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焦源濂牧師

約伯被撒但第二次攻擊以後,他一生當中直與他同甘共苦、一個最忠實的伴侶,終於抵擋不住垮下去了,成為約伯那可怕仇敵的助手!她建議約伯放棄他一貫為人的作風、放棄神、放棄自己的生命。神看為最寶貴的東西,她要約伯來放棄。在一個家庭中,夫妻關係的相互影響是何等的深刻,所以我奉勸弟兄姊妹建立家庭,要夫妻一同長進。弟兄姊妹,我一生面對很多的風波,若不是能夠夫婦二人一同的面對,就早已經失敗了。

今天我要引述一個弟兄的見證,藉以叫眾人從中得著幫助。這位弟兄家在北京,畢業於清華大學,夫妻倆都是敬虔的基督徒。一九四八年大學畢業時,美國的惠敦大學發給他獎學金到美國留學去,但是昔時中國的局勢不穩定,他為著愛主的緣故,就願意留在國內為主作見證而放棄了赴美留學的機會,後來他成了王明道先生的同工。當他結婚的時候,夫婦二人同有一個心志:要一輩子事奉神。果然,在往後的歲月裏,他倆經歷了很多的苦難。差不多每一輪的風波,他們都受到波及。 再加上他是王明道先生的同工,就更加備受監視。在文化大革命的時候,他被拉去當苦工,用手推車運煤炭。雖受如此試煉,他們夫妻倆仍舊照樣的服事主,並同心 禱告神,叫他們能夠面對這場風波。終有一天,逼迫又來了,他被抓去剃了頭,再拉到街上遊行,要羞辱他。在他被抓的當天,他的妻兒們都哭了;三個兒子還沒有信主,因他們對父母的信仰極之不滿,認為是信仰叫他們一家受苦,對此一直耿耿於懷。所以,父母長期以來,一直不敢向兒女傳福音,現在父母被捉去了,兒女愛父之心也因此而流露出來。母親於是趁機帶領她的兒子們認罪悔改,接受耶穌,並將多年來的苦衷向子披露。兒子們獲悉父母的理想,就與母親一起抱頭痛哭,同心合意的為父親代禱。話說他們父親遊街之時,要一面走一面喊:「打倒壞人(自己)!」如果聲音不夠就要挨打;這位做父親的怎麼也喊不出來,忽然有一把聲音對他說:「你不是罪人麼?早就應該打倒了!」於是也就高聲喊出來:「打倒罪人!」結果路人見他思想變通,就沒有打他,並放他回家。三個孩子因禱告得見父親平安回家,就因此而願意接受主。那料父親受逼迫竟成了兒女信主的催生劑,亦是由於這對夫妻同心愛主勝於一切的果效。

感謝神,我們在約伯身上看到另一幅圖畫,當他面臨妻子苦苦相勸之時,他就責備妻子說:「你說話像愚頑婦人一樣!」就是罵她說話好像一個沒有信仰的婦人一般(詩十四1),「噯!難道我們從神手裏得福,不也受禍麼?」約伯的反應表現出他對神的權柄有絕對的承認,他一生的遭遇都是經過神的許可,既然如此,他就願意服在神權柄之下,從心裏說願主旨意成全。雖然遭災,但並非神的降禍,因他知道沒有神的許可,災禍不會臨到他。

「在這一切的事上,約伯並不以口犯罪。」(伯二10)有人說:約伯這一回沒有完全得勝,不像前一回那樣灑脫的讚頌神、下拜神;他口中不犯罪,難保心中沒有罪。然而,我們且不要輕看約伯;他口中有不少的疑問,心中有無限的痛苦,但他依然敬畏神,不輕易把他內裏不成熟的思想暴露出來。這個時刻,可以說是他的忍耐到了極限,他忍耐的榜樣到頭來叫他的妻子知道自己的不是,並且對他佩服不已。弟兄姊妹,讓我們一家,一同來追求在靈性上有共同的長進。

約伯幾個朋友在這時候的出現,讓我們看到肢體友誼的寶貴(伯二11-13,四十二7-10)約伯經過兩次受苦之後,財物、兒女、健康、名望、地位和朋友都失去了;隨之而來的只有痛苦,遭人藐視輕看。他嘗盡了世態炎涼,人情冷暖,最後連妻子也不能同心的支持他。他可說在地上一切都沒有了,在天上的神又好像遙遠得不可觸摸,就在這樣一個孤單無助的情況裏,沒想到突然有朋友出現,這樣的友誼是多麼寶貝和尊貴!弟兄姊妹,我認為這是舊約時代主內肢體的榜樣,在約伯和朋友的關係上,我們看見主內關係的珍貴,在其中亦有很多值得我們學習的教訓。一般人際關係建立在其他的基礎上,約伯與他的朋友關係則是建立在客觀的共同信仰的基礎上。如果約伯幾位朋友的信仰跟約伯的不一樣,他們根本不會在這時候出現。感謝主,他們信同一位神,也有真實美好的靈性;倘若朋友們與約伯有相同的信仰,都沒有美好的靈性,他們就會跟約伯的妻子一樣;但他們因為有美好的靈性,就能把肢體痛癢相關的見證顯明出來;當約伯有需要的時候互相扶持,深入地發展他們的關係,至終更顯出合而為一的見證。弟兄姊妹,這豈非《新約》中,主內肢體關係的一個最好的說明麼!

教會是基督的身體,信徒是基督身上的肢體,所以,我們要有主裏合一,肢體相愛的生活。巴不得,我們在約伯與朋友們的關係上仔細學習。約伯與朋友們的背景都不同,但並無影響他們的關係,只因他們信仰相同,有活潑的靈性,在患難中愈發顯他們的關係和友誼的尊貴。有人說:友誼像蜜蜂跟小鳥一樣,在春光明媚 、鳥語花香之際就關係活潑;到了嚴冬風雪的季節,關係就疏遠了。我們人類也有相似的特性,喜歡錦上添花,少有雪中送炭。約伯和他的朋友並不是這樣,他們聽見約伯的災難,並非一個一個的來,乃是相約而來。我猜他們大概是發揮出小組的團契功效來;為何要相約而至,相信是怕一人的力量不足,故要發動小組團契的共同力量;他們不只願意彼此合作,還在神面前好好的禱告尋求。他們三人來到約伯那裏,陪他共渡七日七夜,坐在那裏不發一言。我們今天去看望病人,那有陪坐七日七夜、不發一言的哩?他們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要思想:如何的去幫助他?由此可見,這幾位朋友是熱情無比的。《聖經》記載他們的反應極其寶貴,當他們身在遠方之時,一聽見約伯所受的災,就開始憂傷;當來到約伯面前,便忍不住放聲大哭,撕裂外抱,將泥土向天揚起來,又使之落在自己的頭上,這其實是熱烈感情的表現。他們剛來到的時候,不是馬上用言語去幫助約伯,乃是用同情來安慰他,塗抹他的傷痛。

弟兄姊妹,愛是非常複雜的一回事,既甜又苦,當看見所愛之人受苦時,我們就苦,這就是愛的特點。此外,我還看見一個很重要的特點,那就是大家都超越了背景和習慣。以利法是提幔人,比勒達是書亞人,瑣發是拉瑪人,用今日的話來講,他們都是不同籍貫的人。此外,還有另一位朋友,名叫以利戶(伯卅二 2,6)。這群不同背景,不同種族的朋友,卻有一種相同的、緊密的肢體關係。他們彼此之間全無代溝,約伯和他的三個朋友年邁,以利戶年青,但相互間沒有隔膜,最後連以利戶也起來講話。他們正因為信仰相同的緣故,而把許多的不同都消除了,這是否就是信仰的偉大之處?他們在基督裏,不分種族,不分年齡,都成為一了。他們亦懂得以實際的行動來突破人間的困難,他們並不是寄一封信來慰問約伯,或是託人帶一些錢去送予約伯。他們乃是自動的相約聯袂而來,不怕路途遙遠,放下家人,並且下了決心,不惜代價的,定要把他們的朋友從苦難中救出來,不達目的絕不罷休。弟兄姊妹,他們這超然的行動乃是極之重要,不然的話,肢體間愛心的美就沒法顯出來了。

(弗二11-14)談及教會的人際關係主要是合一的,但必須肯付代價:把人與人之間的牆拆毀;若不把彼此的阻隔除掉,合一的美就無法呈現。世界上人際關係的第一重障礙就是人與人中間有牆、有隔膜,無法瞭解。各式各樣的差異都會造成困難,所以,我們總喜歡找一些與自己相同的人交往,稍有不同就沒法交通。有一姊妹,年青的時候就開始去做禮拜,有一次因睡覺過了時而遲了出門,當她踏進會堂發覺牧師已經上了台,於是很猶豫應否進堂裏呢?因牧師常罵遲到的人,她既怕挨罵,但不做禮拜又不心安,遂於門外徘徊不去。不料,轉眼間,牧師低頭禱告,姊妹趁機馬上衝進堂內,在位子上坐下,並沒有使牧師發覺;可惜坐在她兩旁的是兩位老太太,她的老友則坐在前排,這叫她坐得渾身不自在;正動彈不得之時,牧師第二次禱告了,她馬上跑到前排的老友們中間;這兩回的走動都沒有被牧師發現,而她卻在聽道時大受感動。禮拜完了,正欲離去,竟發現剛才坐在她兩旁的老太太牽手而來,問她說:「年青的姊妹阿,剛才你不是坐在我們中間嗎? 為甚麼又跑到前面去呢?」她回答說:「我喜歡阿!」老太太竟說:「為甚麼喜歡她們,不喜歡我們,是嫌我們醜嗎?讓我來告訴你,年青的時候,我們都比你還漂亮哩!」這所教會有代溝的問題,換言之,就是有年齡的牆的阻隔,叫他們不能合一,這委實在是很令人惋惜的一件事!

在教會中,我們常常看到人總喜歡找與自己背境相同的人走在一起。我意思不是說不應把團契分為老年團契、青年團契,而是不應自成一組、孤立開去。我們既是基督身上的肢體,就是痛癢相關的了;如果平時不學好,到有人受苦時,又怎能像約伯三個朋友那樣關懷別人呢?我們都是教會中人,應有基督的生命從生活中流露出來。我們本來就是外邦人,在信仰上跟猶太人有一段距離,所以在主所應許的諸約上是局外人;但感謝神,基督為罪人死了,靠著祂的血,我們就可以得親近了。我們與猶太人都是一個價錢買來的,如今就不是局外人了,都是神的兒子,有同樣的生命。故此,只有在教會裏,才有合一的可能。感謝主,在這一方面,主給 我們作了最佳的榜樣。如果要講彼此之間有牆的話,最高的牆要算是神人之間的牆。祂是造物主,我們是被造者;祂無限,我們有限;中間的隔膜有多大!但是主卻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拆毀了神人中間隔斷的牆,這可說是宇宙間最偉大的拆牆工作。在我們今天的教會裏,誰來拆牆呢?凡是真實信主,靈性美好的人都應該起來帶頭拆牆,這才是教會與世界不同之處。

世人往往是有能者建牆,本領越高,金錢越多,所築的牆就越高,牆頭裝上有刺的圍欄。皇帝住在紫禁城中,護衛他的牆就更多更森嚴了。然而,沒有錢的人往往要帶頭拆牆,鬧革命,試圖破牆而入,搶奪政權。世界的局面確是如此,但屬靈的工作卻不一樣,有主基督生命,在屬靈方面有本領的,應當帶頭拆牆。昨天我曾談到小兒生了女兒,數年之後,我有機會到他家裏小住;兒媳上班,家中只剩下我和孫女兒,要打發這段時間真是蠻費腦筋。從孫女眼中可看出她敵視的目光,不知道從那裏來了一個醜老頭兒。從這不友善的目光中,我知道與她之間有隔代的牆。在觀察當中,發覺她也是無聊之極,整天跑來跑去,不跟我談半句。於是,我想起一個辦法,提議與她玩捉迷藏的遊戲,她馬上有了反應,並說要躲起來讓爺爺去找;我就裝作不知她躲到那裏去的四圍找,她有時候「撲通」一聲的跳出來,我就詐作不知的被她嚇得愕住了,她就高興得不得了,向我提議玩另外一個遊戲,這就是騎馬的遊戲:「你做馬,我來騎!」我並沒有擺出一副老牧師或是爺爺的尊嚴, 只說:「騎上來罷!」她騎上來了之後,還快馬加鞭的用手來拍打我,她越打,我就越開心。從此以後,我們之間的牆就拆掉了。後來她跟隨父親到泰國宣教去了。 有一次頑皮起來,父親管她,她就衝口而出說了一句話:「我要回美國找爺爺去!」以後就算有甚麼事發生,她都要回來找我,這就是彼此之間沒有牆阻隔的表現。我倆中間的牆是由誰去拆的呢?是由生命成熟的一方。弟兄姊妹,你在教會這麼多年,到底與人的關係怎樣?不要忘記,他們都是你的弟兄姊妹,是你的肢體,為何你長久以來都是那樣獨來獨往,為何你單單與你喜歡的人在一起?巴不得各位都在這次聚會中看見肢體關係的重要,起來除掉人際間醜惡與不理想的現象。

世人的觀念是「道不同不相為謀」,這其實是人性的敗壞,因為基督既已賜我們新生命,我們因有神兒子的生命而彼此配合在一起,就應該有身體的見證。切莫把我們的舊生命、老習慣帶到教會來,卻要讓基督的生命從我們身上突破出來,建立一個合一的教會,讓神生命的真實見證在世人面前。弟兄和睦同居是何等的善 、何等的美,美在有合一、有交通。為甚麼如此說?因為在那裏有耶和華所命定的福,就是永遠的生命(詩一三三1-3)。所以,我們若能夠突破牆垣,就能以證明我們有神所賜的福:永遠的生命真實在我們的裏頭。讓我們大家都得著提醒:到底我們與誰中間有牆,我們到教會是否都帶著一些牆而來,願我們這次一同起來做拆牆的工作。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