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吳 勇長老

經文:(腓二6-8;詩一O三3-13;約壹二16)

(詩一O三;賽五三)這兩處經文,講耶穌的工作不一樣,一個講赦免罪孽,一個講醫治疾病。《賽》說刑罰得平安,鞭傷得醫治;平安是赦罪的事,醫治疾病也是。耶穌來到世上時也赦罪,以至醫治疾病。我今天晚上的題目在(太十一28-29),兩節都講安息。《聖經》兩面的真理很多,好像義,一個是(羅四) 講及耶穌的義,一個是(啟十九)講及信徒的義;還有兩個字,一是講及「虛心的人有福了,因為天國是他們的。」(太五3),還有10節「為義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天國是他們的。」(太十一28-29)講及兩個安息,可以說一個是得救的安息,一個是得賞的安息。猶太人有兩個路段,一是出埃及,一是進迦南。

(一)得救的安息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28),人都在勞苦,(約壹二16)論及人有三種勞苦,一是肉體的情慾,二是眼目的情慾,三是今生的驕傲。我們為肉體勞苦,要吃喝、要玩、要用,我們希望今天比明天更好,所以我們付出的是今天比明天更多,然後才有明天比今天更好的享受。第二是為眼目勞苦;眼目就是要看表演,看比賽,西方人到東方看古董,東方人到西方看文明,我們也要勞苦,眼目才能享受。第三是為今生驕傲而勞苦;我們怎麼有驕傲?有成功才能驕傲,可是成功並非僥倖的,須付上代價,如你的事業、你的學問,代代價才能成功。人有成功就驕傲,我們有權有勢就驕傲,因有權有勢,人就對你畢恭畢敬,禮貌週到,好像你不可一世。情慾在英文是妄求、奢求,不受良心約束,不顧抵觸法律地奢求。因此凡情慾必定就有很多重擔。我到意大利講道,發現很多大陸的人都希望到外地去,想得到較好的生活,所以他們經蘇聯、匈牙利到羅馬尼亞,因為這些都是政治制度相同的國家,可是這些地方生活也不理想,他們所盼望的是到西歐,所以就在那裏等待西班牙、意大利宣佈大赦的時候。每一個國家都有非法移民,他們潛伏地下,等有一天政府宣佈大赦,就可以活在地面上,趁這時機好多人就湧入。可是因為文 字、言語都不懂,只好在那裏做苦工。我到過一個家庭,小小的地方,工場、廚房、睡房都在一處,他們日以繼夜辛勞工作,為了想生活過得好些。他們每個人的眼 睛發紅,精神疲乏,背負肩頭的重擔。還有另一種重擔,乃是重擔壓心頭,難以入眠。既然情慾是奢求、妄求,不受良心責備,不受法律約束,所以就犯罪,成為罪的重擔。肩頭的重擔傷害身體,心頭的重擔傷害精神,而罪的重擔傷靈魂。所以耶穌說:「到我這裏來,我使你們得安息!」

我曾看見一個娛樂場所,竟借用這節《聖經》:「到我這裏來,你們可以消愁忘憂。」其實那最多只不過有短暫的果效,但到耶穌這裏來,就不一樣。《詩》 和《賽》都同樣說到祂那裏可得罪的赦免,可得病的醫治。有次夜深的時候,有人敲牧師的門,他一開門,看見一個不正經的女孩子,苦苦要求牧師將她媽媽弄進去,因她媽媽醉酒躺在家門口。牧師說你可以找警察幫忙,但女孩子說媽媽叫她找禮拜堂幫忙。他們立刻去她家,門口並沒有看見有人躺在地上,進到裏面才看見一 個垂死的女人,苦苦哀求牧師把她弄到裏面去,因她從世界要進到靈界,世界一邊是光,一邊是暗,靈界一邊是痛苦,一邊是快樂,她請牧師快把她弄進靈界快樂的一邊去。牧師很為難,因他當了十幾年牧師,從來不知道怎樣幫助人進入快樂的境界,於是就告訴她,如果你能夠想你一生做些好事,藉着這些好事就可以快樂些。 後來婦人告訴牧師,我一生任何好事都沒有做過,不但自己做壞事,還教我的女兒去作壞事。牧師說天上的神是慈愛的,祂絕不忍心叫我們下地獄的。雖然他這樣說,但是並不能解除她心中的驚惶和痛苦。後來婦人忽然想起她小的時候,曾伏在母親的胸前,母親向她述說過耶穌的故事,說祂是神的兒子,是無罪的,卻替我們成為有罪,好叫我們這些有罪的人能夠成為無罪,祂在十字架上為我們擔當一切的罪,信祂的人有罪就變成無罪了!憶述完這些事之後,這婦人覺得快樂了!祂無罪,替我成為罪!故她能夠平平安安到快樂的境界裏。到耶穌這裏來,耶穌能夠赦罪,把人從罪中救出來。到耶穌這裏來,能夠醫治疾病,不但《詩》如此講, 《賽》也這樣講,在四福音裏也這樣記載,祂叫瞎眼能夠看見,瘸腿的能夠行走!

有一年我在美國家裏的一棵大樹,給風一吹把屋頂磨傷,我請園工來鋸下來,要收我五百元,我想不如我自己賺罷!就拿梯子,鋸子,爬上屋頂;我沒有經驗,梯子沒有擺好,在十幾尺高處,因不穩定而倒下來,人被摔在地上,頓時不能呼吸,但頭腦還很清,就奮力叫聲:「主啊!」我開始能呼吸了,第二聲我叫我內人。她在屋裏聽見晴天霹靂的聲音,於是衝出來,看見我面色如白紙,就把我七個兒女都喊來,因為想若父親臨終,兒女要隨侍在側。我的大兒子頭腦敏捷,趕快叫救護車往醫院急診,經照X光發現右邊六根肋骨裂開,甚至有的骨開叉。醫生說:「一根骨裂開都夠痛的,六根裂開真會叫你痛得死去活來。我開了止痛藥給你,如果你撐得住,最好不吃,因為止痛藥對身體不好。」我的頭不會動,但最嚴重的問題,是那次我到美國已經約定六個大城市的聯合聚會,會期再過兩星期就到。中國人傷筋勞骨要躺百天,兩星期會期來到而無應約,要辜負大會的安排。後來林道亮牧師說來替我;他代替我,一定受美國教會歡迎,因他教會有幾千人那麼多;當時我可以放心。但後來我想,他年事已高,萬一太勞累了,我對中國教會不起,還是我自己去好了!我內人說:「現在你連翻身都不行,還只剩十三天就開會了,恐怕沒有可能!」我說求主開恩!為着祂工作之故,為着祂榮耀之故,如果明天我能夠下地,我就知道神的恩典了!第二天我竟然能夠下地,我就寫信給舊金山,說我骨受傷,來講道我不能站着講,要準備座位讓我坐着講。到了舊金山,他們一切依照我的意思安排,把我抬到講台上,我講一字痛一下,發高燒,眼睛昏花,台下的聽眾就大叫起來:「不要叫他講了!要講出人命的!」後來他們就把我扶下台,打電話到洛杉磯醫院。醫生說:「他膽子真大,我已警告他,他六根骨裂開,隨時會患肺炎的,一患肺炎就沒有命了!現在他在舊金山,我在洛杉磯,我對他無能為力,若你是他的好朋友,趕快給他掛急診,或者能挽救他的性命。」那時約十點鐘,我要求等到半夜一點鐘,如果燒不退,痛疼沒停止,才把我送醫院。想不到到了十二點鐘,我突然出大汗,燒一下子就退了,痛疼停止了!第二天早晨送我到醫院照X 光,發現六條骨完全恢復了!結果,六個大城市的聚會都可以講完!到耶穌這裏來,祂醫治疾病!赦免罪孽!這是第一個安息,是得救的安息!

(二)得賞的安息

要負主的軛,要學主的樣式,必須有個先決的條件,這樣軛才能負,樣式才能學。心裏柔和謙卑,軛才能負,樣式才能學。我們讀《聖經》,要讀上下文才能夠明白全貌。耶穌說:「我心裏柔和謙卑。」上文記耶穌在一個地方講道,那裏的人心硬不肯聽祂所講,他在那裏作工一點果效也沒有,但耶穌就在那裏敬拜神,祂說:「神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我們的教會每個禮拜到廟前去佈道,我們先到禮拜堂集中,然後出發,工作完了回到禮拜堂禱告,然後散會。若我們那天的工作果效很好,回到禮拜堂大家就搶着禱告,如果那天的工作沒有果效,等了半天沒有人開口,因為工作受挫折。然而耶穌當祂工作沒有果效,祂仍然心裏柔和謙卑。柔和是逆來順受,忍氣吞聲,裏面不受外面的影響。中國人有句話叫做「禍不單行」,生意失敗是禍,受生意失敗的影響更病倒了。一般真正的病,僅有百份之三十至四十,其他的病都是受打擊而致的。「柔和」便不受外邊的影響,所以耶穌要我們負祂的軛,就要有柔和的心。「謙卑」不是態度,好聲音低微,「謙卑」就是沒有自己。人家批評,不發怒;人家比自己好,不會妒嫉;人家得罪了,不會記恨在心。謙卑的人沒有自己,就不會跟人出問題。

「軛」有三種解釋:第一是功課,神給我們功課。讀化學按照書本學習還不是真正的學問,必須到實驗室去做實驗才是真正的學問。我們讀《聖經》,不是讀到那裏就有那裏的東西,乃要經過試驗才知道。沒有遇到人家的激動,怎會知道有沒有忍耐?你沒有遇過給人得罪,你怎知怎樣饒恕?故我們學習功課,是從人身上,從環境,從自己的遭遇去學。很多屬靈的事,知道是件事,實際又是件事。我在報上讀到一首詩,是蘇東坡寫的:「稽首天中天,豪光照大千,百風吹不動,堅坐紫金蓮。」風,乃指貧富、得失;他叫書僮送到對面去,因有一朋友天天在河邊和他一起吟詩作對。他的朋友一看,就提起紅筆,寫了一個「屁」字,叫書僮送回去給蘇東坡看。他一看非常生氣,過江要和他朋友理論,但是大門深鎖,後來有一書僮跑出來說,主人說今天不見客。他就往裏直衝,看見書房寫了一副對聯:「百風吹不動,一屁打過江。」屬靈的事也是這樣,你沒有踫見人家得罪你,你怎能知道你會不會饒恕?軛是神給人的功課。遇見身體有疾病,遇見環境有變化,這是神給你的功課。

軛的第二個解釋是使命。軛放在牛的身體上,牠知道要犁田。各位,我們作為神的兒女,應該有使命,「因為你們是重價買來的。所以,要在你們身子上榮耀神。」(林前六20)有個姊妹在上海聖約翰大學畢業,家境很好,家人要送她到英國牛津大學學醫,她自己也很有志氣,曉得學無止境,應到倫敦深造。在路上, 神要她出來傳道,她本是個很好的基督徒,她對主說:「等我得了醫生的學位才出來傳道更好。」但神天天感動她:「你做醫生救人的身體,你傳道救人的靈魂。救 人的身體有限,救人的靈魂無限!」結果她抵擋不住神的呼召,就搭船到了法國馬賽時,告訴船長要下船,她預備回上海去。她給家人打電報,說她要回家,她家人當她發神經病。船到了上海,家人沒有一個去接她,到了家裏,家人都不和她說話。這人名叫韋持道,是中國歷史上有名的傳道人。軛是使命。

軛的第三個解釋是十字架。「凡不背着自己十字架跟從我的,也不能作我的門徒。」(路十四27)但是耶穌說的十字架有兩種,一是耶穌的十字架,一是強盜的十字架。兩者有何分別?弟兄姊妹,我們有痛苦時,都想要減輕,人家來安慰,你可得暫時減輕,但是若無人來安慰你,你就會怨天尤人。但是耶穌的十字架能夠把你承擔,故是得賞的安息;你若要得賞的安息,就要負耶穌的軛,還要學祂的樣式。耶穌說:「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讓我以(腓二6-8)來解釋這段經文:「祂本有神的形象,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應譯成「勉強」較好)。」祂本來是神,後來成為人;祂本來是尊貴的,以後成為卑微;祂本來在寶座,後來降生在馬槽;但是祂並不勉強,有時候我們會勉強。一位大學教授到碼頭和工人一起覺得很勉強,心裏勉強,態度也勉強。家境富裕的姊妹,教會安排你探訪窮苦姊妹,她住的地方又髒、又破、又爛,她覺得很不敢當,對你特別客氣,但是酌水的杯子又髒又黑,但為着主的吩咐,向甚麼人做甚麼人,只好勉強地喝,但喝得很痛苦。各位!耶穌是神成為人,祂不會成為勉強,他反倒虛己。「反倒」意即不該得的讓你得,該得的不給你。好像你在教會,你奉獻很多,犧牲很多,應該得人的稱讚,但是反而批評你、毀謗你。有一次我沒有工作,因我看不慣黑暗的社會,黑暗的事我就拒絕。教會有位弟兄,素與達官顯要往來,我說我沒有工作做, 你能幫我找份工作嗎?過幾天通知來了,有個食堂共有三百多人吃飯,請一位管理員,對方說如果你的朋友可屈就,隨時上任。本來管理員每天每人給十八兩米,我發覺其實這樣會剩下很多,且這麼多人吃飯,可能有的出差,有的告病假,有的胃口不好,故我負責之後,就從十八兩改為十六兩;但這樣仍舊剩下很多米,故再減至十三兩;於是機構在榜上表揚。至於菜,盡量設法煮些開胃的。我是福建人,喜歡吃酵筍,能夠幫助消化,酸筍炒五花肉,又開胃,又幫助消化,又下飯;怎知吃飯的人一進食堂,聞到發酸的味道,以為給他們吃壞了的東西,都上辦公室,打了我一頓。這是不該得的,給我得了!你別以為教會的事是完美的,教會像社會的事也是很多,到了不該得的給你得,你又如何呢?耶穌來到自己的地方,自己的人不接待他,鄙視他,這是不該得的給他得。可是耶穌反倒虛己,犧牲自己,不為自己。祂禁食四十晝夜,魔鬼說,你可用石頭變為餅,不必挨餓!祂是神,能夠這樣做,但是祂不為自己作。祂被釘十字架的時候,血直流,傷口越裂越大,有人對他說,你是神,你可以從十字架上下來!祂可以下來,但祂不下來,因祂不為自己作,乃是為我們作。耶穌不為自己,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奴僕沒有自己的地位和權利。你在教會服事,流汗出力,不是為了地位。各位,我們常想出一分錢要得一分錢的收穫,但是耶穌只是付出,不求收穫!如果我們這樣服事,教會多美!「成為人的樣式。」耶穌是神,不受空間時間的限制,可是祂成為人,餓了,他也要吃,累了也要休息,要受人的限制。

我在教會工作,全家共有十個人,還常常收留那些沒路去的人,所以內人去買菜,人家就問你開菜館嗎?買廁紙,人家問你開旅店嗎?夏天有時候菜吃不完, 隔天就發酸,就得買個冰箱。現在冰箱是必需品,從前冰箱是侈奢品,傳道人買冰箱,人家要批評你貪愛世界。吃肉不是犯罪,不過如果吃肉叫人跌倒,肉就不吃。 買冰箱怕人說閒話,但是天天剩菜倒掉又太可惜,故我說冰箱還是要買!我和老板商量,夜裏十點鐘以後才送來好了!其實我在教會並沒有受薪,我有錢要買冰箱,怎不可以?但為了主的緣故,甘心受限制!主的軛要負,主的樣式要學。耶穌說:「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我們說不容易,耶穌說容易。我們 說艱難,耶穌說是輕省的!為甚麼?「因為你們立志行事,都是神在你們心裏運行!」(腓二13)立志是心裏的事,神在你心裏運行到你肯!行事是外面的事,祂運行到你能!這能不是你的能,乃是祂的能。如果你肯,祂就把能放在你身上!弟兄姊妹!神說:「我可以差遺誰呢?誰肯為們我去呢?」(賽六8)如果你 「肯」,祂就「能」!

我學習服事主,是在青年會。當時禮堂在樓下,沒有凳子,等到主日才搬下樓,排好擦乾淨,天熱時凳子都發燙,坐在上面真不舒服。我就對主說:我奉獻星期六來做搬凳、抹凳的事,讓主日可以舒服地禮拜。有一次我正忙着工作,青年會的幹事來找我聽電話,是石油公司總務處長打來的,他說:「找到你我可放心,我的老板交給我一個差事,他的弟婦生日,要請一位講員。」他的弟婦是師範大學的教授,是位基督徒,茶會之前想請位傳道人講道。那時台灣剛光復,講國語的傳道 人很難找。下午二點鐘開始講道了,我一看,只有兩個多鐘頭,我說我沒有辦法。他說:「事關重大,你沒辦法,我要被革職;如果真的沒有辦法,你去充數!你年紀輕,記性好,又聽了很多講道,把幾個比喻、幾個故事講一講!」我說不行的,那都是大學教授!那人說:「不行也要勉強。你平常很好,找到你的事沒有不解決的。」那時我廿幾歲,給他一戴高帽,飄飄然;「地址在某街某巷,準時到,不要忘記!」把電話掛了。我無可奈何,回到家裏內人看我焦急,她說祈禱傳道罷!我翻出新約四福音,頭腦着急,翻來翻去,都沒有結果。內人看見我實在焦急,她說講道就是祈禱!我就跪下來禱告。神給我一節經文,我就寫了幾個綱要,坐了腳踏車趕快起程。到了那裏,按鈴,工人出來,問說你找誰?我說找金教授。金教授出來,我們彼此都不認識,他說找金教授有甚麼事?我就說他們請我來講道。他把我從頭看到腳,勉強說,請進來。我進到裏面,看見已經高朋滿座,卅幾人都是五六十歲的老教授。我驚慌不已,閉下眼睛禱告。時間到了,他們請我講道,沒想到卅幾位教授都被神的話感動!這實在是神的「能」,加在我「肯」的人身上!神叫我們負軛,叫我們學祂的樣式,不是你能不能的問題,乃是你肯不肯的問題!乃是神的能,加在肯的人身上!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