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吳 勇長老

經文:(撒上二29;四19-22;三19-20;七12)

我今天晚上只要講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撒母耳時代,是個沒有王,任意妄為的時代,是個言語稀少的時代,更是個尊重人過於尊重神的時代。

第二,神在那個時代要揀選器皿,神要揀選的器皿就是撒母耳。

(1)撒母耳是由禱告出來的;

(2)撒母耳是被帶領出來的;

(3)撒母耳是得勝出來的,因為母親把他擺在聖殿裏面,當時以利的兩個兒子何弗尼和非尼哈為非作歹,撒母耳並無受影響,而能夠在這環境分別出來,可見人才是從得勝出來的。

第三,當以色列都知道撒母耳是先知,那時有句很傷心的話,就是「燈要熄滅」,但神為祂愛的緣故,燈沒有熄滅,那時撒母耳長大了,就興起他來,當神用他時,整個以色列都知道撒母耳是先知。撒母耳立了兩個人,一個是掃羅,一個是大衛,神立他,他立人。第四章我講及以迦博,以迦博是很悲慘的。第七章講及以便以謝,以便以謝是很快樂的。今天晚上我把這些《聖經》分三面來講。

神在每個時代都興起人。猶太人成了奴隸,神興起摩西把以色列百姓從埃及領出來。以後猶太人被擄,神又興起了尼希米、以斯拉等人,把猶太人帶出來。那時代是祭司時代,撒母耳把祭司時代轉成君王時代。當時撒母耳有三種光景:

(一)沒有王,任意妄行

王就是權柄,沒有王就沒有權柄。神怎樣創造天地?神用權柄創造天地,因祂命立就立,說有就有。耶穌在世上時,用權柄斥責風浪;拉撒路死了,耶穌把他從墳墓裏叫出來,這也是權柄。當祂在世上時,看見有人被鬼附,就命令鬼從那人身上出去。所以神所作的,耶穌所作的,都是權柄。教會也需要權柄,有權柄,教會才能夠治理。有一年,學園傳道會的口號是「我找到了」,這句話在台灣貼了很多的廣告,但是要配合一些人去工作,我們教會總動員,每隊十二個人,共組織了幾十隊。凡做隊長的,要像總司令;有權柄,才能夠把人動員起來。我讀《徒》,每一次遇到一個神跡,就看見:神的權柄得到證明。有一次教會復興;在夏令會時,我說今天夏令會就要結束了,我們最後這次是靈感的聚會。弟兄姊妹不明白?大家繞在一棵樹底下,我說要有感動,你才作見證禱告。大家圍繞在那地一分鐘,沒有受感動;十分鐘,十五分鐘,也沒有受感動。一個聚會十五分鐘沒人開口,氣氛非常沉悶,那時我有點後悔,為甚麼我要標奇立異,來一個靈感聚會,害得弟兄姊妹這樣苦呢?我剛想到這裏,突然有個人好像晴天霹靂地叫起來,我抬頭一看,見一個中學教員,他沒有站直,一直掙扎,汗珠從額上流下來,我以為他肚子痛,因為他用手捧着腹部,我跑到他面前,他忽然叫起來,求主施恩,可憐他骯髒污穢的罪人。他在中學時候,跟一個五十幾歲的教員同居,他那時才廿幾歲,竟跟像媽媽年紀的人同居,而且兩人都是為人師表,所以神的靈光照他,打倒他。當他認了罪,同時好像有些東西降下來,把每一個人拿起來摔,讓人人不能把罪再留下一分一秒,好多人在那裏承認他的罪。這事過了,第二天是禮拜天,照常禮拜,來禮拜的包括那些兄弟姊妹,來到時人人都在問,教會出了甚麼事?昨天的事是在野外,並不是在這禮拜堂,但人人都認為教會出了事,因氣氛跟平時不同。

我從前不是傳道人,只是在教會當主席領會而已,傳道人講完道,我宣佈散會,可是人人仍然坐着,沒有離開位子,我想大概我沒報告清楚,就重覆地說:「弟兄姊妹散會,可以回家了。」可是人還是不動,後來後面有吵鬧的聲音,有人抬了一個病人進來,該病人是台大醫院登記號碼的,兩個人扶着他,後面跟着他的太太,一手抱着嬰孩,一手敲着她丈夫的頭說:「你該死!你該死!」我從台上下來,對她說:「有話慢慢說!」她說,「你看!把我們搞成這樣!」這嬰孩渾身腐爛,她自己也有大堆的紅斑,我知道這男人把梅毒傳染給他們。我說:「到這地步,有甚麼話可說呢?」她說晚上他睡不着,叫她帶他到教堂來懺悔。我就對男人說:「我現在扶你上台,你有罪自己對神說。」她太太告訴我,梅毒的菌破壞他講話的神經,已經不能講話了!我說,不能講話不要緊,只要他出聲。後來他就咿咿呀呀喊叫,過了大概十分鐘,他的話出來了,說:「天上的神,可憐我這骯髒污穢的罪人!」他太太被嚇了一跳,因不能講話的丈夫突然能講話!結果整個教會好像火一樣地燃燒,因為神權、神能在那裏彰顯!他自己起來,走下講台!所以,權柄很要緊,不但使教會有次序,更能將神的權能、權柄顯出來。

沒有王就等於沒有權柄。神立大衛作王,就是立他作權柄。當初還沒作王時,上面還有個王,就是掃羅王。「因為我在人的權下,也有兵在我以下。」(太八9)就是說,我上面有個權柄,而又有人在我以下,我要作人的權柄;但是大衛既然有掃羅作他的權柄,他就得順服掃羅的權柄,然後他才能執掌神的權柄。掃羅嫉妒他,要殺害他,按理來講,你殺我,我就殺你;但有兩次機會,他可以殺掃羅。有次大衛躲在洞裏,掃羅要進洞大解,跟隨的人說:「王啊,機會來了,耶和華將你的仇敵交在你手裏!」(參撒上廿四4)但大衛不敢殺害耶和華的受膏者,因為神立掃羅作王,立掃羅作他的權柄,他就得尊重這個權柄。還有一次,在西弗,神叫掃羅的軍隊沉睡,給他機會,亞比篩對大衛說:「求你容我拿槍將他剌透在地,一刺就成,不用再刺。」大衛對亞比篩說:「不可害死他。有誰伸手害耶和華的受膏者而無罪呢?」(撒上廿六8-9)大衛尊重神的權柄,才能替神作權柄。今天沒有王,各人任意而行,就是沒有作神的權柄。神叫亞當有權柄才可以治理、管理,神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喫,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喫!」亞當不尊重神的權柄而吃了,所以就不能替神執掌權柄。他種地,地不再給他效力。沒有王,任意而行;沒有權柄,沒有人替神執掌權柄;人既不尊重神的權柄,怎能替神執掌權柄呢?這是撒母耳時代的第一個光景。

(二)言語稀少

如果我們讀《聖經》,就當知道:神在每個時代都說話。哈該說:「這殿仍然荒涼,你們自己還住天花板的房屋麼?」(該一4)他們只顧自己而不顧神!這是當時責備的話語。以賽亞時代,神也有話語,講及官長與盜賊為伍,就是執法者與犯法者混在一起,多麼可悲!還有指摘生意人將水酒攙半(賽一22),做生意不誠實;這是當時神說的話。耶利米時代,神照樣說話,國要亡了,耶利米說:「你們回頭吧!」人都不聽他,打他,甚至把他下在監裏。在撒母耳時代,以利兩個兒子在聖殿為非作歹、行姦淫,神藉着撒母耳講話,說以利兩個兒子要同日而死,結果真是如此。我在一個地方講道,遇見一件很可怕的事,教會一個女值理和教會牧師住在一起,她的丈夫也是牧師,有人發現此事後,就凌辱那牧師的太太!教會還維持正常的禮拜和活動,沒有人說話,因為他是牧師,他不敢說話;她是教會當值的,她也不敢說話。為甚麼言語稀少呢?因為不敢說人不喜歡的話!這是撒母耳時代,言語稀少,尊重人過於尊重神。耶穌在世上時,有一天到聖殿看見在聖殿裏做生意,就用繩子當鞭子把他們趕出去。耶穌怎樣敢這樣作呢?耶穌尊重神過於人,故膽敢對付這些人。還有大衛時代,大衛和烏利亞妻在一起;一天拿單踫見他,指着大衛說:「只是你行這事,叫耶和華的仇敵大得褻瀆的機會!」(撒下十二14)拿單尊重神過於於尊重人,所以不管大衛是王,有罪就責備。但是,這個世代,有時牧師很難做,他不敢責備人醉酒,因教會的執事開酒業;他不敢責備人娶姨太太,因教會的長老有姨太太,一責備就得罪了他們;因為他尊重人過於尊重神。當我在一個地方傳道時,那教會很大,錢也很多,後來長老要改選了,有個長老被登報,說他金屋藏嬌;既然社會已經把他揭露,現在他在教會長老改選的名單上,有人就跟牧師說,這個名單要拿下來,否則明天報紙還有新聞。後來牧師把名單除下,但給這位長老發現了,竟跑到牧師家說:「如果沒有我,不會有你!」牧師嚇壞了,趕快把他的名字又掛了上去,因他尊重人過於尊重神。撒母耳時代是個沒有王的時代,是個言語稀少的時代。以利的媳婦要生產前,以利因聽見他兩個兒子同一天被殺,便從他的座位上往後跌倒,在門旁折斷頸項而死。以利生下的兒子叫以迦博,意即榮耀離開以色列(撒上四12-22)。所以一個沒王的時代,一個言語稀少的時代,一個尊重人過於尊重神的時代,是以迦博時代,是神離開人的時代,神不能讓這種時代延續!

第二個大點:神一定要興起人,把這樣的時代挽救過來!故興起撒母耳。撒母耳是從禱告興起的,誰來禱告呢?他母親禱告。我們今天的禱告,重視靈裏的禱告,但從這裏看,我們應重視負擔的禱告,負擔的禱告比靈裏的禱告要緊。當時她有甚麼負擔?猶太人的風俗,不生育的婦人是個羞恥,要受人的嗤笑,哈拿的遭遇令她心裏很痛苦,負擔自然重,她盼望神給她一個兒子,洗脫她的羞恥。各位,今天這個時代,神是有羞恥的,因人拜瑪門,不拜神,今天人與神的關係僅維持儀式的關係,神怎能不羞恥呢?故到示羅去,痛痛哭泣,祈禱耶和華。以利定睛看她的嘴,原來哈拿心中默禱,只動嘴唇,不出聲音,以利以為她喝醉了。哈拿說:「我是心裏愁苦的婦人。」因沒有兒子,受了很大的羞辱;她想到神沒有人才,神的國也受了很大的羞辱,她有很大的負擔。

我作個個人的見證。我住在禮拜堂,住禮拜堂的傳道人有很多難處,因沒有私人的生活。當你吃雞,閒話說做傳道人可不錯,還有雞吃!最難的是傳道人的兒子,當他高興大聲唱歌時,立刻就有人阻止,說你住在禮拜堂,不知禮拜堂的規矩。弟兄姊妹愛傳道人,有時分些東西給傳道人吃,穿的也分給傳道人穿;有個老姊妹把她孫子的衣服給我,我就給我兒子穿,這老姊妹看見,就說我孫子的衣服給他穿正合適!我的兒子上樓把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來,說:「這不是我的衣服!我不穿!」有一天我兩個兒子和隔壁的孩子玩,他們玩得混在一堆,有一位執事剛經過,沒有看清楚就大聲喊到隔壁說:「吳勇兩個兒子打你的獨生子!」隔壁的太太立刻打電話給吳太太:「你兩個兒子要把我的兒子打死了!」吳太太說:「對不起!我叫他們上來,叫他們去賠不是!」吳太太把兒子叫上來,不分青紅皂白就責備,兒子說:「我下去叫鄰舍的孩子自己跟你講。」一問之下,原來他們在玩;事情已過去,小孩子卻想,玩是玩,怎麼會說成打架?而且那天是個執事報告的,他就開始在人背後畫個問號,以為基督徒所領受的道都不真實。平常他們對人有禮貌,從那天開始對人沒有禮貌。教會的人哪裏肯容忍吳勇兒子沒有禮貌呢?不但沒有禮貌,還用三角眼瞪着人!有一天聚會的時候開控訴大會,控訴吳勇兩個兒子,簡直弄得吳太太無地自容,因為母親沒好好教導孩子才這樣。後來有人告訴我孩子,說今天開控訴大會,控訴你倆沒禮貌,從此他們覺得父親的工作沒有價值,教導一些假冒為善的人,放學回家呆坐,兩眼望牆,十幾分鐘目不轉睛,功課一落千丈,脾氣暴戾,甚至有時把桌上的菜推翻。我們用盡辦法都不能改變他們,後來教會舉行夏令會,他媽媽叫他們參加,抗拒不去,媽媽對着他們流淚,說傳道人的孩子都不去叫誰去呢?後來答應去了,但聽不進去,媽媽說聽不進去便坐第一排聽!那次又踫見他爸爸講道,我一上台看是兒子坐在第一排最旁邊,用手托着臉,眼睛向外面看,我的心都涼了。一天如此,兩天也如此,心想神的道不能改變自己的兒子又怎能改變別人呢?所以我在沒上講台以前,向神辦交涉:今天是最後的聚會,我一定要看見你的作為。如果看不見你的作為,我便講不下去了!眼淚此時像水直倒,我在神前出聲大哭。向來我上講台講完之後發出呼召,那次第一個到台前的竟是我的兒子!他大聲說:「主啊!我恨你!可是求你釋放我!如果你不釋放我,你就不能釋放我父親!」結果很多孩子就陪着他哭,這孩子以後就完全改變了!神聽負擔的禱告!撒母耳的禱告是負擔的禱告,因為負擔越重禱告越懇切,撒母耳是被負擔的禱告出來的!

撒母耳也是被帶領出來的!我以為傳道人不是被教導出來的,因教導不及帶領好。教導只能講給他聽,讓他增加知識,但帶領乃是要活給他看,做給他看,看你所活的,學你所活的,看你所作,學你所作。我們帶領一個人,他看見你的好,就會看見自己壞;他看你的謙卑,就會看見自己的驕傲;看見你的溫柔,就會看見自己的暴躁;看見你捨己,就看見自己為己;看見你的正直,就看見自己的彎曲。所以今天我不是說教導不行,乃是說應該帶領。聖經說耶穌怎樣帶領門徒,保羅帶領提摩太,巴拿巴帶領馬可,所以人才的產生,從禱告產生,帶領產生。哈拿生了撒母耳後,不去示羅,因為撒母耳還是個嬰孩,十分需要照顧,如果帶他到示羅去,路途崎嶇,嬰孩幼嫩,經不起跋踄,孩子還需要帶領。

關於屬靈與屬世,我的看法不一樣。我認為一個基督徒只有屬靈,沒有屬世。很多人想,在教會讀《聖經》,這是屬靈;家燒飯是屬世;在教會參加聖工是屬靈,在家幹活是屬世。其實我們做工是為誰作,是最要緊的。我們在教會作聖工為誰而作?為了給人看而作,為了討人喜悅而作,這不是屬靈的。掃地是為主而作,這是屬靈的;如果你整理家庭是為主作,那整理家庭也是屬靈的。撒母耳幼年時,母親看顧他,是為主而作,要把小孩子撫養成人,作主的器皿,這是屬靈的。我在香港聽見一件很慘的事。有一姊妹熱心到像火燒,她參加各樣的聚會和事奉,有時通宵禱告,整夜不回家;她丈夫沒有溫暖,就和他的秘書走在一起。她跑來告訴我,說她丈夫靈性本來不錯,怎會弄到如今的地步?我告訴她,你丈夫今天這種下場是被你害的!你不盡妻子的本分!所以各位弟兄姊妹不要隨便分屬靈和屬世。撒母耳斷了奶,哈拿帶他到聖殿去,一個斷奶的孩子必定非常可愛,現在要把他放在聖殿,真是情何以堪!我把我一個十幾歲的孩子帶到美國去唸書,放在趙君影牧師的家,我離開時他沒有來送行,他叫一個老人家送封信來,他說現在不要看,等在機上才看。我上了機把信拆開,信上說:「爸爸,我今天沒有來送你,因為我想起自幼至今撫養我、教導我,一切都仰賴你。我想起一件事,明天天亮時我一切都要靠我自己了,我要自己去面對一切,我很徬徨,我今天若來送你,我一定嚎啕大哭,甚至要兩手抱你不放,而你終將抱着沉痛的心挨十多個鐘頭才回到台灣。為着不增加你的痛苦,我忍着我的情感,我今天沒到機場,請爸爸原諒我。」我看了信,聲淚俱下。你想撒母耳的母親怎捨得離開撒母耳?因為她要給孩子教育:「兒啊,我愛你,但我更愛神,所以我就帶領你到神的面前。」

撒母耳是得勝環境出來的。當時的示羅有兩個敗壞的人在那裏當祭司,他們都是以利的兒子,人家帶來的祭肉還沒有獻,他們就拿去,並和來獻祭的婦女在聖殿行淫,聖殿裏烏煙瘴氣。可是撒母耳不但不受沾染,而且他不灰心,他得勝環境。保羅傳道的時候,他坐在船上遇見狂風,但狂風不吹倒他(徒廿七14-22)。在米利島,保羅拿一捆柴準備加火,有一條毒蛇因受熱跑出來,咬住保羅的手,土人看見那毒蛇懸在他手上,就彼此說,「這人必是個兇手,雖然從海裏救上來,天理還不容他活着。」保羅把那蛇甩在火裏,土人以為他必毒發身亡,那知保羅平安無事(徒廿八3-6),保羅是狂風吹不倒、毒蛇咬不死的人。狂風是工作困難的風,毒蛇是錢財的毒蛇,是色慾的毒蛇,甚至很多傳道人也被錢財、色慾之蛇咬死,但人才卻是從這種惡劣的環境裏產生的。到最後,我們看見撒母耳被選出來。我們現在要讀神學,我認為讀神學可以作基礎,叫我們的信仰不至於偏差,但我們要人知道我們是傳道人,並非靠畢業文憑。彼得說:「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識;有了知識,又要加上節制;有了節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愛弟兄的心;有了愛弟兄的心,又要加上愛眾人的心。」(彼後一5-6)屬靈的學問是一直加上去,沒有畢業的一天!

有位弟兄去參觀原子能工廠,工廠主任是教會的長老,他負責講解核子分裂的過程,講了半天大家一竅不通,他說:「我跟你說地上的學問你不懂,我給你講天上的學問更不懂。」前幾天,有個年青人問我很多問題,要等問題都解決才來信,我說你要問題都解決,沒有那麼一天的,一個問題解決了又來第二個問題,問題接踵而至,永無解決之日。由此可見,給人知道我是個先知不是根據文憑,乃是根據你所講的道是否根據你的生活,道跟生活是否一致。所以撒母耳因為他講的道和過的生活,使人知道他是先知。

因時間的關係,還有兩點不講了。現在講「以便以謝」。被神選上的人,神對他是以便以謝,意即到如今耶和華都幫助我們!猶太人在埃及時,法老王吩咐接生婆凡生男子就殺,但是收生婆敬畏神,不敢這樣做,如果這樣以色列人要滅宗滅族,收生婆因為以便以謝不敢這樣做。猶太人出埃及,為何不餓死渴死呢?因為以便以謝,神裂磐石的水給他們喝,降下嗎哪給他們吃。他們要過約但河進迦南,迦南有七族,猶太人都是烏合之眾,沒有戰場的經驗,怎不被他們消滅呢?因為以便以謝,耶和華幫助他們。以迦博是多麼的悲慘,一邊看見以便以謝這是多麼榮耀!所以神對被祂用的人是以便以謝!神對我也是一樣;我第一次奉獻傳道,到新加坡去,因為我的父母在新加坡,當時我只能買一張機票,沒有多餘的錢給父母買禮物。我有個朋友是長老,他告訴趙君影牧師,他那時是神學院長,長老對他說,台灣來了一個年輕人,應該栽培他,給他機會講道。趙牧師吩咐我先講給他聽,看我信仰對不對,口才好不好。我那時才卅一歲,血氣方剛,為甚麼講道要去求人?我說我不去。那時新加坡分東西南北四區培靈會,有一區的傳道人突然在印度有事不能來,那區急得像熱窩上的螞蟻,要再找外面的講員已來不及,長老盡力介紹,但吳勇的名字人沒聽過,怎能貿然請他呢?後來說他會否講道不管他,但知道神在他身上行了一件大事,他直腸毒瘤神叫他活着,可以叫他作見證,於是我就上了講台。次日他們需要把湧來的人移到籃球場去,本來三天增加到五天。我出來時有個工人送我十二隻雞蛋,我的弟弟駕車送我回家,說哥哥領個會只得十二隻雞蛋,那你吃甚麼呢?給他一講,我心很苦,回到家一句話也講不出來。想不到星洲有位史沂生牧師,見我講道聽眾那麼多,請我去講道,他的教會送我一筆大錢,連我父親的棺材本也有了,我就藉着這筆錢埋葬了父親,這是以便以謝!還有去年我一個月走了三萬五千里路,因我領洛杉機的聯合聚會,法國巴黎的聯合聚會,又領了南美洲的聚會。我從南美飛到溫州,領了八省同工培訓聚會。各位弟兄姊妹!大陸聽道是不要命的聽道,你就必須不要命的講道,一天講七個鐘頭,我回到台北,神經節中風,經過檢查,左邊一排血管完全堵塞,右邊百分之七十五堵塞,剩下百分之廿五因血管收縮,氧氣不夠。醫生認為相當嚴重,以後準備讓我休息。兩個女兒陪我坐飛機到美國,之後我不能做任何事,甚至幫內人掃地,血壓也昇高,簡直廢人一個。女兒不灰心,安排加州大學的一位名醫替我檢查,他說我左邊的血管完全通了,右邊的也大大好轉!我問他我還能正常工作嗎?他說可以,故我就沒有拒絕培靈會這次的邀請!我今天能來到這裏,是以便以謝!耶和華至今幫助我!

各位!神要用的器皿,祂就給他一塊石頭,寫着「以便以謝」!祂作你的幫助!神的應許是不會錯的,因為在我身上如此,在你身上也是如此。今天這個時代,神需要興起人,但願在我們中間有人說:「主啊!你興起我吧!」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