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歐 達牧師

亞該亞和馬其頓教會有了生機:他們悔改歸主,離棄偶像,轉向事奉一位又真又活的神,他們更懂得專心等候基督的再來,這都是一所活的教會的表現。

很可惜,一位美國著名的神學家卻評論說,今日美國的教會在沒落中,因為他們缺乏屬靈的領導和合乎《聖經》原則的事工。尤有甚者,教會之所以式微是因她與社會的文化沒有分野。我們所關注的,是盼望得着真正的屬靈領袖。今天,無論在美國抑或世界各地,到處都可見傳道人與這世界妥協的事例。教會也變得甚為商業化,我們關心書籍和錄音帶的銷售量過於追求聖潔。美國教會又流行用手冊去記錄教會的資產,過於《聖經》能教人如何建立教會,教會裏更明顯缺乏與世俗分別為聖的教導。初期教會對於信與不信者有很清楚的分界,但如今這分界已模糊了。或許信與不信者最大的分別,在於他們到不到禮拜堂去守主日﹔然而其他的日子, 他們在禮拜一至六,與不信者的所作所為又有何分別呢?

這幾天裏頭,我有機會與香港一位屬靈領袖傾談,他認為最值得關注,乃是如何使信徒跟從《聖經》的教訓而活。不錯,初期教會所定屬靈的紀律,確已消失於二十世紀的教會之中,今天,我願與各位多談及屬靈紀律的問題,因為這有助於我們基督的身份。我們生病之時要確知感染了甚麼細菌,然後方能對症下藥。我們相信何者為對,自然而然就會付諸實行的。但保羅卻指出:有時候,我們是知而不能行的,那就是所謂屬靈的爭戰了。而這一類的爭戰有賴屬靈的紀律方能勝過。今天早上,盼望能與各位分享七種屬靈的紀律。

(一)靜默

神對人說:「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詩四十六10)。這裏所說的休息,就是靜默的意思。昨晚,有機會與一位兩年不見友人共進晚餐,席間數度緘默,令我感到相當的不自然,那是因為我們不曉得如何處理靜默的時刻。我深知香港是個繁忙的都市,香港人是我生平所見最忙碌的城市人。所以你們學習靜默的功課更為困難﹔但我始終認為,只有靜默才能清楚的聽見神。在美國,我們崇拜程序中會有一頃刻靜默的時間。我們教會崇拜甫開始,即全體站立唱詩二十分鐘,繼而收取奉獻,奉獻期間亦有獻詩,接着由我講道四十分鍾,最後就是祝福和散會。在崇拜過程中,我們並無靜默的一會,沒有讓神向我們說話的機會。請問,我們一 生中,又有否靜默,讓神對我們說話?「全地的人都當在他面前肅敬靜默。」(哈二20)

(二)獨處

當我們談到這話題,基督實在是我們最佳的榜樣(太十四13,23)。衪剛聽到施浸約翰被斬的消息,於是退到野地去與神獨處;又當衪餵飽五千人後,就獨自上山去禱告,這就是基督以身作則的,教我們怎樣去獨處。相信大家還記得耶穌的門徒曾被差派,兩個兩個的出去傳道,又在病者身上抹油,替人治病趕鬼。當他們回來的時候,向耶穌報告了一切所作的事,然後,耶穌就招聚他們到曠野的地方去歇息一下,因為他們需要單獨與主晤對(可六30-31)。我雖然深愛我太 太露芙,但也極之重視我與神單獨的關係。保羅的經驗也告訴我們獨處的重要,他在大馬色的路上歸主(徒九),但之後他並沒有馬上起來傳福音,乃是退隱到沙漠的地方去與神獨處。這位生於大數的掃羅,神就讓他在孤獨中成長,在靜默中對他說話,塑造他成為衪的用人﹔經過三年的操練,神差他回到自己的家鄉大數去傳揚福音。我們今天若想學保羅那樣為神所用,就不能缺少這一段獨自與神晤對的時刻;我們每天守晨更,不要只像循例式地敷衍過去,乃要認真尋索一處可以靜思的地方。內子靈修的地方是家中一角,那兒擺放着她的《聖經》和靈修的書籍;我們搬家要尋覓新居的時候,首要關注的不是家人的起坐間或廚房的設備,而是有沒有沒適合靜修的地方。

(三)讀經

讀經是我三番四次強調要重視和實行的,這比起各位來參加這培靈研經會更為重要。不曉得各位有否看過母鳥每次餵飼雛鳥的時候,都是先把覓得的昆蟲放在口中嚼爛,然後再逐一送進小鳥的口中﹔而今天,信徒到教會去接受牧養,往往就是類似的情況。其實,這是不夠的,小鳥也需飛出巢外去找牠的食物。信徒也當自己研讀神的話(來五12-13),因神的話語極寶貴,能判斷我們的生命,使我們知罪,及過着分別為聖的生活,並且得着真正的喜樂。這正如耶利米先知所言: 「耶和華萬軍之神阿!我得着你的言語,就當食物吃了,你的言語是我心中的歡喜快樂,因我是稱為你名下的人。」(耶十五16)。

(四)捨己

我願意告訴大家,從前在天主教的修道院與現今的我的分別。以前我所依的是儀式與條文,如今我與主耶穌基督建立起一種關係,衪進入我生命中不斷的改變我﹔雖稱不上達致完美的地方,但確與從前有所不同。因此,沒有任何東西能以間斷我和基督的關係。同時請留意基督的呼召說:「人到我這裏來,若不愛我勝過愛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弟兄、姊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門徒。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不能作我的門徒。」(路十四26-27,33)。耶穌在此並非教我們撇棄自己的父母、妻子、兒女,而是說,當我們以基督為我們的元首,就該以全然的愛去回應衪的大愛,這麼一來,其他的人和事就顯為次要了。 又請大家分清楚,當信徒患上癌症、或遭家人和丈夫鄙棄等,這些都說不上是為主背負十字架,因非基督徒之中亦會有此遭遇。背起十架從主,是指我們因着信仰堅守原則,以致失去工作,失去愛侶……等等,這是付代價的跟隨主。還記得當我立志離開天主教修道院的一刻,父母與我決絕的情景,那對我來說,真是個代價極重的十字架。今日,你我並無選擇要走這捨己的路,把自己的所有奉獻,因為這是神的命令(可十二29-30)。

(五)服事

今日世界的人所看重的,是你擁有的名銜與學位,但請大家看主耶穌的榜樣:「衪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 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二6-8)。這是一幅美麗的圖畫,也是主耶穌有力的示範。大家也許記得,在逾越節以前,耶穌知道自己離世的日子快到了,於是在晚餐的時候拿一條毛巾束腰,倒一盆水來為門徒洗腳,又用腰間的毛巾把他們的腳擦乾。主為門徒做這一切,是為要教他們怎樣彼此相愛,彼此服事。

(六)淡泊

保羅對提摩太說:「你要囑咐那些今世富足的人,不要自高,也不要依靠無定的錢財。」(提前六17)而世間最聰明睿智的所羅門主亦告訴我們:「不要勞碌求富,休仗自己的聰明。你豈要定睛在虛無的錢財上麼?因為錢財必長翅膀,如鷹向天飛去。」(箴廿三4-5)今世的錢財確實虛幻,我們的焦點應該放在永恆的事上,正如使徒約翰所說:「不要愛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了。」(約壹二15-16)。耶穌說:「清心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得見神。」(太五8)。十九世紀的哲學家祈克果也曾說:「如要清心,純以神的旨意為己意!」。今天,你我若掛慮着今世所積蓄的一切,生活就變得繁瑣不堪了,耶穌教我們過淡泊的生活,就是跟隨衪的腳蹤行。

(七)降服

神為大,你我都當服膺於神權下,把自己全然獻上(羅六19,十二1)。大衛在蒙主救拔,脫離苦難之後說:「那時我說,……我的神阿,我樂意照你的旨意行,你的律法在我心裏。」(詩四十7-8),這是一種降服的表現。衪不再按己意,乃為求實踐父的意思。作為基督的門徒,如欲邁向成熟,與主同行,就沿着這個門徑,追求過靜默、獨處、讀經、捨己、服事、淡泊、及降服的生活。當我們仍未知道主的帶領何往時,就讓我們大膽的回應:主阿!我願,我願每天、每時、 每刻都遵你意行!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