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吳 勇長老

經文:(徒十三22;啟三7)

剛才楊牧師稍為題到兄弟的一點情形,因美國曾經有五個地方請我講道,我拒絕了,我覺得自己的力量不夠,希望有多點休息的時間來帶領這個聚會。兒女們恐怕我在這裏出事,辜負香港教會的委託。感謝神,神已經帶領了幾天過去了,盼望今天晚上神一樣地帶領。因為我領培靈會,曾經昏倒在講台上,求主今晚仍然保守我。

請看(徒三20-21,十三22;啟三7)。《可》六和八章,一處記載五餅二魚和五千人,一處記載七餅幾條魚和四千人,兩處都有相同的兩個字,耶穌把五餅二魚拿起來「祝福」,把七餅和魚拿起來也「祝福」。耶穌為學生洗腳,並告訴他們說:「你們也要彼此洗腳。」(約十三14),因祂曾經給約翰一條命令:彼此相愛;用彼此洗腳來表示彼此相愛。(徒三20)說基督耶穌降臨,21節說「天必留他。」留他意即等一等。既然要來,就叫他來,為何要等呢?

今天晚上主要的經文是(徒十三22),講及廢了掃羅就立大衛,另一處是(啟三7),我只提一個教會的名稱:非拉鐵非。今天晚上的題目是講「人與路」。人很要緊,一個社會的制度好、人不好也沒有用。還有教會,常常講方法,方法好、人不好也沒有用。教會也講組織,組織好、人不行也沒有用。所以在屬靈的工作上,人很重要!大衛這個人是合神心意的,他心寬廣,因為心寬廣才能容忍掃羅和示每。還有他被示每冤枉時,他的將軍非常生氣:「這死狗豈可咒罵我主我王呢?求你容我過去,割下他的頭來。」(撒下十六9)但大衛說:「他咒罵是因耶和華吩咐他。」這實在合神心意。還有他常把神擺在面前,這也合神心意。大衛合神心意的事實在很多,但是(徒十三)只說大衛凡事遵行神的旨意,合神心意就是完全順服神。所以我們今天作工的問題,第一要講究神的旨意,第二要講究神的能力。我們作工不是講究人的主意,也不是講究人的氣力,所以如果你是講究神的旨意,神就把能力放在你身上,這樣的工作就有果效了。

《可》六和八章分別講到五餅二魚跟五千人,又七餅幾條魚跟四千人。餅代表我所有的,人代表我所作的。我只有幾個餅和幾條魚,僅這麼一點點,怎能應付數千人的需要呢?好像是我們恩賜這麼小,怎能夠作這麼大的工作呢?但是如果你詳細地看其中有兩個很重要的字,是不在乎我本事有多大,也不在乎我工作有多難,乃在乎我有沒有被神「祝福」。因為耶穌拿起餅,就祝福,如果我有神祝福,不單是五千人我能應付,如果我沒有神祝福,我連五個人也不能應付,所以祝福很重要。今天作工的人不是講究本事、學問,乃是此人有沒有神祝福!「福」在中國《辭源》裏有四個字註解:「百倍」、「百順」。百倍就是你要的都有,百順是你所作的都通,那麼此人真正是有福了!有天早上我接到青年會一個電話,因為我們借青年會禮拜已經多年了,忽然青年會總幹事打電話給我說,昨天颱風把屋頂都吹開來,屋樑傾斜,我們已經告訴工務局,明天要來檢查,如果認為是危樓,本主日你們不能禮拜了,你們趕快想辦法吧!那天是週三,有例常的禱告聚會,弟兄姊妹照常來聚會,沒有一人出聲禱告,唯有聽見小小的聲音說,怎麼辦呢?我內人突然出聲說:「主啊!教會是你的,我知道你會知道怎麼辦!」我聽見,內心得到極大的安慰,因為耶穌是教會的主,教會出問題,主知道怎麼辦。禮拜四早晨,我到青年會,因為工務局要來檢查,要報告是否危樓,因為時間太早,還無人來上班,我被一個無法解釋的力量,把我帶了跑出去對面一個胡同,我看見一把梯子,就爬上去。我上去看見有個很大的禮堂,有個老人在那裏掃地,我就問他,你們這裏有禮堂嗎?他說本來這是個辦公廳,中間隔開一間一間的辦公室,因為大家穿皮鞋走路太吵,所以一家家的搬走了。我們老板說,不如拆成一大間,可以作娛樂場,他說這房子是樓下姓劉的。我就找劉先生,我說我們是對面青年會每禮拜有幾百人在那裏聚會的,可是昨天的颱風把屋頂吹開了,所以不能聚會,我見你這場地很大,能不能借給我們禮拜?他沒有說任何條件,你要用就用吧。所以我們就搬到對面的廣場聚會。青年會總幹事告訴我,政府檢查過房子,說這裏不能聚會了。我說不要緊,神已為我們安排新的地方了。這叫做有福!而且所作的都通!

一次,我被阿根庭教會請去講道,那時我拿中國護照,到阿根庭領事館申請簽證,他看了我護照就扔還給我說:「中國人不能去!」我說領事館設在中國地方,中國人何以不能去?他說沒時間和我討論!我說我可以坐在這裏,等他辦理完公事再跟他談。他急忙走了,因他酒癮時間到了,跑上樓去喝醉了,再搖搖晃晃下來。他問:你是誰?我說你剛才叫我在這裏等,我要到阿根庭。他帶我到地球儀前,指着地圖,說從台灣到阿根庭,要繞地球大半圈,實在太難得!他要找圖章蓋印,可是摸索半天也找不到,後來我說可以替你找嗎?他說行!你自己蓋就可以了!又說:「你是個傳道人,我們不好意思收簽證費。我有個辦法,你不必繳費。」他簽字再蓋上鐵印,然後送我到大門口,行了個九十度的禮,祝我旅途愉快!到了阿根庭,簽證拿出來,他們都看不懂寫的是甚麼,後來問上司,說是「外交官,行李不用檢查。」所以我就威風凜凜地走過去了。我在阿根庭作了很好的工作。

甚麼是福呢?就是百倍、百順。但《聖經》的福,都是有條件的。神向亞伯拉罕說:「論福,我必賜大福給你;論子孫,我必叫你的子孫多起來,如同天上的星,海邊的沙。……因為你聽從了我的話。」(創廿二18)神叫他獻兒子,神怎麼對他說,他就順服,這是得福的條件。還有馬利亞,萬代稱她為有福,她曾對天使說:「我是主的使女,情願照你的話成就在我身上。」(路一38)那時馬利亞要承擔懷耶穌胎的使命,她有兩個大問題,第一,她已經許配給約瑟,未婚懷胎,約瑟還能要她嗎?第二,猶太人未婚懷胎,人可以用石頭打死她,但是馬利亞看婚姻和自己性命都不要緊,最重要的是聽神的吩咐,所以神祝福她!弟兄姊妹!作工不在乎你有多少本事,有多少人力,重要的在乎神的祝福,若得神祝福,五餅可以應付五千人的需要。所以有神祝福的人,學問才幹很平凡,但是工作不平凡,因為他是被神祝福的。

路是甚麼?大衛是個凡事順服神的人。我們要走「非拉鐵非」的路。「非拉」是愛,「鐵非」是兄弟,弟兄相愛。今天的教會,是用愛而治,用愛而治的教會越來越熱,用理而治的教會越來越冷,所以教會是講究誰有愛、誰沒愛的問題,愛才能顧及別人。有人從德國回來,送給吳師母一罐可解決更年期的藥,能夠保持青春,她叮嚀要按時服用。過了一週,她問有沒有服用?吳師母答不出來,原來她還沒吃!吳師母說這藥太好了,捨不得用。她說藥有限期,過期無效。吳師母說既然這麼好,就給先生用罷。她很着急地說,那是女人的荷爾蒙!男人服了鬍子沒有了,聲音也要改變,完全要變態!吳師母為甚麼要這樣做呢?因為太愛丈夫!

我們今天在教會裏,如果有愛才會為別人着想。教會有很多問題,家庭也有許多問題,要用愛來解決問題,而不是光說理所能講通的。有一次內人煮紅燒牛肉,忽然想起要加紅蘿蔔;她在廚房,我在書房,她就大聲告訴我,她出去買紅蘿蔔,很快就回來,她沒有熄火,要我留意。她回來在樓梯就聞到一股味道,趕快衝上去把蓋子一揭,牛肉變成木炭,就氣憤憤地到我書房說:「我出去時不是告訴你要留意嗎?」我說:「你也不是不知我在預備《聖經》的時候,連打雷的聲音都聽不見!」她說:「你聽不見,難道鼻子也聞不到嗎?」到底是我講道要緊,還是她煮牛肉要緊,那時候如果評理,火氣將越來越大。我起身將她托起來,說,「太太啊!對不起!可以嗎?」於是事情就沒有了。愛能夠解決問題。各位!非拉鐵非教會,弟兄相愛。耶穌說:「我賜給你們一條新命令,是叫你們彼此相愛!」(約十三34)祂用洗腳來講彼此相愛,祂拿一盆水給門徒洗腳,說:「我是你們的主,你們的夫子,尚且洗你們的腳,你們也當彼此洗腳。」(14)有人以為洗腳就是洗罪,罪不是用水洗的,所以這段《聖經》與罪無關。腳在地上行路會被灰塵弄髒,我們人是神用塵土造的,灰塵的東西就是肉體的東西,我們人不一定因罪與神隔離,我們可能因肉體的東西與神有隔閡。我舉一例:好像一位弟兄,來禮拜堂一次沒人和他打招呼,三次也沒人過問,因此這弟兄覺得這教會很冷淡,打算要換個教會,換個有熱情有關懷的教會,這是人之常情。有個弟兄注意到這弟兄來了幾次都沒人和他打招呼,就對他說:「弟兄,我已經注意你幾個禮拜了,還未問您貴姓大名,實在非常虧欠,請您寬恕。」經過這弟兄的洗腳,他改變了原來的打算。還有個弟兄很熱心,教會的書本破爛,他就拿去修補,椅子壞了,他也修理,他樣樣都做。可是有一種人,他甚麼都不作,別人作他又覺得不舒服,自己不做,還批評作的人發熱心。但是會給人洗腳的弟兄就要對他說:「我看見你在教會服事,我為你感謝神!讚美神!」弟兄姊妹,今天教會探訪、派福音單張的人都有,可是洗人腳的人卻很少。我們應當注意人的需要,作洗腳的工作。大家恩恩愛愛,非拉鐵非的教會是個彼此相愛的教會,彼此相愛要彼此洗腳。

非拉鐵非還有一個意思,這個字我是抄楊濬哲牧師的,這字叫「傳」,即傳遍。神造亞當時叫他要生養眾多,遍滿地面,所以傳遍要傳遍地面。耶穌復活時曾經吩咐門徒要使萬民作祂的門徒,這個字在英文用兩個字,一個字是所有的「民族」,要傳給每個國家,每個民族,還有一個字所有「被造之物」,你們傳遍要這樣的傳遍。各位!今天的福音,我覺得有點畸形,我畫一個三角形,三角形的尖端畫一劃,即分成小三角形底下有個大梯形,上面一個框叫做領導層,下面的框叫做基要層,領導層是知識分子和商人或公務員,大框是基要層,包括漁夫、農民和所有勞工。現在整個世界福音的趨向,在資本主義社會是在領導層的工作,就是這個小框,無論是美國、香港、台灣,作的都是領導層的工作。在共產主義的地方,福音工作是作在基要層,就是漁夫、勞工和農夫。我們看見舊約的摩西,摩西是有學問的。新約有保羅,保羅也有學問。所以這兩個人奠定了福音的基礎。今天你看見領導層有他的重要性,能夠平衡基要層,使基要層的信仰有根基。可是今天的社會福音非常偏差在領導層,工作沒有在基要層好好展開。如果要傳遍,傳到基要層是非常需要的,然後才能平衡,不會有偏差。現在福音的需要多麼緊急!剛才我用了(徒二20)說,基督耶穌降臨,21節說天必留祂,我讀至此就停在那裏,因為耶穌基督早來,世界問題可以早解決,今日世界有生態環境的問題,有道德問題,有各種傳染病的問題,有政治衝突的問題,這些問題等誰去解決呢?一次我在芝加哥,在油工廠有個高級的工程師,他是我教會的弟兄,他請假陪我去玩,我替他擔心,因美國常常辭退人,先考慮那些常請假的人,因此我說:「我們玩一個上午夠了,你快點上班罷,如果你因此而被裁員,我可對不起你。」他說:「請你放心,他們花很多錢訓練我,成為解決問題的專家,他們不會輕易裁我。」後來我聽到他是專門,解決污染問題,我說:「那麼污染問題能不能解決呢?」他說:「等你們傳道人來解決!」我說:「你別開玩笑,你是科學家不能解決,要傳道人解決?」他說:「先有求,才會有供。供應是為了需要,為甚麼人要享受呢?因為人有這樣要求,所以工廠要製造,人的無窮要求,是人慾念的問題,用學問不能解決,惟有神的道才能解決。教人不要奢華,工廠便無需製造這麼多東西,不會有這麼多黑煙污染空氣。」由此可見有很多問題今天不能解決,等耶穌再來才能解決。既然早來早解決,遲來遲解決,反正早晚要來,不如讓祂早一點來,為甚麼叫祂等呢?到底等甚麼?要等福音傳遍天下,然後末期才來到(太廿四14)。現福音還未傳遍天下,耶穌要再來是件緊急問題,神要我們趕快把福音傳遍天下。神自己親自作工,在近幾年來祂開了共產世界的門,本來福音傳不進去,現在大量傳道人湧進去,這不是人作的,乃是神自己作的。雖然大陸尚未完全開放,但是也已開放不少了。我前天看見一個報導,大陸現在有七千萬基督徒,從前國民黨時代只有一百萬,現在卻有七千萬,這是神作的事,神為要將福音傳遍天下,我們就要與神配合,保羅說:「凡我所行的,都是為福音的緣故。」(林前九23)如果用這句話來看《聖經》中的工作,無論是人物,是講福音;是事物,也是講福音。好像亞伯拉罕獻以撒,代表神獻祂的兒子是為着福音。人物約瑟也是講福音,因他先受苦後得榮耀,耶穌是受苦得榮耀,這也是講福音。除了《聖經》是為福音,異象也是講福音。保羅看見異象,叫他把福音帶到馬其頓,這也是為着福音。還有,彼得看見異象,有人帶他到哥尼流的家,這也是為着福音,所以異象也是為着福音。聖靈也是為着福音,《徒》記載十次聖靈充滿,有九次都和福音有關。我被一位弟兄邀請,到千里達去;我因要到巴西,會從千里達頭上飛過,我們多走一站,多作一點福音工作;就到華盛頓千里達使館申請簽證,但是不准。我就打個電話到千里達,說他們不肯給我簽證。對方叫我等一等,他們想辦法,他們找內政部長幫忙,打個電報到華盛頓,特准給我簽證。我一拿到簽證就到千里達,但發現我此行沒有用,因那地老百姓是講廣東話和英文的,廣東話我連聽都不懂,英文雖然可以講一點,普通應付可以,但是上講台是不可以的,還好是我自備機票來的。聽說千里達有個奇景,海中有火噴出,我想觀光一天,可以飛去巴西。那弟兄告訴我,用九生二虎之力才請千里達的內政部長給你簽證,你來了又走了實在講不過去。但講道如果我講國語,繙譯廣東話,再繙英文,一句話待繙譯完了我可能已忘記了我自已講過的是甚麼。後來有個內地會的宣教士,在廣東工作多年,能說流利的廣東話,教我說:「你就講國語,講得廣東腔一點就行了。」我說我是福建人,怎麼會廣東腔呢?他說:「我就教你幾個字的音,好像『寶血』等,其它的字稍為變一變就是了!當然一篇道絕不只是幾個字的問題,到時我聽得懂就繙,若聽不懂就你講你的、我講我的!」由于他實在太誠懇了,我就上了講台,把《聖經》一打開,竟能用標準的廣東話讀了經文!我在千里達講了六堂道,下台後就不會聽廣東話,這怎麼解釋呢?所以證明是為着福音的緣故!因此弟兄姊妹,神今天在作工!我在日本,章長基弟兄到酒店找我,問我有沒有到過美國?我說去過,他問我對美國有何感想?我說我不在美國人中間工作,不敢說有何感想,我只在中國人中作工。他說我要問你對中國人有何感想?我說我發現很奇怪,我離開這裏之後到一處很偏僻的地方,竟有中國人的查經班。在美國不單有中國人,還有日本人、韓國人,如果說民族團結,中國人不及日本人,如果講宗教熱誠,中國人不及韓國人,但是中國人有查經班,而日本人和韓國人沒有。在美國查經班,一是枯燥,人不大講話,一是爭辯,我講你不服,你講我也不服,弄得大家面紅耳赤。美國的查經班就是這光景。章長基說雖然枯燥,雖然爭辯,但有人得救,你覺得希奇嗎?我說很希奇!我們中國人的教會,已經二百多年了,我們只有得,而沒有給,中國教會欠福音的債,美國教會替中國儲備福音人才,好讓我們還福音的債。所以我們感謝主的恩典!怎樣才能傳遍呢?一切都是為着福音!所以今天我們的內部要講究相愛,外部應講究傳出去;內部相愛才有力量作外部的工作。但是今天我們要順服神,才能得到神的祝福,把福音的擔子挑起來。

有個神學生畢業後在教會工作,他很有進取心,盼望能進修博士學位,他一面在教會工作,一面進修,但是神感動他,因《聖經》講「專一」,必須專一,工才能作好。神就勸服他放棄進修,專一在傳道崗位上,他跟神辯論說:「我多得造就,我就能多給,好叫我的羊群更加豐富,對教會有幫助!」不管神如何感動他,他卻極力和神理論,過了一年,神仍然呼召他,他說:「我已經進修了一年,難道放棄嗎?要三年才能畢業,難道我還要再等嗎?」後來又過了一年,神還是呼召他,他說:「我再修一年就完成了。」神說:「我已經等了你兩年!」神一直沒有放過他,最後他沒辦法,放棄修讀學位,專一在教會工作,神的靈充滿在他身上,整個教會火熱起來。今天一個要緊的問題是要順服,得神的祝福,聽從神,神叫我們去傳遍,就順服神,神感動我們,彼此相愛,我們也順服,彼此相愛。所以相愛、順服是多麼要緊!

最後,我講個曾經講過的例子給各位聽。我是新加坡人,我回新加坡那裏有間大教會叫禧年堂,是史沂生牧師負責的。紐約福音會請史牧師到美國,史牧師已在禧年堂工作多年,他說換個新環境也好,於是辭職。教會開長執會,認為國一日不可無君,教會不能一日無牧;有一長老建議,請台灣的吳勇,他說:「他是福建人,我們的會友很多福建人,話可以講通。第二,他是在新加坡長大的,環境他適應。第三,他卅八歲,不太老,太老固執,不太少,太少沒有經驗,所以我建議請他代替史牧師。」當時我很高興,可是在神工場的人認定天上有一位主,所以有任何決定,應該先遵重祂。所以我就對長老說,我來求問主,然後給答覆。長老很高興,因為知道這是一位好的傳道人,知道尊重神的旨意。問何時回覆?我說,三兩天吧。過了三兩天,神用一節《聖經》告訴我:「愛父母過於愛我的,不配作我的門徒。」(太十37)我為何到新加坡?因為父母在新加坡,於是我知道神不許可我,就答覆長老。那長老不灰心,找我父親商量,以為用老子來壓小子便成。我父親叫弟弟通知我回家吃飯,飯菜已經預備好了,我把蓋子揭開了,很是感動,因為我從小就喜歡吃螺片,四碟菜都是用螺做的,兩碗湯也是螺片煮豆腐,螺片煮鹹菜。我坐着吃不下飯,我父親說:「我今天很高興,我的高興就在你身上!」我說:「爸爸,你有甚麼心願,說給我聽,赴湯蹈火,在所不惜,希望你能如願。」他說:「我有個希望,兒子可以養我老,送我終。」我說:「如果你要我養你,我回台北辦手續把你們兩老接去。」他說:「我有七個孩子,只有你一人在台灣,我們到台灣給你獨佔未免不公平;你到新加坡,大家在一起比較公平。」我說:「來新加坡也需有機會。」他說:「機會已有了,只要你點頭,我可以答覆教會。」我說:「我問過神,神不許可!」他把飯丟在地上,進到他房裏出聲痛哭。那天我要到別處去,沒有時間安慰他,我帶着沉重的心情出去,我在那裏四天聚會,第四天從洗手間出來,教會的牧師長老在浴室外面排列一個整齊的隊伍,我覺得奇怪,每個人臉上都很嚴肅,我問是我的道講錯了嗎?因為有一次我在菲律賓講錯道,我講有一長老,他很屬靈,開了一間鋪子,他愛每個在他鋪子裏的伙計。他們說這叫做屬靈嗎?屬靈的人怎麼會有那麼多伙計?原來菲律賓姨太太叫做「伙計」!故那天我真以為我又講錯了甚麼。後來有位牧師走過來抱着我,拿出一封電報,是我兄弟打來的,內容說父親去世了。回到新加坡,把父親的喪事辦妥了,媽媽告訴我,爸爸雖本有心臟病,但無高血壓,何以這次暴斃呢?他實因你傷心至死!這事只能到天家才能解釋!因為順服神,所以結果惹上不孝臭名。各位!要得神的祝福,就得順服。愛是命令,你要順服,福音也是命令,也要順服。不順服怎能得神祝福呢?不順服怎彼此相愛呢?怎能把福音傳遍呢?所以各位,今天教會唯一的問題是順服!你願意順服嗎?願神祝福你!你願意順服嗎?你就要弟兄彼此相愛!你願意順服嗎?你把福音使命挑擔起來,做福音的使者,好叫福音盡快傳遍天下!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