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蘇穎睿牧師

引言

還記得當我初結婚時,太太突然在房裏大叫救命,看她樣子,驚惶失措,嚇得我心亂如麻,我連忙衝入房間,看個究竟。她一見到我,便像見到救星一 樣,指着牆角,大聲尖叫:「蟑螂呀!蟑螂呀!」心想她竟被一隻小小的蟑螂嚇破膽。但我想起美國大文豪馬克吐溫所講的一句話:「我不信有鬼,但我怕鬼!」這似乎很不合情理,然而「驚怕」這情緒就是不可理喻的。

我太太怕蟑螂,而我卻被太太的尖叫嚇怕。記得某星期日,我回到家裏已是六時了,發現不見了太太及孩子,唯有在家等候他們。一直至七時,他們仍未回家,也沒有致電回來。心裏有些驚怕,想到最壞的情況:發生交通意外、擄劫……,我致電給幾位教友查詢,仍無結果。正躊躇之際,太太帶着孩子們回來,我問她往那裏去,令我憂心忡忡,她有點不高興,反問我:「現在才七時吧了,為甚麼你會這麼緊張呢?」她說得一點也沒錯,我真是個「緊張大師」。還記得有一天女兒致電回家,說團契完畢後就回來,約要晚上十二時多了。但我竟在十一時已站在窗邊觀看,當她十二時仍未回來,心裏就妄自猜想。或許這跟我背景有關。小時候,母親、弟弟和妹妹突然離我而去,這次分離一直影響着我,以致我非常懼怕家人生離死別。

張戎是個旅居英國的文學家,她的著作《鴻》是本極暢銷的小說,道出中國一家三代女人的故事,也是中國近代史的縮影,反映億萬中國人在大動亂和大變遷中的悲劇命運。在那書的跋裏,她說:「中國人生活的主要特徵:恐懼。」一九八九年春她回國,目睹成千上萬人示威,恐懼似乎被忘記得一乾二淨,居然沒有人感到危險近在眉睫;直到軍隊開槍時才驚醒過來,恐懼始終沒有離開中國。我想,這一代的中國人,「恐懼」深深印在我們的腦海裏,永遠不會消滅。事實上,恐懼與人生是分不開的,因着我們的背景、際遇、心理,帶給我們各樣的恐懼,我們怕失敗,怕見人,又怕人太了解自己,又怕被人輕看,怕失去自己的親人、財產、 愛。正如海明威在《老人與海》裏說:「人可以被消滅,但不可被打倒。」從前一個四十多歲的男人,本來擔任銀行經理,可惜經濟不景,有不少銀行合併、裁員的現象。令他失了業,他便寫信申請職位,卻遭受多番被人拒絕,太太又常催迫他。結果他獨自一人駕車,走到警局去,在眾多警員跟前吞槍自盡。他手裏握着字條,說:「我不願再作個失敗者。」

人生中,難免有暴風雨,究竟那兒才是我們真正的保障?那裏才得享真正安全呢?耶穌說:「是我,不要怕。」

耶穌的怕(約六14-15)

耶穌也會懼怕,祂怕跌入撒但的陷阱,怕自己不遵從神的心意。當祂行完五餅二魚的神蹟後,那些群眾說:「這真是那要到世間來的先知!」(14)原來《舊約》記載:「耶和華你的神要從你們弟兄中間給你興起一位先知,像我,你們要聽從他。」(申十八15)猶太人期待着這樣一位先知,尤其當他們亡國後,更渴望先知來拯救他們;現在看見耶穌行了神蹟,又醫治病人,又餵飽他們,所以他們認定祂就是那要到世間來的先知,他們希望慫恿祂作王,解救他們。

耶穌看出眾人的心,但祂卻退到山上去。為何祂不乘勝追擊?不趁機大肆宣傳、抬高自己,以圖積存政治本錢或令更多人認識及信服祂呢?其實這正是魔鬼的計謀,把權力、萬國的榮華擺在祂跟前引誘祂。魔鬼曾帶耶穌到殿頂,對祂說:「你若是神的兒子,可以跳下去,因為經上記着:主要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腳碰在石頭上。」(太四6)若用現代話語來演譯,魔鬼說:「現在是個英雄的世代,講求權力,人們豈會相信一位被打不還手、被罵不還口、被人釘死的彌賽亞?十架只不過是個無能、無助、軟弱的象徵。你倒不如在黃昏時分邀請全城傳媒光臨,走到全港最高的大廈頂上,在那裏跳下來,快到地面時,突然有隻怪手托着你,這樣不消一瞬間,全球的人都相信你,擁你作王!」魔鬼再引誘祂,叫祂試看萬國的權柄,只要拜一拜牠,這一切都屬於祂,但耶穌說:「撒但,退去吧!因為經上記着說:當拜主你的神,單要事奉祂。」(10)有時我們未能接受自己失去最寶貴的東西,懼怕給人拒絕,懼怕自己名聲受損,總希望藉不同策略來抬高自己,令人接納自己、維護自己,這樣我們正中了撒但的詭計。

耶穌怎樣回應這誘惑呢?祂獨自退到山上去,獨處安靜,默想禱告,回歸上帝的身旁,叫自己重新確定上帝賦予自己的使命。正當群眾歡呼頌讚時,我們的視野變得矇矓不清,唯有在獨處時,才叫我們看清自己的真面目及內心的爭戰,讓自己在上帝跟前省察。今天,我們太忙碌了,四周太嘈雜了,我們對周圍恐懼、憤怒、貪婪的聲音太敏銳了;人與人之間不是因着愛聯繫着,彼此充滿了憤怒、恐懼,以致忽略了上帝微小的聲音。究其實,我們怕錯了對象,故此耶穌在《聖經》裏責問我們:為何懼怕那些取去生命的人,而不怕可奪去靈魂的?唯藉獨處及靈修,叫我們對上帝的聲音更敏銳。

門徒的怕(約六16-19)

從伯賽大到迦百農去,大概是四哩,約翰告訴我們門徒搖櫓行了十里多(即3哩半),他們快要到達目的地了。原來據《馬可福音》記載,耶穌餵飽五千人後,就吩咐門徒先行,祂自己步行到迦百農與他們會面。這晚是逾越節,是月圓之夜,行路比較方便。然而當門徒快要到達之際,忽然狂風大作,海就翻騰起來。這旅程就好像人生之旅,出發前風和日麗,一切都似乎很寧靜,而且只得四里而已,路程不算太長,誰料狂風大作,波濤洶湧。令我想起:「你們有話說:『今天明天我們要往某城裏去,在那裏住一年,作買賣得利。』其實明天如何,你們還不知道。你們的生命是甚麼呢?你們原來是一片雲霧,出現少時就不見了。你們只當說:『主若願意,我們就可以活着,也可以做這事,或做那事。』」(雅四13-15)這話一點也沒錯。父母為子女努力地鋪路,為他們付上心思時間,然而人生往往佈滿了崎嶇的道路,暴風雨驟至,我們為何不訓練他們行走崎嶇的道路?我教會有一位弟兄受洗,他的見證叫我們落淚。他是我中學同學,後來到美國唸書,取得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又進了大公司工作,他在工作上扶搖直上,又擁有高尚的豪宅。有一回,公司為開拓市場,委派他到北京工作。一次,在貴州公幹,所乘的汽車跟泥頭車發生碰撞,他昏迷達八個月之久,醒過來時,雙目失明,聲音模糊不清,腳也折斷了。太太每天載他做物理治療,令她身心疲憊。一天她在公路上駕車,卻睡着了,終於發生交通意外,太太當場死亡。從此美滿的家庭毀於旦夕。此時我跟他研讀《聖經》,他信了主,他說自己開始第二個生命,他滿有從主而來的盼望,生命反而比前更喜樂。從前他所追求的只是肥皂泡,終會失去。從前他害怕失去這,失去那,現在他不再恐懼。

就在此時,耶穌突然出現。他們看見耶穌在海面上走,漸漸近了船,他們就「害怕」。首先我們要了解何謂「在海面上走」,有些新派的解經家以為這時天已黑了,門徒又累又驚,一時看錯了,以為耶穌在海面上走,其實祂只在海邊走。他們更引經據典;但這不太合理,他們距離海邊約半里,而且天又黑;再者,他們若是看到耶穌在海邊走,又何以驚怕呢?《馬可福音》正好給我們一個好答案:「但門徒看見祂在海面上走,以為是鬼怪,就喊叫起來;因為他們都看見了祂,且甚驚慌。」(可六49-50)顯然,他們看見耶穌在水面上走,以為是鬼怪,就驚怕起來。

耶穌怕不能遵照上帝的話,又怕走群眾路線。門徒卻怕暴風雨,怕鬼怪,怕失去生命。你又怕甚麼呢?你恐怕失去些甚麼呢?

是我,不要怕(約六20-21)

耶穌對他們說:「是我,不要怕!」在原文裏,「我」是加強了語氣的,即是說:「不是甚麼鬼怪,是我,不用怕!」「是我,不要怕!」這句話多麼令人舒暢,使人感到安慰、安全,這裏表明了下列幾項:

1.祂是看顧我:祂沒有遺棄忘記我們,祂一直垂顧着我們,即使在暴風雨裏,祂也不丟棄。只是我們被世界弄瞎了,未能看見祂。有人遇上水災,他滿有信心,認為上帝必來拯救他。有人駕車經過,叫他快走,水壩已倒塌了。但他不願離開,以為上帝必來拯救他,用不着人來拯救。水位愈來愈高,再有人坐船叫他離開,但他仍不離開。最後他爬往屋頂,有人乘直升機來救他,但他仍依然故我,不願離去。最後他終被淹死。他死後見到上帝,滿心憤怒,直斥上帝不聽祈禱。上帝卻告訴他,祂已藉海、陸、空三路前來救援,卻不得要領。其實,上帝對我們滿有恩典,有時我們卻漠視了。

2.祂扶助我們:祂不獨看顧,而且祂更扶助我們,當他們在暴風雨時,耶穌說:「是我,不要怕!」跟着,祂上了船。約翰告訴我們,船立即到了他們所要去的地方,祂的活現正解決了他們的問題。

3.祂賜人平安:耶穌賜下平安,正如祂所說:「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我所賜的,不像世人所賜的。」加拿大有一次繪畫比賽,主題為「平安」,有人畫上美麗的小屋,有人則繪畫重門深鎖的屋。而冠軍之作則畫上一隻小鳥在母親的羽翼下,四周暴風雨大作。耶穌不是叫我們一帆風順,祂所賜人的平安是超越一切環境際遇,有主在我們生命中,叫我們得着平安!

我們可會接受耶穌作為救主,把一切重擔都擲給祂呢?

中國人常言:「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我們總有不少憂慮,懼怕失去這、失去那的。耶穌在登山寶訓裏,教導我們不必憂慮。在希臘文裏,「焦慮」是 指將我們的心分割出來,令人不能集中精神。在英文裏,「憂慮」(worry)則是指扼着頸項,引致窒息。耶穌說我們怕錯了對象,我們當敬畏上帝,別當祂死了,別當祂瞎了,祂看顧一切。求主幫助我們,叫我們看清自己生命裏滿有懼怕,曉得我們怕錯了對象,叫我們多去敬畏造天、造地、造萬物、賜人永生的真神。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