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劉承業牧師

今天的題目乍看起來好像有點矛盾,為何哀歌裏又會有讚美,是不是有點令人費解呢?其實《詩》裏頭,個人的哀歌共有五十篇,今天只選讀其中三篇。

據德國學者威特曼的研究,《詩》中的哀歌大多結構如下:

(一)開場白,

(二)哀嘆,

(三)轉向神,

(四)祈求,

(五)許願讚美。

我們試從上述這個結構去分析(十三篇)的內容:

(一)開場白及哀嘆(十三1-2)

(二)轉向神和祈求(十三3-4)

(三)許願讚美(十三5-6)。

從本詩可以看到詩人大衛的哀嘆其實包括有幾方面:首先說到他遭遇困難的日子長久,令他向神發出埋怨說──「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十三1)他受苦已有好一段日子了,如今真有點不耐煩,究竟何時方可結束呢?另一困難是仇敵高升,氣燄迫人,受壓制的人遇着這股凌人盛氣可謂苦上加苦!但最大困苦莫過於神掩面不顧,令人失去蒙福的機會致遭遇更多的困難。許多時候,人哀嘆受苦,卻毫不查究原因何在?只管向神發問為何撇下他,離棄他(廿 二1)?儘管人埋怨神,但超脫苦難的起點卻在於從苦難中轉向神,向神祈求。人不論有何危機,只要肯面對神,把困難都告訴神並信靠祂,這就成了他的轉機。所以說,哪怕困難有多大,只怕不懂將困難交託給神;詩人在本篇開首處向神訴苦,到第四節就開始發出祈求,投靠神。困難來臨,最忌靠人,或用不法的手段去解決問題,因為這樣行只有泥足深陷,苦上加苦。人不可靠,當你自身難保之時,曉得靠神方為上策。

廿多年前,當我二子出生以後,內子患了血崩,流血不止,醫生吩咐她要臥床休息,豈料一臥床就是兩年之久。起初,我靠着主還能過得勝生活,那料日子一 久,就覺得前路茫茫,對神生了埋怨;自忖身為傳道人,家庭也自顧不下了,又焉能照管神的家呢?就在那受試煉的期間,不知不覺竟萌生起「轉行」的念頭來;雖說灰心喪志,信心動搖,可幸仍曉得將問題交託給神,結果在禱告後,腦海中呈現很清晰的答案──「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林前十13)。當我得着這《聖經》作為印證後,信心油然而生,於是打消了「轉行」的念頭。終於在神恩典眷顧下,藉醫生的幫助,內子的身體漸漸康復,直至今天依然健在,而我的幼子今年亦已經廿七歲了。因此,無論我們信心薄弱、或是灰心失意,都當來到神面前,因這是最佳的方法:神「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叫你們能忍受得住。」當我們用一個微薄的信心向神許願,這願望會因着神的能力而成為事實,叫我們信心得以加強。所以詩人這麼說:但我倚靠你的慈愛;我的心因你的救恩快樂。我要向耶和華歌唱,因祂用厚恩待我。」(詩十三5-6)轉向神,神的解救就必來臨。

跟着下來,我們要看(詩一零二篇),這詩一如前述個人哀歌的結構一樣,有

(一)開場白(一零二1-2)

(二)哀嘆(一零二3-11)

(三)轉向神(一零二10-12)

(四)祈求(一零二13-16)

(五)許願讚美(一零二17-18)

(六)再哀嘆轉向神(一零二19-22)

(七)再祈求讚美神(一零二24-28)。

本詩乃以色列人被擄時期的作品,是困苦人發昏時在耶和華面前吐露苦情的禱告。作者不單生命危殆,亦遭仇敵欺壓,然而他禱告並非僅為本身,乃為錫安而呼求,因為詩人視一己的命運與神百姓的命運(錫安的子民)同出一轍。當我們與同病之人相憐,彼此代求,互相守望的時候,注意力不再集中一己身上,不知不覺間就忘卻了自己的痛苦,同情別人的困苦,這就是神重建我們的途徑。尤其我們把注意力集中在神身上,祂是何等奇妙,何等偉大,何等高深莫測,那就更易於忘卻自身的困難了。本詩的作者除為別人代求之外,更有許願的讚美,就是說倘神幫助了他,他要讓後代記念神的作為,讚美耶和華;其他人見到神的作為時,也要將榮耀、頌讚歸與神的名。連未認識神的人得知神的作為也來歸向神,相信神,同心讚美神!這是個人哀歌中普遍讚美的源由。

最後,請大家同看(五一篇),從標題可知這是大衛犯姦淫以後所寫的一篇悔罪詩,道盡他的難過與傷心。不錯,一個人犯罪以後是極其痛苦的,但當他到主面前認罪悔改,獲得赦罪,能夠恢復對神的讚美,那是何等的恩福。雖然有學者認為本詩並非大衛所着,但從先知拿單直斥其非時,大衛直認不諱,並深知得罪了耶和華,神亦因着大衛的認罪而赦免了他,可見本詩的確為大衛所著。全詩共分三大段:

(一)開場白與哀嘆(五一1-6)

(二)轉向神(五一7-12)

(三)許願讚美(五一13-19)。

大衛打從開始就哀求神的憐恤與寬恕,亦坦承自己的過犯(五一3-5),又懂得抓着神的性情去懇求(五一6),大衛希望誠實認罪之後,復得神如往昔一樣的喜愛。大衛在往後一段,向神作出大膽而清楚的願望,他如此求表示他對神有信心,深信神必能恢復他從前屬靈的景況;使他重新有正直的靈,聖靈繼續與他同在,並使他重得救恩之樂,賜他樂意的靈扶持他。他清晰求神賜他有喜樂,有聖靈的內住。所以我們今天就算犯罪跌倒,也當再次回到神的懷抱,也許人不能原諒我們,但神接納我們,思念我們不過是塵土。美國一名著名的傳道人George McDonald,曾犯姦淫,當他回轉過來,神一樣再次使用他。所以,我們若有犯罪跌倒後退,都不要害怕,只要謙卑再回到神面前,承認自己的罪過,求神再次恢復我們往昔與祂的關係。因此,若要讚美,首先要認罪,無論得罪神抑或得罪人,都要個別地認罪,如此才能有喜樂的讚美。認罪與讚美確有很密切的關係,沒有認罪悔改在前,就沒有歡欣讚美在後。犯罪之後向神認罪就蒙神赦免,不再被定罪,不再內疚;所以在這篇悔罪詩的末後,向神發出讚美,(卅二篇)可說是個很好的例子。今天,我們每個都是蒙恩得救的罪人,蒙神赦罪之後,就當向神發出讚美與感恩。

大衛寫此詩主要是向神認罪,表達其得罪神又得罪人,虧缺了神的榮耀,極其傷心難過。但當神赦免其罪,恢復他與神從前的關係之後,就在神面前許願,說要將神的道指教有過犯的人,意謂以過來人的身分提醒落在同樣過犯中的人。此外,他又立願要歌唱神的公義(五一14),又要傳揚讚美神的話(五一15)。本詩開首較為消極,但至此深知神已赦免其罪,為此可以進入高潮,高聲讚美神,並帶來積極與光明。全詩讓我們看見在苦難中探討讚美的出路,人在苦難中肯轉向神,信靠祂,禱告祂,甚至許願要讚美祂,高舉祂,這就成為我們一大轉機,並且後代也要因此而蒙福。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