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吳 勇長老

經文:(民十七8)

感謝主,蒙大家為這聚會禱告,讓兄弟今天還能夠站在講台上,沒有軟弱下來!因為我要來港的時候,教會和我的家人都很緊張,醫生對我說,我不能再講道。但是靠着主,我已經渡過快要五天了!

剛才唸了兩處《聖經》,一處在(創三22-24),那是講及基路伯,記載關於基路伯的經節很多,《創、出、民》有記載,還有《撒上、撒下、王上、代上》都有記載。若我們詳細查考,惟有(創三)較為使我們明白,那是亞當吃了善惡樹上的果子,亞當就被神趕出伊甸園,神就安排基路伯把守伊甸園,看守生命樹;所以我們把基路伯看為生命的守護者。神創造亞當時,也給他有看守的使命,免得被蛇(就是魔鬼)侵入。「起初,神創造天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創一1-2)我想,神所創造的,怎會空虛混沌,淵面黑暗呢?那裏沒有說天,只說地,地起初和天一樣美。我們研究查考《聖經》,可以看見(創十九)羅得的妻子變成鹽柱,一樣的道理,神創造的天地並非混沌黑暗,神創造的大地也應該是美的,不應該是醜的,但後來為甚麼會變成醜的呢?我們查(賽十四12),講及早晨之子、明亮之星,有一天他高昇寶座,要昇到北方的極處,要與至高者同等,因此被神摔下來,就變成魔鬼,之後牠就把地變成空虛混沌,淵面黑暗,因牠拒絕生命之主,就變了。所以,神要重造天地,創造亞當在伊甸園裏。神吩咐他,園子裏的果子可以吃,意思是說包括生命樹的果子也可以吃。可是亞當並不接受生命樹,他吃了善惡樹的果子,所以神把他趕出伊甸園。亞當拒絕生命的主以後,就出了許多問題,該隱殺了亞伯,拉麥娶了兩個妻子,淫亂就開始了。該隱又做了利器,戰爭就開始了。一直到了挪亞時代,地上滿了強暴,因為拒絕生命之主,所以世界烏煙瘴氣。

《啟》也有記載,別迦摩教會有撒但的作為。教會應該有主的作為,為何竟變成有撒但作為之處呢?那裏提到安提帕的名,安提帕意即反對一切的。人家在聚會,他說這是外表形式,不是生命;人家在講道,他說這是口才學問,這不是生命;人家在活動,他說這是血氣肉體,這不是生命。於是人就起來,反對神藉安提帕的責備,因這個教會拒絕生命之主光照,故教會變成撒但作為之處。再看老底迦教會,有話說:「看哪!我站在門外叩門!」生命之主為何在門外呢?因為被老底迦教會拒絕在門外,故老底迦就痛苦、可憐、貧窮、瞎眼,而且赤身。一個拒絕生命主的教會,實在是個痛苦的教會。教會裏分黨,無所不爭,為意見爭,為權位也爭。故失去了同心,與神的交通斷了,和人的交通也斷了,這教會不但痛苦,而且可憐!禮拜堂很輝煌,但是主不在裏面,裏面的信徒很多,但都是掛名的。論到貧窮,並非屬地的貧窮,乃是屬靈的貧窮。羅馬梵蒂崗裏面有個聖彼得教堂,佈置輝煌,到羅馬去的人都往參觀,教堂安排了嚮導帶人參觀講解。當參觀到使徒彼得面前,嚮導得意地說:「從前彼得沒有的,現在有了!」因為從前彼得要進美門時,有個人在那裏求賙濟,彼得說:「金銀我沒有。」(徒三6)嚮導對遊客說,彼得從前沒有金銀,現在有了,因為梵蒂崗很富有。參觀者回答說:「從前彼得有的,你們都沒有!你們沒有『奉拿撒勒耶穌的名吩咐你起來行走』!」所以拒絕生命主的教會,是個貧窮的教會,不是屬地的貧窮,乃是屬天的貧窮。

一個拒絕生命主的教會,是個瞎眼的教會。《聖經》裏有預言的奧秘,有真理的奧秘,這些奧秘,有的用異象來解開,有的用比喻解開,有的用道理解開,但因瞎眼的緣故,只能夠看見字句,不能夠看見精意,只能夠看見字面的事實,不能夠看見背面的意義。因此,當時就沒有光,也沒有鹽,故當時教會一片的貧窮。《聖經》記載要穿上全副的軍裝,才能抵擋那惡者,才能在磨難的日子站立得住;軍裝有很多樣,用信心做盾牌,用聖靈做寶劍等(弗六13-18),很多件的軍裝。但是拒絕生命主的教會,連一件軍裝也沒有。拒絕生命主的教會,若非像別迦摩教會,即像老底迦教會,因此神需要生命的守護者。

「盜賊來,無非要偷竊、殺害、毀壞。」(約十10)盜賊乃指撒但。魔鬼今天要作的工作,不只是早代作,今代還作。

(一)偷竊

一個賊到你家光顧,一定要拿值錢的東西。教會中,有值錢的,有不值錢的。(林前三)講過,有一種叫金、銀、寶石,是值錢的;另一種則叫做草、木、禾楷,是不值錢的。生命的事是值錢的,外表的儀文是不值錢的。馬利亞坐在耶穌面前,聽耶穌講論,當時馬大就埋怨,說她的妹妹坐着不動,而她卻忙得不可開交,為何不吩咐她來幫我呢?耶穌說,最好的恩賜她已選上了!坐在耶穌跟前聽祂講論,是值錢的,馬大血氣忙碌,是不值錢的。撒但專把教會值錢的東西偷了,剩下的全是不值錢之物,是外表儀文、血氣活動之物。所以常見教會所看重的只是一片的熱鬧,不看重安靜的禱告。

(二)殺害

(結卅七)神叫以西結看見曠野充滿着骸骨,代表被殺害的猶太人。猶太人乃被埃及、巴比倫、亞述三種敵人殺害。埃及代表世界,世界就是組織、化裝。在原文,世界有組織的意思,也有化裝的意思。今天許多人被世界控制,化裝,把人迷惑,所以今天多少神的兒女被世界控制,被世界迷惑了,以至靈性死亡。所以世界扼殺人的生命。第二種被巴比倫所殺,《創》記載一座塔,他們的工人不是用石頭,乃是用磚頭造塔。石頭代表神工,磚頭是人的加工,代表人工。現在教會是用人工代替神工,他們要造座塔通天,並非科學通天,乃是邪術的通天,是被邪術所殺。所以現在,神的兒女算命、卜卦,都是屬於邪術。第三種是被亞述所殺,亞述是猶太的至近親,我們的至近親是誰呢?就是和我們站在一起的肉體!我們肉體有七情六慾,肉體到底從何而來呢?人既是神造的,神為甚麼要造肉體呢?神只有創造身體,並沒有創造肉體。人的裏面有情、有慾,如果沒有情,家庭是冷酷的;慾是人的一種要求,或說是人的需要,有好的食物我們想吃,有好圖畫我們想看,有好的音樂我們想聽。可是人的身體變為肉體,人的情變為邪情,人的慾變為惡慾。好像愛自己的妻子,叫做情,愛別人的妻子,叫做邪情。人有需要想吃肉,應做工賺錢買肉,這是法律、良心所許可的,但是若用不正當的手段來滿足自己的需要,這叫做惡慾。人的身體為何變成肉體?人的情為何變為邪情?人的慾為何變為惡慾呢?在兩百年前沒人知道牛奶為何會發酸,肉為何變臭,後來有個醫生找出原因,因有東西侵入牛奶,所以發酸,有東西侵入肉裏,所以發臭。照樣人也是一樣,被邪惡的靈侵入,身體變肉體,情變邪情,慾變惡慾。因為人有邪情惡慾,所以靈命就被亞述殺了,被肉體殺了。你發脾氣,脾氣可扼殺你的生命;你嫉妒一個人,嫉妒會扼殺你的生命;你撒謊,謊話可以扼殺你的生命。所以神叫以西結到曠野觀看,看見骸骨遍野,這都是被殺的。我們很多神的兒女被殺害。

(三)毀壞

今天那惡者要毀壞人的生命。從前有個人名叫巴勒,聽見神祝福猶太人,無論到那裏都所向無敵,於是就找巴蘭咒詛以色列百姓。巴蘭是先知,他知道以色列是蒙福的百姓,就拒絕了。後來巴勒用重金收買巴蘭,要去咒詛以色列百姓,可是神封住他的口,反而說出祝福的話。巴勒就質問巴蘭,巴蘭收了巴勒的重金,不能不為他作事,後來巴蘭想出一個辦法,叫巴勒找一個美女,到以色列人當中勾引他們犯姦淫的罪,藉以毀壞以色列百姓(參:書廿四9;彼後二15-18;啟二14)。今天撒但怎樣毀壞神的兒女呢?好像亞倫的兩個兒子拿答和亞比戶用凡火來代替壇火,還有大衛叫烏撒運約櫃,用牛車去運,到了拿艮的禾場,牛失前蹄,約櫃傾斜,烏撒用手去扶約櫃,神把他殺在約櫃旁邊(撒下六3-7)。約櫃本是用人的肩膀抬的,不是用牛車拉的;這就是代替,用人的意思來代替神的意思;今天,教會裏面許多的代替!我們需要靈裏的火熱,可是我們用肉體的火熱來代替靈的火熱。我們需要靈裏的敬拜,我們卻用儀式來代替真正的敬拜。我們用人的聰明,來代替靈的啟示。用人的主意,來代替神的旨意。用人的氣力,代替神的能力。我們作工一切要榮耀主,但是卻用榮耀自己來代替榮輝神。

盜賊早時毀壞生命,至今仍在毀壞生命。牠不單是用世界來殺害、毀壞生命,或用巴比倫、亞述來殺害,毀壞生命,牠更把生命的實際偷竊,留下外面的儀文。所以神要用生命的守護者!

哪種人可以作為生命的守護者呢?舊約用一段比喻。(民十七)說到大祭司亞倫,神用亞倫作工,猶太人不服氣,難道亞倫才可用,而我們不可用呢?故就爭吵到摩西面前。摩西說,你們等到第二天。到時亞倫的仗發芽、開花、結實,於是摩西對眾人說,因亞倫的仗復活了,你們的仗還是死亡的。仗,是已經離開樹的木頭,是死東西,現在仗發芽、開花、結實,復活的生命才可作生命的守護者。復活的生命開花是美的。在《聖經》裏面,我們看見亞伯拉罕的美是:「讓」,今天的人是:「爭」。還有大衛,大衛的美是:「容」;因在逃難時,示每要為掃羅抱打不平,掃羅家被非利士殺了,掃羅是便雅憫人,示每也是便雅憫人,示每罵大衛流掃羅家的血,其實掃羅一家人的血是非利士人流的,簡直是冤枉!是無事生非!故大衛的將軍看不過眼,說:「這死狗豈可咒罵我主我王呢?求你容我過去,割下他的頭來。」大衛阻止他,說:「他咒罵是因耶和華吩咐他說:『你要咒罵大衛。』如此,誰敢說你為甚麼這樣行呢?」(撒下十六7-10)他容忍人對他的污蔑。他所以能容忍,因他禱告說:「我在困苦中,你曾使我寬廣!」(詩四1)我剛出來傳道,我常常為着「寬廣」禱告。一個人若心寬廣,就可以容忍,容得人對你的讚揚,也容得人對你的毀謗。因你的心寬廣,能夠受得了,如果你的心狹窄,你就吃不消了。若心寬廣,也能夠容得神所賜的;靈是無限量的,你的容量有多大,神賜給你的恩也多大。有的人責怪神給別人的多,給我的少。須知他有大的容量,而你卻沒有。故大衛的美:「容」;亞伯拉罕的美:「讓」。一個復活的生命,能夠活出「美」來,復活的生命能夠結果。(加五22-23)記載聖靈所結的果子,對神有仁愛、喜樂、和平,對人有忍耐、恩慈、良善,對自己能溫柔、信實、節制。故復活的生命不但能活出美的生活,且能結出聖靈豐富的果子。

唯一可以作生命的守護者的是亞倫,因為他的杖發芽、開花、結果。保羅說:「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裏,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神,不是出於我們。」(林後四7)這是保羅在他靈性爐火純青時寫的。瓦器是泥土燒出來的,非常脆弱。人常把基督徒描述得很美好,基督徒一定是喜樂、得勝、光明和聖潔的;但是你別忘記,人是泥土造的,世人是瓦器,基督徒也是瓦器。世人會嫉妒、生氣、說謊、虛假、偽善、詭詐、痛苦,基督徒也會;但是有寶貝放在瓦器裏,痛苦可以勝過,變為喜樂;黑暗可以勝過,變為光明;失敗時勝過,變為得勝。雖然我們也是瓦器,但是有寶貝在瓦器裏!「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葡萄樹不結果,橄欖樹也不效力,田地不出糧食,圈中絕了羊,棚內也沒有牛;然而我要因耶和華歡欣,因救我的神喜樂。」(哈三17-18)感謝讚美主!這是基督徒!保羅說:「我們四面受敵,卻不被困住,心裏作難,卻不至失望,遭逼迫,卻不被丟棄,打倒了,卻不至死亡。」(林後四8-9)這就是寶貝放在瓦器裏的果效!我們是瓦器,這是不錯的,但是我們感謝主,有寶貝在瓦器裏,這是我們與世人的分別。我們有壓力時覺得軟弱,這時代人人都有工作上的壓力,有疾病折磨的壓力,有同工而不同心的壓力,有家庭不能同情的壓力,壓得我們的意志消沉,神經分裂,簡直不想活。但基督徒裏面有寶貝,能勝過諸多壓力。當你遭受壓力的時候,這寶貝就顯出能力。我們有脾氣的軟弱,被人欺侮時,憤憤不平;被人造謠捏造是非時,難免也會生氣,可是生氣卻不犯罪,不記恨,不報復。生氣可以不是出於肉體、血氣。摩西下山看見百姓拜金牛犢,摩西把法板摔碎;對他們說:「耶和華以色列的神這樣說:『你們各人把刀跨在腰間,在營中往來,從這門到那門,各人殺他的弟兄與同伴並鄰舍。』」(出卅二27),這話是在他生氣時說的。耶穌也曾在聖殿裏生氣,看見人在聖殿裏賣牛羊、鴿子,便用繩子當鞭,趕散他們,這生氣是為着神的聖潔、神的榮耀被干犯而生氣。今天教會為很多污穢的事,難道我們不生氣嗎?各位,我們有寶貝在瓦器裏,我們可為真理生氣。耶穌登山變相,循循教導,行善不要叫人看見,禱告不要站在十字街口,禁食不要裝做難看,不要想藉着這些將自己顯出來;顯耀自己是生命最大的傷害。馬丁路得說:「我最大的敵人,不是撒但,也不是教皇,乃是我自己。」「自己」是靈程上最大的傷害!約翰說:「祂必興旺,我必衰微。」(約三30)不彰顯自己是很難的,除非有寶貝在瓦器裏。我們有口舌的軟弱,「漏」成了我們一大傷害。我們作為神的兒女,每早讀《聖經》領受神的豐富,在神面前禱告支取神的能力,每禮拜聽道也是領受神的豐富,但結果還是空空的,因為漏掉了。讀了很多《聖經》,但生活上沒有果子結出來,因為從口裏漏掉了。說句謊話,說句閒話,就漏了。各位!我們有口舌的軟弱,寶貝在瓦器裏,口舌才能約束得住。《雅各書》告訴我們,若在舌頭上不犯罪的人,他就是個完全人(雅三2)。

誰能作生命守護者呢?是要憑活的生命。「耶和華在西乃山和摩西說完了話,就把兩塊法版交給他,是神用指頭寫的石版。」(出卅一18)單是石頭,不是法版;一定要律法寫在石頭上。律法是神的道,石板是人,法版是見證。單是神的道沒有見證,單是石頭也沒有見證,要人把神的道活出來才有見證。所以把律法寫在石板上,就是把神的道活在我們身上,這才是見證。所以生命的守護者應該是個見證人。

前天有人買《不滅的燈火》,那是我一生的傳記,拿來要我簽名。這本書由台灣宇宙光出版,那時我在美國,他們給我打電話,說這本書出版了,擬參加比賽。我說這本書講自己的歷史,還有很多講及道理,社會上信耶穌的人很少,怎能欣賞?豈不鬧出笑話?他們說不要緊,大會共有十六個評判委員,最多我們損失十六本書。後來竟然有一位評判員,提議將一九九O年金銀獎給這本書,其他的評判員都認為,這樣會引起誤會政府抬舉基督教。提議的人說,今天社會上的愛心,只在紙頭上、口頭上,而實際上卻沒有愛,但這部書與眾不同之處,並非用紙頭寫的,乃是用實際生活寫成的。他指出書中的一件事:有位從澳門來的黃自強牧師,他從前不信耶穌,我偶然發現他在門口抽煙,深吸一口,再把霧吐得很長很長,我看到,心情很重,就把自己的自行車放在一邊,問他:「年輕人有何難處?」他把面轉開,說:「有難處又與你何關?」我就轉向他,捉着他兩個肩膀,說:「或者我可以幫助你!」他一聽之下,眼淚便掉下來。我說:「到我家裏去喝杯咖啡,才慢慢告訴我。」喝了咖啡,他說他剛出監。我說:「恭喜你,你可得自由,重見天日。」他說,親戚朋友都不敢認,原來他是個思想犯,怪不得六親不認,恐怕受到牽連。我聽了也很緊張,他出示一張釋放令,被關了兩年九個月;我知道案情不輕,我說:「事既如此,你就在我家裏住吧!」他很感激,就住下幾天,忽然不見了,也沒吃早餐,也沒吃午餐,竟不辭而別,但是行李還在。到了下午,我接到一封快信,是封絕命書:「吳先生,吳太太,你們的恩情我永誌不忘!我不忍心把擔子壓在你們身上,為要減去你們的負擔,減去社會的累贅,我今天就不再在人間,再會吧!」我非常難過,幫助人到最後他自殺,現在我到那裏去找他好呢?後來我找些弟兄姊妹,把信貼在地上,我說:「神啊!你自己看吧!他若真的自殺,我一生於心不安,因為我沒有幫他成功。為憐憫他,為憐憫我,無論如何要擋住他的死路!」我懇切禱告,知道神已經聽了禱告,因為我裏面的重擔釋放了。到了半夜有人叩門,我從三樓看下去,因為夜已深看不清楚,不過知道一個是警察,警察先叫我:「吳先生,我帶來一個思想犯,他說他認識你!」這時候我實在有點害怕,但我記得《聖經》教訓:是就說是,故我就說「是!是!」他又問:「你願不願意對他負責任?」我不敢回答,問他這話是甚麼意思?他說:「河水很急,他想要從橋上跳下去;你若肯負責,我就把他交給你吧。」我說:「我肯負責,請你把他留在我這裏罷!」於是我苦苦地勸導他,把福音詳細的傳給他,用《聖經》真道來栽培他,他清楚得救,且清楚奉獻,到浸信會讀神學,畢業之後在台南地方當牧師,後來被選為浸會園的主席。那提名人說:「這件事沒有人敢作,而吳先生作了;所以,我提議他作為今年銀獎的得獎人。結果十六張票贊成,想不到竟然得獎。

弟兄姊妹,誰是生命的守護者,誰就是主基督的見證人。求主開恩,讓眾人看見:眾善的仇敵,古代攻擊生命主的,現今還在用盡各種方法攻擊生命的主!但是我們應該守住生命,這是很重要的,求主祝福今晚所傳的訊息!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