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盧家駇牧師

耶穌寫了七封信給教會,我覺得第一封最為重要。就讓我們從(啟二1-5)看神給予以弗所教會的信息。以弗所教會約在主後五十二年由亞居拉及百基拉建立,保羅約在主後六十一至六十二年間寫以弗所書,他曾牧養這間教會,牧養時間達三年之久,他亦派遣提摩太牧養教會,使徒約翰也在此間擔任重要角色。可見這教會滿有神的恩典。《啟示錄》在主後九十五年寫成,《以弗所書》與《啟示錄》兩書相距三十多年,教會已出現不少變化。

「你要寫信給以弗所教會的使者,說:『那右手拿着七星、在七個金燈臺中間行走的,說……』」(1)「教會的使者」令人聯想起長老、監督、牧師這些教會負責人,這叫我們擔任牧者的特別小心及警醒,而「七星」則是指七個教會的使者。每個信徒都是個使者,馬丁路德提醒我們信徒皆祭司,另保羅寫書信時說他是教會的執事,他與教會關係親切,又愛護教會。讓我們都以保羅的觀點,來關愛教會。「金燈臺」是指教會。神是教會的元首,祂在金燈臺中間行走,四圍視察,察看我們可待改進之處,可有責備之處,可有悔改之處。耶穌的態度嚴肅,祂要求教會細察自己的問題,並作悔改,否則就把金燈臺從原處挪去(5)。司徒德牧師曾 寫書論述金燈臺,提醒我們神已將不少教會挪去。求主憐憫我們及教會。

神知道我們的行為、勞碌、忍耐(2),不論我們是牧者或信徒,我們都會不停做事,但我們可有想過我們這個人與行為是否相稱?最近我常在電視新聞節目裏看見美國克林頓總統,他外貌俊朗,地位顯赫,可是他從前的行為卻叫自己蒙羞,也令人對他的話打了折扣;讓我們反省自己的行為。世界講求民主,令我們不停開會,令人疲累不堪,世人也愈來愈自我,叫我們難以合一。馬蓋文牧師倡議教會需淘汰一些與增長無關的活動,方可令教會增長。故此我們不應太勞碌、太民主。 此外有些教會領袖因着不願解決問題而只管忍耐,對罪忍耐;致對付人與事,解決問題,實在艱難。另一些教會則對不結果子而忍耐,他們多年不結果子,只覺自己虧欠、軟弱,強作忍耐。以弗所教會不能容忍惡人;也曾試驗那自稱為使徒卻不是使徒的,看出他們是假的來(2)。現在知識與信仰不斷進步,以致我們不能容忍惡人及異端,這是好的;然而我們的知識可會進步至超越了聖經對教會的指示及對信徒的要求?的心,肯定自己遵行神旨。

耶穌在(4)提出責備,鏗鏘有聲,以弗所教會的使者,當留心傾聽,他們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我覺得當我主持婚禮時,新郎新娘都不太留意我,他們互相對望,甜甜蜜蜜,正享受着最美、最完全、沒有保留的愛意。「起初的愛心」是指信徒起初信主時愛神的心腸,不論神說甚麼,我們都誓言「我願意」或「神阿!我愛你!」愛是又深又熱,又純又潔,是新婦愛新郎的心。我已信主卅八年,我愛主跟起初時有沒有分別呢?我坦然承認我自覺有問題,起初愛神的心是佈道、追求、事奉的重要動力,因着愛主,我們努力事奉主,遵照神的旨意,拼命傳揚福音,免得一人沉淪,因着信徒有愛主的心,漸漸進而愛肢體及世人。在信主卅八時間,我時刻反省自己對神的動機、關係及動力。最近我喜歡觀賞一電視廣告,嬰孩喝一瓶水,當那瓶水挪開時,電視傳來「清純」一詞;我自覺已沒有清純的愛。各位弟兄姊妹,你的光景又如何呢?神是否也用《啟示錄》來責備你離棄了起初的愛?到底有甚麼因素形成這個危機?

1.是自己信主太久了,信主愈久,愈難維持起初的愛心;

2.是信徒貪愛世界,當我們愈來愈貪愛世界,對神的愛心就改變了。初信主時,尚未有機會做團契職員,以致主動關心別人。現在當了執事,常要召開會議,教會工作變得形式化;

3.信徒也變得信仰更為自我,只想自己屬靈好處,只盼望自己更屬靈、更愛主、更平安、更得福。義與罪不可並存,情慾與對神的愛亦不能同在,因些情慾與罪驅趕了愛心。然而聖經明言我們要愛主比愛妻子、兒女,比愛自己的性命更多,方才配作主的門徒。

4.知識及金錢雖增多了,愛主的心卻變得冷淡,世俗的事物牢牢地籠罩了人心,令得人不再愛主。耶穌說:「然而有一件事我要責備你,就是你把起初的愛心離棄了。」(4)耶穌的責備甚為可怕:「把你的燈臺從原處挪去!」(5)中世紀時以弗所已變作廢墟,昔日的光輝已不再。我們當趁早求主憐憫,化危機為轉機。

耶穌教導我們化危為機(5):

1.回想──在我們休息時,我們有時間來回想;在靈修時讓我心安靜下來,讀畢聖經後,我們細心思想,到底神要我們得着甚麼信息,細聽聖靈的話,神從不會罷工,只因信徒無暇細聽祂的話。讓我們回想現在光景,自己是否已離開團契?信徒們在團契裏一起唱詩敬拜神,一起追求,一起事奉,一起傳福音。團契是基督徒的少林寺,若信徒未受團契之鍛鍊而亂闖江湖,他們很快就死在亂刀之下。我們當在團契裏得着屬靈的經歷,叫屬靈生命變得有根有基。讓我們回想現在光景, 自己已結婚生子,家庭比教會更形重要。無論如何,以神為首,神深愛教會。若我們以家庭為重,我們就在此墮落;若我們升職,購買股票,人也變得世俗,世界比主更為重要;「人若愛世界,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了。」(約壹二14)讓我們回想自己的光景,我們是否被情慾纏繞,多所犯罪,少了赤子之心,愛心也變得冷淡,以致落在這光景裏。我們當像修道院裏的隱士,他們常常安靜,不被世事纏繞,只管誦讀聖經。唯有我們享有這種與神親密的關係,方可得着復興。

2.悔改──耶穌還教導我們「應當回想你是從那裏墮落的,並要悔改。」(5)悔改是指自知自己犯錯,心裏難受,覺得自己做得不對,願意改變過來,重新回轉到神的跟前。我建議信徒多在神面前多流淚,如我三個月不流淚,我知我變得心硬。我們也要認錯,有時人知其錯處,但卻固執堅持,不肯認錯,我們不論在神或在人跟前都面不改容,不肯承認。稅吏公開承認自己是罪人,承認自己騙人錢財,並願意還他們四倍。讓我們能流淚,能認錯,重新在神面前悔改。浪子回家後,他說自己得罪了天,也得罪了他父親。我們也得罪了神,得罪了人,願我們回到神跟前,願意真正悔改。

3.復行──接着耶穌指導我們「行起初所行的事。」(5)我們當檢討自己與神的關係,自己可有靈修?自己可有參與主日崇拜?回想昔日我初信主時,九號、十號風球高懸,我依然回到教會崇拜,那裏還有廿多人,令我得着激勵。時至今日,我們可會因着種種因素,改變了昔日單純的愛主之心?求主教導我們重新愛主。昔日信主初期,遇上了朋友就向他們熱心傳道,談談見證,但今天我們不再講論耶穌,求主教導我們重新見證基督,並將自己的時間、金錢、恩賜作重新投資,為教會作大事。

各位弟兄姊妹,請大家化危為機,並且切勿掉以輕心,需將「回想、悔改、復行」同時施行,缺一不可,否則,不能化危機為轉機。劍橋大學有七位畢業生,他們前途無限,但他們總覺不妥,1885年他們踏足上海,當了獻身傳道的宣教士,生命得着復興。其中一位叫史達德,他在上海、印度熱心事主,他在中國時領事館派人跟他說他可以領取爸爸的遺產,他將那筆遺產分為五分,全然獻予慈善團體及差會,領事館的來人以為他血氣方剛,不肯按他主意而行,兩星期後他仍堅持己見。他將遺產派畢後,仍剩餘三千多磅,他就全數送予女朋友。女友收到錢來,並無跟史達德商議,便將金錢如數送予差會,史達德得知後,便寫信予她,說如今他愛她,不是因她美麗,而是因着她愛那呼召他的主。

我們有何問題,都源於我們與主的關係不妥,求主憐憫,與主恢復正常的關係,再次回復起初的愛心。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