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陳濟民牧師

弟兄姊妹平安,我雖在香港長大,惜華、粵語都不夠標準,但應大會要求,唯有用華語來講解《約翰福音》。當我較早前應邀到台灣主講有關《約》的神學課程時,發覺這書卷的信息對我來說實在有很大的震撼,所以,願意在這次培靈講道會上與大家分享我的一點心得。

其實,《約》並非一卷好講的書卷,因為大家都以為已經明白它;但要認真地去講解,才發現個中的艱難。每次跟神學院同學分享的時候,他們都好像似懂非懂的。這次培靈會上更發現與蘇穎睿牧師不約而同地選讀這卷書,心中得了莫大的鼓勵。蘇牧師與我們看《約》所載的七個神蹟,未來幾天我想與大家一同思想 《約》幾個重要的主題,可能我們兩個牧師所講有某些地方是重複的,但兩人傳講信息的總和可能有助大家窺見《約》的全貌。

有位《聖經》註釋家認為《約》是講說一位從天上而來的陌生人,另一位神學家說耶穌基督是一位難以捉摸,撲朔迷離的人物。因為《約》所說到的耶穌不只是我們在世間所見的一個人,所提到的更是關乎天上的事情。耶穌也曾跟一位《聖經》老師說過:「我對你們說地上的事,你們尚且不信,若說天上的事,如何能信呢?」(約三12)正因為書卷的主題人物是這樣,所以讀起來給人的感覺也類似,然而這位主題人物卻又是現世代所迫切需要認知的。

《約》的開頭這樣說:「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許多弟兄姊妹都非常熟悉,並且一唸上口就曉得這是一回非常奧妙的事。(一1-18)用了一個詩的體裁來描述它的主題人物,這人物並不屬於這世界,卻又與世人每天的生活有着極密切的關係;這人物倒也真正來過這世界,並為人所談論。而施洗約翰這人物在《約》的開頭雖曾多次出現,對讀者來說,也可說是個重要人物;然而,這權威人物卻並非本書的主題,而他所傳講那從太初就一直存在的「道」才是本書的思想主題。初期的使徒們其實也見過祂的榮光(14),這些使徒可稱得上是教會裏的權威人物;他們寫書的時候所寫的實際上是這從太初就一直存在的道。使徒約翰說:「律法本是藉着摩西傳的;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穌基督來的。」(17)耶穌基督的出現不只超越當時讀者的權威,還超越當時人以為的權威。對猶太人來說,無人可以超越摩西的權威,但使徒約翰確實告訴我們畢竟祂已超越了摩西的權威。

耶穌基督在撒瑪利亞井旁與當地一個婦人談道,並賜她一樣東西是在傳統裏未曾得到的(四10)。原來幾千年來,撒瑪利亞人認為當時可以持守的是到他們祖宗雅各井旁取水,就好比猶太人到摩西那裏尋求解決問題一樣。然而,耶穌卻說祂所有的比這些更好。但很可惜的一件事,《約》雖以一個很奧妙、很偉大的「太初有道」作開始,又用光來形容它的美好,然而,它很快就告訴我們,光照在黑暗裏,黑暗卻不接受光。接下去,又告訴我們,祂到自己的地方來,自己的人卻不接受祂。這確是一宗悲劇,世人竟不接受這奧妙之極,美好之極的「道」,同樣,這是今天世間的悲劇,人喜歡接受千百種的權威,卻摒棄了祂。

耶穌向初期教會表明使徒約翰好比一盞明燈,惜世人只喜歡這燈,卻忽視這燈所指向的太陽(五35-38)。耶穌向當代的人指出他們佩服摩西的權威至於極點,卻並未接受摩西所指向的權威。其實,不論是摩西抑或約翰,他們都不是指向自己,乃是指向那光,那太陽,並為那至偉大的作見證。最近聽聞一則很有意思的報告:某教會很喜歡請某傳道人講道,教會在特約他講道兩、三年之後就流行一句口頭襌:「某某牧師這樣說……,某某牧師那樣說……。」彷彿只要照某某牧師那樣的去作,就能解決一切問題。主任牧師瞭解實情之後,所以就在一次主日崇拜時對弟兄姊妹這樣說:「我把這位傳道請來多次講道以後,發現如今不是主任牧師在當牧師,而是這位傳道在當牧師了!」我們太多時候願意接受世人的權威,接受神僕人的權威,但他們畢竟也只是神的僕人,他們的話並非最終的權威。不管是誰講的道,聽道的人都得用《聖經》來衡量它,更要用信息的中心耶穌基督的標準來衡量它。因為人的一切權威都可以出錯,當耶穌基督與門徒在該撒利亞路上走的時候,問門徒說:「人說我,人子是誰?……你們說我是誰?」(太十六14-15)彼得代表十二門徒回答說:「您是基督,是永生神的兒子。」耶穌說:「你是有福的!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可是不久又罵彼得說:「撒但,退我後邊去吧!」一個對神啟示有特別掌握的使徒,頃刻間竟然成了撒但。今天,倘若我們只會跟上世間的權威也會走上同一的道路。

為何耶穌基督必須超越世人呢?因為只有祂能夠彰顯神的榮耀,蘇牧師第一堂已跟我們談過「榮耀」一詞的意義和背景,但我盼望大家更能掌握耶穌基督之所以超越世人是因為祂道成肉身。道成肉身的耶穌基督在這世上藉着祂的一言一行彰顯神的榮耀,要讓我們看到神的恩典和真理。(約二)記載耶穌基督行了一個水變酒的神蹟,其中包含一個非常重要的真理。耶穌行這神蹟除了舀水的僕人和馬利亞曉得之外,沒有人曉得,甚至連管筵席的人也不曉得。管筵席的人於是把水變酒的神蹟看成是世人一種特別智慧的安排-主人家故意把好酒留到最後才拿來款待親友,完全不知道水變好酒是主耶穌拿來彰顯祂榮耀的一種特別行動。《約》很清楚地告訴我們:這種榮耀的行動真正彰顯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真理。耶穌基督來世實在超越了猶太教和撒瑪利亞教,他們都固執於自己的傳統和信仰,並以之為絕對,正因如此,他們總是老死不相往來。可是,耶穌基督卻告訴他們,到了時候,就是如今所有人都要在真理裏敬拜神了。耶穌基督超越了猶太教,也超越了撒瑪利亞教,正因為祂超越了這一切,致能把兩種不同傳統的人集合在一個真理基礎之上。於是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幾百年來的仇恨就在主耶穌基督裏得解決了。

(約五、八)有兩個很出名的故事,(五)的故事留給蘇牧師跟大家說,在此不再贅言。(八)的故事說到耶穌基督與犯姦淫婦女的故事,這故事對解經家來說是個大難題,又在一些古抄本裏失存,故事究竟是否《約》的一部份,實在令人存疑?可幸,一直沒有人懷疑故事的真實性,而這故事與耶穌治好卅八年病患者的故事有一共通點,就是她們都同樣犯了罪。她因為犯了某一樣的罪,神竟讓她患病達卅八年之久,這樣的罪大家可以想像絕非一般的簡單。然而耶穌看見一個這樣的人,第一句話並非說她活該;劈頭就問他要不要得醫治,就如沒有看見她犯過甚麼罪一樣。耶穌就是如此主動地去採取一個赦免的行動,而(八)所載的事也是太難去明白,也教人難以接受。她犯姦淫以後給人抓住,耶穌沒有說一句責備的話就把她放走了。這樣的耶穌,我們可從何處去找?對着犯姦淫的人,耶穌可以宣告赦免,這就是道成肉身,彰顯神的恩典與真理。

耶穌基督來世,除了彰顯這道成肉身的榮耀外,祂還要藉着受死和復活來彰顯祂的榮耀;特別是祂的復活升天,更大大彰顯出父獨生子的榮耀。復活節的早上,就是七日的第一日,發現墳墓裏不見了耶穌的身體,於是有天使來告訴她耶穌復活了。復活的信息雖是大喜的信息,但據《約》的記載,馬利亞完全沒有這個體會,反倒跑去告訴門徒,有人把主的身體偷掉了,並且回到墳前哭泣;連耶穌向她顯現也看不見,甚至把耶穌當作園丁。她對自己的判斷實在太有把握了,連天使的話也聽不進去,甚至耶穌顯現,她也視若無睹,向她說話,她又置若罔聞。她所聽見的只是世人的聲音;死亡叫一切都幻滅了,就算是天使的呼聲,耶穌的顯現也挽回不了她的絕望。門徒聽到婦女們的信息,後來看見耶穌親自向他們顯現,就告訴多馬;多馬的懷疑其實是反映我們世人的心態-不能接受死後還有一個更美好的家鄉,也沒法相信死後有永生,所以就經常活在死亡的陰影與威脅之下。蘇牧師說得好:基督徒宣告一個復活的大喜訊,卻天天活在一個愁煩的生活裏。基督徒相信永生的實在,但卻談癌色變,不幸染上絕症就像天空都塌下來一樣。有位年老的弟兄得了初期聶護腺癌,從診所回家以後立刻就對妻子說:「完了!」跟着以後一段日子就像度日如年般的。耶穌基督的復活和永生雖然很難理解,很難相信,但卻絕對是真的,事關神的恩典和真理要在耶穌基督身上豐豐富富地表明出來。

最後,願以個人的見證作為今天的結束。兩年多前一個週末下午,當我抵達台灣,翌日跑到附近一座禮拜堂去做禮拜,剛好那兒的傳道人是我多年的老朋友,其中有部份的教牧同工從前也是我的學生;然而坐在我前後左右的卻沒有一個是我認識的。我和太太坐在那裏,忽然有個感想:「來這兒幹嘛?」就在那一剎那,神以崇拜開始時唱過的一首詩《這是天父世界》來提醒我,叫我想起(約一)。經文提醒我們,耶穌基督也曾來過一處屬乎祂自己但卻不為人所認識的地方,就是這世界;雖然如此,祂卻指出這地方仍然是屬祂的。在我自己的事奉裏,這些年來有個很大的壓力,就是沒有奮興佈道的能力。可是,當我讀《約》時,知道作為一個基督徒,最要緊的不是你有多少成就和能力,最要緊的乃是你相信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祂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充充滿滿有恩典有真理。希望弟兄姊妹們在短時間內能夠掌握到這一點,因為這是《約》最重要的真理,不明白這一點的,沒法真正明白《約》的真理。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