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歐 達牧師

我們可能活於一個有史以來叫人最興奮的年代,葛培理說:「今日乃是信徒們期待已久的日子。」神已為我們成就大事,這在五至十年前,說出來也是教人難以置信的,我自小已跟從父母定期的上教堂去,每次主日崇拜完畢,神父由壇上下來,轉身面向聖壇,帶領會眾為俄羅斯代禱。在我成長過程中,一直都對俄羅斯人有所畏懼,因為平素上課期間經常要演習,大家躲進桌底下,以防敵人突襲;畏懼與不信任,令我們對俄國充滿恨意。

日前,曾告訴大家,我在一天主教的修道院裏當修道士九年之長。當我離開了修道院,就加入了美國的陸軍任情報軍官,受訓期間主要為瞭解蘇聯的集團,當我投入這一項情報工作裏頭,更加深了我對俄人的仇恨。一九九一年我應戈巴喬夫的秘書之邀前往克里姆林宮,很意外地竟可參觀蘇聯的主腦地帶,並在前蘇聯共和國的高官面前講話,及由國家的電視台直播,我當日以「和平之君」為題與在場人員宣講耶穌,會後又有機會參觀俄國特務總部(KGB),我們走過一道長長的走廊,兩旁站着該國的特務,然後登上總部的大堂,堂內矗立一幅特務頭子的巨大畫像﹔之後有一位將軍進堂,向各人講說他如何護送戈巴卓夫安返克里姆林宮,在飛機着陸的一刻,即被擢升為空軍上將,並主管俄國特務總部,他形容當時的決定是他生命中的十字架。在他講話完畢,我立即把握機會向他傳講福音,而他亦激動得在眾多的鏡頭前擁抱我,並稱我為:「同志!」此後,我經常有機會到俄國去,並曾在該國住了兩年半的時間。如今,這位韋將軍已經成了國會的要員,亦已悔改歸主,他成了我主內的弟兄,並告訴我:他一生中只哭過兩遍,一是他母親離世的晚上,另一是他聽信基督的那晚上。

如果有人十年之前告訴你,在今日的俄羅斯,宗教信仰方面會比其他國家有更寬大的自由,也許會叫你不能相信,但今日神確為我們成就了一件令人如此驚訝的大事。我們身為傳道的,可以向蘇聯的高層政要,特務機關講話,也可以握着戈巴卓夫的手與他同禱,更可以進到醫院裏向病人傳福音,亦可拜訪他們的學校,向青少年人講論耶穌,亦可在街上與途人攀談,他們就單純地接受福音。盼望中國在未來的五年至十年內會有同樣的情形發生,而偉大的神學家亦在期許中國會步俄國之後塵,而成為最龐大的宣教工場。然而,讓我告訴大家一件事,今日最偉大的宣教工場並非在美國,亦非在俄羅斯,或在中國,而是在你我周遭可以接髑得到的地方﹔因為你我都是耶穌基督的大使,衪呼召我們在工作的崗位上見證神、宣揚天國的福音。因此,不論你是在醫院裏護理病人,抑是在大學裏授課,或是在工廠裏工作;是計程車司機,抑或是主婦,你都是神的大使,在你面前的歲月裏,我祈求聖靈催迫你起來履行這大使的職責。

耶穌基督復活以後,把大使命交給十一個門徒(太廿八16-20),這可說是主復活之後的首個山上的呼召,主所發出的大使命記載於每一卷的福音書裏頭。當我們讀的時候,不同經卷記載着門徒略有不同的反應,使我們不會忘記門徒就像你我一般,是個有血有肉,有疑惑、畏懼和不信的人。其實,每當我們看聖徒受苦,邪惡戰勝善良的時候,我們的內心也不免有所疑惑。我們當中也許是硬心的,徨惑的,致令我們抗拒神的道。耶穌基督揀選單獨與門徒在山上,乃是要把他的使命重新銘刻在門徒的心版上,期望他們活出基督的一言一行﹔衪並非判斷門徒的言行,而是鼓勵他們分擔這天國的使命。耶穌基督在世時,常與稅吏、罪人與及職業低微的婦女一起,為的是要豎立榜樣,叫我們去愛這世上的人,言衪所言、教衪所教,甚至情詞懇切的哀求別人接受福音。耶穌基督頒下這大使命是值得我們珍貴的,正如我珍視美國政府頒予我陸軍情報人員的委任狀一般。我的教會亦同樣頒發委任狀予牧師,授權他努力的傳揚福音。今日,你我既為福音的大使,就必須瞭解這任命是甚麼!耶穌基督所發的任命很清楚:「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浸,凡我所吩咐你們的,都教訓他們遵守,我就常與你們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廿八19-20)其實,主的命令是一個指標、兩種關懷,就是說:去使萬民作主門徒,但並非指人人都要踏上宣教的征途,我們只要在所屬的崗位上竭力領人跟從耶穌就是了。傳道並非單是傳道人的本份,如果我在此呼召誰願作宣教士,我認為每一位都當站立;就是說,在各位生命的每時每刻中,都應為主宣揚真道。我有一位當外科醫生的兄弟,當他做眼科手術的時候就告訴病人,神把人的眼球造得何等優美;又在手術進行過程中,播放基督教音樂以作背景音樂,並告訴病人聽見這些音樂,開刀時手也比較穩定。但願你我都能學像這位弟兄一樣,盡可能把握每一機會向人見證基督。我們要使他人作主門徒,首先是向他們傳講福音,然後是教導他們接納基督,並透過浸禮向眾人宣佈歸入基督和衪的國度。

此外,我們更應當教導那些信而受浸的人,該如何遵主的吩咐而行,並將神所交付的,一一傳授予他們,先是登山寶訓(太五-七章),我們英文《聖經》中把這寶訓用紅色印行,人稱之為紅字經文。當我進入神學院之初,對於《聖經》還不甚熟識,但對於紅字經文卻特別留意,深切的感到神要透過這些紅字經文向我們表達一些信息。當主在山上對萬民說話完畢之後,只向門徒發出一個命令:「使萬民作我的門徒!」換言之,既要傳福音,亦不忘要教導他們作主門徒。

世上的信徒比比皆是,但他們不一定是得救的門徒,正如雅各所言:「鬼魔也信,卻是戰驚。」(雅二19)。神的兒子死在十字架,為要召我們分別出來過聖潔的生活。我們若存感恩的心,就理當如此的分別為聖,並非為着得救才如此行。這正如我深愛我的妻子,故自動自覺地對她忠誠。今天,我們選擇履行主的大使命,是因為主先愛我們,故而令我們歸順於衪。這就是救恩與成聖的表裏關係,教我們體會到所信的並非廉價福音,十字架的意義亦非空洞無憑。主耶穌說:「不背着他的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配作我的門徒。」(太十38)衪先愛我們,以致我們回應衪的愛,並依靠聖靈的能力,過着討主喜悅的生活。這並非說我們已經完全 了,乃是說要天天與舊我爭戰,並讓神在我們生命中彰顯!我衷心期望:香港教會能夠遠離美國教會的傳統陋習──當人邀請耶穌基督進入心中以後,又依然固我的毫無改變地生活下去!其實,當耶穌進駐你我生命當中,一切都要改變,否則的話,衪就稱不上是神!

培靈會早、午、晚三堂的參加者,都很可能有不同,在座的各位兄姊之所以來到這堂聚會,可說是神的呼召,正如昔日信徒追隨主耶穌登山,要聽衪的寶訓一 樣。主發出的大使命,歷世歷代都一樣,我們每一位只要克服彼此的差異,與對人的冷漠,就能遵守主的吩咐。我們實在很容易忽略這世代的需要,只要我們舉步踏 出這個會場,就會輕易把這失喪世代沉淪地獄的事實,拋諸腦後。對於世人走向滅亡,我們斷不能置諸不理;今日,你也許會遇見一些人不論是你所認識的和關心 的,都應當向他們傳講耶穌。事實上,也有基督徒缺乏分享福音的逼切感,他們認為這是牧師、傳道的職份,但其實,這是你我的本份。你我都是基督的大使,應當 充滿信心地去宣揚福音﹔只要帶出:「神愛世人,甚至將衪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衪的,不致滅亡,反得永生。」的信息,就是這麼簡單,連小孩子也可以清 楚表達出來,這是關乎耶穌的降生,受死和復活的福音。為要召人悔改,接受神白白賜下的救恩,我不想令各位有罪咎感,但我期望大家有決心地去遵行主的大使 命,因為這是你我的責任。有些人雖然有心向人傳福音,但卻不曉得從那裏開始,就讓我告訴大家:最好從這刻開始!就個人而言,我們要除去分岐和冷漠;就團契 而言,我們要除去小圈子的觀念,因為我們隸屬某一團契,就很容易只為某些團友、某些家庭去着想。然而,神的心意並非如此,衪透過以賽亞先知的預言,道出了 衪切望救恩傳遍地極(賽四十九6),因為這應許非專為猶太人而是為全球的人。有些人並不熱衷於傳福音,是因他們相信全球人士終能得救並進天堂。倘若你今天 並不相信這理論,就應趕快搶救靈魂,免他們陷在地獄永遠的刑罰裏!神只要我們向人傳講這愛的信息,人相信與否卻由神來負責。

主耶穌說:「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着我,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約十四6)我們應當把自己交付予神的絕對主權,因為耶穌親口對門徒說: 「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所以,你們要去……。」這是一個斷然的命令,但衪的名字就是以馬內利,即神與我們同在之意。同時,耶穌的教訓有絕對的權 威(太七29,八27,九8,十1,廿四35),衪願意把這權的權柄給你給我,只要我們勇敢和謙卑的受命,就能藉基督所賦予的權力去作衪的大使,奉主名去 呼召人歸入衪的國度。正因主必快來,所以這方面的工作不可延誤(徒一11)。主再來的日期可能比你我想像中要短(帖前四13-18)。我在美國軍中當情報 人員,一幌眼就是廿年零兩個月,在我的頸項上一共有兩個牌子,倘在戰爭中不幸殉難,夥伴就馬上將之扯下,並將之放在死難者的口中,然後用腳踢其下顎以印上 齒印,其他人就會藉此而核對得知死者是誰,包括了他的姓名、官階和編號。當我離開軍隊之時,亦照樣把基督再三的吩咐烙記在心頭上,常提醒我時日無多,要盡 速作基督的大使。各位香港的弟兄姊妹們,你們實在是置身於一個龐大的宣教工場,應當彼此勉勵,多作主工。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