4);牠認為約伯還沒有受到真正的考驗,因牠覺得神沒有給予牠機會來對付約伯的本人,這是由於神不許牠伸手加害於約伯的性命。約伯的身外物都是次要的,而最重要的,神竟不許動他一毫!撒但對約伯再加毀謗,說他根本未受考驗,因所剝奪的都是外在的東西,只要生命得以保存,其他的可以不在乎!換言之,約伯不過是愛自己的生命過於一切而己。從某個角度而言,魔鬼似乎蠻有道理;人往往願犧牲一切以保存自己的性命。請問,人若得了癌症,多半是要錢還是要命的呢?又敢問,人若家中失火,會否投身火海,與家中的財物共存亡呢?答案絕對是保命要緊。然而,魔 鬼的觀念對於約伯及某一些人,甚至包括了一些未信主的朋友在內,都是錯的。人與動物相異之處,就在動物喜偷生,而人卻在某些大原則之下可把生死置諸度外; 譬如說人可以為著愛情,或是國家大業而犧牲性命。照此而言,每一個信仰正確的人都應該像約伯一樣,有目的地活在世上;並非單單為著保存性命而無原則的活在地上,我們應當有基督徒的尊嚴及那無限價值的信仰。

弟兄姊妹,我告訴大家一個事實,約伯願為他的兒女而死,他的兒女喪生比他自己死亡哀傷更大。神把祂的獨生子賜給我們,其實連祂自己也給了我們。我只有一個獨生子,在美國的一醫學院中任教,事業正趨穩定之時突然對我說:他想跑到泰國當宣教士去。我聽了之後,心情頗為複雜,一方面為兒子有此心志而感驕傲;另方面也有點難過,甚至想對他說:「孩子阿!不要去,就讓我來代替你,你仍留在這兒罷!」其實,我確實無法代替他,所以,當他去了泰國後,我的心也隨著他遠赴當地,這種愛是毫無保留的哩!難怪保羅這樣說:「神既不愛惜自己的兒子,為我們眾人捨了,豈不也把萬物和他一同白白的賜給我們麼?」(羅八32)

一個愛主的人視主比生命更寶貴,這是約伯的存心。當撒但要毀謗約伯時,神深信約伯能夠羞辱撒但,縱不接受魔鬼的意見,姑且容許牠攻擊約伯,仍得限制撒但的作為,只可進攻約伯的身體,但要存留他的性命。因生命是美好的,神要繼續在世使用他。撒但一得到允許,就馬上退去要擊打約伯(伯二7)。這一回跟上次有點不同,上次是到了「有一天」才動手,今回是一得允許馬上就要動手。由此可見,撒但是何等的仇佷約伯,是何等的詭詐;要打鐵趁熱的,趁約伯一無所有,生命軟弱的時候攻擊他,並且盼望牠的打擊立刻收到功效。牠惡毒地擊打約伯的身體,叫他全身長滿毒瘡,自頭頂至腳掌都體無完膚,痕癢至極,甚至要用瓦片來刮 身;由於身體不斷流膿,因而要坐在爐灰中,令全身的皮膚變成漆黑,骨頭日夜的刺痛,呼吸困難,夜不成寐,蛆蟲在他身上進進出出,令他口臭牙爛,骨瘦如柴, 形神俱變,以致三個朋友見到他的時候,都認不出他來。由此可見,這是個多麼可怕的疾病。在這個悽慘的情況下,人情冷暖,世態炎涼,約伯更被趕至城外的垃圾堆中,親友輕看他,小孩歌唱嘲諷他,惡人乘機來攻擊他。他本來在東方中為至大,現在陷落為眾所嬉笑的對象,他的自尊心受到多麼大的打擊呢?難怪變成靈裏黑暗,禱告不通。他的心靈宛似被黑雲遮蔽,無人能瞭解一樣,彷彿神也沒法給他解釋。

約伯在這貧病交迫的情況裏,妻子的反應又如何?我常常問讀《約伯記》的朋友:「約伯的太太是好是壞呢?」很多回答:「壞!」然而,我倒認為約伯的妻子是個好太太,有下面幾個原因:

1.約伯是個好人,不會娶個壞太太;既然他是個行為正直、遠離惡事的正人君子,他在婚姻大事上是絕不會苟且的。故我相信約伯的妻子也是個有信仰且敬虔的婦女。

2.由她十個子女的品性可以反映出她是個好母親,教養子女成才的功勞絕不能單歸約伯所有。

3.這位太太是個堅強的姊妹。大家不要忘記,魔鬼第一次打擊約伯的時候,約伯喪失了財產、兒女,這打擊同樣的臨到他妻子身上,她所承受的打擊可能更加沉重,因姊妹往往比弟兄更需要安全感,她們對子女的感情可能比為父的更深刻。

約伯第一次遭受打擊時,他撕破衣服、剃了頭,而約伯的妻子可能比他傷心更甚,但她依然要積極的站在約伯旁邊,與他同甘共苦。然而,當第二次打擊臨到之時,她就承擔不來了,這可說是人在痛苦中最危險的時刻,也是最孤苦無助的片刻;她在此時刻可說是完全崩潰了,遂向他丈夫作出三個建議,我姑且簡稱之為 「三放棄」:

1.放棄他所持守的東西(伯二9)。這是她認為作個純正之人不得好結果,因見那些不持守純正之人,反倒沒有他丈夫那可怕的遭遇。她恐怕為人純正會帶來反結果,故勸他趕快放棄,才可從苦難中出來,所謂「窮則變變則通」;期望他改變作風,就得以逃脫苦難。

2.放棄她與神的關係。因她以為神沒有用,沒有能力保護屬祂的人,就算有能力,也沒有愛心去看顧愛祂的人。

3.放棄她的生命。其實約伯的妻子並非真的喜歡丈夫死掉。如果我們沒設身處地的為她想想,她日夜的坐在約伯旁邊,目睹他的痛苦,只可以為他流淚痛哭,但不能免去他的痛苦,他的病痛煞是無望的了,真是生不如死。她因為愛自己的丈夫,所以發出一種愛心的呼喊:「你不如死去了吧!」

這位妻子要約伯「三放棄」,我們有否從中看見危機之所在呢?在上述所說的「三放棄」裏,恰好成了神欣賞約伯的「三重點」:

1.持守著他的純正;

2.沒有當面的棄掉神和;

3.寶貝他的生命(不准撒但伸手害其性命)。

在這裏讓我們看見一個妻子出於愛心的建議是多麼的可怕,甚至會替丈夫造成更大的危機!甚麼是我們的最愛呢?她在那裏做了一件約伯不願、神不肯、魔鬼也不敢的事?弟兄姊妹,讓我們來好好的學習,夫妻關係是相互影響最深的層次,所以在靈性的追求上,必須有共同的節奏,追求一同的長進。不然的話,落在危機的時刻,就會成為魔鬼的工具,來破壞家庭破壞親愛的親人。「一個好配偶猶如似暴風中的避風港,一個壞配偶卻恰似避風港中遇上了暴風雨。」盼望我們當中已經有配偶的,夫妻都要同心的追求;還未有配偶的,應當揀選那些愛神和敬畏神的作配偶。如此,當苦難臨到的時候,就能有避風港,受用不盡。那些尋著了避風港的弟兄姊妹是多麼幸福,這種幸福更是世間難求的哩!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