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員: 陳濟民牧師

昨天蘇牧師講到(約二)水變酒的神蹟,他又指出《福音書》裏的神蹟是個指標,不只要讓我們看到施行神蹟的原因,更要叫我們看到其間的真理。整段經文的高峰是在(約二11),耶穌將水變酒是要彰顯祂的榮耀,祂行神蹟並非為叫我們知道神能為我們作甚麼?乃是更進而要我們知道祂是甚麼?其實,《約》有很多地方與其他三本《符類福音》是不相同的,但記載神蹟的部份與其他《福音書》大略相同,用意卻明顯得多。在(約六),我們看到耶穌基督用餅和魚餵飽了好幾千的人;當時這幾千人對耶穌充滿着正面而熱情的反應,甚至要擁立祂為王。你我在場的話可能也有同樣的反應,因為只要耶穌做王,我們就有大好世界了。然而《聖經》告訴我們,耶穌卻立刻離開人群去了,而人群卻沿着加利利海一路尾隨着要找祂。《約》兩次告訴人群祂是生命的糧,要讓人看到一個真正的生命是怎麼的一回事?耶穌基督與人群的對話有兩個重點:

(一)以色列人的祖宗在曠野雖然吃過鵪鶉嗎哪,但最終還是死了;由此可見,真正的生命不是單靠食物去維持的。

(二)摩西沒法供應鵪鶉和嗎哪給以色列人的祖宗吃,賜鵪鶉嗎哪的是神而不是摩西,即謂生命的主權在神手中。永生不只是永遠的活着,也不等於長生不老;永生一詞的「永」字乃代表天上城市的意思,永生也可說是來生的,另一世界的生命,這生命自有神的生命,是耶穌基督到世上來要我們特別注意的一回事。

生命真正的重點在神本身,因此,神把祂的兒子差到世間來,叫我們因祂兒子而得生命。所以,有神的生命才有永生,且必須是耶穌基督的生命才叫人得永生。(約六),神要我們從世界這物質的層次,再看耶穌基督五餅二魚的神蹟。(十)告訴我們怎可得到永生,這裏說到一個好牧人的故事,好牧人為羊捨命,並叫羊群得豐盛的生命。真正屬神的永遠生命是靠耶穌基督的死換取得來的,《約》記載耶穌上十字架的故事,叫人看到耶穌來世所為何事?耶穌和門徒吃過晚餐就和門徒到城外的一個園子去(十八1),這客西馬尼園是他們師徒經常到的一個地方,而且這地方也是出賣主之門徒猶大所熟悉的,所以經文跟着告訴我們猶大於是率領兵丁去捉拿耶穌。耶穌知道猶大帶人來捉拿自己,就迎着他們上前去,然後明知故問的說:「你們來抓誰?」他們說:「我們來抓拿撒勒人耶穌。」耶穌說:「我就是。」奇怪的是,耶穌表明身份時,捉拿祂的人都倒在地上。耶穌再問明他們的來意,就請他們不要捉拿其他的人-包括彼得、雅各、約翰和其他的門徒。好牧人為羊捨命,耶穌在實際生活上和在十字架的行動上都顯明祂是好牧人,要為祂的羊捨命。

假如我們談生命,必須肯定這生命是以神為中心的,並確定這生命是建基於「好牧人為羊捨命」的基礎上,而真正屬靈的生命必須以耶穌基督為中心、為基礎;可惜,現今基督徒很喜歡追求其他代替品來取代這生命。譬如說,神的恩賜和祝福,這些屬天的恩賜和祝福不都是很好麼?然而祝福的本身並非生命。許多時候,我們要的是感覺;對於現代很多信徒來說,喜歡唱詩,說方言,甚至禱告至倒地才叫「過癮」(編者按:「過癮」為廣東俚語,意謂「爽快」),他們所要的是生命的表現,而不是生命的本身。我們也許羨慕宋尚節和葛培理,認為這些大有恩賜,大有能力的神僕才是屬神的。其實,主耶穌真正作我們生活中心才叫生命,現代人一個最大的困惑就是不肯面對死亡,全世界都教我們把死亡的事實掩蓋着。西方人把墳墓修飾得很幽雅,他們把死人的臉孔修飾得比活人還漂亮,像告訴世人死亡不存在一樣。中國人卻更妙,平素不談死亡,也生怕進入墳場,好像要把死亡忘得一乾二淨般。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可說是活在死亡的恐懼中。有時候,傷風感冒或久咳未癒也會揣測自己是否得了肺癌?不管有甚麼異樣的表現都聯想到死亡,這其實是怕得要死的表現。工作為裹腹,不餬口就會死,所以工作與死亡也就扯上了關係。正因為人不敢面對死亡,所以無法明白有神的生命是多麼寶貴。在我事奉經歷中有一次很難忘的經驗,就是在洛杉磯市,突然接到一位國內慕道朋友來電,要我為他一位家住三藩市的朋友主持安息禮拜。這位朋友雖還未曾信主,但在一次交通意外中在車廂裏燒死,死時只得卅七歲。死者自中國來美,正值事業開展之期,猝然離世,家人紛紛由大陸來美奔喪,並打算將其遺體火化,再運返家鄉安葬。當遺體正運往火葬場時,死者的弟弟很悽慘的大聲呼叫了一聲:「哥哥!」我一生很少聽過人有那麼絕望,然而這人所面對的親人離世,正是世上每個人都要面對的事實。耶穌基督的寶貴不單在於祂能赦罪,《約》告訴我們:祂的寶貴在於勝過死亡,而且把屬神的生命帶進來,好叫我們像神一樣有永生。能夠勝過死亡是每一個信耶穌的人最寶貴的福音信息,也是信耶穌之人值得珍惜的信息。過去,我有機會探望一些患病的弟兄姊妹看到他們安詳地離世,甚至帶着微笑而去,這是因為他們知道自己有永生。

耶穌在世之時曉得,死亡對祂來說並非是終局,相反是新生命的開始;所以,我們基督徒肉身的死亡算不上是真正的終局。耶穌基督所賜的生命不單勝過死亡,也不單指將來;祂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十一25)這裏所說復活的生命非就將來而言,乃是從今天開始。耶穌基督道成肉身與人同在,門徒跟祂在一起的時候,可以深深地知道神與人同在是怎麼一回事。如今,耶穌復活升天,一晃眼又二千了,我們也從來沒有見過祂,那怎麼辦才好呢?《約》告訴我們一個特別的信息,就是耶穌基督雖然走了卻必再來。然而,主再來的時候一直教人摸不着頭腦,其實,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耶穌基督在聖靈裏面已經再來了,因祂已明言:「我要求父,父就另外賜給你們一位保惠師,叫祂永遠與你們同在,就是真理的聖靈,乃世人不能接受的;因為不見他,也不認識他。你們卻認識他,因他常與你們同在,也要在你們裏面。我不撇下你們為孤兒,我必到你們這裏來。」(十四16-18)耶穌雖死,卻帶進了聖靈,聖靈降臨證明神與我們同在。聖靈的另一個名字是另一位保惠師,因為耶穌基督本身也是一位保惠師,聖靈與我們同在,其所作之工也與耶穌基督在世所作的一模一樣。唯一不同的是耶穌在世,人的肉眼可以看到祂,如今常存的聖靈則並非為我們肉眼所能見。

談到聖靈,弟兄姊妹可能有很不相同的反應,有人可能會猜想這位講者是否靈恩派的呢?其實,我自己是在一個十分正統、十分保守的教會中成長,教會教人悔改、認罪、重生的真理,可惜,牧師從來不提聖靈。牧師雖然不講,但我還是可以從其他教會信徒口中聽得到,於是幾個年青人就跑去問牧師究竟聖靈是怎麼一回事?他支吾以對,但最後仍肯定我們幾個小夥子已經有了聖靈,他表示重生就已經由聖靈而生了;假如人沒有聖靈的工作,就無法體驗重生這回事。我們回去之後就馬上想個清楚,究竟自己重生了沒有?結果肯定自己重生了,並自此知道自己也得了聖靈,其實那時信主已有一段長時間了。因此,我很擔心許多教會的弟兄姊妹仍未膽敢說自己有了聖靈。施洗約翰介紹耶穌時說;「那差我來用水施洗的、對我說:『你看見聖靈降下來,住在誰的身上,誰就是用聖靈施洗的。』我看見了,就證明這是神的兒子。」(一33-34)神兒子的記號是有聖靈,耶穌作為神的兒子跟我們有所不同,因為神賜祂的聖靈是無限量的(三34)。耶穌死而復活之後聖靈就降下來,我們知道自己已經重生是因着聖靈與我們同在,聖靈如活水江河般叫我們體現到耶穌在世所行的大能。重生以後的生命應是以神和耶穌基督為中心的生命,聖靈的同在教我們對永生滿有把握。假如你還沒有聖靈,或不肯定自己有,我建議大家學我一樣回家去想清楚;倘若想來想去也不能肯定得了聖靈的話,那唯有再一次重整你的信仰;可能你以為自己信了主,但其實仍未信耶穌。信耶穌的人一定有聖靈,這是神賜永生的源頭。

版權聲明

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全文未經講者過目,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